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哈哈,小子,我看好你哦。」羽翼仙到是一個樂天派。

道行天尊忽然叫道:「你們商量好了沒有?是做過一場還是速速離去?」

文昌帝君緩緩地走了過去,站在道行天尊面前,拱手行禮道:「道行天尊道友,請了。」文昌帝君的禮節做得很足。

「請吧。」道行天尊揮出自己的拂塵,三千白絲散出。

文昌帝君用的是劍。劍者,君子之兵,文昌帝君是君子中的君子。

劍很直,劍名叫做正氣劍,取天地有正氣之意。文昌帝君拔出腰間的正氣劍,看著道行天尊道:「道行天尊,承讓了!」

隨即劍光如同黑夜之中的流星一般亮起,一股浩然之氣充塞天地,這乃是文昌帝君的正氣劍法。

這是一套相當正的劍法,沒有任何陰險毒辣的招式,每一記劍招都大開大合,氣勢奔騰。文昌帝君的劍法一出,風云為之肅清,山嶽為之動容。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一曲高歌,文昌帝君的劍法如同山嶽一般壓向道行天尊。可是道行天尊面色不變,手中的拂塵會動起來,白色的絲線變得無比柔和起來。

三千煩惱絲,量盡紅塵苦。道行天尊的拂塵之中有大神通,**力,蘊涵了世間一切痛苦哀愁,悲傷煩惱,煩惱絲一出,常人早已心神失守。

但是文昌帝君是一個充滿正氣的人,一個人正氣堅守,便不會畏懼一切煩惱。

煩惱絲的柔,正氣劍的正,兩者相互交織,一時間勝負難分。

而另外一邊,烏雲仙、羽翼仙、雷克頓三人,對上了道行天尊手下的三個弟子。那韓毒龍手持長槍,薛惡虎緊握大刀,韋護手中的兵器是一根長棍模樣的,便是傳說中的降魔杵了。

「怎麼打?」烏雲仙問道。羽翼仙是四重天,烏雲仙是三重天,按理來說,應該是羽翼仙對付四重天的韋護,烏雲仙、雷克頓對付韓毒龍、薛惡虎。

「說句老實話,我可能打不過韋護這傢伙,他的降魔杵有些厲害。」羽翼仙有些無奈,自己是鵬族的人,擅長的是速度,偏偏這個韋護的降魔杵相當克制速度流的。

雷克頓忽然說道:「烏雲仙前輩,你對付韓毒龍,羽翼仙前輩,你對付薛惡虎,這個韋護,交給我吧。」

「哦?小子有志氣,我看好你哦。」羽翼仙相當讚賞雷克頓的這種行為。

當即他施展神通,身後長出一雙羽翼來,飛向那薛惡虎。烏雲仙也拿出自己的混元錘來,本著韓毒龍而去。

雷克頓緩緩地拿出了自己的屠夫刃,他忽然感覺到屠夫刃上傳來一陣顫抖。屠夫刃是神兵,神兵有靈,而且這是一個凶性極重的靈,雷克頓已經很久沒有戰鬥過了,屠夫刃早已經開始渴望戰鬥了。

