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們的情況就和傲爽當日一般無二。

剛才武狂手中的動作明明很隨意,可為什麼能夠如此突兀般出現那萬般的變化?傲爽知道,那萬般的變化,自己只要能將其中的一種變化完全悟透,對於自己以後的好處都是無法估量的。


快與慢?

柔軟與堅硬?

輕靈和厚重?

「呼!」深吸一口氣,明明是一個隨意的動作,所有人都沒感覺出什麼,可傲爽如此一參悟,想要從中參悟一些什麼東西來時,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被撐爆了。

武狂揮手的動作,就好像一道從山澗中流淌的小溪一般,隨意而又柔和。

可這威力,又好像那波動洶湧的海浪,一往無前的拍打著岩石!

水?

像水?

眼前的場景在瞬間變化著,有奔騰洶湧的海浪,有山澗中的涓涓細流,有幽靜的湖泊,有能夠滲透進萬物的瓢潑大雨,有滋潤萬物的纏綿雨滴……

水是柔軟的,可卻能穿石!

水是沉靜淡然的,可也能驟起來勢,洶湧澎湃!

想到這裡,傲爽頓時感覺自己心中的某扇大門好像打開了,瞬間明悟!

「水和招式一樣,就像自己修鍊的化雲劍訣,講究無相無形!可水講究的,是萬相萬形!」傲爽再度想起剛才武狂和陰山對戰時的場景,雖然對於那萬般的變化來說傲爽只參悟到了一種變化,而且也沒參悟透,但傲爽已經相當興奮了。

武狂可是聖階巔峰級蓋世強者,即便在遠古之時也罕逢敵手,自己能夠參悟到一絲一毫,已經很滿意了。

席地而坐,靜氣凝神,現在自己的心境又有所提升,現在衝擊境界的話,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運行大魔囚天功,道道靈力從丹田處緩緩逸散而出,按照運功路線在身體中運行著一個又一個周天。

自從傲爽修鍊大魔囚天功后,大魔囚天功一直就是第一重:魔氣貫體!的境界。大魔囚天功的不凡之處自不必多說,而且對於大魔囚天功傲爽也有一些猜測,若是自己沒有什麼奇遇的話,想要突破到第二重:魔氣滔天!是很困難的。

但傲爽現在也不著急,就算大魔囚天功仍然是第一重的境界,但也足以支撐自己長時間的戰鬥了,而且相較於靈師階武者丹田處的靈力來說已經渾厚太多了。

「嗷嗚!」一道懾人心魂的龍吟之聲突然從傲爽的身體中傳出,而在場所有人聽到這龍吟之聲時身體猛然一震,隨後都心有餘悸的看了看空中的斷海碎天斧,艱難的咽了口塗抹。

剛才他們明確的感覺到,自己那顆武者的心在感受到斷海碎天斧中的陣陣悲鳴之意時發生了一些動搖。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一個處理不慎,原本的境界都會變得不穩定,以後更是不會有絲毫的寸進。

感激的看向傲爽,可眼前的場景,再度讓他們震驚了一番!

只見一道丈高的墨黑色龍形虛影出現在傲爽的身後,傲爽本人也是緩緩上升到丈高的空中。龍形虛影在傲爽的身後翻滾升騰著,一雙炯炯有神的龍睛之中不時透發出道道精芒,周身的氣息更是渾厚的嚇人!

「這……這黃鶴樓到底是何方神聖?難道說從剛才武狂和陰山的戰鬥中參悟到了什麼?」

「濤哥,樓哥也太狠了吧?這悟性,堪稱妖孽啊!」

「這氣勢還在節節攀升著,不光遠古戰場有著天地限制的存在,最多也就是突破到巔峰靈師。」

看著傲爽身後那墨黑色龍形虛影,著實讓人震驚。

「哈哈,現在你們知道我樓弟的厲害了吧?打敗陰雲都不叫事,我樓弟說了,別讓他看見傲爽,要不然,哼!」蠻濤大嘴一咧,黃鶴樓越強對自己越有利,因為自己可以算是黃鶴樓的恩人和好大哥了。

「黃鶴樓……」陰雲深吸一口氣,眉頭緊鎖,又一個強敵,而且又是來歷不明。有蕭義和傲爽在,自己成為北域的風雲之王本就很困難,現在又出現了一個令自己棘手的黃鶴樓……

傲爽盤坐於虛空之中,滿頭黑髮無風自動,在其腦後狂舞不止。

周身的氣息在不斷地攀升著,道道金黃色的靈力更是將傲爽完全包裹在其中,讓人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嘩啦啦~」只見傲爽身體周圍十丈之內一些碎石已經升騰到了空中,而一些巨石也是晃動不止,叢林中的古樹也是搖搖晃晃,繁茂的枝葉嘩嘩作響!

這時眾人只覺一陣勁風襲來,離傲爽比較近的人都不由退後了幾步。

天空中的斷海碎天斧好像也感受到了這邊的異動,停止了旋轉后靜靜地立在空中。

可傲爽身後的墨龍虛影在此時好像發現了空中的斷海碎天斧,龍睛之中猛然爆射出兩道精芒,從丈高的空中直射在空中的斷海碎天斧的斧身上!

