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邊拽的卻更緊了。

宋晴暖心下一慌,直覺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霍崢,你這是幹什麼?」

「快放開我……」

卻不曾想,一向紳士有度的霍崢,此時卻一反常態,就那麼緊緊的抓著她不肯放手。

「小暖,有些事,過了這麼久,我覺得一定要告訴你!」

許是因為緊張,霍崢話語里都帶上了顫抖。

答案呼之欲出,宋晴暖卻本能的開始逃避,正要開口打斷他,卻沒想到下一秒——咖啡廳猛地斷電。

兩人,各懷心事的話語,同時咽了回去。

趁著霍崢愣神的空擋,宋晴暖趕緊將手收回。

輕咳一聲掩飾道:「你大概是喝醉了霍崢,來之前喝酒了吧?」

「呵。」

霍崢笑,黑夜中看不見她的表情,但卻能明顯的感覺到他的無奈。

他說:「小暖,你就當是這樣的吧。」

宋晴暖沒再說些什麼。

耳邊充斥著周圍人此起彼伏的竊竊私語聲,都在詢問這突然的斷電是怎麼回事。

唯獨他們兩個,只是坐在那,看不見表情,卻各懷心事。

很詭異又安靜,安靜到,似乎只能聽見他們兩個人的心跳和呼吸聲。

霍崢有些疲憊的閉了閉眼睛,那些原本想要說的話,此時卻是再也沒有辦法開口去說。

兩個人都很尷尬,就連時間都開始變得緩慢。

不知道過了多久,眼前忽然一亮。

周圍人的輕呼聲也轉瞬即逝,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彼時,霍崢面上早已經恢復了一貫的雲淡風輕,略微有些歉意的看向面前的女人。

「真是不湊巧,停電了。」

「沒事的。」

宋晴暖垂眸,喝了一口咖啡,一如初見那般的淡定異常。

仿若剛剛的一切,完全沒有發生過。

但,的確是沒有發生。

兩人至此沒再說些什麼,氛圍忽然就有些尷尬。

約莫著過了有一刻鐘,宋晴暖尋了一個借口,起身告辭。

這一次,霍崢沒有再挽留,只是那麼靜靜的看著她離開。

窗外月色逐漸籠罩了星空。

有冷風襲來,宋晴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匆忙找到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然而,她並沒有注意到,一輛車悄無聲息的,跟在了後面。

