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張導,我們來商量一下等下的走秀安排吧,我只給十分鐘。」

葉姐跟主導到外面商討,醫生耐性地給蘇諾包紮,此時,門外露出兩個黑乎乎的小腦袋。

蘇諾認出一個是牙牙,另一個就不認識。

「進來吧。」

牙牙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轉了轉,這才牽著一個小女娃進來。

這兩小孩都粉雕玉琢的,走在一起,十分亮眼,蘇諾覺得心都變得溫柔了起來。

只是,牙牙身後綁著的什麼東西?一條棍子?

「你,背上的是什麼東西?」

「快過來,姐姐幫你弄掉吧。」

這樣走著容易發生危險的。

牙牙搖搖頭,堅定地看向蘇諾,「不行,我要負荊請罪。」

那小模樣,非常的認真,但是蘇諾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姐姐沒怪你,快過來,這樣背著很危險的。」

蘇諾小心翼翼地給牙牙解開那綁著兩個蝴蝶結的繩子,繩子剛解開,醫生按了按她腳踝,她吃痛地悶哼了一聲。

倏然,眼前出現幾顆粉色包裝的糖果。

「小姐姐,我請你吃糖,吃糖就不痛痛了。」

抬眸對上小女娃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梨渦淺笑,實在太萌了,蘇諾的心快要被融化掉。 那雙水汪汪,充滿善意和期待的眼神,蘇諾覺得自己無法拒絕。

「謝謝!」

接了過去后,咕咕的一陣響聲響起,小女孩捂著肚子,小聲叮囑:「不要叫,現在叫很沒禮貌的。」

牙牙捂額翻白眼,「你是豬嗎?」

剛才她才吃了一碟糕點,怎麼現在又餓得肚子叫。

小女孩委屈得眼淚,「哥哥壞,人家這麼可愛,怎麼可能會是豬呢,你有見過這麼可愛,會說人話的豬嗎?」

「認識你后,就見到了。」

牙牙也堵了回去,兩小孩又開始鬧起彆扭。

蘇諾招了招手,讓小助理給他們準備了一大桌吃的。

「快吃吧,我想你們應該都餓了。」

看著那一桌子好吃的,小女孩眼睛閃閃發亮,她一臉驚喜道:「這,我們都可以吃嗎?」

得到蘇諾的點頭,小女孩開心地在蘇諾臉頰親了一口,「謝謝仙女姐姐。」

隨著時間的流逝,秀場即將要開始,蘇諾在助理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她讓一個屬下幫忙看著兩小孩子,隨後,鬆開助理攙扶的手,邁著堅定平穩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出房間。

能夠幫助她的只有自己,她絕對不會依賴任何人的援手,不管何時何地。

經歷了那麼多,讓蘇諾有了深刻的體會。

蘇諾離開房間后,房間里只有一個只顧著玩手機的女人和牙牙他們兩。

小女孩一直把食物往嘴巴里塞,塞得兩頰脹鼓鼓的,就像一隻藏食物的小松鼠,可愛極了。

她眨巴著大眼睛,盯著門口看得入神,似乎在想什麼東西,隨後說道:「哥,仙女小姐姐人太好了,我想要她當我媽咪。」

「不要叫我哥,我明明是小叔來的。」

「不過,我也覺得可行。」

小女孩總是說錯他們的輩分,這讓牙牙快要失去強調的動力,所以偶爾他才會提上那麼一提。

不過,讓小姐姐當他的嫂子,他覺得太可行了。

倏然,小女孩乖巧地把雞翅遞到牙牙門前,善意滿滿道:「哥,你吃。這個可好吃了,我一直捨不得吃的。」

雞翅油光滿滿,香嫩酥軟,牙牙咽了咽口唾液,覺得肚子還真有那麼點餓了。

接過小女孩的供奉,大口地啃了下去,哎呀媽啊,這也太好吃了吧。

「爹地,牙牙哥把我帶到一個秀場里,我害怕,你快點來救寶寶吧。呢那,我現在馬上給你發定位,mua~」

發了定位后,掛掉聯繫小電話,小女孩笑出八顆白兮兮的牙齒,「哥,爹地很快就來了,我直接讓他娶仙女小姐姐,會不會太直接了啊?」

她話還沒問完,牙牙就瞪著怒眼,揮著小拳頭奔了過來。

「朱小萌,你出賣我,我要殺了你。」

說好的一起離家出走,朱小萌這通電話,不就變成他帶朱小萌離家出走嗎。

定義不一樣啊,等下被堂哥找到,告狀到他家老霍那邊,這可如何是好?

