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們這是準備去哪,不是讓你們好好獃著嗎,還亂跑?」步雲天沉著臉道。

「老大,我們擔心你啊,當然是去入口看看你出來沒有了,我們大家根本就在帳篷裡面呆不住,所以就一起出來了。」杜胖子搶先開口道,他們這幾天根本就是坐立不安,老是怕步雲天不小心出了什麼意外,因為進去的高手實在是太多了,他們怕步雲天不小心出意外啊。


「你們這些笨蛋,我不是跟你們說了嗎,我有保命的手段,而且我還有嘯月在手,根本就不會出事,你們擔心什麼啊。」步雲天看到他們如此雖然心裡很感動,但是還是忍不住責罵他們,免得他們下次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嘿嘿,老大,我這不是控制不住嗎?而且我們也就是去入口看看,根本就沒有進去。」大龍摸摸腦袋不好意思道。

「你還說呢,讓你看好他們,結果卻跟著他們亂來,還好我回來的及時,不然看你們這架勢,恐怕已經闖進去了吧。」步雲天既感動,又沒好氣道。

「嘿嘿,這不是還沒進去嗎。」大龍憨笑道。

「我們還是先離開再說吧,這裡不安全。」許天放突然插口道,因為他實在是怕消息走露,洞府里的財寶都消失了,但是他們卻最先出來,有那些大勢力守著出口根本就是不可能,可是他們卻出來,如果被別人聽到點什麼,又恰巧被無功而返的大勢力知道的話,難保不會聯想到什麼,所以他還是覺得小心一點的好。

「嗯,那我們還是先離開在說吧,帳篷就不要了,把裡面的東西收拾一下就行了,我們現在就離開。」步雲天經過許天放的提醒,也感覺到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於是吩咐他們收好東西立刻離開。

於是步雲天立刻帶著眾人向他們的帳篷所在地走去,路上大龍開口問道:「老大,這位是誰啊,你怎麼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都怪你們,無端端的跑出來,瞎擔心什麼啊,害我都忘了向你們介紹一下了,你們聽好了,他就是我在風峽裡面剛認的兄弟,叫許天放,你們叫他許大哥就行了。」步雲天這才發現沒有把許天放他們互相介紹一下。


等他們互相熟絡了之後眾人已經來到營地了,大家二話不說,直接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然後迅速離開,一直趕路趕了幾百里之後眾人才停下來休息。

眾人才剛一停下來,杜能便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了:「老大,我們怎麼好像在逃命啊,難道你把那個洞府都搬光了,居然一出來就帶著我們跑路。」

「嘿嘿,你說的呢?」步雲天奸笑著反問道,顯然他也為能陰一把刀道宗那些大勢力而感到開心不已,或者說是一種滿足感。

「老大,難道你真的搬光了整個洞府,這不可能吧?」一旁的大龍看到步雲天奸笑的樣子也震驚的問道。

步雲天沒說什麼,只是和許天放對視了一眼之後兩人便大笑了起來,杜能等人在一旁焦急的問著,他們越問步雲天和許天放笑的就越大聲,直到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兩人才緩下來。

平復下心情之後,步雲天把嘯月放了出來,才開口道:「這次能有這麼大的收穫都要感激那些大勢力的自私自利啊,那幫混蛋居然強迫我們這些小勢力和散修打頭陣,結果他們卻倒了大霉,所有的好東西都被我和許大哥搬光了,除了一些看不上眼的破爛,什麼都沒有了,現在也不知道他們闖進去了沒有,真想看看他們發現洞府空空的時候的樣子啊。」

步雲天說著說著又大笑起來,懷裡的嘯月也是出聲道:「老大最厲害了,玩的那些傢伙團團轉。」

嘯月一開口,許天放頓時變得目瞪口呆,一時之間他碉堡了。

「這……,它怎麼會說話?」許天放指著嘯月有些傻眼道。

「切,我能說話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可是天階變異妖獸,除了還不能化形,說話什麼的都是小意思,輕而易舉,別少見多怪的。」嘯月一臉不屑道。

