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時候突然系統又發話了

【滴,觸發任務,教訓張衝獎勵初級鷹眼技能】

馮陽光癟了癟嘴,得這下要趟這趟渾水了,在心裏默唸“接受”

他也不得不接受啊,這上面有沒有拒絕這個條件,或者按鈕,不然以他的性格根本不會主動挑事,現在也只能硬着頭皮上。

他還是很喜歡張衝,雖然他有時候會因爲說話而得罪人,但是他性格豪爽,是個值得結交,不過爲了這次的獎勵,他也不得不做一次惡人。

隨後馮陽光走到張衝面前,開口道“兄弟,看你挺厲害的,我想跟你切磋一下。”

張衝上下打量了一下馮陽光,滿不在乎的說道“可以,不過就你這小身板,可別被打哭了。”

張衝發揮了他毒舌的技能。

別人找他打架他還巴不得呢,在這個地方憋的心裏不爽正好出出氣。

然而張衝看到的只是表面,他可沒有透視眼。

在他看不到馮陽光的衣服包裹之下,竟是棱角分明的肌肉,腹肌胸肌應有盡有,,現在是標準的肌肉男。

馮陽光聽到張衝的嘲諷也不生氣 淡淡道“拭目以待吧。”

張衝脫了T恤,露出上半身來,向馮陽光比了比手勢“來啊!”


張衝有點託大比較看馮陽光外表那麼瘦弱,所以硬接了馮陽光一拳,突然發現張衝低估了馮陽光的力量,雖然馮陽光沒有用全力,但是也不是好受的,看到張衝破綻,一個箭步衝上去,把張衝摔倒在地上,“服了沒有,”

“服個狗屁!”然後張衝站起身來,“再來!”

馮陽光看到這裏繼續加大力量,用上七成的力量,給了張衝一拳,這次張衝到沒有託大,但是馮陽光的速度也不慢,張衝接了兩下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馮陽光突然一腳踹過去他沒接住,摔了個烏鴉坐飛機。

張衝捂住自己被踢的部位,原本他想掙扎着在站起來,卻發現他做不到,但是張衝的性格告訴他他不能認輸,他強忍着身體的疼痛從地上坐起身來。

馮陽光看着張衝的樣子也沒有在繼續出手,因爲這時腦海裏的任務已經完成。

他走到張衝面前朝着對方伸出手,臉上帶着笑意,開口道“兄弟,力氣很大啊,很不錯,你叫什麼名字?交個朋友怎麼樣。”

有句老話說道好,叫做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還有伸手不打笑臉人。

張衝聽起來也很受用,大神經的人根本不會考慮太多。

張衝聽到馮陽光誇獎自己,他接住馮陽光伸出的手站起來,嘿嘿的直笑,隨後他撓撓頭說“我叫張衝,沒有你的力氣大,你的力氣比我大多了”

隨後他想起剛剛嘲諷馮陽光,有些不好意思道“剛剛說那些話不好意思了。”

“沒事。”馮陽光揮了揮手,表示沒什麼。

不得不說男人交朋友很簡單,上一秒可以大打出手,下一秒就可以坐在一起聊天,而且他們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靠在牆邊的魯炎,在遠處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嘲諷道“一羣莽夫,只知道用蠻力”

相比魯炎馮陽光更喜歡張衝,因爲張衝很直,肚子裏沒有那麼多彎彎繞,值得相交。

但是魯炎卻不一樣,他是名牌大學畢業,還是市級運動員,有高傲的資本,當然看誰都不爽了。

張衝聽後,突然他的暴脾氣又上來了,直接受不,指着魯炎喊到“你說啥,不服來練練”。

正要起衝突的時候,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集合”

馮陽光只能硬拽着有些生氣的張衝趕往集合的地方。

隊伍集合完畢之後,領頭的軍人說道“你們可以啊,纔來就打架,是不是閒的發慌,正好任務來了,你們也很幸運, 誰動了我的桃花〔快穿〕 ,分成兩對一隊打掃衛生,一隊去搬桌椅,聽到沒有”

“聽到了”隊伍裏傳出有氣無力的聲音,畢竟一來就要幹活,誰都不爽。

新兵一頓忙活,又是搬桌椅板凳,又把現場佈置的美美的,但是作爲勞動者的他們則是站在最後。

馮陽光倒是不在意那麼多,在哪都行,眼神目不轉睛盯着臺上。

臺上龍百川宣佈火藍匕首授旗儀式開始,幫隨着歌曲,授勳的海軍們在火藍匕首前面大聲且堅定的說出宣誓。 隨着屬於海軍獨有的歌曲響起,馮陽光看着臺上那些受表彰的軍人前輩,無比神氣,英姿颯爽,充滿陽剛之氣。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他突然心裏蹦出一個念頭,“這難道就是軍人的魅力嗎?”

在穿越前他記得一句話,‘當兵後悔兩年,不當兵後悔一輩子’,接着心裏暗暗下定決心:遲早有一天我也會站在上面。

就這樣馮陽光的第一個‘野心’就這樣誕生。

他完全可以選擇苟着發育,不出風頭,不惹事,不帶一點鋒芒,就這麼平平淡淡執行往兩年的任務。

但…這有什麼意思呢?

