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你要某人做個老實人他辦不到,但你要他同老實人做朋友的話他就很樂意了。馬龍此刻就是類似的狀態,麾下的士兵沒有人對他撒謊,對他足夠的誠實,他就很高興。

「沒人回答嗎?」馬龍的目光從一排排士兵臉上掃過,被他看到的士兵一個個的低下了頭,他們羞愧於自己在死亡面前的怯懦。正當他們以為自己會被嘲笑時,馬龍拍著胸口喊道,「你們的表現讓我滿意,死有誰不怕,不說你們就是我也怕死。但是……」

馬龍突然提高了聲音:「怕死並不等於懦弱。」

「命只有一條,誰不珍惜?能活著誰想死?當死亡來臨時,有的人敢直面它,心中再害怕再恐懼也不會向它低頭,這些人是真正的勇士。而有的人卻拋下了自己所要承擔的一切,辜負了他的親人對他的期望,只顧著保全自己,這樣的人我們管他叫懦夫。」

「士兵們,抬起你們的頭,告訴我你們的選擇——是做十天的勇士還是當一輩子的懦夫?」

馬龍雙手抱在胸前,他在等待下面的回答。

這一次士兵們終於沒再沉默,不等他話音落地好幾十個士兵站了出來,其中一個士兵喊道:「領主大人,我本來是一個奴隸,是你消除了我的奴籍,給了我和我的家人希望,你長劍所指就是我衝鋒的方向。」

「領主大人,你的意志就是我們前進的方向。」

那幾十個士兵高喊著,來到暴風城之前他們本是奴隸,沒有希望,沒有未來,整日里過著如牛馬般的日子,就連他們的家人也是如此。本以自己一輩子就這麼在黑暗中度過了,只能麻木的過活等待在未來的某一天帶著解脫的心情凄慘的死去。就在他們以為自己的一生都是如此灰暗時,暴風城把他們買了過去,從此以後一切都不同了。

馬龍沒有虐待他們,甚至於都沒有把他們當奴隸看,不但沒有讓他們住牲口圈把他們進了以前只能在夢裡才住得上的石頭房子里,還每天都給他們足夠的糧食讓他們免於飢餓的折磨。想想以前住著牲口棚,甚至於就是在地下挖一個坑,將幾十上百奴隸敢牲口般趕進去擠在一起,每天幹完活后還不一定有食物的日子,他們人人都感覺不真實,個個都懷疑自己還在做著美夢。

後來奴隸們又聽說領主大人徵召了士兵,只要在戰場上表現得足夠勇敢,只要你有本事立下足夠的功勞,你就能擺脫奴隸的身份成為領主治下的領民。不少人還記得這個消息傳來的時候基本沒人信,因為奴隸們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直到出征泰達希爾的軍隊回來,直到他們看到自己認識的某個人真的獲得了平民的身份,他們這才相信。

也就是在那時候馬龍緊緊的抓住了領地中所有奴隸的心,奴隸們知道自己想要驅散籠罩在自己祖祖輩輩頭上的灰暗就必須依靠馬龍,因為數遍整個王國也只有這位暴風城的領主會對奴隸那麼仁慈,會給予奴隸平民的身份。

就連馬龍自己都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成為了奴隸眼中唯一的救世主。如果他發現這一點的話他根本不會擔心修道院的神棍,因為民心全在他這一邊,那些神棍花再大的工夫也拉不走,畢竟嘴炮只是嘴炮,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它要多蒼白就有多蒼白,要多無力就有多無力。

不用問,這幾十個站出來的士兵就是在開拓泰達希爾時立下了功勞從而削除了奴籍,從奴隸變為了暴風城領民的人。他們心中滿是對馬龍的感激,說得那啥點他們就是馬龍的鐵杆腦丶殘丶粉,馬龍的話他們無條件信任。

有人帶頭自然會有人跟進,暴風城的軍隊超過九成九的士兵都是從奴隸中挑選的青壯,他們無不渴望著像別人那樣擺脫奴隸的身份,哪怕不為自己也得為自己的家人後代。想要消除奴籍,想要成為平民,只有一個方法——立功。