許天放已經被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但是他更多的是后怕,幸好當時他自己沒有起什麼壞心思,否則不說能不能打得過步雲天,單單是嘯月這頭變異妖獸都足夠把他收拾千百遍了。

「不是吧,你們居然真的做到了,老大你果然是我們的偶像……」而杜胖子等人還是一臉驚疑和難以置信,更多是驚喜。

「這說起來還要多虧林光啊,當初如果不是在他那裡買到了一塊上古時期的記載高階陣法的玉簡,恐怕我們連逃出風峽都成問題,雖然我有嘯月,可以躲避風峽裡面的各種危險,但是卻對付不了一大推實力強大的老傢伙啊,而那時這些老傢伙竟然喪心病狂的逼迫我們打頭陣,完全不顧我們的死活,把我們當作探路的敢死隊,如果那時候我逃跑的話,他們為了鎮住其他人肯定是不會放過我的。」步雲天說道這裡便頓住了,明顯是在故意吊他們胃口。

「老大,快說啊,你怎麼停下來了。」杜胖子大叫道,而大龍等人也眼巴巴的看著步雲天,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就連旁邊的許天放都被幾人的眼神下的全身冒起雞皮疙瘩,要是不知狀況的人看到了肯定會造成某種恐怖的誤會。

步雲天看到幾人慾求不滿的眼神也是大感吃不消,於是連忙開口道:「雖然有他們強迫的因素,可是有了上古時期的陣法知識那就不同了,我根本就不想逃了,因為那時我正想著怎麼才能先他們一步進去,這麼好的機會上門我還會放過嗎?於是我就帶著剛認識的許大哥闖率先進去了,就這樣,利用從林光那裡買來的上古玉簡學到的陣法知識一路過關闖陣,最後奪取了整個洞府幾乎全部的寶物。」


「那老大,你們到底得到了多少好東西啊,拿點出來讓我們見識一下啊。」杜胖子滿臉笑容的道,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可是步雲天看他們賤笑的樣子卻想踹他一腳,想要就說嘛,幹嘛還一副我就想看看的樣子。

步軍爺是什麼人啊,會對付不了幾個混小子,於是他也同樣一副賤笑的道:「難道你們就只是想看看,真是想不到你們的要求這麼小啊,那我就徹底滿足你們好了,本來還想給你們的幾件法寶玩玩的,不過既然你們這麼容易滿足那就算了。」

「不要啊,老大,像你這樣,英明神武風摩萬千少女,神功蓋世打遍天下無敵手,聰明絕頂玩盡天下高手無人可比,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花見花開的絕世帥哥,怎麼可能會忘了照顧你可憐的小弟呢,那絕對是不可能的。」杜胖子聽到步雲天的話立刻一連串的馬屁拍過去,同時滿臉賤笑的望著他。

反應過來的大龍等人也不甘落後,眨眼之前馬屁連天,步雲天這時才知道,原來他的這群小弟居然還有成為馬屁精的潛力啊,真是人才濟濟啊。 步雲天表情也跟著他們的話變化,從剛開始的飄飄然到最後的臉紅不已,因為那些誇張到了極點的馬屁實在是威力驚人啊,哪怕他臉皮已經硬比城牆也是承受不住,最後迫不得已直接拿出了法寶才把幾人的最堵住,而一旁的許天放看的大笑不已,同時心裡也是開心不已,為幾人的真性情所感動,更是下定了加入這群人的決心。

雖然這些儲物戒指中拿出來的法寶比不上那幾件直接從洞府里找到的傳承法寶,但是卻也屬於威力不錯的上古法寶,也就是市場上比較少見的古寶。

古寶之所以被所有人喜好,自然有它的不凡之處,這些上古時候傳承下來的法寶不但威力遠勝同階法寶,而且使用起來消耗的能量也遠遠低於同階法寶,單單是這兩點便足以吸引無數的修士,更何況這些法寶都非常的稀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孤品,擁有一件可以說是無比自豪的,甚至可以說是身份地位的象徵。

