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柳御中面部的表情,有些扭曲,擡起頭來,開口道,在京城,他柳御中這張臉,就是最好的身份證明,身份證這個東西,對於他而言,可有可無,所以,柳御中從沒有將身份證隨身攜帶的習慣。

“沒帶身份證?”

聞言,毛愛武眼神一凝,大聲道,毛愛武雖然愚鈍,但是,也是眼明心鏡之人,他本就看不慣這些紈絝子弟,此時,有着如此良機,倒不如來個順水推舟,助上一把,也算是,間接的,搓搓這些總是擺出一副自以爲是傢伙的囂張銳氣。

“沒有身份證?”

徐剛開口,目光落在柳御中的身上。

“不是沒有,是沒帶!”

柳御中解釋道,雖然兩者之間,只差一個字,但是,這意思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沒帶,就是沒有,士兵,把他綁了,帶回軍區司令部接受調查。”

然而,徐剛根本就不聽他的解釋,直接一揮手,厲聲了道,那陣勢,儼然已經把柳御中定案成爲了涉恐份子。

“是!”

聞言,士兵一聲應答,便要動手。

“林峯,你到底想怎麼樣?”

人爲刀俎,我爲魚肉,就在士兵拿出繩索動手的剎那,柳御中開口了,這一次,他沒有了囂張、沒有了跋扈,完全以一種商量的語氣,看向了林峯。

“徐老弟,你這車是軍車吧?”


“嗯!是軍車!”

“我看配置,挺牛掰的,估計沒有個三四百萬還真拿不下來。”

“呃!算是吧!”

“哎,真可惜,這麼好的一輛車,就這麼給撞的報廢了。”

“可不是嘛。”

“……”

林峯沒有去接柳御中的話,只是站在那裏,與徐剛閒聊着,然而,聊到最後,就連徐剛,額頭上都是禁不住的滲出了冷汗。

這林峯,也太牛掰了! “林老弟,你這一招,可是真夠損的。”

車上,韓東大笑道,柳御中,身爲警衛員的他,自然也是知其一二,京城有名的大少,然而,林峯卻愣是從前者的身上,給狠狠撈了一筆,一輛二十三十萬的車子,硬是喊成了三四百萬,更要命的是,面對林峯的獅子大開口,柳御中還無法拒絕。

“不過,柳御中這人,瑕疵必報,城府極深,林老弟以後還是小心爲妙。”

雖說這事大快人心,但是,韓東還是不忘提醒了林峯一句。

不過,好在這裏是金海市,相信柳御中的手臂,還伸不了這麼長,否則,以柳御中的性格,保不準明天就會找林峯的麻煩。

“謝謝韓老哥提醒,不過,這條蟲,我林峯可是打定了。”

林峯迴應,也沒有過多的解釋,隨即,伸手拍了拍身側徐剛的肩膀,調侃着說道,“徐連長,四百萬夠給你們一連整個車隊了吧!”

“夠了,夠了,我徐剛代一連全體官兵,感謝兩位首長!”


當柳御中將一張四百萬的支票,親手交到徐剛的手中時,哪怕徐剛的定性再好,也禁不住的有些不敢置信,幸福來的太過突然。

當然,這張支票最終林峯借花獻佛將其贈送給予了一連,權當是一份人情的感謝。

幹道上,柳御中站在那裏,看着漸漸遠去的車隊,拳頭握着吱吱作響,眼中滿是怨毒。

“柳少,一切都是我張澤的錯,至於那錢,回去我就劃給你。”

張澤顧不及抹去臉上的灰塵,顫顫的站在柳御中的身後,弱弱道。

這次本想在柳少的面前,長個臉,結果,偷雞不成反蝕米,不僅自己落了面子,就連柳少也給受到了牽連,張澤此刻,連死的心,都有了。

“回去吧!”