他穿越前,除了身世有所起伏,其他就想水面一樣平靜,沒有一絲波瀾。

論學習他不上不下,處於中等。

有着暗戀的對象但是沒那個膽子表白,怕被拒絕。

在別人眼裏他是老實人,好欺負,好說話。

在老師眼裏他是個普通的學生,不惹事,不添麻煩。

如果沒有遇到系統他的一生可能就這樣度過,最後只能在墓碑上留下一張照片和刻下一道名字。

世子很皮 ‘野獸’放出來了。

以前他是心有力而力不足,現在是有力,而且還是大力,金錢女人,就連長生他都可以擁有。

就在這時系統再次出聲【滴,恭喜宿主心靈轉變,領悟強者之心希望宿主再接再厲】

馮陽光聽着系統的話露出笑容,他找到自己的道路了,不虛度光陰,守護住本心就好。

很快授勳儀式結束了。

龍百川很奇怪,直奔新兵隊伍所在的地方,眼睛還不斷的看,像是在裏面尋找着什麼。

幾秒鐘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快步走到張衝面前,厲聲詢問他“你剛剛爲什麼不鼓掌?”

這一質問讓張衝心裏原本就十分不爽的心情,更加火上澆油,簡直是炸裂。

本來張衝覺得剛來就幹苦力不爽,而且他又很羨慕臺上的人,所以沒有鼓掌。

但是按照他的剛強的性格又不可能直接那麼說,所以說出嘴的話就變成“我就不鼓掌了咋滴”

龍百川還沒說什麼,在一旁觀望的巴郎坐不住了,衝張衝大聲質問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說就不鼓掌咋滴”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一個不服一個。

龍百川見此情形笑着提議道“都不服?要不你們兩個練練?”

張衝可是他特招回來了,得看看他的本事。

“練練就練練”張衝表示沒問題,原本在山林裏驅狼吞虎的他,來到這個小小的軍營居然被打敗一次,所以他想要迫切的再次證明自己。

“我奉陪!”

巴郎更加沒有問題,新兵都不慫,他沒有理由慫。

隨後一大堆看熱鬧的人簇擁着兩人來到海灘上。

張衝把T恤脫了,露出了一身精壯的肌肉,這都變成了他的習慣,二話不說就脫衣服。

對面的巴郎也把外套脫了。


巴郎輕描淡寫的說到“別說我欺負新人,讓你一雙手”然後把自己的一雙手收到了後面。

張衝當場就怒了,他感受到自己被侮辱,大聲道“誰要你讓”

心裏鉚足了勁想讓眼前這個人吃虧。

瞬間兩人交上了手,一開始巴郎有點輕敵,反倒被張衝一腳踢到,後退了幾步。

巴郎扭了扭頭,稱讚道“可以啊,看來我小看你了。”

“哼哼,好戲還在後頭呢。”

巴郎把手從身後拿了出來,開始認真對待了。

兩人再次碰撞到一起。

交手沒幾下,張衝就陷於劣勢。

雖然張衝的力量很大,雙拳舞的虎虎生風,但是他完全沒有章法,純粹就是瞎打,而且速度也有一些問題,根本打不到巴郎。

場裏的局勢開始呈現出一邊倒。

張衝在疲於應對的露出了破綻,巴郎找準機會踢了一腳,破壞了張衝的平衡,順勢掐到張衝的脖子把他逼倒了。

雖然張衝一臉不服,但是輸了還是輸了

“就你們這三腳貓功夫,還耍橫,新兵裏,還有誰想來,我都奉陪到底。”巴郎毫不在意自己說的是什麼,這簡直是羣體嘲諷術。

其實他心裏是打算給這些新兵一個下馬威,要知道新兵各式各樣的都有,有些在外面混的風生水起,所以來軍營也是一樣的,目中無人,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所以他準備打打他們的氣焰,後面也好帶隊伍。

突然在一旁吃瓜觀戰的馮陽光,再一次聽到了系統的聲音。

【滴,觸發任務擊敗巴郎獲得長春功(殘)】

“長春功?這是什麼東西?”

馮陽光可惜沒有時間不然一定找系統問清楚,這長春功是什麼?

馮陽光直接舉起手示意“我來”

“喲,還真有不怕死的,你不怕跟那個人一樣!”巴郎嘲諷道,繼續嘴上壓制。

張衝聞言,又是一陣激動,無能狂怒。

馮陽光則是緩緩走到巴郎對面並回答道“口說無憑,手底下見真章。”

巴郎可能覺得新兵沒什麼好怕的,所以加了一個賭注,這樣吸引更多的挑戰者。

他接着說道“如果你打贏我,我就把火藍匕首給你,”

馮陽光當然看不上對方的匕首,他想要自己獲得,這纔是實力,是本是。

他嘴上隨便回答道“打完再說”

雙方站定好。馮陽光淡淡說道“你是老兵你先出手把”。

後者哼哼兩聲,五指併攏,朝馮陽光的面門打來,馮陽光早有準備,向左邊走了一小步,頭一偏就躲開了,急促的拳風往臉上刮過,但是馮陽光絲毫不慌。

女配攻略 ,一拳打在巴郎肚子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