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曾浩在蔭立散人倒下的同時拿出飛劍狠狠的樸上一劍,確定蔭立散人死到不能再死了,才鬆了口氣。

曾浩走到蔭立散人屍體前,踢了踢蔭立散人的屍體,檢起他的儲物袋,掛上自己腰間。

然後曾浩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於子澤三人,走到三人面前,又看了看因江慶波死亡而失去控制倒地不起的黑毛殭屍。

從腰間拿出儲物袋全裝了起來,收到黑毛殭屍後,曾浩身景一閃,來到了江慶波屍體旁,檢起江慶波的儲物袋和法寶,又檢起自己掉落的法器。

“你們好自爲之”收完所有東西后,曾浩看向三人說道。

當曾浩說完話,於子澤三人只見曾浩身影一模糊,接着不見了蹤影。 一道身影從剛纔戰鬥的地方向着即翼山方面快速的前進着,此人正是曾浩。

剛纔那一戰雖然看上去曾浩控制着雙蛟又操控法器飛劍,戰鬥了很久,然曾浩根本就沒消耗多少真氣。

在他準備要啓動雙龍坤之時,曾浩便偷偷的在嘴裏放了兩枚練氣丹。


當雙龍坤啓動後雙蛟聚集成之時,他便咬破一枚練氣丹吞了下去。

原本使用雙龍坤所要消耗的真氣全讓練氣丹給樸上了。

曾浩又從儲物袋中拿出仙石狂吸起來,就算在使用法器,曾浩也沒消耗多少真氣。

而曾浩之所以會使用中階的組合法器,原因之一是爲了在適當的時機使用法器內飛鍾偷襲江慶波,達到一擊秒殺掉江慶波。

其二就是真氣消耗比頂階的法器要小上許多。

江慶波之所以會被曾浩偷襲成功,那是因爲曾浩之前偷襲過他無數次,可從沒有發射過什麼暗器,所以在剛纔的飛針偷襲下江慶波根本就沒想到也沒防備,就連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死的。

至於蔭立散人之死,那就更是死一點都不冤枉了。

這一戰下來曾浩的真氣一直保留有十分之八九的真氣,原本曾浩只想在戰鬥結束跑路用的,不管是蔭立散人是勝是敗,自己都沒有什麼好處可得,還要保留真氣跑路纔是重點。

然在於子澤三人受到血霧攻擊,又有大量的黑毛殭屍出現,曾浩直接改變了主意,他要滅掉蔭立散人。

原本曾浩四人都完好,蔭立散人肯定不敢亂來的,外意跑掉一兩個,自己肯定會讓三派追殺。

可於子澤三人都受了重傷,又苦戰黑毛殭屍,真氣就算沒消耗盡也所剩不多,想要逃出蔭立散人手中那是癡人作夢。

就剩下就只有曾浩自己一個人了,能跑出蔭立散人的機會雖然很高,一個築基期爲了殺人滅口,所爆發出來的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得下來的。

加上有十四隻練屍等着自己,所以曾浩絕定賭上一把,偷襲蔭立散人。

爲了能一擊秒殺掉蔭立散人,曾浩可算是做足了準備。

先是讓自己的真氣都保持在一個交好的狀態,其次就是將兩塊吸收完了的仙石藏了起來。

接着放出組合法器,偷襲江慶波,讓蔭立散人覺得曾浩用來偷襲的手段就只有那把中階的飛劍。

只是在放出飛劍之時,曾浩早就偷偷拿出兩枚飛針,藏在袖子裏面。

在斬殺了江慶波後,曾浩偷偷拿出兩個已經吸乾靈氣的仙石,故意裝成真氣消耗過度,讓雙龍坤失去真氣掉下,讓可用來偷襲的飛劍也掉到地下。

然就在停止供應雙龍坤和飛劍真氣後,曾浩又偷偷服下一枚練氣丹,讓其靈氣瞬間回覆回初。

接着自己再當着蔭立散人的面拿出仙石狂吸了起來,做足了一副真氣消耗過度的模樣,讓蔭立散人感覺曾浩真氣消耗過度,失去了戰鬥力。

加上於子澤三人都明顯一副沒有多少戰鬥力的樣子,最注意的還是蔭立散人一直覺得江慶波之所以會被自己斬殺,一定是中了曾浩某種強大而消耗真氣的祕術功法。

自己則偷偷運起真氣在飛針上,準備隨時偷襲蔭立散人。

由於曾浩手中有仙石,又在狂吸的狀態,手上有真氣的波動,也不會引起蔭立散人的注意。

在假裝行禮之時,用頭擋住了蔭立散人的視線,趁着蔭立散人偷襲自己的時間,放出飛針,將其秒殺。

果然曾浩的計算沒有白費,蔭立散人在被飛針射中之時,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會中了暗器。