然而,柳御中聞言,出奇的安靜,轉身,沒有多說什麼,徑直上了車,顯然,今日林峯的所作所爲,已經將他們兩人的關係,推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

當韓東、林峯到武總醫院的時候,冷三、劉國華已經等候在那裏,車隊直接駛入院部後院,通過專用電梯,銀色的大箱在士兵的護送下,被直接送入指定的手術室。

“徐連長,除我們這四人外,任何人,不得入內”

林峯跟徐剛叮囑了一句話後,便就進了手術室。

通道外,一列士兵的出現,頓時引起了不少醫護人員的注意,特別是這些士兵的手中,一個個都手持武器,更是讓不少人咋舌。

不過,好在這裏是手術專區,沒有外人,因此,反響不是很大,再者,這裏畢竟是武總醫院,有軍人,也屬正常。


所以,這個事情,在熱議了一會兒,也就過去了。

手術室內,林峯、韓東、冷三、劉國華,只有四人,林峯在密碼鎖上輸入了一連串繁瑣的密碼後,銀色的大箱,在咔嚓一聲中,打開了來。

“冷三、劉老哥,剩下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林峯看了一眼大箱內的設備,擡起頭來,開口說道。

箱內,裝着兩個體型不是很大的設備,幾個支架,及一些輔助器件,至於說明書及操作流程,比爾已經通過電腦傳輸將資料傳給了冷三,也就是說,現在冷三隻需要熟悉這個設備,便就可以進行手術。

這麼做,在一定程度上,給予了冷三更多的時間去了解這個低溫等離子設備,同時,也爲秦如萍爭取了更多寶貴的時間。

“好,給我一個小時,劉院長,術前準備的一些事宜,就勞煩你了。”

聞言,冷三點頭,同時,向着劉國華開口道。

“行!”

劉國華應答,爲了保證手術的隱祕,這一次,整個手術的過程,就只有冷三、劉國華兩人,主刀,冷三,劉國華負責打下手。

林峯離開手術室後,去找了秦歡,秦歡的心情很不錯,與彭萬里之間的關係,得到了一定的緩和,特別是在聽到馬上就要安排秦如萍進行手術的消息後,秦歡的臉上,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峯哥,謝謝你!”


微風吹過秦歡額前的青絲,秦歡轉過身來,擡起那空靈一般的眼眸,看向林峯,低喃道。

“啥丫頭,跟峯哥還用說謝謝嗎?”

林峯親暱的,撫摸了一下秦歡的腦袋,臉上充滿着溺愛。

“嗯!”

秦歡輕諾一聲,她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爲她有林峯,最疼愛她的峯哥。

……

林峯在來之前,也通知了彭萬里,畢竟這個手術,還需要彭萬里的親筆簽字,雖說林峯相信冷三的水平,但是,一些必要的步驟,還是需要做的,這也算是林峯對於冷三、對於醫者的一種保護。

半小時後,秦如萍被推進了手術室,雖說,術前已經採集了秦歡的一些血液,但是,爲了以防萬一,秦歡也被安排換上了手術服,一同推進了手術室。

“秦歡,一切都會變好的!”

這是秦歡推進入手術室前,林峯鼓勵她的話。

手術區外,樓道的盡頭,林峯、彭萬里並排而立,目光眺望向遠方,將金海市偌大的一角,盡收眼底。

至於韓東,則是守護在手術室外,等候着手術的消息。

“抽支菸吧!”

片刻後,彭萬里率先開口,掏出煙來,遞給林峯。

“好。”

見狀,林峯抽了一支,叼在嘴上,摸出打火機,點上,深吸一口,吐出長長的一串白煙。

“說實話,現在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

彭萬里同樣吸了一口,彈了彈菸灰,轉身,看向林峯,緩緩道。

身爲金海市的市委書記,說出這樣的話,要是換做在其它的場合,絕對會驚倒一片人,因爲彭萬里說話的對象,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林峯是龍工集團第二大股東這個身份,無疑,已經傳到了彭萬里的耳中,當時,彭萬里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足足有三分鐘的愣神,顯然,即便是他這個大書記,也是被震到了。

