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皇上,這次換了個御廚做的,奴才聽說,這位御廚僅用一些樹葉兒,就賽過了佛跳牆。」

他的話頓時讓段景煥抬起了幽芒的墨眸:「這倒是稀奇,朕也剛好有些乏了,呈上來。」

李德海緊忙打開食盒,邊擺放著邊說:「皇上,此時夜已漸深,不宜吃的過多,以免積食。若是皇上滿意,改明兒,奴才再讓那御廚給皇上做多一些。」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段景煥略微頷首,拿起那碗粥,不禁問道:「這粥和紅豆怎的分開了?」

「這裡面可有說道,這叫兩儀粥,象徵著皇上您掌八荒,控兩儀。」

「倒是有點意思。」段景煥難得一笑。

段景煥的視線又轉到另外一碟地三鮮上:「這又有什麼說道?」

「這個就更厲害了,這名兒叫地三鮮,皇上,您聽,這仙兒都請來庇佑皇上您的身體安泰,萬壽無疆。」李德海說道。

「李德海,你就是這張嘴會說話,好,朕就來嘗嘗。」段景煥拿起勺子,剛要喝粥。

李德海又說話了:「皇上,御廚說,在喝粥之前,要先將紅豆和米粥攪在一起。」

段景煥還從來沒有想到有那麼個說法,不過,這倒是挺新奇的。

攪完之後,粥入口是甜粥,卻甘甜而不膩,現時混合起來的紅豆和米粥的香味倒是勝過了以往喝過的紅豆粥,讓段景煥飢餓的腹中頓時有了些許飽腹感,長時批閱奏摺帶來的疲憊,頓時一掃而空。

至於地三鮮?一口咬下去軟嫩的感覺頃刻盈滿口腔,鮮美的滋味,讓人吃完一口,忍不住還想接著吃下去。

「皇上,您覺得如何?」李德海翼翼小心地問道。

正在咀嚼的段景煥難得露出一絲滿意。

假愛真婚 從小就練就了察言觀色的李德海這才把心放穩在了肚子里:「明兒開始,就讓這御廚掌管皇上的御膳了?」

「准!」

「嗻!」

……

翌日一早,蘇眉笙才到廚房,便看到高鴻升過來了。

她連忙對高鴻升行禮:「高公公好。」

「從今以後,若是沒有外人在場,你便不用對我行禮。」高鴻升扶起她,臉上的喜悅怎麼遮都遮不住。

昨晚她的一粥一菜算是解了他和李德海兩人的急,怎能不喜?

「公公這大清早的,可是有喜事?」蘇眉笙內心早已有了猜測。

「自是喜事。」

來到廚房人漸漸多了起來,看著高鴻升居然親自過來找蘇眉笙,不禁議論紛紛,誰都不知道高鴻升過來找蘇眉笙究竟是個何事,除了……隱藏在人群中的趙盛。 「趙盛,你這是怎麼了?」氣色極差的恭向雪一邊垂著肩,一邊走到趙盛的身邊。

這些天下來,那些宮中慣會見風使舵的人,一個個都把最臟最累的活交給恭向雪,她如今都累的腰酸背痛。

她堂堂一個左御史之女,淪落到要干這些粗活,這一切都是蘇眉笙造成的。

如今她與蘇眉笙之間的仇恨,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那女人果然是個禍害。」趙盛看了一眼身邊的恭向雪,咬牙切齒地說道。

「那賤人惹你了?」恭向雪總覺得自己錯過些什麼。

趙盛將昨晚的事情對恭向雪說了一遍,而後他再次狠狠地瞪了一眼蘇眉笙:「你說的沒錯,這個女人果然礙事的很,應儘早除掉。」

這話恭向雪愛聽,思索了一會兒,便對趙盛道:「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你有何辦法?她現在可是李總管面前的紅人,你可不要太過魯莽,得罪了李總管,你我誰也沒好下場。」趙盛就怕她做出什麼衝動的舉動來。

「放心吧,我會讓她給自己鋪一條死路。」恭向雪陰惻惻地看著蘇眉笙。

在兩人悄悄說著的同時,高鴻升已經將李德海帶來的皇上口諭傳達了下來,從今日起,蘇眉笙將代替趙盛的御廚之職,全權負責皇上的膳食,趙盛降為幫廚。

晉陞御廚,這可是無限的榮耀。

四周的人紛紛道賀。這個時候,誰都想巴結蘇眉笙,畢竟,御廚的菜若是做好了,還有面見皇上的機會,比起她們這些在宮中待上幾年直到出宮都未曾見過皇上的宮女太監們來說,那可是夢寐以求的事。

