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說的是事實,雲星和雲中龍兩人的確不是他殺的,是死在一名突然出現的蛻凡境青年手裡。

這種事他不可能承認,一旦承認,有損炎陽宗的名譽不說,甚至還會被有心人抓住把柄,以此來對付炎陽宗。

他現在也是看出來了,這件事他根本就解釋不清,雲星的死經過南宮月的種種挑撥,已經被雲峰宗的人認定是自己殺的了。

雲峰宗的宗主雲風海前一天就想在隱龍城裡對他出手,現在又派出門下弟子,三番兩次想要殺他。

面對這種追殺,葉陽的確沒有辦法了,只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他能看得出,眼下的鄧權絕對對他抱著必殺之心,有一種追殺到天涯海角都不能放過的決心。

但他修為弱小,還沒有蛻凡,因此面對鄧權這種二次蛻凡的武者,一時間也不能力敵,只能選擇暫避鋒芒,等以後羽翼豐滿,才能報仇雪恨。

「不是你殺的?」

鄧權一邊暗暗醞釀元力,一邊對葉陽冷笑:「都有九庭宮聖女南宮月作證了,你葉陽就是為了搶奪我雲峰宗的武技金鐘罩,才以卑鄙手段殘殺了雲星和雲中龍。你說你的金鐘罩是從其他地方所得?蠱風劍這門武技,只有我雲峰宗才會,出現在你身上,你還怎麼狡辯?」

「我都說了,這一切都是南宮月那小賤人的挑撥,她想借你雲峰宗的人出手,坐收漁翁之利。」

葉陽頗為無奈的聳聳肩,最後面帶譏諷的盯著鄧權,道:「你也別裝蒜了,是不是暗中醞釀元力,想給我來個突然一擊?要動手就動手吧,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雲峰宗宗主的親傳弟子,能有什麼本事。」

「原來這小子早就看出了我在暗中運氣。」

鄧權雙眸內閃過一絲陰霾,突然全身轟的一下,隱藏的元力炸開:「既然被你小子發現了,那我也就不隱藏了,這就送你上路!」

轟!

瘋狂的元力從鄧權體內爆發,那雄渾的氣息鋪天蓋地的閃現,站在他身後虛空中的張烈三人都是臉色一變,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連忙操控氣流,向後滑翔了上百步。

由此可以看出,鄧權是醞釀了絕命一擊,要對葉陽進行雷霆手段的轟殺。

就在鄧權要對葉陽出手的時候,那至始至終都沒有插話的厲飛雨,終於開口了。

「鄧權!」

厲飛雨一步踏出,擋在葉陽身前,為其抵擋了來自鄧權這個蛻凡二重天武者的氣息威壓,冷冷的盯著鄧權道:「葉陽對我的師妹有恩,想在我的眼皮底下對葉陽出手,你覺我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厲飛雨!」

看見厲飛雨突然站了出來,鄧權臉色一變,「這小子手段殘忍,殺了我雲峰宗的弟子,這是我雲峰宗的私事,似乎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管?」

本來還很強勢的鄧權,面對站出來的厲飛雨,身上的氣勢一下就弱了很多。

與厲飛雨相比,他這個三十歲的二次蛻凡武者,比厲飛雨這個二十歲的蛻凡武者,在修為上肯定更精鍊。

如若與厲飛雨進行戰鬥,鄧權很有自信將厲飛雨擊敗,但是想要將其擊殺永遠的留下,就比較困難了。

因此,如若情非得已,鄧權是不可能與十大門派的弟子結下不可化解的仇恨的。

眼下看見厲飛雨站出來,鄧權如此說,就是想要試試,這個厲飛雨是不是真的要阻止他動手。

「哼,我管你雲峰宗有什麼仇怨。」

厲飛雨冷哼一聲道:「今天葉陽我還真保定了,你鄧權想要對葉陽動手,先過我這一關吧。」

說話之間,一種危險的氣息,就從厲飛雨的體內散發而出,似乎她也準備好了迎擊鄧權的準備。

「我雲峰宗的私事你飛鷹堡也要管?你飛鷹堡雖然是十大門派之一,但我雲峰宗也不弱。」

鄧權臉色有些難看,看見厲飛雨不為所動,最終咬了咬牙,用一種獰笑的目光看向葉陽:「有飛鷹堡的聖女幫你,今天算你小子好運,就是不知道下次遇見,你小子還會不會有這樣的好運?」(我了個去,太狠了,一張票也木有,我哭……今天還有三章,跪求月票,10張月票就加更一章哦) 最終,鄧權沉著臉離開了。

