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轟。

爆退。

足足從虛空中滑出數百米遠,將臣才堪堪遏制住後退的身體,目光中露出淡淡的凝重。

剛才的他其實是能夠躲開的,只不過他好奇這玫瑰的綻放之後,到底給花海提升了多少力量,才特意選擇硬抗下這一擊。

竟然能讓他退出百米,這讓他有些意外。

從花海體內的能量的波動上來看,現在的他應該也就是仙王巔峰的實力。可其身體力量卻是要比普通仙王強上太多。

有點意思。

心中忍不住輕笑,儘管這一擊讓他有些意想不到。

可現在他心中也有了底數。

「不過如此。」

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將臣揮動著背後的翅膀飛了回來。雙腳踩著虛空的花海嘴角卻是露出一抹輕笑。

「是嘛?」

悍然出手。

花海沒有跟將臣說那些有的沒的,他很清楚他的時間是有限的。不過將臣這次也沒有在去用雙臂去防禦,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轟轟轟。

轟鳴不斷。

難捨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啪。

就在交手的過程中,花海體內的五臟相繼破碎。

玫瑰的綻放是絢麗的,而就是這綻放的外表下,花海體內的五臟也是在為之凋零。

腎臟!

肝臟!

內髒的破碎之下,傳來的疼痛卻是不停的刺激著花海的如火般的戰意。

「嘖嘖,竟然能跟將臣打的不可開交,這妖人也是個人物。」

遠方的虛空,本已劍拔弩張的葉子晨和古離,在花海綻放玫瑰之時,卻是在古離刻意的轉移話題下,讓即將動手的他們都是偃旗息鼓。

「小手段而已。」

黑龍忍不住輕哼,他們這種級別不可能看不出花海實力驟然提升付出的代價。

「曇花一現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現在的他散發的只不過是最後的餘熱。當餘熱散去,留下的也不過是一具枯骨。相比之下,你手下的殭屍始祖卻是相當強勁,仙王巔峰依不落下風,古離,好手段。」

這種不陰不陽的話,古離當然能夠聽的出黑龍話中的深意。

「過獎過獎。」

朝著黑龍拱了拱手,古離將目光落到了葉子晨的身上笑道,「葉帝現在肯定前去幫忙吧,不過可惜,我和黑龍是肯定不會讓葉帝離開便是了。其實在這呆會也不錯,打打殺殺的多無趣?」

沒理睬。

殊不知,在冷靜下來之後,葉子晨現在還真沒想著要敢回去,他很清楚古離和黑龍不會讓他離開。就算是他去援手,這倆人也定會出手。

相比之下,他留在這裡遏制住這倆人的動作其實不虧。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凝聚的靈力,恢復手臂的傷勢,只要古離和黑龍稍微給他任何機會……

就給他們致命一擊。

自知討了個沒趣,古離也是聳了聳肩將目光又落到花海和將臣的身上。

他對這倆人的交手,還是挺感興趣的,尤其……

對那朵還未曾綻放的萬丈黑玫瑰。

轟。

激烈的碰撞之下,將臣和花海分開。

「怎麼了,不是說要讓本座用身體記住你的耀眼么?真抱歉,就這樣的手段,恕本座之言,本座真的記不住呀!」

將臣神色輕鬆的笑著,其實他的具體情況不如他表現的這麼輕鬆。

只不過,他卻知道對面的這位對手,比他的情況還要不妙。

此時花海的身上依舊浸透了汗水,在肺臟破碎的那一刻,他便已經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很難受。

他想要遏住脖子感受空氣的存在,可是卻已不可能了。

感受著將臣的嗤笑,他伸出手抹了下臉上的汗水。

殭屍始祖不愧是讓獸域大聖都無從下手的存在,現在的他可已經是仙王巔峰的實力,可是將臣跟他交手竟然絲毫不落於下風。

而且,伴著內臟破碎帶給他的反作用之下,隱約間還有壓迫的趨勢。

「還是要走那一步了。」

花海抬起頭用充血的雙眸,看向虛空中那足有萬丈的黑色玫瑰。旋即他伸出手放在了胸口,感受著胸口處心臟有力的跳動。

「綻……」

不知為何,花海竟是說不出口。

儘管是初次用這禁技,可花海卻是清楚的很,之前的綻放都是開胃菜而已。就算是前四朵都綻放,他依舊還有退路。

可如果那朵玫瑰綻放之後,他就真的沒有任何退路了。

他遲疑了。

任何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心中都會有恐懼,就算是瀕臨絕望的人,依舊如此。

更何況是直面死亡。

明知道會死,還要去那麼做,那是更讓人感覺到懼怕的。

良久,他都無法將最後的綻放說出口。

啪。

站在虛空中的花海莫名其妙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你到底在幹什麼。」花海心中怒喝著,「不是早就做好了準備,為什麼在這裡退縮了,你到底在幹什麼!」

雙拳用力的握緊,怒斥著心中的軟弱。

目光朝著下面看了過去,在他的腳下那些受困的依舊在浴血奮戰著。旋即,他看到了李佳怡,看到了他百花門的那些弟子……

就算是刀劍砍的鈍了,就算是靈力已經枯竭了,就算是明知要死了。

他們卻依舊奮不顧身的廝殺著。

「花海呀花海,難道你還比不上你門派的弟子么!」

花海心中不停的怒喝著,就在這時,他卻是聽到將臣玩味的笑。

「怎麼了,怕了?」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嗤笑,卻是狠狠的撞擊到他的心房。

咯吱。

用力的咬牙,旋即花海看向虛空中那朵足有萬丈的玫瑰,眼中閃過堅定的色彩。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必須要咬著牙走下去。

退縮。

他辦不到!