領主大人如此鄭重其事,看來的確是有很危險的任務落到了我們身上,別人怕危險我們可不怕。越危險的任務功勞就越大,只要將它完成我們就有很大希望去除奴隸這個如噩夢般纏著自己祖祖輩輩的詛咒。

想到這裡,士兵們一個個雙眼放光,他們心中燃燒著的那把火會燒盡一切敢於阻攔他們的敵人。

很好,軍心可用。

馬龍暗暗點頭:「根據軍部的命令我們需要將營地向前推進三十里,現在我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一刻鐘后我不想看到這裡有任何東西存在。」

卡夏,你讓我和我的部隊打先鋒衝進惡魔堆里開嘲諷,沒有營地我如何堅持十天?所以說咯,拆了這座千人營也不是我的本意,我這也是形勢所迫,相信你一定能夠理解。 一刻鐘說起來並不長,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這麼一點時間也做不成什麼事,但凡事總有例外。

當士兵們熱火朝天的做著營地拆遷工作的時候,他們的領主召喚出了一頭石像鬼並讓這頭石像鬼朝著惡魔的佔領區飛出去了很遠,遠到所有人都不到。忙著手上活計的士兵並沒有在意,等到營地最後一塊木板被拆掉后,石像鬼早不知道飛哪去了。

「出發!」


面對一雙雙渴望戰鬥的眼睛,馬龍沒有多餘的廢話,只是在心裡詭異的笑了笑。


士氣高昂的走出營地,原以為折騰了一刻鐘足以驚動殭屍,引發又一場戰鬥,誰料走了一個小時卻連敵人的影子都看不到,士兵們禁不住面面相覷,不少人懷疑這是對方準備了某個陷阱等著自己踩進去。

無怪大家會這麼想,要知道平時屍體發火手下的殭屍無事還要來找幾次茬,現在馬龍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連兵營都給拆了,他們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正常,這極度的不正常,換了誰來也會為敵人這般反常的舉動而暗懷戒心。

以一千兵力朝地獄的控制區硬推三十里的確是個困難的任務,但任務的困難是有前提的,這個前提就是地獄的軍隊會來攔截。如果沒有敵人,如果前進的道路一片坦途,三十里不過是輕鬆行軍罷了,任務變成那等情況就算一隻豬領隊也能完成。

果然啊,做人就得留一手,所有底牌都被別人知道的話很容易被針對到死。

馬龍一面領著隊伍前行,一面想著,知道為什麼屍群沒有來阻截的他是整個隊伍里最輕鬆的人。卡夏的心思他也明白,無非就是想借這個任務敲打他一下,順便再逼他一把,看看能不能試探出生命古樹有沒有給他調動暗夜精靈族的權力。如果沒有那就算了,要是有的話羅格軍團就有了新的徵兵渠道。

自己花時間費力氣耗資源攢出來的士兵給別人擴充軍隊,馬龍自問沒有傻到那個地步,他可不是那種見到女人就走不動,看到美女就腦子犯抽,整天只會用下半身考慮的問題傢伙。來到庇護所世界的當天他就死了一次,正是那一次在死亡線上的掙扎讓他明白了現實的殘酷,同時也改變了他的思想。

別人有難,有能力的話馬龍會幫上一把,但那是在能保證自己利益的情況下,要是連自身都得不到保障,又怎麼去幫助他人。捨己為人,那樣品質確實有人擁有,馬龍卻不會。可以說他自私,但馬龍不會因為他人的說法而改變,每個人的行事都是不一樣的,把自己的聖母思想強加到他人身上,馬龍最厭煩的就是這一點。

不管是發展領地也好,還是開發海外也罷,乃至於給予奴隸們希望讓他們為自己奮勇作戰,馬龍為的都只有一個目的——自保。

明知道地獄即將入侵人類世界,明知道殘酷的戰爭就要到來,不早做準備難道真要等大禍臨頭后再哭著等死?讓馬龍很不爽的是哪怕僅僅是這樣也經常受到阻撓,什麼貴族勢力的掣肘,什麼修道院神棍的覬覦等等亂七八糟的牛鬼蛇神都時不時的來騷丶擾一下,讓馬龍無法專心埋頭髮展,委實讓他煩不勝煩。