「轟隆隆!咔!」在龍睛之中的精芒爆射在斷海碎天斧的斧身上后,斷海碎天斧猛然發出一陣劇烈的抖動,而隨著其抖動,天空中那涌動的雷雲頃刻間變得翻滾不止,道道胳膊粗的雷電不時砸下!

「嘩!」下雨了,瓢潑的大雨。

所有人都是驚駭地看向傲爽身後那翻滾不止的墨龍虛影。

墨龍昂首,興雲布雨! 天色暗了下來,是雷雲遮蔽了陽光。


遠古戰場東部,峽谷兩側的峭壁已經蕩然無存,坍塌作塊塊碎石。

天地間下起了漂泊大雨,閃過道道胳膊粗的閃電。

現在沒有人還有心思去觀看傲爽的突破,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傲爽背後的墨龍虛影和空中的斷海碎天斧。

此時傲爽身後的墨龍虛影還在和天空之中的斷海碎天斧糾纏著,自龍睛之中爆射而出的精芒將二者連在了一起,不時會有陣陣令人心悸的氣息從中散發出……

所有武者連忙運轉靈力護住全身,以致於不被雨水澆濕。

「蓬!」就在這時,一股屬於巔峰靈師的氣勢徒然自傲爽身體中爆發而出,但在傲爽刻意的掩蓋之下,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主要還是現在沒有人注意傲爽這邊的情況。

緩緩睜開雙眼,一道幽黑色的利芒在傲爽的眼底深處閃過,感受了一番身體情況后,傲爽不禁一笑:「巔峰靈師,比我預想中提前了很長時間啊。而且更重要的是,靈魂境界又有所提高……」

傲爽突破到高階靈師半個月的時間都沒到,而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再做出突破,就連傲爽都沒想到。


當然,最讓傲爽興奮的還是靈魂境界的提升。

在遠古戰場中,其他人的靈魂之力都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基本上連幾米之外的情況都無法探查。

可傲爽身具魔珠,遠古戰場中不能對其造成任何的限制,原本靈魂之力便可以覆蓋百里的距離,一般的靈師階武者就算沒有這限制,也最多覆蓋百米的距離。

而剛才傲爽在參悟武狂和陰山的對戰時,武狂那萬般的變化,傲爽雖說只參透出一種,但對於靈魂境界也有不少的提高。現在傲爽雖然是巔峰靈師的境界,但靈魂之力已經和一般的高階天靈師相提並論了。

靈魂之力外放,繞過所有人以便不被別人感覺到自己已經完成了突破。隨後傲爽驚喜的發現,現在自己的靈魂之力已經可以覆蓋到一百五十里左右的範圍。

而因為剛才傲爽哉突破之時怕別人發現自己的幽黑色靈力,所以在四周布下了一道金色靈力的屏障,以致於現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傲爽已經完成了突破。

「這墨龍之魂和斷海碎天斧,難道有什麼淵源么?」看著天空中正在和墨龍之魂糾纏在一起的斷海碎天斧,傲爽低聲呢喃道。

就在這時,傲爽突然感覺到心中出現了一道聲音:「小輩,吾需要靈氣……」

這聲音之中透著一股虛弱。

「是墨龍老前輩嗎?」面對著這在遠古之時便以自身精血來刻畫傲家戰紋的墨龍,傲爽說話的聲音不止有著一絲小心翼翼,還有一絲欣喜。

雖然不知道現在的靈玉大陸上還有幾人擁有龍傲戰紋,但傲爽估計就算有,也不會超過一指之數。

「小子,龍爺我沒時間跟你敘舊,我需要靈氣!」墨龍的聲音之中有著一絲不耐煩……

可傲爽聽到墨龍的話真是大跌眼鏡,墨龍在說第一句話的時候,稱呼傲爽為小輩,這倒可以理解。而且以『吾』自稱,傲爽聽起來有種道貌岸然的感覺。

可第二句話……

居然稱呼傲爽為小子,還自稱為龍爺?這怎麼像市井流氓的語氣?

可以說墨龍在傲爽心中的印象,從一名道貌岸然的老前輩瞬間一落千丈到一個市井流氓。

就在傲爽愣神之際,墨龍又說話了:「小子,快點!以後還想不想使用龍傲戰紋了?龍爺自當年和那個……對,傲仙宗!和傲仙宗簽訂契約之後,就沒從你們傲仙宗的手裡得到什麼好處!」

聽到墨龍的話后,傲爽沉吟了半響,雙目漸漸眯起,陰沉一笑:「呵呵……」

「小子,你笑什麼?」墨龍也是一愣。

「我敬重你,稱呼你一聲前輩!龍傲戰紋我使用了兩次,可靈石,也使用了將近三百萬!這公平的交易,你有什麼資格來跟我大呼小叫的?」傲爽這脾氣一上來,還真不慣著!

管你這個龍那個龍的?大不了以後不使用龍傲戰紋了,伊靈心不就是戰紋師么?傲爽就不信沒了龍傲戰紋,以後自己不能得到戰紋!