韋護手中的降魔杵也在微微地晃動著,這也是一柄神兵,而且是降魔的神兵,現在降魔杵感覺到了屠夫刃的存在,這一個降魔兵器遇到絕世凶兵,自然是敵意頓生。

「貌似你很自信啊。」韋護緩緩地說道,「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自信嗎?」

「你試試就知道了。」雷克頓的聲音很穩,這還他突破到天境之後,第一次以人形狀態使用屠夫刃。

風起,這是風遁術,眨眼之間,雷克頓已經出現在了韋護的身邊,一萬五千七百斤的屠夫刃落下,空氣中傳來刺耳的破空之聲。

「後輩就是後輩,難道你不知道降魔杵專門克制速度快的嗎?」韋護居然沒有動手,那降魔杵自己忽然一橫,穩穩地擋住了雷克頓的屠刀。

降魔杵,可以主動保護主人,那些玩速度流,搞極限出手的,都會被降魔杵輕易地擋下來,甚至主人根本不需要反應過來。

而且韋護的法力遠遠強於雷克頓,這一拼之下,雷克頓直接被反震出去幾丈遠。

好傢夥,這韋護的降魔杵讓雷克頓的風遁術似乎有些失效了,而且法力上也壓制了雷克頓。韋護淡淡一笑:「怎麼樣?再來試試?」

「唉,真是的,好長一段時間沒出手了。」雷克頓苦笑道,「都有些不太適應了。」

風,再起,雷克頓的身形又一次出現在韋護的身畔。

「又是這招?我說了,你這招被我的降魔杵克製得死死的!」韋護根本沒動,降魔杵自動地護主去擋雷克頓了。

「是嗎?」雷克頓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屠夫刃上面一陣熱浪翻滾,南明離火瞬間催動起來。猛烈的高溫之下,讓韋護險些吃了虧,身上的衣服被燒黑了一角,幸好他身形不慢,避開了一下。

「這麼厲害的火?」韋護沉聲道,「南明離火?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等珍寶。」

「我的好東西還多著呢!再吃我一刀!」雷克頓又一次突上前去,直接貼臉猛攻韋護。

屠夫刃如驚雷落下!

韋護不敢大意了,南明離火可不是簡單對付的,他舞動降魔杵迎敵,與雷克頓對拼起來。


第一刀,韋護佔了優勢,似乎雷克頓的法力和自己差距有些大。

第二刀,還有一些優勢,不過雷克頓這一刀變得重了一點,速度也更快了。

第三刀,咦,這個雷克頓怎麼每一刀都在變強?都變得更加精妙了?

……

雷克頓似乎陷入了一種相當玄妙的境界之中,八十二式九靈刀法從第一式開始,一招招地施展開來。

這一套刀法,雷克頓已經學習了很久了。但沒有到達天境之前,雷克頓只是學到了其形,卻沒能完全掌握其意境,而九靈刀法必須要在實戰之中才能完全是展開。

現在到達了天境的雷克頓重新施展九靈刀法,彷彿進入了一個刀法的新世界。本來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現在似乎已經到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了。

刀法,如水銀瀉地,如流星攬月,如碧海潮生,如秋風蕭瑟。


韋護臉色已經徹底變了,這一套刀法居然如此可怕,自己明明法力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卻依然被壓著打。九靈刀法,本來就是九靈元聖一生修為的精華,絕對不比《不死妖訣》這樣的超級練體功法差。

「好了,我的刀法練得差不多了。」雷克頓忽然一笑,「韋護,你可以認輸了。」

「哼,說什麼大話!」韋護目光一寒,「你的法力和我差了兩重天,你以為你真能擊敗我?」

「兩重天?很多嗎?」雷克頓的身上忽然浮現出一層層赤紅色的鱗甲來,一雙眸子變得血紅一片。

火鱗金甲,這是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之中得到的神通。

「試試看吧。」雷克頓忽然一刀劈下,韋護直接舉起降魔杵去擋。降魔杵擋住了屠刀,卻有一個赤紅色的拳頭忽然襲來,勢若流星!

轟!

包裹著赤紅色火鱗金甲的拳頭轟在韋護身上,一股上萬度的高溫與可怕的衝擊力傳來,韋護臉色一變,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再來!」雷克頓居然直接開啟了狂化,整個人顯出了自己的鱷魚本相,從黑髮銀眉的男子一瞬間變成了洪荒凶獸大鱷魚!

一刀劈下!