就好比這一次,他沒能讓卡夏她們滿意,沒把暗夜精靈推出來,於是就被分配到了一個極為困難的任務,馬龍表面上沒說什麼,實則心裡非常惱怒。

一個個的都把我當軟柿子,覺得不爽了就來捏一把,真是好得很吶。

很多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話是不明白其中的真正滋味,以前馬龍的打算是專心發展,實力弱小的時候依附於一個大勢力,默默的積攢實力,等到實力夠了后再說其他。經過這次之後他的想法變了,不是說你想要積攢實力就能積攢得了的,你的沉默在某些人眼裡等於軟弱,軟弱從來就與可欺二字連在一起。必須要展示出一定的實力,在他人面前表現出自己強力的一面,唯有如此才能讓人正視你,使得某些人在想對付你的心生顧忌,不敢輕易下手。

「到了最後還是得靠拳頭解決,以前我沒亮出自己的肌肉個個都把我當病貓,嘿嘿,這可不好。」

馬龍搖了搖頭,自嘲的笑著。世上的事就是如此,你越想低調,越想避開麻煩,事情就越會找上你。既然如此還裝什麼孫子,該怎麼整就怎麼整,我就囂張了,看不順眼你來滅了我啊。

估計了一下距離,感覺大概前進了三十里,馬龍抬了抬手,喊了一聲:「停!」

正忐忑行軍的士兵趕忙停住了腳步,他們中的不少人以為馬龍發現了什麼,緊緊的抓住武器等待著戰鬥的開始。

看把這些孩子嚇得。

馬龍撇了撇嘴,手掌朝下壓了壓,示意士兵們不必緊張。

「就在這裡安營紮寨吧,趁著沒有怪物都給我動作快點。」

這就向前推進三十里了?

任務的前半部分就完成了?

聽到馬龍的話后士兵們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有軍令要執行,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出發前大家都以為這會是一場艱苦的戰鬥,會有不少袍澤倒在前進的路上,誰曾想竟連一箭都沒放,連一個敵人都沒有看到,朝惡魔的控制區前推三十里的目標就達成了。

一時間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傻愣愣的在原地對瞅著。馬龍見了忍不住喝道:「都發什麼呆,執行命令。」

哦,對,現在不是發獃的時候,趕緊把營地立起來。

被馬龍一吼發獃的眾人醒轉了過來,趁著沒有怪物出現此時不立營難道要等怪物來了再做?

從原駐地前推三十里只是任務的第一步,接下來才是最困難——堅守十日。

要在惡魔的佔領區堅持十天,別說一千人,再加個十倍變成一萬人也危險。

難道說惡魔之前不動手就是打著誘敵深入,等我們深入他們的佔領區后再斷了我們的後路好把我們圍殲掉?

不少人都冒出了這個想法。不得不說,他們想多了。需知惡魔這樣做有個前提,那就是惡魔能確定他們會深入敵占區,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就連身為執行者的馬龍也是出發前才得知命令的具體內容,其他人又從哪裡知道他們的任務。

就在士兵們的忐忑不安中,營地順利的立了起來,出於安全的考慮不待馬龍吩咐士兵們就自發的在營地周圍做了不少防禦措施。見他們如此自覺,馬龍滿意的點了點頭,無論士兵們的出發點如何,他們能這樣做馬龍都很高興。不怕有危險,就怕危險來了卻只會束手待斃。

「我這裡準備好了,不知道你那裡又如何?我可是很期待好戲上場的,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看著前方,馬龍用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語著。