「啊,哥,別打我,這不是那個什麼宜之計么。再說,你吃了我的雞翅,不能打我的。」 宣傳會時間到了,陸陸續續的賓客在進場,衣香鬢影,燈光璀璨。

模特們已經做好準備,正在整理身上的禮服。

此時,獨立化妝師的門也打開,林安安慢吞吞地走了出來,然而當她看到工作人員正給蘇諾戴飾品后,柳眉微蹙,責怪地瞟了她的經紀人一眼。

怎麼蘇諾還毫髮無損?還能走秀?

虧她剛才還跟夏橙星曬功勞,說蘇諾敢跟夏橙星搶角色,她已經把人給處理掉,試鏡的時候,蘇諾肯定去不了。

可現在,現實狠狠地打臉了。

蘇諾竟然一點事都沒有?

可是剛才傳回來的消息不是這樣的,主導親自看望過蘇諾,也說蘇諾的腳傷得很嚴重,醫生也請來了,不可能沒事吧。

林安安故作關心地走向蘇諾,即將走到蘇諾跟前時,裝著被衣服絆倒,身子倒向蘇諾。

只是蘇諾眼明手快,優雅地側了個身,林安安只是輕輕地壓在化妝台前。

「你沒事吧?」

蘇諾伸出手,把她攙扶起來。

「沒,沒事。」

「林小姐,我真的替你擔心,你連走路都會跌倒,真怕你在舞台也來這麼一出,到時候我怕我救不了你。」

林安安嘴角抽了抽,這個蘇諾,真的太氣人,說話一點分寸都沒有,也不看看她可是穆氏傳媒的大明星,跟她這個沒有靠山的小人物完全不同的。

林安安眼睛瞬間濕潤起來,她輕咬著下唇,眼裡滿滿的歉意,「真的很抱歉,我只是太擔心蘇諾你,所以才……」

「剛才聽到主導說你的腳傷得很嚴重,可能不能走秀,我擔心壞了,現在看到你好好的,那真的太好了,我太開心了。」

林安安努力地擠出個笑容,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笑容有多尷尬。

「蘇小姐,我家安安也是太擔心你,你何必這樣質疑她的能力呢?如果被狗仔聽到,又會有新聞寫了。」

林安安的經紀人適當時候出來,她的話再加上林安安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在場的人也開始覺得蘇諾有點咄咄逼人,便開口相勸:「這其實沒什麼大事,蘇諾你也沒事,林小姐也是太擔心你,你這性子也得改改,太刺了。」

「和氣生財嘛,圈內大家都是朋友。」

蘇諾心裡狂笑,這些人哪裡是替林安安說話,只不過是想攀上穆氏傳媒而已。

她大度地笑了笑,「怎麼了,我也只是關心一下林小姐而已。」

「林小姐儘管放心,你會一直這麼……開心……的哦。」

開心這兩個字由蘇諾說出口,林安安感覺不到一丁點的善意,相反,她似乎從蘇諾眼裡,看出一點隱晦不明的深意。

林安安還沒來得及琢磨,工作人員就跑了進來,他高聲喊著,「開始了,秀開始了,全部人開始做好準備。」

「第一批,快點上,第二批準備。」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因為工作人員的介入,瞬間破滅,大家都是敬業的,連忙進入到工作的嚴謹認真之中。

秀場開始,頎長的模特穿著設計獨特的服裝,踩著貓步優雅地遊走在舞台之中。

「看,走秀開始了。」

「那仙女姐姐是不是也會穿著漂亮的公主服出來的?」 「嗯。」

牙牙認出那位小姐姐穿的跟展示的衣服相似,再聯繫他們的對話,確定了蘇諾就是今晚的表演嘉賓。

「哇,那太棒了,仙女姐姐一定超好看噠,爸爸看到一定會喜歡。」

「衣服閃閃發光,真的好漂亮,小萌也想穿。」

朱小萌看秀看得眼睛閃亮,小唇吧唧一下,像是在咽口水。

牙牙翻了個白眼,以她這種吃法,長大后可能會是頭豬,穿不下仙女的衣服。

「哇,安安身邊那位美女是誰?怎麼有點眼熟?氣質好高冷艷麗哦。」

「雖然我是安安的忠粉,但我的眼珠子還是情不自禁地被那位冷艷美女給吸引住了,一分鐘內,我要她的所有資料。」

「小美女太有氣場了吧,走起來帶風的,由她穿上來,我怎麼覺得這身衣服並不像二線牌子,而是超一線呢?」

「不錯,不錯,真的太不錯了,這身衣服我訂下來了。」

秀依然在進行,只是底下已經熱鬧非凡。

蘇諾的出現,打破了寂靜的氣氛,掀起了一陣議論的狂潮。

也許男人會看她的模樣,但是在場下單的女人最多,她們是覺得蘇諾走的秀里,讓她們很有購買的衝動。

音樂聲不大,舞台又靠近觀眾席,所以,底下那些議論的聲音全都傳到林安安耳中。

什麼?這個不知名小明星竟然連她的風頭都敢搶?