一件古寶代表的已經不僅僅是一件法寶那麼簡單,更象徵著你的實力與地位。

此時不但是杜能和大龍等人,就連林光和林明也分到了兩件不錯的法寶,對古寶的價值有著充分了解的兩人,自然是感動不已。

給杜胖子的是一根看上去很小的棍子,雖然看起來很不起眼,但是卻可以隨意伸縮長度大小,功能就和遠古時期相傳的如意金箍棒差不多,只是威力比如意金箍棒差的十萬八千里而已,可是那也只是相對而言,看其棍身漆黑如墨,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很容易讓人忽略它的存在,可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看出這根棍子隱隱透露出一股霸道的氣息。

這根棍子名叫乾坤如意棒,而且正好是土屬性的,與杜能的自身屬性相吻合,有了這根乾坤如意棒,杜能的戰鬥力至少增強一倍,如果再找到一套合適的棍法,戰鬥力還會增加更多,所以他一接過這根乾坤如意棒便開心不已,特別是聽到步雲天對它的介紹之後,更是把這根棍子當老婆一樣的疼愛,緊緊的抱在懷裡,彷彿怕有人搶似的。

可惜杜胖子現在還不到地階,這法寶暫時也只能被他當做收藏品了,也就是暫時認主,還催動不了,不過此時他的修鍊動力卻是更加大了。

如果是平時,秦狼和大龍等人一定會取笑杜能,可是此時他們的表現卻和杜能差不多,根本就顧不得其他,各自抱著懷裡的法寶不停地撫摸著,看那眼神就像對待自己的情人一樣專註。

等眾人高高興興的把法寶滴血認主之後,步雲天才開口道:「這些只是洞府找到的一般古寶,不過既然能配的上古寶這個叫法,那麼它就不是現在的同階法寶可比的,威力至少比現在煉製出來的法寶強上三成左右,威力太強的還是等以後你們有實力在給你們吧,沒有相應的實力,我是不可能給你們更高階的法寶的,所以你們如果想拿到更好的法寶,那就努力修鍊吧。」

「老大,你是說你那裡還有更好的法寶等著給我們,你真是太厲害,我對你的敬仰簡直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你就如我前進路上的指明燈,照亮了我前進的方向,時刻引導著我們沖向更加魁梧的高峰。」秦狼一聽步雲天的話便立刻一連串馬屁向步雲天拍去,本來他還在為剛才沒有及時反映被胖子搶先的事大感後悔呢,想不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當然要及時把握了。

步雲天好不容易才等到秦狼閉嘴,可是又看到杜能張嘴欲言,急忙開口道:「打住打住,如果再說就什麼也沒有了,這麼噁心的馬屁你們也說得說口,真不知道你們是吃什麼長大的。」

其實也並不是他不喜歡聽馬屁,誇獎的話誰不喜歡聽,只是這馬屁太誇張了,而且又有許天放在場,他當然會不好意思了。

杜胖子聽到步雲天的話之後一臉的委屈,雙眼幽怨的望著步雲天,看上去就像一個深閨怨婦,讓步雲天雞皮疙瘩直冒。

其實杜胖子等人也是因為被步雲天所取得的成果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所以才不停的拍馬屁來表達他們內心的震感而已,兩個天階都不到的小人物卻在眾多天階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奪取了所有的成果,他們能不震驚嗎?