張烈一行三人,也臉色難看的離開了。

而葉陽,則是在幾人走後,與龍晴厲飛雨兩人告辭,前往了大荒更深處。

嗚嗚嗚。

數百米的高空上,葉陽以風雷之翼快速滑翔而過,整個人就好似一道風雷,帶著重重音爆炸響,消失在天邊。

一座座叢山峻岭,消失在葉陽眼皮底下。

大荒里一片荒涼,人煙稀少,複雜的環境是猛獸的天堂。

葉陽在高空俯瞰下方,發現一頭頭兇猛荒獸盤踞在大荒里,每頭獸都有屬於自己的地帶,不能隨意逾越。

他甚至看見,有兩頭荒獸為了爭搶地盤,廝殺慘烈,最後同歸於盡,白白便宜了其他猛獸。

時間就這樣在飛行中一點點流逝。

本來葉陽要前往深海區域,完成水珊瑚的任務,使用傳送陣更方便。

但是,傳送陣的方向有鄧權幾人,他想了想還是走幾人的反方向,到叢林區域里再使用傳送陣也不遲。

葉陽就這樣飛行在高空,前往叢林區域。

二十餘分鐘后,風雷之翼的使用時間結束,必須要等到兩個時辰后冷卻時間完畢才能再次使用。

這就是風雷之翼『雷翼』的弊端,只有成功蛻凡,成為蛻凡境高手,元氣蛻變成元力,以雷電武魂藉助雷霆之力形成的『雷翼』,才能持久的使用。

沒了風雷之翼,葉陽的速度就慢了很多,但他將風雷梅花步運轉到極致,速度還是快的驚人。

他如一頭笑傲四野的猛虎,在大荒里狂奔。

途中,他遇見了好幾個隊伍,對方看見他獨自一人,都想搶奪他的任務玉簡以及功勛值,但卻被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搶奪了任務玉簡。

得到幾個任務玉簡,葉陽發現全都是大荒里才能尋找到的藥草,於是就停下腳步,在大荒里開始了漫長的尋葯路程。

本來還是夕陽黃昏,轉瞬之間就到了繁星點點的夜幕。

一輪銀月懸挂高空,整個萬葯空間都被染上了一層銀霜。

白天還相對安靜的萬葯空間,到了夜晚,則變得喧嘩無比,成為了一些鳥獸的天堂。

一些白天蟄伏的野獸,到了夜晚,就紛紛出動了。

夜晚的萬葯空間,相比白天危險指數起碼上升了三倍!

一些為了完成任務在各地尋找藥草的試煉弟子,遇見強大的妖獸,根本就不能抵擋,在即將面臨葬身獸口的時候,只能拿出傳送令牌,離開了萬葯空間。

使用傳送令牌離開試煉空間,就意味著將會被淘汰。

因此,一些試煉弟子情願遇見搶奪功勛值的人,也不願意遇見那些要命的猛獸。

功勛值被搶奪,接下來的時間還可以狩獵別人,如若主動使用傳送令牌離開試煉空間,那就真的沒有半點機會了,成績再好,也只有一個下場:淘汰!

因為黑夜的到來,萬葯空間終於顯現出了猙獰的一面,白天看不見的獠牙,紛紛顯露出來。

這個時候還能在外行走的試煉弟子,不是有極大自信者,就是一些不知死活的弟子。

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為了採集藥草,居然不惜冒著生命危險虎口奪食,可惜,他們最終的下場都很凄慘,一些使用傳送令牌離開試煉空間,一些則是來不及激活傳送令牌,就被兇猛的野獸撕裂成碎片了。