她肯出席這個秀場,都是給主辦單位的面子,不就一個二線品牌而已,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在這樣一個二線品牌秀場里受到冷落。

觀眾的眼睛應該看向她才對,蘇諾那女人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搶走她的視線?

心裡一肚子的火,兩人走到舞台中央,即將擦肩走過,倏然,林安安的垂下的眼眸碰觸到蘇諾的腳踝上。

經紀人後來帶來了消息,蘇諾的腳踝受傷嚴重,只是為了不失場,特意讓醫生打止痛針這才能站在舞台上。但是要十分注意,不然容易留下後遺症

果然是個小明星,不就一個二線品牌而已,就這麼重視。

既然這樣,那你以後做個瘸子好了。

原本是擦肩走過的場面,林安安倏然伸出腳來想要絆倒蘇諾。

蘇諾貓步遽然改變,在林安安伸出絆腳的同時,她向後退一步,等林安安要絆她的那隻腳落地后,蘇諾猛然踩下去,又高又尖的高跟踩在林安安裸著的腳背上。

「啊!」

林安安只覺得錐心的痛,那個痛瞬間蔓延到全身,同時,她的高跟瞬間斷了,她整個人失去了重力,然後倒在地上。

叫聲凄厲,淹過了音樂聲,在場內久久回蕩。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倒下了?」

蘇諾動作很快,再加上觀眾的注意力基本都放在她身上的衣服上,沒人留意到她的腳步動作。

因為她一直很鎮定,步伐也調整得很好,觀眾根本不知道舞台上醞釀著波詭雲譎。

「可能是太重了吧,你看鞋跟都斷了。」

「不是吧,模特竟然還不控制體重,真是太不專業了。」

「這種不專業的人穿的衣服,我才不要買,剛才下的單,全都給我取消。」 不明所以的人都以為是林安安的高跟鞋突然斷了的,看她的眼神都有點怪異,畢竟對於一個模特來說,不,對一個明星來說,連自己重量都控制不住,還要在表演的時候跌倒丟人,以後星途還想不想要了?

媒體更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咔嚓咔嚓,不停地按下快門,完全不給林安安任何面子。

台上的林安安看到鏡頭,頓時驚慌,她擋著臉,「別拍我。」

這個舞台她再也待不下去了,再留下一分鐘,她可能就要面臨她承受不了的事情。

撒潑並不能解決事情,林安安調整好情緒,站了起來,她本想學維密的女神,墊著腳尖走完秀,但是,腳尖略微踮起,她就覺得無比疼痛。蘇諾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在觀眾的譏笑之下,林安安走回後台,她的經紀人連忙上前攙扶,「安安,這怎麼回事?」

在秀場上發生這樣的醜聞,等下得馬上聯繫宣傳部,想好公關策略,不然林安安以後的星途就難了。

林安安把身體的重量靠在經紀人身上,餘角瞥到蘇諾,她大聲叱喝道:「蘇諾,是你,你為什麼要在舞台上踩我,導致我跌倒。」

「什麼?蘇諾害的?」

經紀人臉色瞬間大變,怒目看向蘇諾,其實剛才她看秀看得入了神,也沒發現蘇諾踩林安安,不過既然林安安這麼說,那肯定是真的。

秀場已經到尾聲,加上又發生林安安跌倒的事情,主導演也來到後台想確認事情始末,然而以進來就聽到林安安憤怒的指責,他半信半疑道:「蘇諾,這是真的嗎?」

雖然他知道蘇諾跟林安安鬧矛盾,可在他心裡,蘇諾是個有職業道德的人,難道她真的為了一己私心,要毀掉這次的秀么?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以後他都不會跟這樣的人合作。

林安安是受害者,她的話可信度很高,再加上開場之前,蘇諾也說過走秀時候跌倒可怎麼辦這樣的話,所以,眾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是充滿狐疑。

蘇諾沒有替自己辯解,她淡淡道:「看看監控不就清楚了。」

由於事態嚴重,很快調來了監控,後台那麼多雙眼珠子,全都盯著眼前的屏幕。

屏幕上正是林安安跟蘇諾走秀的畫面,鏡頭不錯,畫面很清晰,很快,真相就出來了。

的確是蘇諾踩了林安安一腳。

但是,蘇諾之所以會才林安安,是因為林安安想絆倒她,她躲避的時候,站不穩,不小心踩到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