雖然有嘯月這頭天階變異妖獸存在,但是他們卻從許天放的身上猜測出,嘯月根本就沒有出過手,所以可以肯定的說,這些收穫完完全全是步雲天一個人的成果也不為過。

天階高手是何等的強大,在他們的認知當中,法則之力可以說是最強大的力量,而天階修士便是掌握了法則之力的存在,這一群天階修士就像是無敵的存在,可是步雲天卻是踩著這些無敵的存在,奪取了所有的果實。

這是他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但是現在步雲天卻完美的做到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此時此刻他們的心情是何等的興奮,在他們看來,此時就算再多的馬屁也不能表達他們對步雲天的敬仰,步雲天在他們的心裡已經隱隱約約形成了一個無所不能的形象,大龍等人更是為能跟隨他而感到幸運不已,早已經把跟隨步雲天的這個決定當成了他們人生當中最正確的決定。

「老大,我們這不是拍馬屁,我們是真心的佩服你,在我們看來完全不可能的事你卻完美的完成了,我們能不佩服嗎,所以請不要管我們的口,我們只是想表達一下我們對你的敬仰而已,你怎麼能說這是拍馬屁呢,這根本就是兩碼事嗎。」秦狼看到胖子受委屈之後立刻在一旁開口道。

「是啊是啊,自從我們跟了你之後,一切都變好了,我們本來只是你的手下,而且還是那種最不親近的手下,但是你卻對我們像兄弟一樣,有危險的事不讓我們去做,但是好處卻不會忘了我們,丹藥靈晶什麼的都充足了,因為有了你,我們以後的日子變得更加美好了。」毒蛇在一旁感嘆道。

「沒錯,本來我們一輩子都只能呆在古戰場的生死邊緣掙扎了,可是你卻把我們從裡面拉了出來,給了我們前所未有的希望,讓我們的人生從此充滿了鬥志,所以現在我們是真的從心底認從你這個老大了。」大龍也開口道,其他幾人也是不同的點頭,明顯是非常贊同這個說法。

「呵呵,不要把我說的那麼好,我們之間的相遇到相識可以說是一種緣分,再說了,這一切的發展也是必然的,你們當時雖然想要打劫我,可是卻一點也沒有下殺手的意思,也正是在這種環境之下都還保持著一股良知的性情才使得我有了收下你們的念頭,所以你們有今天也是註定的不是嗎?」步雲天淡淡的笑道。

「可是無論怎麼說我們都要感謝你,如果沒有你,我們可能還在過著靠打劫為生的日子不是嗎,那種暗無天日般的日子我們現在想起來都還感到害怕,如果當初我們碰到的不是老大你,而是其他比我們強的人,可能我們已經不存在了。」大龍認真道。

「我看你們還是不要再感嘆來感嘆去了,這裡雖然離風峽已經很遠,但是說不準那幫吃虧的傢伙會不會四處尋找我們,我們還是再跑遠一點再說吧。」許天放在一旁有點擔心道。

「呵呵,許大哥,你也不用太擔心,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誰獲取了洞府裡面的東西,就算現在我們碰上他們,他們可能也不會懷疑我們的。」步雲天一點也不擔心道。

「是啊,許大哥,我們都離開這麼遠了,恐怕就是碰上的可能性都不大,不用這麼小心吧。」杜能胖子也在旁邊開口道。

「我是怕他們從一些蛛絲馬跡中知道我們這群人,就算他們不是很肯定,也會寧可錯殺也不會放過的,一旦那樣,他們肯定會全力追殺我們,你不要看他們就那麼點人,古戰場這麼大,不知有多少他們的人在裡面歷練,萬一他們發出召集令的話,我們可能會遭到無數人的追殺。」許天放一臉認真道。

步雲天聽他一說也漸漸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正所謂不怕一萬怕萬一,要是他們真的猜測是自己一群人做的好事,那麼後果恐怕真的很嚴重。

