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威廉姆斯家族,是一個在大陸上十分顯赫的家族,納米亞建國之初。由於他們祖先驕人的功勞,被劃了一塊富庶的封地,加上一個大大的候爵頭銜!

不過……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的家族由於沒有什麼能人,也沒有什麼功績。祖先積累下來的榮耀被後代揮霍一空,只剩下他們的族長還有一個候爵的空架子。不過後代憑著這個姓氏在偏僻鄉村還是能迎來一片驚叫與歡呼聲的。

一個沒落的家族!

不等扎克說話,維爾斯就回了一句:「威廉姆斯家族?你是洛汗王國的那個?」

簡森瞪著眼睛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家族,還有哪個威廉姆斯家族能讓人驕傲的?」


「哦!我知道了,就是那個赫赫有名的的威廉姆斯家族么!青于于蘭,厲害!」維爾斯語氣中的諷刺之意誰都聽得出來。簡森的臉色不太好看,卻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言語來反駁。

扎克出來打圓場道:「威廉姆斯家族大家都是知道的,我本人就對這個鼎鼎大名的家族敬仰很久了。這位小朋友不知道,也可能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簡森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

第三個人一直有些無聊的左顧右盼,到維爾斯來的時候他的眼光大部分都集中在維爾斯的身上。他站起來向各位行禮,眼光卻一直在看著維爾斯:「我是一名傭兵!我的名字叫做蒙太羅。」


他介紹的最短,也沒說自己是哪個傭兵團。大概是他覺得傭兵團對這幾個人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興趣。

扎克仍然客氣著說:「不錯,這位朋友年紀大概也就是二十齣頭。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一事無成呢?真是年輕有為啊!哈哈!」

維爾斯在心裡輕聲嘟囔了一句:「這個老狐狸。」

輪到自己了,維爾斯在懷裡拿出了一枚徽章,那是獨狼傭兵團的徽章。做工簡單粗糙,與魔法徽章沒有一點可比性。

「和這位朋友一樣,我也是一個傭兵!」

維爾斯拿著徽章在大家的眼前晃了一下,他也沒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料蒙太羅的眼睛奇尖無比:「你是獨狼傭兵團的?」 第373章血色傭兵!

沒有想到就這樣還是被人看出了傭兵徽章的來歷,維爾斯無奈的點了點頭:「沒錯!我就是獨狼傭兵團的成員。」

確實應該是,至少他宣布參加了獨狼。

蒙太羅剛才就像是一條死魚,可是現在他已經變成了一條活蹦亂跳的活魚。他興奮的與維爾斯湊在一起,盯著維爾斯的眼睛說:「可是……獨狼傭兵團的名聲我聽過,我們與他們前不久也見過面。獨狼的人數一直不是很多,我記得所有的人,卻沒有見過你。」

「呃……」維爾斯搔了搔頭皮解釋著:「我是新加入的,獨狼傭兵團上任團長的女兒和我是青梅竹馬的感情!」

蒙太羅顯然對獨狼傭兵團十分熟悉:「你是說艾瑪?一個不錯的小姑娘,就是太辣了點!」

這兩個傭兵顯然在其他人的眼中已經失去了興趣,傭兵在貴族人的眼中是一個既沒有權勢,也沒有財富的團體。除非是大陸上數得著的傭兵團,就算是那樣也要冒著生命危險穿梭於魔獸的爪牙之中!

想到艾瑪那張牙舞爪動不動要因為自己言辭露骨而要襲擊自己下體,卻因為捨不得而沒有行動一次的樣子。維爾斯嘴角忍不住的露出一絲溫馨的笑容:「是啊!她確實辣得厲害,不過她其實還是不錯的。」

蒙太羅接著說道:「你喜歡她對不對,在傭兵界她可是一朵奇葩呢!不過她是有未婚夫的,大家都不用指望了。上次她還因為她的未婚夫拒絕了其他人的示好呢!」

維爾斯心中更感甜蜜,他隨口問了一句:「你是哪個傭兵團的呢?」

「血色!」蒙太羅回答了一句,這個在大陸上排名前三的傭兵團在他的口中卻並沒有炫耀的意味,只是淡淡的,淡淡的。

維爾斯笑道:「那麼你一定認識辛普森了……」

「對啊……」

兩個人聊得熱乎,把其他人都拋在了一旁,這是十分失禮的行為。可是對傭兵來說:兄弟與兵器就是他們的禮節!