他死也不會想到曾浩會爲了幾隻黑毛殭屍纔對自己下毒,更不會想到曾浩竟然一早就在算計自己。

而江慶波更不會想到自己放出的幾隻黑毛殭屍,竟讓曾浩幫他報仇,殺了蔭立散人。

當然殺命仇人是曾浩,不過殺身仇人可是蔭立散人,只是報了殺身仇了…..。

就連於子澤三人至今也不知道江慶波和蔭立散人是什麼死的。

他們只知道自己三人被十幾只黑毛殭屍追着打,不管他們用什麼攻擊就是無法傷害到這些黑毛殭屍。

就算是將他們的頭將下來,很快又被他們接了回去,而且殭屍的身體也出奇的硬。

其實也不是於子澤三人太菜了,只是他們戰鬥經驗不足,加上並不清楚殭屍,更沒有學過練屍術。

如果換成曾浩,早就將十幾只黑毛殭屍給廢了,那還會讓他們追着打。

四天後,曾浩回到了即翼山坊市付近,只是離他和綜合閣的約定還有二十來天時間。

曾浩找了一外較偏僻的小山峯,開劈了一間小形的洞府,此洞府就一室一廳。

曾浩依然在洞府外佈置了一個小形的幻陣,陣法一佈置好,曾浩便進入洞府內。

曾浩並未喚出柳靜,因爲柳靜在自己體內也能修練,只是速度較慢點,而此地靈氣太少,就算讓柳靜出來修練也不會有太好的成績。


也沒有將金色蟲卵拿出,自己在這此地停留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對修仙者來說就一瞬間的事情,就算拿出來本根也無如法孵化。

回到洞府後,曾浩馬上進入練功室,開始打坐起來,雖然這次自己真氣消耗並不大,不過他還是想讓自己儘快回覆到全盛時期。

第二天一早,曾浩從打坐修練中醒來,此時的他已然回覆到最佳狀態,不管是身體還是真氣都已經回覆如初。

曾浩看了看自己,又看向腰間的幾個儲物袋,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曾浩將從蔭立散人和江慶波手中得到的儲物袋拿了出來,將裏面的東西全都拿出,放到桌子上。

曾浩準備要清點這次的戰利品。

當曾浩將蔭立散人和江慶波儲物袋內的東西拿出來後,第一感覺就是散修真的好窮啊。

裏面法器法寶都幾件,之前擎蒼的儲物袋東西少,那是人家幾呼吧家產都拍賣東西送給了李婉婷。

然這蔭立散人和江慶波可沒送什麼東西給別人,這裏也是他們全部家當。

“這是?”曾浩拿起一塊體積比中品仙石還要小上一號,但內靈氣精純遠遠超過中品仙石。

這就是上品仙石嘛?曾浩倒有點激動,自己也有機會拿到上品仙石了。

蔭立散人和江慶波兩人的仙石加起來上品仙石有六塊,中品仙石有三百多塊,下品仙石二十多萬塊之多。

法寶三件,一件是蔭立散人的本命法寶飛劍,一件是江慶波本命骨頭法寶一件,金鋼葫蘆一件。

雖然金鋼葫蘆內的黑猿已然讓江慶波給吸收了,不過這件法寶倒沒有損壞什麼,只是沒了戰鬥力,曾浩相信如果有機會,自己再幫金鋼法寶找一個戰魂,那應該還是可以使用的纔對。

最讓曾浩心喜的是紫火鏡,這件只是頂階法器的紫火鏡可是連築基期的江慶波都怕三分,雖說江慶波本身就怕元素攻擊,但紫火可是比築基後期的修士纔會擁有的本命火源。

除此外,這二人的丹藥就顯得少些了,兩人加起來才七枚適合築基期後的修士服用的丹藥,到是有幾枚築基丹,正合曾浩用?

再吸收曾浩的還是一塊只有二指大的黑色令牌,此令牌也不知有何用處,只是曾浩能很明顯的感覺到令牌內有強大的靈氣波動。

其內靈氣怕是強過上品仙石太多,只是曾浩並沒有見過極品仙石或是仙石精,並沒能將他們做比較。

這黑令牌很是普通,正塊成盾牌形,樣試很是古樸,給人一種經歷世間蒼桑的感覺,其上刻畫有一個上古文字,傳。

曾浩雖然不知道此令牌有何用處,不過他從心底認定此令牌絕對有大用,故而小心的將此令牌收好。

其實別說是曾浩了,就算是得到他的江慶波也不知道此令牌有何用處,只是知道這塊令牌連元嬰老怪都槍着要。

他也是爲了這塊令牌才讓一個元嬰老怪派門下的弟子追殺,無奈才逃到了竟國,在半跑上遇到了蔭立散人。


原本兩人還是朋友關係,後來蔭立散人見江慶波的功法血霧大法十分了得,便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態。