而此時的風峽入口處,一群狼狽的人從風峽里闖了出來,正是刀道宗和那些大勢力,雖然這吃利用那些小勢力打頭陣,把本身的損失降到了最低,可是最後的一關殺陣還是讓他們損失慘重,上古殺陣可不是那麼好破的,沒有陣法大師的幫助,想要無損的闖過殺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不是步雲天湊巧知道這個陣法的運行方式的話,恐怕他和許天放都要躺著出陣,更不用說一群什麼陣法知識都不懂的陣法白痴了。 「鷹道友,你說到底是何人,居然有那麼大的本事,竟然在我等的眼皮子底下將整個洞府席捲一空。」司徒清黑著一張臉,雙眼幾欲噴火,卻是後悔不迭,不該讓那些小勢力和散修先行進入,此時卻是悔之晚矣。

不過對於有人敢虎口奪食這件事情卻是大大傷害了他的臉面,而且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傳出去的話,恐怕在場的大勢力的臉面都要丟盡,這是他和在場的大勢力絕對不允許的,他此時甚至有了把風峽入口外面的那些人盡數滅口的想法,只是人太多不好下手而已,而且他也不敢帶頭做這種事情,最多也就想想。

「清水真人,這事連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知道,雖然這裡靠近我沙漠派的地頭,但是外來勢力也不少啊,那些扮豬吃老虎的可是大有人在,我看我們還是先派人調查一下,看看有什麼可疑的人沒有,說不定可疑找出一些蛛絲馬跡。」沙鷹也沉著臉道,在自己的地盤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更加的憤怒,不過卻沒有那極端的滅口的想法,只是準備了這麼久卻什麼也沒有得到感到憤憤難平而已。

「沒錯,先派人調查一下,找出可疑的目標。」司徒清憤恨道,其實他也是個聰明人,只不過這件讓人難以置信的事情讓他失去了冷靜的頭腦而已。

可惜這又豈是輕易能夠查到的?如果他們有天階巔峰修為還可以掐算一下,然而在場的都沒有這種修為,而且也沒有擅長掐算的修士在場。

很快的,司徒清便把他所有的手下都派了出去,顯然他是恨極了令他失去顏面的步雲天等人,只是他目前還不知道步雲天這些人才是正主而已,如果他知道的話恐怕會更加瘋狂,各種因果實在是太多了。

不單單是司徒清和沙鷹兩人派出了手下追查,其他大勢力一樣派出了大量的人手,雖然表面上大家都是為了面子,但是大家心裡都明白,真正的原因恐怕還是想追回洞府裡面的東西吧。於是就在這種情況之下,各方人馬開始對洞府被人捷足先登這件事情追查起來。

不過卻很可惜,他們卻一點發現也沒有,因為在他們探查洞府的期間,谷口外面離開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許多人在發現這些大勢力吃虧之後便選擇離開了,因為他們知道,有些人的笑話不是那麼好看的,說不定會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後來步雲天他們的提前離開並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

以至於無論他們怎麼查都是白費勁而已,哪怕他們的勢力很龐大,也無法一一徹查離去人群,而且他們的去向都已經無從追查。

所以這群倒霉的大勢力註定是要失望了,就算真的能夠查到一些蛛絲馬跡,那也不是短時間能夠辦到的事情,而且時間越長變故越多,這群大勢力基本上是自認倒霉了。

話說兩頭,一轉眼便幾天過去了,此時步雲天等人正在一個山谷里修鍊。經過幾天的趕路之後,眾人在次停留下來,步雲天拿出從洞府里得來各種丹藥分給眾人,讓他們閉關修鍊,爭取突破目前的修為,於是大龍他們便在步雲天的要求下閉關突破去了。

而許天放也是急著晉級天階,以前他是沒辦法,不過現在有了破天丹這種逆天的丹藥,突破到天階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成問題了,如果不是前幾天要趕路逃命,他早就忍不住閉關了。

天階的強大是所有人都嚮往的,沒有辦法的時候還好說,現在有了突破的途徑,許天放能夠忍上這麼多天,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現在安全之後,他便有了一股迫不及待的感覺。

而步雲天也是同樣如此,他目前的修為之所比同階的高很多,可以越級挑戰,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地階時便意外的領悟了天地規則之力的運用,知道了天地之力的強大,所以他對於天地之力也更加的渴望。