門被推開,一個懶散中卻顯示出高人一等的驕傲聲音傳到了屋子裡:「對不起,我來晚了。剛才我正在修鍊武技!」

扎克立刻笑著說:「不算晚,阿爾伯斯先生,時間剛剛好。我們都在等著您……」

「對啊,那時我還是一個低階魔法師,我們在安卡拉打跑了一個沙盜團。辛普森這個傢伙,說起來有好幾年不見了!」維爾斯興奮的說。

「是么?啊!我知道了,你就是維爾斯!辛普森前幾天還在提起你呢!說你真是一個傭兵的好苗子,可惜你是一名上等的貴族,不能加入傭兵團。」蒙太羅年輕氣盛,性格也屬於直爽那一類的,想到就說。他說到這裡疑惑的看著維爾斯問道:「可是你怎麼加入了獨狼傭兵團?難道是為了艾瑪?」

他們兩個人說話的時候聲音不小,將扎克和進門的那個人的寒喧打斷了。可是蒙太羅口中的「高等貴族」幾個字卻響亮無比的在每個人耳朵里響了咋雷。

悌娜疑惑的把目光重新的投到了維爾斯身上,好奇的問:「你是一個高等貴族么?為什麼還是一名傭兵呢?」

「我就是喜歡傭兵這個職業,做一名貴族太無聊了。」維爾斯回應了一句。

門口的那個人被僵在了那裡,他從維爾斯的口中聽到了布里德堡的口音,加上他的尷尬於是他問道:「你是哪名貴族?在納米亞知名的貴族我都知道,怎麼就是沒聽說過你?」

維爾斯皺眉回頭,他對貴族們的虛偽而感到厭煩了,大家介紹自己的時候都是先把自己的背景底牌說清楚。如果有交往的必要才會繼續交往下去,如果沒有深厚的底牌,那麼互相就是匆匆過客。

「你少煩我!我是什麼貴族難道還要你來證明么?」維爾斯頗為不耐煩的說。

可是那個人看到維爾斯的臉后立刻面色大變,他顫抖著指出食指指著維爾斯道:「你……你……你是維爾斯!天啊!你怎麼在這裡?」

這個人立刻轉身就跑,卻直接撞到了對面的牆壁上。他狼狽的連頭都不敢回發出一串恐懼的聲音向遠處跑去——

從聲音來看恐怕他又跌倒了!

這個人這麼怕自己?

他……好像是有些面熟!

維爾斯想了半天卻沒想起來自己與剛才的那個人有什麼交集,他卻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在亞迪斯的獨龍酒吧被他狠狠的修理了一頓的阿爾伯斯。

只是這下屋中所有的人都在盯著維爾斯,特別是悌娜的目光火辣而直接。充滿了愛慕與嚮往!

維爾斯知道她嚮往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個什麼貴族的身份。

對於一個商人的女兒來說,貴族的頭銜可以為自己帶來更加顯赫的身份。同時也可以為家族拉到更多的生意門路,這是一個雙贏的結局。

「我不是什麼貴族!」維爾斯連連搖頭。

見到他不願意承認,扎克笑著說:「看來維爾斯先生可能會有自己的顧慮,這樣也好。我們只是在船上覺得無聊,為了消遣一下!」

悌娜小聲的湊到父親扎克的身邊說:「父親,那裡面有一個船艙,裡面的人不理我。我敲了半天門!」

扎克不以為然的說:「可能是某個喜歡安靜的人,我們不用管。為了我們的前途,為了我們的地位!為了維爾斯先生,干一杯吧!」

維爾斯突然覺得這個聚會有點索然無味,索幸遇到了蒙太羅還算有一些共同語言。他興起杯子,看著裡面琥珀色的液體,默默了喝乾了它。

他在宮廷中受到的禮儀訓練嚴謹無比,心致於舉手投足之間富貴之氣無法掩飾。扎克在大陸上廝混了這麼多年,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他向女兒使了一個眼色,悌娜立刻向維爾斯頻頻敬酒。

這個女孩才十八歲,可是已經發育得十分完全。女人的性感與嫵媚在她的身上絲毫不差,特別是胸部和臀部更是充滿了醉人的誘惑。這些東西讓莫里森和簡森如痴如醉,不停的與她找著話說。

而悌娜與兩個人也聊得十分熟絡!

維爾斯正覺得無趣的時候,門又被一個人沒有絲毫禮貌的打開了。他隨意一看,手中的杯子卻不動了——

戈登一臉微笑的看著他:「看來我們是有緣份啊,到底還是相遇了!」

看來是跑不了了,維爾斯索性也就光棍到底:「你要怎麼對我,不如等我吃完了飯再說。不過我很奇怪:我用了這麼多心思,你是怎麼追到這艘船上來的?」

戈登聳了聳肩膀:「我是一個索德里斯人,既然捉不到你我就想回國了。沒想到在這裡發現了你的精神波動,我就來看了一下!」

「呃……」維爾斯有些沮喪了,這一切大概就是那樣無聊的神靈們安排的巧合吧!沒有想到戈登是索德里斯人,可是看他的頭髮與眼珠的顏色倒是看不出來。

自己這算是自投羅網吧!