深秋的風真是瘮人,即使隔著一層車窗,也依然能聽見外面「嗷嗚」的風聲。

路上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神色著急,匆匆的腳步都往回趕著。

宋漾漾下意識地拉了拉身上的外套,油門踏板也已然踩到了最底端。

方向盤上那雙手不自覺地用力,青筋分明。

是的,她其實一點也不淡然。

心亂如麻。

她不知道是因為剛才霍崢貿然的舉動,還是因為突然聽到了秦騁的消息。

果然。

只有在獨處時,她才會卸掉人前的種種偽裝。

等紅燈的間隙。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從眼前走過。

他們顯然剛逛了超市出來,女人和孩子在前面走著,男人拎著大包小包在後面跟著。

小孩看著約莫著和安之差不多大,手裡拿著當下最流行的香草小蛋糕。

一邊大口的嚼著,一邊抬起頭來看向他的爸爸媽媽,一雙眼睛,眯成了兩條彎彎的月牙縫兒。臉上的笑,蜜的快要溢出糖來。

宋漾漾看得出神。

她的安之,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笑過了。

鼻頭微微一酸,似是觸到心底最柔軟的一處。

她想要的,也不過就是這樣細水長流的陪伴而已。

綠燈亮起,那甜蜜的三口之家漸漸消失在對面的道路上。

收了收飄揚的思緒,宋晴暖將自己從失落的邊緣拉回來。

車子啟動,有條不紊。

跟著她的那輛車,保持著距離。

瞥了一眼後車鏡,宋晴暖並沒有在意。

她特意繞了個路。

南街的那家蛋糕店,也有安之喜歡的香草小蛋糕。

「謝謝。」

溫和不失禮貌的聲音,宋晴暖從老闆手中接過那塊雕著卡通圖案,散發著濃郁奶香的小蛋糕。

深秋季節的夜,比入冬都還更加清冷。

宋晴暖只穿了一件單薄的外套,搓了搓手,腳下的步子更快了些。

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引起了她的注意。

剛才紅綠燈路口也有這輛車。

南街比較偏僻,除了這家蛋糕店和幾家正在打掃衛生的服裝店外,其餘的,早就打了佯。

宋晴暖眯了眯眼,打量的眼神朝著那輛車望了去。

車裡的人別過了頭。

隱隱的,有絲不安竄上來。

不動聲色的,她坐回車裡。

油門轟動,宋晴暖的眼神,注視著後車鏡。

果然,那輛車在她啟動后,緊隨其後。

沖她而來。

宋晴暖有絲慌亂。

是周海么?

她故意繞了好幾個彎,那輛車一直緊緊貼著。

大概後車的人發現了宋晴暖的意圖,明顯加速的車身顯然有將她逼停的意思。

「滴,滴。」

後車囂張的鳴笛聲越來越近。

怎麼辦?

宋晴暖不安的瞥著後車鏡,心生害怕,手心已然被汗浸濕。

太過專註後車,以至於對面的紅綠燈路口有輛大貨車朝她駛來都不知道。

大貨車避讓不及,徒然扭轉的車身直直的甩了過來。

「嘭——」

兩車劇烈相撞的聲音響徹夜空。

宋晴暖的車在路上打了好幾個轉,最後側翻在地。

還在極烈轉動的車輪暴露了她剛才的如雷電般的行駛速度。

宋晴暖的臉貼著地,有溫熱的鮮紅,迅速在眼前散開。

半睜的視線中,那輛車揚長離去。

她看見大貨車上有個人,焦急的朝著自己奔過來,卻完全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隨著劇痛傳來,她眼前一黑,迷離的雙眸緩緩閉上。

帶給安之的蛋糕,被壓了個稀碎。

奶香夾雜著血腥,在空氣中散開而來。 「媽咪,媽咪。」

遠處,安之哭的梨花帶雨,小小的身影奮力地朝著她的方向奔來。

宋晴暖虛弱的伸出手。

那隻手,鮮血淋漓。

視線里蒙上一層猩紅,安之的身影越來越模糊。

「安之……別過來……」

沙啞的嗓音氣若遊絲。

突然,安之身後橫空出現一個黑衣人,一把將正在奔跑的安之擄起。

安之的腳用力地在空中亂蹬,驚聲尖叫,看向她的眼神全是害怕和無助。

「媽咪,救我。」

安之……

宋晴暖奮力的想要爬出來,卻發現自己沒有一點力氣,動彈不得。

胸口越堵越悶,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尖銳的指甲死死扣著地,已然破裂。

「安之!」

幾乎是瞬間彈跳起來,宋晴暖驚呼一聲,從病床上坐起。

潔白無瑕的房間,撲面而來的消毒水味道。

原來是個夢!

宋晴暖緊繃的神經,這才鬆懈下來。

或許是因為太緊張,她的額發間,有大顆大顆的汗珠滴落。

「啪——」

一顆滾燙的液體重重的砸在手背。

宋晴暖怔了下,伸出手細細摩挲著剛才汗珠砸落的地方。

那裡真真實實,存在著餘溫。

像從生死邊緣走了一遭,她無力的癱坐在床上,整個人靠著床背,望著窗外湛藍如洗的天空,連吁了好幾口氣。

活著的感覺,真好。

「小暖?」

久違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小暖。」

筱雨揉了揉眼睛,再次確定床上的人已經蘇醒。

「小暖,你快嚇死我了。」筱雨急急忙忙的放下手裡的袋子,箭步衝到宋晴暖身邊,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都不知道我接到電話的時候有多著急。」

筱雨哭哭蹄蹄著,像個受委屈的孩子。

「好啦,我都要被你勒得踹不過氣了。」

拍著筱雨的後背,宋晴暖反而像沒事的那個。

「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