---------------------

換季了,天氣一下冷起來,弄得我有點小發燒,這幾天更得少大家見諒。 馬龍這裡是風平浪靜了,其他地方則恰恰相反。

就在他率軍離開后不到十分鐘,接到卡夏命令的人族各部駐軍湧出營地,朝著地獄控制的區域進發,人族軍隊的攻勢就此開始。

人族全線進攻,如此大的動作自然引發了地獄的反彈,隱藏在各個角落裡的殭屍,骷髏,幽靈,沉倫魔等紛紛出動,這些被惡魔們當做炮灰而派到最前線消耗人族力量的兵種在漫長的邊界線上同人類軍隊展開了殊死搏鬥。戰鬥的雙方沒有任何試探,從一開始就派出了主力,直接將戰爭推到白熱化階段。

位面戰場上殺聲震天,人類,殭屍,骷髏,沉倫魔等成千上萬的死去,每一秒都有無數的生命在消逝,看得人觸目驚心。

不過,這一切都影響不到馬龍。

距離戰鬥最激烈的地方足有三十里之遙,馬龍和他的士兵只能隱約聽到身後傳來的廝殺聲,音量小到一不注意就會忽略它,當然沒有太大影響。

卡夏啊卡夏,你想拿我和我的士兵做炮灰,可你怎麼也不會想到我還留了一手。我這裡不但沒有如你所想的那樣陷入苦戰,反而還悠閑得很吶。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若非你逼迫我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把心態轉變過來,做不到念頭通達我又怎麼能有所突破。

站在新建起來的兵營大門口,馬龍望著戰場的方向,看似在關心戰況實則心裡正想著別的事情,在無人注意的時候一點金色的光芒於他指尖悄悄聚集又很快消失不見。

屍體發火為了保存實力定然不會將手裡真正具備戰鬥力的精英殭屍派到戰場上去——也就是說,屍體發火在戰場上划水了——只有普通殭屍絕對無法阻止人族軍隊的攻勢。

友軍划水,其他的地獄軍隊還會儘力嗎?

骷髏和幽靈馬龍不清楚,沉倫魔的卡拉尼休可不傻,不可能看不出異樣來,只要對方將消息捅出去屍體發火絕對落不了好。高級惡魔們或許不會在意骷髏和幽靈傳來的消息,但拉卡尼休不同,惡魔炮灰也是惡魔不是?

馬龍疑惑,屍體發火應該沒那麼笨才對,他不會連這點都不想到,如此說來這個傢伙是有著什麼計劃。

這個疑問沒讓馬龍損傷多少腦細胞,等到他看到無數的沉倫魔高喊著拉卡尼休從視野的盡頭沖向自己所在的兵營時,他就明白了屍體發火的打算。

的確,屍體發火划水的行為太明顯了,明顯到稍微有點腦子都能看出的地步,連查都不需要查惡魔們就能知道,但問題是他的行為得有人報上去惡魔們才會注意。以惡魔對炮灰部隊的不聞不問,沒有人通風報信的話他們根本就不會去關注,只要不讓拉卡尼休把消息遞上去自然什麼事情也不會有。

屍體發火是想借我的刀來殺拉卡尼休啊,這就是他策劃的對地獄報復的開始。

可憐的沉倫魔英雄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隊友給賣了。

做為被利用者馬龍一點不生氣,他正愁沒地方找英雄之魂屍體發火就送禮來了,又怎麼會拒絕。

也罷,就拿拉卡尼休來祭旗好了。這一仗打完又能召喚出一位英雄來,希望這次可以召喚個更強力的出來。

沉倫魔的數量極其多,但他們孱弱的戰鬥力根本嚇不倒有經驗的戰士。只要不慌張,一個沒有戰鬥經驗的新丁都能殺死他們,何況是經歷了兩位數戰鬥的老兵?