確實,傲爽一共就使用了兩次龍傲戰紋,一次是擊殺吳靈,一次是斬殺三階高級黑鱗吞靈蟒。但就這兩次,算上使用的靈石和丹藥,差不多也在三百萬靈石的價格了。

可以說現在傲爽和墨龍的關係完全是公平的交易,你提供給我一種強橫的手段,我付出高昂的靈石。

「小子!你知不知道就算是當年傲仙宗的宗主傲仙都對我恭恭敬敬的?」墨龍頓時被傲爽氣的七竅生煙,已經有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己說話了?

「先祖是先祖,我是我!」傲爽面色陰鬱,公平交易還可以繼續,但你不能仗著你輩分大就欺負人吧?冷哼一聲:「墨龍是吧?好!今天我就問你一個事,如果這交易還能繼續,咱就繼續,如果不能,你也別說別的沒用的了!我抽個時間把身上的龍傲戰紋想辦法給弄沒了,也別簽訂什麼契約了,我還真不差你一個強橫的手段!」

如果不是萬般無奈,傲爽也不想把話說得這麼絕。

畢竟龍傲戰紋屬於傲家的專屬戰紋,而且現在的傲家除了傲爽外沒有任何人覺醒了戰紋。若自己真的和墨龍解除了契約的話,恐怕龍傲戰紋就不會再出現了。

「小子!龍爺是高傲的龍族!而且龍爺我還是最高貴的墨龍族!龍爺我是不可能向你低頭的!但龍爺爺可以跟你說明白點,現在的靈玉大陸上,除了我之外,已經再沒有第二隻墨龍了!但龍爺不怕墨龍滅絕,小子你要是感覺龍傲戰紋這手段不值這些靈石,你大可不用去為我收集靈氣!我比傲仙大了幾千歲,你自己算算,我自稱龍爺有什麼不對之處?」墨龍是高貴的龍族,是不可能向人類低頭的,哪怕玉石俱焚!

而到了現在,傲爽也看出來了,這墨龍就是個急性子。但並沒有任何的瞧不起自己,自己剛才也是因為見到墨龍有些激動,才說出如此決絕的話。

過了一會兒。


「龍前輩,剛才小子我也是見到前輩有些激動,前輩這萬年的高齡,不會跟小子生什麼氣吧?」傲爽語氣緩和了許多。

而墨龍,則不再說話了。

看來這交易還得繼續啊,可自己去哪找靈石啊?對了!蠻濤不在這麼?

「蠻大哥!」傲爽的聲音從金色靈力中傳了出來,裝作一副極為虛弱的樣子:「蠻大哥……我需要靈氣,越多越好!我沒想到滅靈噬心毒居然在此時發難……噗!」

強行提氣,傲爽假意吐出一口鮮~血。

頓時,一到鮮~血從金色靈力中飛濺而出!

「樓弟!你怎麼了,靈石和丹藥?好!」蠻濤聽到傲爽的話又看到那飛濺而出的鮮血,焦急的說道,隨後連忙轉身看向自己的一眾追隨者們:「快,把你們身上的靈石和丹藥全部拿出來!快!」

現在黃鶴樓可千萬要真出什麼事,蠻濤可以說是首當其衝,因為陰雲就虎視眈眈地站在一旁。如果不是傲爽在這裡的話,恐怕陰雲早就出手教訓蠻濤了。

陰雲聽到傲爽的話后,也看向了這邊,眉頭微皺似乎在考慮是不是出手。可現在出手的話,會被人冠以趁人之危之名,有失一個大宗門弟子的風範了。

而經過剛才地面裂縫,岩漿奔涌,現在只有十幾名蠻濤的追隨者還活著了。

將這十幾人的靈石和丹藥都收在了一起,一共是一百五十萬靈石和八萬顆丹藥。

看著手中的丹藥和靈石,蠻濤心想這些有可能不夠吧?如果是一般的靈師階武者,這些靈石和丹藥能夠使用半年的時間了,甚至更多。可因為樓弟中了滅靈噬心毒,估計用不了兩天就會用完。

直到現在,蠻濤還以為傲爽真的中毒了。

略作猶豫,蠻濤又在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了十幾顆靈核,這十幾顆靈核是這幾天的收穫,蠻濤還沒來得及煉化。

「樓弟,我就給你放到這了啊……」蠻濤來到傲爽身前三米處,將靈石、丹藥和靈核一股腦地放在了地面上。

「嗯……」傲爽虛弱的應到。

又是一百多萬的靈石到手。

對啊,怎麼把靈核這事忘了?看到蠻濤那十幾顆靈石,傲爽也從空間戒中取出一顆人頭大小的靈核,這是黑鱗吞靈蟒的靈核。

「可以了,前輩。」傲爽低聲說道。

「嗯。」墨龍的聲音,還是有些虛弱。

墨龍說完之後,只見傲爽身後的墨龍虛影龍口微張,一道道靈氣便從四面八方向其涌去,遠古戰場中的靈氣本就比外界濃郁的多,而且擺放在地面上的靈石、丹藥和靈核之中的靈氣也是湧向被墨龍虛影的口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