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面光禿禿的牆此刻也有了變化。


牆體之上浮現出來一些雕刻,全部都是猙獰的鬼臉。

在鬼臉簇擁之中,有一個站著的人,這個人平抬著手,在他的手中有一個頭顱。

吳淵眉頭微皺,這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確有些門道。

這樣的令牌,這樣開啟的陣法,其中蘊含的陰氣波動很奇特。

而且這市場的主人也很狂妄。

開啟大門的雕刻,是拿著人頭的人。

拿著令牌的客人,卻是跪著的無頭屍體。

「跟我來。」

唐德直接跨步朝著牆上走了過去。

吳淵緊跟其後。

眼前看不到門,只有牆,唐德先一刻沒入了牆體中。

觸碰到牆體的瞬間,只有一陣冰涼的觸感,視線也漆黑了片刻。

下一刻,淡淡地幽綠色光線進入眼中。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場入口。


門頭之上全部都是森白的骷髏骨骼,脊柱骨連帶著肋骨,手骨,腿骨,扭曲的被纏繞在一起,像是裝飾,又像是示威。

這些骨頭並不是假的。

吳淵能夠感覺得到它們散發著的怨氣和痛苦。

所有的骷髏,都沒有頭顱。

「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

黑漆漆的字,寫在一塊金絲楠木的木頭上,被掛在門頭前。

走進入口之後,周圍林立著各種各樣的小店,就同真的購物廣場一樣。


只不過這些店鋪的名字,以及陳列的商品卻並不是常人能夠接受的東西。

「奇屍館……陰緣閣……小鬼批發……」

即便是吳淵如今的狀態,他的臉色都微變了一下。

這裡光明正大的賣屍體,甚至還有小鬼……

陰緣閣,又是什麼地方?


目光多停留了兩秒鐘,唐德的聲音恰逢其時的響起:「這裡是配冥婚的地方,根據生辰八字,挑選合適的冥婚對象,不要小看了它只有這麼小一個店鋪,你就是在裡面找上百年的厲鬼,都有一大把。」

「基本上配冥婚都是為了氣運,同樣也有找個保護傘的,在普通人裡面,如果你有厲鬼護身,誰都傷害不到你了。」

唐德笑了笑,說:「不過小吳老闆自然是用不上了,你的實力,恐怕千年女鬼,也沒有辦法說能夠保護吧。」

吳淵不驕不躁,平淡的笑了笑。

「現在是十二點,一點鐘的時候有一場拍賣會,裡面有很多奇珍異寶,還陽草就在其中,我們此刻先去入場,等會兒我會幫小吳老闆將還陽草拍下來。」

唐德繼續在前方引路。

吳淵眉頭也微皺了下來,也不知道還陽草要多少錢,自己身上只有四十多萬,這還是鬼屋的營業款,夏露每天都會存進他的銀行卡。

要是四十萬不夠的話,恐怕就要花唐德的錢,這樣就要欠下人情了。

扭頭看小玉一眼, 你說的拾光 ,但是還是有緊張和不安。

自從小玉有了身體,吳淵就沒有讓她再回到地獄十九層的空間中。

畢竟她曾經在那個教室受了那麼多年的折磨,自己也說過不想回去。

很多事情都看機緣,此刻有機會讓小玉活過來,要是錯過了,不知道要等多久,又要增加多少麻煩了。

吳淵思緒轉動的時候,唐德也帶著他走進了一家足足有三四個門臉大小,裝修也格外與眾不同的店鋪中。

這裡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樣。

進來之後,就是幾個玻璃展櫃,裡面放著一些東西。

吳淵瞳孔緊縮。

第一個玻璃展櫃之中,是一個很小的玻璃瓶子,裡面裝著猩紅色的血液。

小小的價簽貼在下方。

「陰差血,100ml,售價:100000.」

陰差血何其熟悉, 冷帝的嬌寵皇后

這樣小小一瓶,竟然賣十萬塊?