只是他每次對江慶波出手,最後戰敗逃跑之人總是他,這纔會找上曾浩***助。

這套血霧大法也成功的落入曾浩手中,曾浩只是隨意的看了一遍,他對血霧大法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連點小火都怕的功法,曾浩纔沒興趣修練,只是裏面有一招祕術曾浩把他定爲必須之物。

這招祕術名爲血盾大法,是一招專門用來逃跑的祕術,一但到了築基期後就可以學習此祕術,而且修練此祕術之人要求並沒有說非要會血霧大法才能學,所以才讓曾浩定爲必學之術。

學此術並不難,只要築基期後就可以修練,只是使用此術的代價要加了些,就是須要自己身體的百分之五的精血來做血霧,激發血盾之術。

而他逃跑的速度是自己平時最快速度的十倍,是一招逃跑保命的絕佳祕術,比起曾浩所學的風雷盾要還快上不少,只是風雷決並不須要用精血來激發。

蔭立散人和江慶波儲物袋內所以有的東西,曾浩最看但的並未是黑色令牌,也非是血霧大法,而是一套小旗子,這正是一套陣法旗子。

也是眼前曾浩最須要的物品之一,曾浩每次路過坊市都會打聽有沒有現呈的陣法可買,只是答案永遠是沒。

現在難得能得到一套陣法,不管是否強大,曾浩都心喜之及。

剩下的東西都是一些較普通的練器材料,曾浩倒沒什麼放在心上。

不過有了這現呈的陣法旗子,曾浩已然心滿意足了,不再覺得散修會窮了,能買得起陣法旗之人會窮嘛?

如果曾浩這個想法讓蔭立散人聽到,他非哭死,這陣旗是他從一名陣法師手中奪來的,爲了這陣旗,他足足讓個小門派追殺了好一段時間。


想那陣法師可是一個小門派花了大量的心血培養出來的,竟遇上了蔭立散人,給殺了,還奪了他的陣法旗。

氣得那個小門派高手盡出,誓要抓住蔭立散人,只是蔭立散人爲人狡猾,欺軟怕硬,見修爲比自己點高,絕對不會考慮跟對方過幾招的,一見面就跑。

而這一戰中,曾浩損失了一個獸傀儡,於及數十張中階靈付,不過曾浩現在的靈符高階的都有上百張,中階的超過三百張。

但然這些都是從蔭立散人和江慶波以及擎蒼那得來的。

收拾好所有的東西后全放入自己的儲物袋中,至於其他的儲物袋曾浩也不想放過,全掛到自己腰間。

曾浩又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玉卷,往額頭一貼,傳心的查看裏面的內容起來。 三天後,曾浩從額頭上拿下玉卷,開始沉思起來。

這塊玉卷正是曾浩從厲鬼淵中得到的練屍法,也是一套較高階的練屍法。

有了這套練屍術,曾浩直接無視了之前自己買的那捲低階的練屍術。

這套練屍術也是可以從練氣期開始便可修練制練練屍。

只是和那捲自己買的練屍術不管之處就在於,那捲自己買的練屍術在練氣期時只能練制凡人的身體,到了築基期只能練制開光期的練屍。

而這卷從厲鬼淵得到的練屍術在練氣期就可以練制練氣期的練屍,也就是可以練製出修爲跟自己一樣高的練屍,前提是你要有屍體才行。

曾浩離開了洞府,上即翼山坊市一趟,他要去買練屍的材料。

練屍要求先練制一個圖陣,讓練屍在圖陣內吸收主人的氣息,然後再用一種叫陰絲草的靈藥爲主味藥,後再加十來種較普通的靈藥草做輔助,練製成藥水讓練屍泡上十天。

在每天讓練屍喝上一點,這樣才能和主人有更高的氣合度,以及激發練屍身體已死多時的細胞,讓其再次動起來。

然後練屍之人再將一絲靈識付在練屍上,就可操控這此練屍了。

當然這只是有了不讓屍體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合適的屍體之人想要練屍,那必須是選找到屍體,然後讓柊木做成的棺材,再次一些較普通的靈藥泡製。

還須要找一個陰氣較重之地按放,須要按放時間最少爲一年。

當然這時間要看練制什麼級別的練屍了,一年只是練氣期的練屍。

陰絲草並不難買到,曾浩來到坊市後,很快就在一家藥材店中找齊所有練屍的材料。

回到洞府後,曾浩開始按照練屍術玉卷講術的圖陣制練起來。

圖陣完成後,曾浩拿出一個靈獸袋,將裏面的黑毛殭屍全拿了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