降魔杵本能地護主,勉強地擋住了屠夫刃,可是雷克頓飛起一腳,踢在韋護身上。這一腳有火鱗金甲的加成,有狂化之後接近天境三重天巔峰的法力,韋護整個人如同沙袋一般被踢飛了出去。

韋護的身軀狠狠地砸在地上,形成了一個深坑,周圍地面都是一陣晃動! 那邊的道行天尊正在與文昌帝君激斗,雖然他修為略高文昌帝君一分,但文昌帝君的正氣劍相當厲害,一時間道行天尊並不能擊敗文昌。

「嗯?韋護!」道行天尊眼見自己的弟子韋護居然敗在了那雷克頓的手下,心頭一驚,趕緊棄了文昌帝君,趕過來支援。

拂塵揮動,三千煩惱絲直奔雷克頓而來。雷克頓不得不放棄韋護,揮動屠夫刃去擋那道行天尊的三千煩惱絲,可惜他修為遠不如道行天尊,被三千煩惱絲直接擊退,不敢對抗。

文昌帝君也趕過來,正氣劍中正平直地遞出,擋住了三千煩惱絲。

那邊羽翼仙也輕易地擊敗了薛惡虎,烏雲仙的混元錘敗了韓毒龍,一下子四人齊聚,圍攻道行天尊一個人。

本來道行天尊一行四人是妥妥地吃定了文昌帝君三人的,但雷克頓的突然出現打破了平衡,這下子變成了四人圍攻道行天尊的局面。

道行天尊雖然是十二金仙之中的強者,有六重天的法力,三千煩惱絲相當厲害,但面對著四個天境的圍攻,也只能節節敗退。

此時華鎣山之中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師弟,不用阻攔了,放他們進來吧。」雷克頓眉頭一皺,這個聲音他並不陌生,這赫然是青華大帝太乙真人的聲音,難不成青華大帝太乙真人也來華鎣山了?這個華鎣山之中到底有什麼秘密,引來了這麼多帝君級別的人物。

那道行天尊當即收了手,帶上三個受傷的弟子,直接飛逃了。

文昌帝君收起了自己的正氣劍,拱手對雷克頓行禮道:「多謝道友相助,文昌感激不盡。」雷克頓也微微行禮。

「嘿嘿,這個道行老二,這下子吃虧了吧?」一旁的羽翼仙倒是樂呵呵的。

「咱們趕緊進去吧,師姐他們應該已經在等候我們了。」烏雲仙出聲道。文昌帝君點點頭,對雷克頓道:「道友,我們就此別過。」

隨即文昌帝君一行三人別了雷克頓,徑直朝著華鎣山的山腹之中而去。

雷克頓也運使風遁術,化作清風一道,飛入華鎣山,朝著天地石林的方向而去。這華鎣山之中的天地石林,乃是聞名天下的奇妙所在。

放眼望去,只見那石筍、石柱、石台琳琅滿目,有那「一吻千年」、「夫妻石」、「妙筆生花」,諸如此類,可稱天地之造化,人間之鬼斧。

雷克頓撤了風遁,在那石林之中,有一間新搭建的竹屋,周圍是蒼翠的綠竹環繞,一股幽香撲鼻而來。

竹屋的前面,正有一個男子和一個小孩,正在四處觀賞石林,男子身穿白袍,劍眉星目,臉上卻有著一道猙獰的刀疤,那小孩臉色木然,只是緊緊地跟著男子。「你來了?」北斗看著雷克頓,目光之中異彩閃過,「你的實力越來越不錯了,居然都能擊敗韋護這種三流貨色了。真是讓人期待啊,希望你快點變強,我還真想和你交手。」

北斗是一個為了戰鬥而生的人,雷克頓的飛速成長,讓他也有些心動了。


「會有那麼一天的。」雷克頓緩緩地答道,「說實話,我也很想與你交手,在我變得足夠強的時候。」

北斗微微一笑,這算是兩人之間的一場提前約戰了。雷克頓忽然問道:「玉帝呢?他在哪?」北斗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陛下他在他應該在的地方。」一陣淅淅瀝瀝的雨滴忽然灑落,煙雨蒙蒙之中,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浮現出來,正是雨使,「兩位接下來的行動,我便代替玉帝指導了。」