吳淵心跳微微加速,這個店鋪,又是否會收購陰差血?即便是價格低上十倍,自己從恐怖商店之中卻能夠想要多少就買多少,換取一顆還陽草,怎麼也該夠了。

這樣一來也就不需要再欠唐德的人情。

目光掃過其他的展櫃,還有一些陽間罕見的物品。

「百年屍丹:售價300000.」

「黃泉沉石:售價100000.」

「鬼門關碎石:售價40000.」

外面都是一些小物件,到了店鋪裡面的時候,展櫃也開始變大。

吳淵直直的盯著一個展櫃之中,這裡面放著一件長袍。

長袍的表面已經全都破損,就像是碎布片一樣吊在一起。

漆黑的布料,即便是破損,也給人一種格外陰氣十足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個平淡的聲音響起:「這是本店之中,價格首屈一指的商品,來自黑無常的無常衣,雖然已經破損,但是陰差氣息仍舊在,穿此衣,可通陰陽,過鬼門關,售價一千萬,不賣給身份地位不明確之人。」

「兩位是想要購買什麼東西,還是出售?可以和我說。」

唐德一臉笑容,絲毫沒有因為這個人說話冷漠而變化,他正要開口。

吳淵卻先開口,打斷了唐德的話。

「出售。」

唐德眼中一驚,卻並沒有繼續開口了。

「賣什麼,拿出來看看吧。」

說話的那人走到了吳淵近前,他的皮膚白的瘮人,就像是很多年沒有見到陽光。

身體也纖瘦的像是一個女人一般。

他胸口掛著一個名牌:陰間奇珍閣,經理:王從九。」

「你決定不了的東西,叫你們老闆出來吧。」

王從九眉頭微皺,正要開口。

吳淵則是忽然一抬手,一件右邊袖子被火燒毀的白色長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白無常的長袍。

當時在藍天幼兒園裡面對付兇手的時候,兇手抓吳淵的胳膊,卻損毀了無常衣。

他也發現恐懼商店之中,又有新的無常衣售賣。

恐怕就是這件無常衣已經損壞的原因。

黑色的在王偉那裡,這白無常的,吳淵已經可以換新的,這件舊的,沒有留著的用處了。

王從九緊皺的眉頭,一瞬間舒展開來。

下一刻,他的眼中卻出現一絲驚懼。

緊跟著,他就恭敬的彎下腰,聲音微顫的說了句:「貴客稍等,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馬上就通知老闆過來,很快,您先稍作休息。」

王從九將吳淵和唐德請到了一旁的沙發前坐下,立刻又安排人倒茶,他才恭敬的往後退下。

唐德的眼中更是驚愕,他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小吳老闆,你竟然還能夠有白無常的官服,而且保存的這麼完整,簡直令我難以想象。」

「看來我那點兒小錢,在小吳老闆眼中本來就不值一提了。」

吳淵搖了搖頭,說:「我也是看到那件黑無常破損的衣服,才想起來這件事,為了能夠得到還陽草,還是要準備充分一點兒,況且我也答應了唐老闆會跟你走一趟,無須多想。」

唐德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一陣噹噹當的高跟鞋觸地的聲音響起。

吳淵抬起頭,入目的是一條驚人的白皙長腿,開衩的紅裙,幾乎到了大腿根。

走到近前的,是一個美到難以用言語辭彙形容的女人。

她的眼中閃爍著一股驚喜,不過還是格外有氣質的對著吳淵笑了笑,伸出手說:「我就是這陰間奇珍閣的老闆,還不知客人貴姓?當真是要賣著白無常的官袍么?」 吳淵的眼中,只是因為這女人的美貌波動了一瞬間,就平息了下來。

白色的無常衣還在他的手中。

意念驅使地獄空間的陰氣將無常衣托起,距離又稍微擴大的片刻之間,直接將無常衣送到了那女人的面前。

「吳淵。」平靜的開口,語氣也是沒有多少變化。

「陰月。」那女人眼中更加驚奇,抬手去接無常衣。

她在這裡經營了多年的店鋪,見過的能人異士很多,卻從沒有見過像是吳淵這個年紀,對她的美色毫無感覺的男人。

並且吳淵身上幾乎沒有多少氣息波動,無常衣就這麼送到了她的面前。

觸碰到無常衣的瞬間,陰月身體微顫了一下,那一剎那她,她的心中竟然泛起了一絲恐懼的感覺。

像是錯覺一樣,頃刻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她目光驚愕的看著吳淵,只不過吳淵古井無波的表情,卻讓她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再看向了吳淵身邊的小玉,她瞳孔緊縮了一下,不過卻沒有說任何關於小玉的事情,而是笑靨如花的開口道:「吳先生,這件白無常的官服,保存已經算是很完整,損壞了一部分袖子,其餘地方卻沒有任何的破損,您打算作什麼價格呢?」

唐德的內心,已經不能夠用震驚來形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