最開心的就屬蘇眉笙,她終於達成目的,可以在宮中安安穩穩的度過這幾年,因此對於她們的道賀,來者不拒,不論是誰來說恭維的話,她都一一接下。

「行了行了,該準備早膳了。」高鴻升適時阻止了喧鬧的場面。

眾人才紛紛散開。

看著眾人忙忙碌碌的模樣,恭向雪揪准了機會,小聲地對趙盛說道:「一會兒你來我房裡等我。」說完她則匆匆地離開。

所有的素材都準備好了,蘇眉笙要了幾個平時機敏的宮女幫她打下手,裡面也有幾個趙盛曾經的幫廚。

她這樣的舉動,讓四周的人紛紛露出了驚讚。

整個御廚房裡沒有人不知道趙盛與蘇眉笙之間的過節,現在趙盛下台了,她居然還用趙盛的人,不得不說她的心胸廣大。跟著這樣的人,自當比跟著趙盛強。

蘇眉笙也不傻,可不是趙盛身邊的什麼人都用,平時被趙盛呼來喝去,欺凌打壓而心生不滿的人,她才收,這樣的人放在身邊反而最安全。

正當所有的食材都準備妥當時,趙盛便帶著一罐子調料過來了。

「恭喜你了,蘇姑娘。」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看了蘇眉笙一眼,而後,對她挑釁地說道:「你也就會那麼一兩道菜式罷了,我看你做完這些菜肴之後,該走的道路也就到頭了。」

蘇眉笙給他回了一個微笑:「多謝你的提醒了,不過,我有信心,會比趙廚你做得更久,走得更遠。」

「那好,咱就走著瞧。」他在經過調料區時,手及其迅速的將一個調料罐給換了。

他的手法極快,在加上調料區距離人群比較遠,他的動作還真沒有什麼人注意到。

在走之前,還不忘用冰刀一般的眼神狠狠地剜了蘇眉笙一眼。

正在切菜的蘇眉笙無意間瞟了一眼,恰巧見到了趙盛走時留下來的那個眼神,她黛眉一蹙,覺得那裡不對勁,回頭看了一眼趙盛剛剛經過的調料區。

「錦兒,查看查看所有的調理,尤其是趙廚剛剛動過的東西。」

「好的。」錦兒放下手裡的活,來到調料區,一一打開進行查看。

今日的早膳,蘇眉笙打算用一款南地小吃來給皇上做吃食。

她取一些米,泡上一小會兒,然後讓人用石磨將米粒兒磨成米漿,稍加稀釋后,她將米漿倒入到鋪上一層白紗布的籠屜中。

將米漿平鋪好后,她將籠屜放到鍋中蒸煮。

隨後又轉身,將牛肉切片,香蔥切段,豆芽兒去除兩端。

稍稍等待一會兒后,蘇眉笙打開了籠屜,裡面的米漿已經凝固。

她小心翼翼的將凝固了的米漿取下……不,這會兒應該叫河粉了。

她在取下來的時候,也將技巧告訴了身邊的人,於是,在她著手準備菜肴的時候,身邊的人便開始將籠屜裡面的河粉取下來。

蘇眉笙先將豬油燒化燒開,等油稍稍冒出青煙的時候,她將牛肉投入到鍋中,等牛肉冒出絲絲香味兒的時候,她再將蔥、胡蘿蔔絲一起翻炒,在翻炒的過程中,她又加入鹽、醬油、搗碎的蝦皮、黃酒。

在加入鹽時,她的手才伸出去那鹽罐,錦兒小聲地在蘇眉笙的耳邊說:「蘇廚,這灌鹽上有一些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是何物。」

「哦?」蘇眉笙湊過來仔細看了看,想起趙盛那不尋常的眼神,她頓然明白了。

趙盛這是膽大包天想要毒害皇上?

倏地,蘇眉笙又覺得不對,身為多年御廚的趙盛應該知道每次給皇上的膳食都會經過驗毒這一關,倘若真是想要毒害皇上,又豈能瞞得過李德海李總管?

蘇眉笙不相信趙盛會這麼愚蠢。

那趙盛此舉的目標就一定是她蘇眉笙。

一旦李德浩發現她做的河粉里有毒,她就成為了下毒之人。

趙盛想要借李德浩的手來殺了她蘇眉笙,這招借刀殺人真是不錯。

好,那就將計就計。

蘇眉笙不著痕迹地點了點頭,小聲地回了句:「你將罐子收好,去旁邊的灶台上再拿一個鹽罐子過來,動作要快。」

錦兒很快就將另一個鹽罐子拿了過來,一切只發生在轉瞬之間。

蘇眉笙灑下適量的鹽,和胡蘿蔔絲,翻炒后待牛肉有了七成熟時便起鍋裝在青瓷盤子,隨後又將切好的河粉丟入到鍋中,不斷的翻炒,加鹽,加甜醬……等河粉成為誘人的棕色后,她才裝盤,再將牛肉反扣在河粉上,撒上一些蔥花和香菜葉。 青瓷的盤子上以棕黃色的河粉作為基調,配上鮮嫩的牛肉,以及黃紅的胡蘿蔔絲和碧綠的蔥花香菜,看似簡單,色澤搭配卻顯現出引人食慾的顏色,煞是好看,一看就讓人有一種食指大動的衝動。

與之一起呈上去的,還有一杯濃濃的豆漿,這是在磨米時順帶磨的少許黃豆。

領食太監來了,見慣了精緻花樣的菜肴,咋然見到這樣簡單的早膳,太監一臉的嫌棄,低聲嘀咕了幾句,才端著食盒走了。

蘇眉笙也懶得多做解釋,只要皇上愛吃,其他人誰敢說她的不是?