而從京城剛剛的來電中,彭萬里也是知曉,林峯所要求特批的空中專線,其所用的專機,便是龍工集團旗下的私人飛機,由此,林峯是龍工集團股東的身份,進一步的得到證實。

這樣,也正好解釋了,爲何林峯會有獲取到低溫等離子技術這個設備的信息途徑,不過,彭萬里知道,僅以這些,還不足以讓林峯能夠將這個設備弄到手,顯然,在其背後,還有其它的助力,或者說,林峯爲此,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價。

當然,林峯之所以這麼做,秦歡的因素,佔據了主要作用,但是,不論如何,林峯的這個恩情,大過於天,再者,若不是因爲林峯,或許,他彭萬里有生之年,都不會知道,他的女兒,還活在這個世上。

另外,秦家原本已經凋零的嫡系血脈,也因爲秦歡的出現,煥發生機……

正是集於這些種種,彭萬里與林峯之間,無形中,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彭書記還是叫我林峯吧,不能亂了輩分,我也聽着實在。”

林峯咧嘴一笑,彭萬里的話,林峯怎能聽不明白,換做以前,林峯或許與彭萬里之間,只會是一個共同雙贏的局面,但是現在不同,有了秦歡的這一層關係,顯然,變得千絲萬縷起來,不過,有一點不會變,就如林峯所說,要論輩分,他永遠都是小輩。

“好,那我也不矯情了,喊你一聲林峯。”

聞言,彭萬里一聲叫好,無疑,對於林峯的這個回答很是滿意,彭萬里身爲掌權一方的大佬,自然有着屬於他的睿智,特別是像他這樣的實權人物,一般情況下,心思很難捉摸透,然而,在這一刻,彭萬里的這一聲林峯,卻是發自肺腑,渾然天成。

只是,不知爲何,林峯感受到彭萬里的目光,心中卻是有些發毛,怎麼想,都有一種感覺,那眼神,就像是老丈人看女婿一般,讓林峯,心裏賊慌賊慌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現在是愈加看不透你了,你小子,到底還藏有多少不爲人知的祕密,另外,據我所知,夏家、葉家、黃家、李家那幾個小子,與你的關係,也都極其不凡,再者,蕭老、夏老幾位老人,在我的面前,也都談論起你,你是三頭六臂,還是哪吒轉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能耐?”

彭萬里繼續道,不過,顯然,剛纔的一聲林峯,已然將兩者之間的關係,拉近了許多,甚至於彭萬里對於林峯的稱呼,此刻,都已經換成了你小子,這可真真切切,是長輩對於晚輩的一種溺稱。

“另外,蕭家那丫頭,還有杜家姐妹倆,貌似和你,走的也是很近?”

說到這裏,彭萬里那看向林峯的眼神中,已經表露了許多的意思。

見狀,林峯那個汗顏呀,差丁點兒,就要流下汗來。

“叮鈴鈴,叮鈴鈴!”

然,就在這時,林峯兜裏的電話,卻是忽然響了起來。

“喂,我是葉德,出事了!”

林峯接通電話,那頭,便是傳來了葉德急促的聲音。 林峯掛掉電話,臉上不由露出一抹駭色。

銀狐組織在金海市駐紮的據點,居然一夜之間,全部人去樓空,消失殆盡,要知道,華夏國安在林峯提供的情報下,早就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

然而,如今,這些銀狐組織的成員,卻是在華夏國安的眼皮底子下,就這麼給溜走了。

你說,這事,神乎不神乎!

林峯沉思了片刻後,也不避諱,直接當着彭萬里的面,從懷中掏出衛星電話,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出去,短信是發給比爾的,林峯想讓比爾試試,能否通過金海市的天眼系統,捕捉到一些訊息。

原本在林峯看來,銀狐組織有華夏國安盯着,至少在金海市,已經掀不起什麼大浪,然而,卻是沒有想到,這銀狐居然一直在隱忍、一直在僞裝,如今一旦爆發,給予華夏國安的打擊,可謂相當致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