「呵……看來是下定決心了?那就趕緊的吧,本座也想看看最後那朵玫瑰,到底是什麼牛鬼蛇神呢!」

「既然你想,那就滿足你!」

話音一落,花海便是朝著那朵玫瑰嘶吼道。

「永恆的黑玫瑰,綻放你最後的耀眼吧!」 第916章速戰速決

龍族大殿外,穿著青衫的中年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星眸朗目,面容刀削,渾身上下露出一股浩然正氣,步伐虎虎生風,頗有將才之風。

此人正是夏可可的二叔,龍族老族長的二兒子,夏英秋。

「父親,可可那孩子說您找我。」

「嗯。」

首椅上的老族長未曾張口,淡淡的嗯了一句。

從其神色中,夏英秋便是嗅到了一點不同尋常的味道。他鎖了鎖眉,試探性的開口道。

「是發生什麼了么?」

「仙域紅楓城那邊可曾收到馳援信號。」老族長開口道。

「未曾。」夏英秋輕輕搖頭,「我一直在派人留意,可還沒有收到需要馳援的消息。」

話音一落,他又挑眉道。

「父親為何提及此事,難道說是仙域那邊……」

「沒有馳援信號?」老族長的眉頭猛然間蹙成一團,那張猶如老樹枯皮的臉上露出怒意,「你看!」

他伸出手指向虛空之上,夏英秋趕緊將目光望了過去。

「這……」

「沒有馳援信號,這就是你說的沒有馳援信號。花海他能選擇用此晉技,便是說明他們那邊的情況已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你竟然還在跟我說,沒有收到馳援信號!」

轟。

老族長手邊的檀木椅子轟然間讓其拍碎,從他的體內也是流露出滔天怒火。

千萬不要小瞧這位暮年的老者,在幾千年前這位老族長可是獸域內公認的最強者。

砰。

無法承受住威壓的夏英秋,噗通跪在地面,可是他卻不曾有半點怨言。

這就是他的過失。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咱們獸域的同袍兄弟身處於水深火熱當中,你竟是告訴我未曾看到馳援信號!」

「是孩兒疏忽。」夏英秋跪在地面咬牙道,「我這便派人前往馳援。」

「等你的人到了,就都晚了!」老族長鎖眉呵斥道,「這時候是應該去前往馳援么,現在你應該去好好調查一下你派出去的人。咱們龍族,說不定已經滲透進了魔族的內奸。你立刻著手去徹查此事,仙域那邊便由我……」

「還是我去吧。」

就在老族長拍著桌子準備起身之時,大殿內去是出現一道縹緲的沉吟。不多時,在這殿內便是出現一道靈魂體鶴髮童顏的老者。

「您怎麼來了。」

看到來者,就算是老族長都不敢在坐在椅子上,起身相迎。在現在的龍族內,能夠讓老族長都以晚輩的姿態面對的,也只有龍神戒中的老龍神了。

「無需多禮。」靈魂體的老龍神淡淡一笑道,「來這裡就是跟你說下,仙域那邊由我過去。」

「這怎麼行……」

「好了,不要在爭。」老龍神淡淡的開口道,「龍族內需要你在族內坐鎮,而正巧我跟仙域的葉帝有些淵源,由我過去再好不過。不過,英秋……」

「在。」夏英秋回道。

「老夏說的不錯,你的確該好好徹查一下咱們龍族內的情況了。」

「我已經有了徹查的方向,一會就會著手去處理此事。」

「如此最好。」老龍神淡淡的點了點頭道,「那便按照我說的,由我去仙域,老夏留在龍族內坐鎮。」

「是。」老族長和夏英秋同時點頭道。

……

「永恆的黑玫瑰,綻放你最後的耀眼吧!」

在下面跟魔族和血僵廝殺的李佳怡等百花門眾人,在聽到虛空中花海的怒吼時,他們的雙眸都是忍不住一紅。

最後的耀眼。

「師尊。」

李佳怡貝齒用力的咬著嘴唇,用力到彷彿要將嘴唇咬出血一般。

其餘的獸域和仙域外的大能,也能感覺到花海即將殊死一搏。在心中為其祈禱之下,他們便是沒有任何停歇的不停的將他們前方的障礙抹殺。

虛空之上。

花海身上的青筋都是爆起,雙眸中充斥著讓人心悸血絲仰天長嘯。

其不遠處的將臣也是淡淡的笑著,旋即他便是將目光落到了那朵,一直讓他感覺到忌憚,卻又想要探知的黑玫瑰上。

它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