本來葯氣滔天的萬葯空間,在黑夜裡居然多出了一種血腥味。

這使得萬葯空間里的弟子都能知道,黑夜裡的萬葯空間里肯定發生了很多血雨腥風的戰鬥。

被夜幕籠罩的萬葯空間,妖獸縱橫,如龍潭虎穴,危險至極。

血腥味越來越重的後半夜,還敢在外大搖大擺行走的人,都是一些實力強橫的弟子。

葉陽,就是這些人的其中一個。

雖然黑夜裡確實危險了許多,但葉陽擁有極大的信心,走妖獸縱橫的萬葯空間如履平地,在大荒里來回穿梭,終於在清晨到來之時,完成了他搶奪而來的幾個任務。

有三個任務,採摘百株玄元草,收集十斤夢葉花,湊齊十株幽靈菇。

玄元草和夢葉花的任務,有紅桃幫忙,葉陽用了不到三個時辰就完成了。

而幽靈菇的任務,他用了好幾個時辰才完成。

因為幽靈菇是一種極難尋找的奇異藥草,葉陽幾乎搜遍了一半的大荒,才勉強湊齊十株幽靈菇。

「呼。」

葉陽站在大荒外,看著天空的魚肚白,舒了口氣:「一夜的奔波,終於完成了三個任務,又是300點功勛值到手,加上我之前完成的兩個任務,以及700點現有的功勛值,我如今的功勛值,已經達到了1200點!」

「不知道我現在的功勛值,在整個大會上,是什麼水平?」葉陽眼眸里有些期待,他看了眼大荒外的叢林,喃喃道:「走,是時候前往深海區域,完成『水珊瑚』的任務了。」

同一時刻。


外界。

天空還是蒙蒙亮的清晨,隱龍城的廣場里就響起了一連串的驚呼。

「我的天,排名第一的徐飛馳,功勛值已經暴漲到了2900點,快要突破3000點的大關了。」

「排名第二的巫瓏,功勛值也有2500點。」

「短短時間裡這兩人就能有如此多的功勛值,不知道狩獵了多少人,真不愧是十大門派的人,真是可怕。」


「你們看,排名又產生變化了。」

眾人一看,就看見原本有2150點功勛值排名第三的姜雲凡,被排名第八隻有1600點功勛值的申天屠,突然擠到了第四名。

那原本功勛值1600點排名第八的申天屠,名次則是直接上升到了第三位,功勛值高達2400點,直逼2500點的巫瓏!

「什麼?黑蓮教的申天屠,功勛值一下暴增了800點,居然排到了第三名。」

「一個七線勢力,居然能有這樣的名次,這在以往的狩獵大會完全沒出現過啊。」

「嘿嘿,此次狩獵大會年齡限制提升了,三十歲以下的弟子都能參加,多出一些有實力的弟子也是在預料之中。現在的成績並不能代表什麼,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現在狩獵大會只是剛開始,後面才是血雨腥風的爭搶,此次大會冠軍的獎勵居然是成為乾天學院聖徒的名額,估計那些高手弟子要為此搶破頭。」


「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眾人議論著,言語激動,好似參加狩獵大會的人是自己一樣。

「那個炎陽宗的葉陽,居然還沒落榜,簡直就是奇迹。」

「是啊,一個落魄宗門的少宗主,居然以700點功勛值排在了前三十名,難道真的是一匹黑馬?」

「黑馬個屁,這個葉陽只是一個沒蛻凡的神氣境而已,估計運氣好搶奪了幾個人的功勛值吧,你們沒看見這傢伙的700點功勛值,已經有好幾個時辰沒有變化了嗎?」

「就是,我看這傢伙現在估計躲藏在什麼地方,防止那僅有的功勛值被他人搶奪走呢。」

「嘿嘿,我敢打賭,今天,就在今天,這個葉陽就會被擠下榜!」

就在隱龍城廣場里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

萬葯空間里。

叢林區域,一個偏僻的山林里,有三座陣法正在昏暗的環境下發出和藹的白光,是通往其他區域的三座傳送陣。

此時,在這座偏僻山林的周圍各處,隱藏了不少人。

這些人在昏暗的環境下如一頭頭凶獸蟄伏,雙目緊緊將三座陣法鎖定,是狩獵者,想要對前來這裡使用傳送陣的弟子,或者是通過傳送陣傳送而來的弟子,進行搶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