「就憑你?」北斗冷笑,「雨使,別以為你長得漂亮我就會聽你的話。」

雨使也不惱怒:「北斗大人實力強勁,奴家自然不敢隨意使喚。陛下他說了,兩位若是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隨意行動,只要不越了規矩便是。」

「什麼規矩?」雷克頓問道,他從腰間拿出一壺酒來,對著北斗比劃一下,北斗挑挑眉毛,雷克頓便扔了一壺酒過去,兩人對飲起來。

雨使解釋道:「想必兩位還不清楚這華鎣山的秘密吧?」

「不清楚,不過看樣子這秘密不小,不然也不會來了這麼多帝君級別的人物了。」雷克頓說道。

「雷大聖有所不知,這次華鎣山的秘密,吸引來了至少四位帝君。」那雨使又說道,「不知道兩位可曾聽過關於天地之間六御的來歷?」

「不曾。」

「我也只是耳聞。」北斗說道,「據說是和帝星有關。」

雨使笑道:「不錯,就是帝星。所謂的天庭六御,每個人都身懷帝星,也正是因為帝星的存在,所以他們才有資格成為九五至尊的天帝,這便是他們與三界其他帝君的區別。」

「上次玉帝陛下他廢掉紫微大帝的六御之位以後,紫微大帝失去六御的稱號,身上的帝星也隨之消失了。可是天地間的帝星是不會消亡的,永遠都有六顆,紫微大帝的這顆帝星並不會永遠消失,而是暫時轉世重生。一旦天地之間的任何一位非六御的帝君得到了這顆帝星,就能成為新的六御之一,成為未來新天帝的有力競爭者。」

「而帝星現世,三界之中只有聖人以及天帝能夠計算到。玉帝陛下他早就算計到,這次的帝星將會在華鎣山出現,時間便是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後。」

雷克頓眉頭一皺,銀眉一挑道:「玉帝難道想把這顆帝星佔為己有?」

「也可以這麼說,陛下他為了鞏固自己的天帝之位,已經敗掉了最有競爭力的紫微大帝。」雨使說道,「這顆帝星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落到其他人手中,不然很可能又誕生一個紫微大帝。」

「所以,陛下他一定要奪得這顆帝星。」

北斗喝光了酒壺中的酒,說道:「這還不簡單?我將那些人全部擊敗,管他什麼帝君不帝君的,不就行了?」

雨使搖頭道:「北斗大人,我說了,這帝星現世,只有玉帝陛下以及聖人們能夠計算到。」

北斗和雷克頓都明白了。玉帝自然不會輕易地把消息傳給其他的帝君,那麼其他趕到華鎣山的帝君,背後一定是有聖人支持的。

「雷大聖已經遇到過文昌帝君了,文昌帝君本來正直無私,沒有黨羽,此次卻有不少高手相助,這些人全是截教的教眾。」雨使說道,「截教的教眾相助,文昌帝君背後肯定是通天教主的截教在支持。」

「青華大帝太乙真人的闡教,此次也來了,不過主角並不是青華大帝,而是闡教門下的東嶽泰山大帝黃飛虎。」雨使接著數道,「除此之外,據說西王母也來了。」

「西王母?她一個女帝君?」雷克頓有些疑問。

「是的,雷大聖休要小看這西王母。西王母乃是天庭有名的女帝君,雖是女子,卻野心極大,頗有牝雞司晨的野望。而這一次,支持西王母的,應該會是太上老君的人教。」

西王母與人教之間,頗有幾分瓜葛,其中的關鍵便是呂洞賓。據說這呂洞賓乃是當年東王公轉世重修的化身,與西王母之間相當曖昧,而呂洞賓現在是人教的教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