蒙太羅雖然年輕,但是經驗不淺,他看出了兩個人之間有些問題,伸手按著刀柄……

維爾斯知道他要幫自己的忙,這些傭兵們在關鍵的時刻比貴族們頂用得多。他在蒙太羅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聖階!」

蒙太羅眼色一變,維爾斯向他舉了舉杯,示意不要輕舉妄動。然後舉杯喝盡了杯子的酒!

戈登身為聖階強者,倒是比絲卡維拉或者是多米尼克那樣的傢伙們更講規矩。他沒有在這裡向維爾斯動手,只是笑道:「我們到索德里斯再說吧!」說完不顧屋子中其他人的驚愕,轉身而去!

維爾斯鬆了一口氣,看來戈登不是想要自己的命。這一切可能跟伊凡有些關係,想到戈登是一個索德里斯人,而納米亞皇室又和索德里斯的關係非常好。那麼事情就好像推理了!

當聚會也聊得差不多了,維爾斯便懶得應酬,他告辭后回到自己的房中。

船正走到一半,自己可以用飛翔術逃走。可是這個方法維爾斯一開始就沒打算用,可以肯定的是戈登既然沒有制服自己。他的精神力肯定一直在關注著自己,那麼!無論自己怎麼辦都沒有用的。就算再用那個假死的辦法,他也大可以在船艙中尋找。這麼小的地方,自己一會兒的功夫就被翻出來了。

到時候惹怒了一個聖階強者,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玩的事情。

門被打開了,維爾斯不去看就知道是蒙太羅來了。

在船艙中能推開自己的門而不敲門的人,肯定就是這個不懂禮貌的傭兵了。偏偏維爾斯就是喜歡不懂禮貌的傢伙們!

「怎麼樣?」蒙太羅關切的說。

維爾斯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還能怎麼樣?束手就擒唄,他不會殺我的。如果我要反抗的話,反倒會把事情弄糟。」

蒙太羅狠力的捶著拳頭:「如果是我們的團長賴昂內爾在這裡就好了,他可是一個龍騎士。全大陸上唯一的一個龍騎士,就算碰到月光劍聖,他也可以勝得過對方!」

維爾斯笑著說:「不要緊!如果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喝酒。」

他把事情說得輕描淡寫,說對方不過是因為自己與他女兒的事情而找上了自己。所以最多是教訓一下,不會有什麼別的事情。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維爾斯恐怕蒙太羅會幫助自己。

那是不會有用的。

送走了蒙太羅,維爾斯的心境反倒有些平和,他雖然不至於認命,卻還真的沒有什麼辦法。

這個時候,門又被敲響了:

「鐺!鐺!鐺!」

頓了一下,然後繼續:

「鐺!鐺!鐺!」 第374章海盜

「進吧!門沒鎖!」

維爾斯頭枕雙臂,無聊的看著船艙頂部。大概後天的早上就是登陸的時候,那個時候戈登就該找自己了。自由啊!該離自己而去了。

悌娜把門打開了一個小縫,看到維爾斯的房間確實沒有人。她就像一個賊一樣,刷的一下閃了進來。

然後她的眼睛就撲閃撲閃的看著維爾斯,紅著臉蛋低頭說:「我可以跟你聊一聊么!」

「當然可以!」

維爾斯點了點頭,悌娜才十八歲,姿色也不錯。雖然無法與柏麗那樣的極品尤物相比,卻也有很有幾分誘惑。反正也是無聊,聊聊也好!

這屋子小得很,悌娜看來看去只有維爾斯的床上才可以坐下一個人。就走了過來,坐在維爾斯的床上。

「你真的是一個傭兵么?」悌娜在找著話題。

維爾斯點了點頭:「我確實是一名傭兵,我們還去找過巨龍呢!」

英雄與財富都是少女們熱捧的東西,悌娜的眼睛立刻就閃爍著星星。她雙手捧在胸前一臉崇拜的說:「是么?你真的很厲害啊!可是你為什麼放棄了貴族的生活去當了一名傭兵呢?」

維爾斯當然知道悌娜的目的,他除了那晚與伊莎貝爾在一起之外,又很久沒有碰到女人了。所以對女人的誘惑就變得格外難以抗拒,他隨口說道:「無聊唄!」

「那個阿爾伯斯好像很怕你的樣子,這是為什麼啊!」

「我和幾個朋友狠狠的揍過他……」

「他可是光明教會長老的兒子啊,你不怕他會報復么?」

「那也沒什麼,我還有個朋友是洛汗王國的王子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