天階之所以比地階強上不知多少倍,也正是天地之力的妙用,所以聞道丹一到手,步雲天便有了服丹修鍊的**,只是之前的地點不合適而已,現在找到安全的地方之後,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閉關修鍊了。

步軍爺變強的**可以說是相當強大的,現在有了聞道丹,又到了安全的地點,自然是不會再浪費時間,而是抓緊時間突破。

而杜能等人的修鍊**也不小,因為他們不想下次再眼睜睜的看著步雲天冒險,而自己卻因為實力低而無能為力,所以這次閉關雖然是步雲天要求他們,但卻也是他們正想做的事情。

因為眾人全部都要閉關,所以沒有人駐守,不過有嘯月和小影蛇在,再加上步雲天在山谷裡布置了大量的陣法,迷陣殺陣一大推,安全倒是問題不大。

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練習,已經可以把一些低階的陣法重疊起來布置,威力甚至不下於一般的中階陣法,在加上量大,所以防禦他人打擾已經足夠了。

步雲天布置好陣法之後,也找了一個前人挖掘的洞穴坐下來,又在洞口布置幾個初級防禦陣之後便開始閉關了,有陣法的掩護,他直接進入了定海神珠當中,隨便找了快巨石盤坐好之後,便掏出了聞道丹,剛剛打開瓶塞,一股清新的令人神情愉快的味道撲鼻而來。

步雲天剛剛服下聞道丹便有了一股神奇的感覺,彷彿整個人都融入了天地一般,幾乎是瞬間便達到了天人合一的狀態,如果現在有外人在的話,肯定會驚駭的發現,雖然眼睛還可以看到步雲天,但是感覺上卻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樣了,那是一種令人充滿矛盾的感覺。

此時步雲天感覺到天地在這一刻變得親切無比,一股股親切的氣息向他湧來,然後包裹著他,他彷彿化身為天地的寵兒,猶如胎兒還在母親的肚子里一般,一股令人迷醉不已感覺湧上他的心頭。

這一刻,天地之力的規則在他的眼裡變得清晰無比,他的心神也慢慢的融入這些天地規則的感悟之中。

步雲天的神識也慢慢的融入天地之中,一股股恐怖的毀滅氣息也漸漸從他的身上散發開來,那是他生死關頭意外領悟的毀滅法則之力的波動,毀滅之力雖然恐怖,但是給步雲天感覺卻是無比的親切,彼此交融彷彿要化為一體。

隨著時間的過去,步雲天對天地規則的感悟變得越來越清晰,能夠掌控的毀滅之力也更加多了,體內的髓氣神決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頭蓋骨髓海之中的另一顆定海神珠也是瘋狂的運轉,無數的天地靈氣被吸允進來,這些天地靈氣迅速的融入骨髓,然後化為一股股濃郁的銀白戰勁飄逸出來。

更加令步雲天驚喜的是,此時產生的銀白戰勁在屬性上竟然又強上了很多,也就是說他體內的銀白色戰勁再次變異了,這些無屬性的戰勁不但變得更加精純,而且量也沒有減少。

心火也不甘落後,開始分出一縷縷小火苗在體內遊走,不斷的煅燒著體內的雜質,強化著**的細胞,心火與髓氣神決的配合,使得肉身的強度不斷的增長。

以前的步雲天因為經脈堵塞的關係,導致沒有能量運行的通道,能量在體內流動都很困難,銀白戰勁根本就放不出體外,所以遠程攻擊根本就無從談起,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經過無數次強化的肉身已經成為了一個人形法寶,能量在身體里流動就和在法寶里流動一樣根本就不會困難,而且發出能量也和法寶發出能量一樣,變得簡單之極。