看到遠方那一片紅通通的惡魔炮灰散亂無序的衝過來,別說馬龍不在意,就是他手下的士兵也沒有一個慌張。

打仗不是光靠人多就行的,軍隊之間的戰鬥又不是流丶氓混混間的鬥毆,一萬個烏合之眾還不如一百個訓練有素的士兵來得更有戰鬥力。

馬龍微微搖頭,沉倫魔那一哄而上的打法實在入不了他的法眼,這些紅皮炮灰讓他出手都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交給你們了,讓我看看你們的表現。」

懶洋洋的擺了擺手,某人美其名曰讓手下人盡情發揮,行的是偷懶之實。

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把所有事都壓在某個人的肩頭。有了適當的機會就要培養部下的能力,諸葛有小洞明的例子就告訴我們培養一批獨當一面的人才是多麼的必要。

得到了馬龍的授意,軍官們立刻行動起來。一條條命令發了出去,有人帶隊站到了前方,有人調度起了物資,有人進入了事先修好的防禦工事……整個軍隊如精密的機器般互相配合著運轉起來。

沉倫魔沒給暴風城的士兵多少準備時間,不等所有人就位他們就衝到了營地前方三百米處。

「拉卡尼……」

沖在前頭的沉倫魔高喊著,可不等他把話說完腳下突的一空,一個跟頭就栽了進去。

原來地面不知何時被挖了個大坑,由於上面蓋了一層薄木板並灑了些土做掩飾,沉倫魔並沒有發現。

栽進坑裡的沉倫魔暈暈乎乎的還想站起來,他的願望註定無法實現。

前面的沉倫魔栽進去了,後面的沉倫魔沒料到會有這樣的變故,沖得太快無法收住腳步的他們一個個的都步了自己同伴的後塵,如同下鍋的餃子一溜溜的跌入坑中。他們這一跌不要緊,要緊的是苦了先跌進去的同伴。有大量的後來者壓在上面,坑底的沉倫魔不但無法起身,就連動都動不了,不少倒霉孩子更是直接被壓死。

雙方還未真正進入接觸戰沉倫魔就已損失過千,而暴風城的軍隊付出的不過是一些簡易的陷坑。

幾個簡易到不用十分鐘便能布成的陷阱居然造成了這樣的殺傷,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難怪沉倫魔數量雖多卻在地獄里一點地位也沒有。除了他們自身實力孱弱外,腦子簡單到如同單細胞動物也是重要的原因。

馬龍抄著手點評著沉倫魔的表現,他的實力進步太快沉倫魔完全跟不上他的節奏,註定只能被他俯視。遍數沉倫魔一族,畢須博須已死,也只有拉卡尼休能讓他認真對待了。 說曹操,曹操到。這話充分證明人是經不起嘮叨的,惡魔也一樣。沉倫魔的拙劣表現讓馬龍大為鄙視,覺得整個沉倫魔一族中能讓自己認真起來的只有一個拉卡尼休,他正想到這裡拉卡尼休就出現了。

在一群青色皮膚的利刃魔簇擁下,持著一柄彎刀除了皮膚是藍色的外同其他沉倫魔戰士在外形上沒有明顯差別的拉卡尼休出現在馬龍的視野中。這個藍色皮膚的沉倫魔與普通的沉倫魔最大的區別並非是他的膚色,而是他的氣勢。

沉倫魔這種地獄最底層的炮灰種族給人的印象向來是欺軟怕硬,人多勢眾或是見你軟弱可欺的時候就一窩蜂的衝上來,一旦你表現得強硬一點他們又會立刻做鳥獸散,除非有沉倫巫師在後壓陣否則這些惡魔根本提不起戰鬥的勇氣。

拉卡尼休就不同了,他給人的感覺是真正的戰士——敢與敵人拚命,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當他出現在一群沉倫魔中時,如同雞群里來了只仙鶴,醒目得不能再醒目,讓人第一眼就能發現他。

這麼快就來了,看來你對我蠻重視的嘛。

拉卡尼休的到來沒有讓馬龍緊張,後者嘿嘿一笑,在扔下一句『你們守好營地』后徑自衝出的營地。他的目標不是別人,正是沉倫魔一族中僅剩的一名英雄拉卡尼休。

以前看話本小說的時候每到猛將們萬軍從中取敵將首級的章節總是幻想著自己也能那麼威風,今天我就嘗試一下,也好圓了這個夢。

馬龍單手提斧,雙腳以一種極快的頻率向前飛奔,無視了沉倫魔的數量一頭扎入了向營地湧來的紅色浪潮中。


「滾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