剩下來的時間,蘇眉笙用剩下的食材給廚房裡的眾人都做了一份炒河粉。

自然沒有恭向雪和趙盛兩人的份。

蘇眉笙不發話,其他人也不敢為這兩人說話,實則也沒有人會幫他們說話。

恭向雪平時看誰都是一副高傲的模樣,頤指氣使,仗著趙盛狐假虎威,眾人早已心生排斥。

而趙盛則是因為他之前對眾人從未善待過,如今被換下了御廚的身份,自然也就沒人會去搭理他。

看著其他人都在吃著蘇眉笙親手做的河粉,恭向雪氣得直跺腳。

「急什麼,我們也有吃的。」趙盛拿出了一鍋佛跳牆,笑嘻嘻地對恭向雪說道。

恭向雪卻怒了:「你這是要膈應我嗎?」就是因為這個佛跳牆,讓她在比賽上輸了蘇眉笙一籌,這才導致今日這般局面。

不管佛跳牆再怎麼好吃,她都不會去吃。

趙盛沒有想到恭向雪對於這個佛跳牆會那麼執著,已經到了連看都不能看的地步。

「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好了沒有?」恭向雪更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趙盛忙點著頭:「我已經在鹽罐子里加了藥粉,什麼菜都離不開鹽,我就不信她不用鹽。」

恭向雪滿意的點頭,她很有把握,只要蘇眉笙用了那一罐鹽,蘇眉笙就一定會被冠上謀害皇上的罪名。

吃飽了,洗凈雙手的蘇眉笙走出廚房,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御廚就是御廚,只管把皇上的胃伺候好了,其他雜七雜八收拾廚房什麼的瑣碎事情一概不用管。

剛出御膳房,就見到了正在小廚房裡交頭接耳的恭向雪和趙盛。

哼,想害我?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蘇眉笙冷笑過後,喚出了錦兒。

「把有毒的鹽罐子悄悄交給高公公,然後……」蘇眉笙小聲說道。

「我這就去。」錦兒急忙返回御膳房,用布包好鹽罐子后,出了膳房直奔高公公的房間。

……

「什麼?」高鴻升驚駭的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敢對皇上下毒?

趙盛這個蠢貨,自己找死也就罷了,還要連累整個御膳房,甚至是他高鴻升。

種豌豆,打殭屍 如此禍害,絕對不能留。

「我這就去稟告皇上。」高鴻升說走就走,卻被錦兒一把拉住。

「高公公,蘇廚說了,暫時不要打草驚蛇,等皇上吃過早膳龍顏大悅時再說,那時候就不會牽連整個御膳房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高鴻升這才幡然醒悟:「對,蘇眉笙說的沒錯。此時去說,一旦皇上發怒,我們就都完蛋了。」

「蘇廚說,麻煩高公公去把大內侍衛找來,暗中搜查趙盛的房間,找到證據后,他就無法狡辯了。」

高鴻升連忙點頭:「好,我這就去,你也趕緊回御膳房,別讓那兔崽子起疑心。」

「是!」錦兒轉身出了房間。

高鴻升也不再停留,關好門,朝養心殿走去。

……

早膳如約而至的送到了段景煥的面前。

有了昨晚的吃食,他再看到只有兩道菜時也就不再覺得訝異,相比起以往那吃來吃去都是重複樣式的菜肴,他更願意吃這些看上去式樣簡單卻味道極佳的異類菜系。

美食,總是能讓人更有食慾……

李德海還沒開口,他已經拿起筷子將河粉送入了口中。

河粉如絲如綢,入口用牙輕輕一嗑,河粉就斷了。牛肉入口軟嫩,與蘿蔔爽脆口感形成鮮明對比。

吃著吃著,他的口便有些干,咋眼見到了那杯豆漿。

色澤乳白,聞著卻不是羊奶,輕輕一抿,濃郁的豆香,甜甜的,很好的化解了口乾的感覺。

一頓下來,他吃的比以前任何一頓都要滿足。

段景煥嘴角輕揚,心情愉悅的說了一個字:「賞!」

「嗻!」李德海的眼裡也有著笑意。雖說不能揣摩聖意,但從皇上那透露著愉悅的語氣里,他就知道今日的早膳讓龍心大悅。

見時機成熟,李德海又開口說道:「皇上,御膳房的高鴻升求見。」

「何事?」

「趙盛因被撤了御廚之職,心懷怨恨,有下毒不軌之意,被新晉的御廚發現,暗中調換了有毒的鹽罐,並在趙盛的房中發現了相同的毒粉……」

「啪!」李德海的話還沒說完,段景煥一掌拍在了案几上,眸中突顯凌厲:「還要見朕?直接誅滅九族。」

「嗻!」

……

直到御廚房裡眾人都吃過了早膳,趙盛一直期待的蘇眉笙被抓並沒有發生,他的內心立馬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此刻他見誰都覺得誰的目光變得有些不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