現在步雲天的身體可以說是已經完完全全的變了,根本就和常人有了天差地別,本來因為經脈大量堵塞的關係,導致這個世界幾乎全部的功法都不合適他,修行之路艱難無比。

然而世事無絕對,或許有一天,當他的整個身體都成為了一個能量體,還有必要靠經脈來運行能量嗎?到時只要領悟那些功法的意境,便可以隨手發出毀天滅地的攻擊。

而且就目前來說,步雲天體內的經脈也是在不斷改善著,從他的元力修為不斷的增加就知道了,他前任就開始修鍊的混元金光訣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達到了凡階七級,所以他表面也有了凡階後期的元力修為。

身為劍道宗的少宗主,這混元金光訣並不差,乃是一部天階的金系功法,只不過步雲天原來的資質實在是太差了,所以修鍊速度才會那麼慢而已,現在隨著根骨不斷的提高,他的修鍊速度也將會越來越快。

不過不管怎麼說,步雲天的最注重的功法還是髓氣神決,當肉身強化到了一個極端的地步,他的攻擊還會差嗎,體修自古以來便是一個絕對強於同階的存在,從這裡便可以看出體修的不凡,只是凡事都是有代價的,體修雖然強,但是修鍊卻是不易,修鍊的條件也比其他的修士苛刻不知多少倍,更加讓人難以堅持的是,體修想要突破更加的困難,有些人往往被困在一個境界直到終老。


不過體修的那些困難對於步雲天來說卻完全不存在,髓氣神決與心火的配合,由內而外的煉體方式大大的降低了突破的難度,這髓氣神決可以說是一種曠古絕今的絕世功法,也正是這一逆天的功法步雲天才有了越級挑戰的資本,為什麼這麼說呢?

其實就連步雲天都不知道,這種功法居然可以不知不覺之間提高一個人的資質,要知道人的資質是天生的,想要提高一點都非稀世靈藥不可,可是這功法卻做到了。

這部功法可以說每時每刻都在改變的著步雲天的根骨,每時每刻都在提高著他的修鍊天賦,就是原本堵塞的經脈也已經好了許多,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修鍊這個世界的功法了。 為什麼步雲天可以在地階的時候便領悟天地之力的運用,說是偶然其實也是一種必然,隨著他根骨的不斷提高,體質已經逐漸超過了傳說中的天生道體,整個人都快成了天地的寵兒了,他能不領悟天地之力的運用嗎,所以這裡面也有一種必然的意味,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步雲天身上的毀滅氣息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厚重無比的氣息,給人一種非常渾厚的感覺,那是力量的厚重感,聞道丹的作用下,步雲天不僅僅是加深了毀滅法則的領悟,同時還領悟了力量法則。

修習崩天拳勁的步雲天本來就對力量有著很深的體悟,這次在聞道丹的催發下,力量法則也終於被領悟了出來,力量法則在三千法則中並不算強大,但是卻也不是絕對的,一力破萬法也是絕對可以的。

天階領悟的法則會形成道紋出現在法則金丹的表面,但是步雲天領悟的法則卻是不然,他的法則道紋直接刻畫在他周身的骨架上,有了法則道紋的加持,步雲天的肉身變得更加的變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步雲天從天地之力的感悟中清醒過來,運功感受一下,發覺目前可以調動的天地之力比以前多了幾倍,力量法則和毀滅法則都達到了小成的境界。

區區地階就達到了法則小成的境界,這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這已經是真正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可惜之前那種對天地規則的清晰感覺卻消失不見了,不過也是這也正常,要是可以隨時進入那種感覺的話恐怕直接飛升都行了,你說這可能嗎?

就算是聞道丹也不行,因為每多服一次聞道丹,效果就減一半,而且三次過後就沒有效果了,不然聞道丹肯定是更加逆天的存在,雖然一開始步雲天不知道,但是在他迫不及待的服下第二粒聞道丹的時候便馬上發覺了,待他再次醒來之後就不敢服用第三粒了,怕浪費啊,雖然現在步雲天很富有,但是那也是他拚命得來的不是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