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怎麼樣?想清楚了嗎?”漢風將特前牌再次收回自己的袋中,倍加愛惜。要不是自己把聶天明看做親生兒子一樣對待,要不是這個任務非聶天明不可,他還真不願意將特遣牌拱手相送。若是他知道聶天明在往後的幾年內,利用特遣牌方便了自己的擴張,非得氣死了不可。當然,這是後話。

聶天明沉思着,這特遣牌既然可以動用能力,那麼擁有它,就擁有了某種特權,這種特權,他是何樂而不爲呢?

“咳咳。”聶天明咳嗽了一聲,很裝13的說道:“要我幫你完成這件任務其實也可以啦,只是我沒有錢嘛。老爹知道的,出一趟國要花很多錢的。”

“所有產生的費用,由軍方承擔。”漢風極具專業的說道。

“那好吧,我就勉強答應了。”聶天明扭扭自己的鼻子,表情的勉爲其難。


……

漢風和聶天明閒聊了幾句,有些困了,便租了一家旅館休息。從旅館下來,聶天明有些納悶,爲什麼老爹這次找自己沒和他說關於重回傭兵生涯的事情呢?難道漢風真的不想讓自己再回去了?聶天明想不通,也懶得去想。

忽然手機響起,聶天明拿起手機,看了眼手機界面上的電話號碼,皺起眉頭,這是個陌生電話,他慵懶的接通了電話。


“喂,你是誰啊?”第一句話,聶天明就沒好氣的喊了出去,因爲在他的印象中,沒備註到手機號碼的,肯定就不是什麼好貨。

“呦,昨天還老婆老婆的叫呢,今天怎麼就這麼大火氣了呢?”對方可沒聶天明這麼大的脾氣,病怏怏的說道,這矯情的聲音,足足令聶天明發麻不止。

“蕭情?”聶天明記性不差,還記得這個聲音,驚問道:“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哎呦,你都求職了,我怎麼會不知道你的電話呢?”蕭情呵呵笑着,對着電話“啵”了一個。

“你居然跟蹤我?”

“不算跟蹤啦,這叫追愛浪漫。”蕭情死不承認,還開起了玩笑。

“我的總裁夫人,今天找我有事嗎?”聶天明打趣的問道,想想這個董事長還真是給力啊,一天之內就對自己大獻殷勤,要不是自己常年在軍中混跡,練就了一身冷血無情的本領,這說不定幾天就被這個董事長小姐給弄得體無完膚了呢。

“你怎麼不來上班啊?我們公司好多職員的都等着您大駕光臨呢,鮮花什麼的都準備好了,就等着你到來呢?”蕭情坐在辦公室內,矯聲嬌氣的說道,說完,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

“上班?大駕光臨?”聶天明摸了摸自己後腦勺,確定自己沒有發燒,沒有聽錯,這倒真讓他猶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了。

“你不記得了?你是新任的副總裁啊?原副總裁被我開除了。”蕭情淡定自若的說道。就好似開除一個副總裁對她來說對公司沒有半點關係似的。

“副總裁?!”聶天明傻眼,手中的手機差點抓不穩,本來以爲蕭情只是和自己開個玩笑,沒想到這會還真給自己安排了一個這麼上位的職業。輕聲罵了一句:“你妹啊。”

“對了,我妹妹今天剛回來呢,你怎麼知道的啊?”

聶天明:“……”

“總之你快點過來,那些職員都在等你們呢。”蕭情嬌滴滴的說了聲拜拜,掛掉了電話。

“副董事長?”聶天明無語,自己根本不是做這個的料子,可是蕭情對自己的期望很大啊,既然對方那麼看得起自己,那自己就絕不能讓他失望,更重要的是副董事長有大把大把的錢啊!

Money! My love!

一定得給蕭情一個驚喜。

翻開衣櫃,聶天明拿起雲雷送給自己的純銀色西裝,在自己的身上對比起來,覺得很合身,打了一個響指,換上了這套白色西裝。

……

蕭情沒有撒謊,全蕭氏公司的人,都站在門外苦苦迎接聶天明的到來。兩排隊列的整整齊齊的站着,男士一邊,手拉着歡迎內有“歡迎副董事長新任光臨”的幅布,女士則是手舉鮮花,熱情洋溢,周圍還有彩車,禮花等各種歡迎時用的道具。所有人都忘記了副董事長灰頭土臉的離開公司的畫面,把全部的精力花在了歡迎新副董事長上。

“我說,新董事長不會不來了吧?”一個女職員擡頭看了眼天空上的大太陽,害怕自己的皮膚就此變黑。

“噓,少說話,這可是董事長的相公呢,怎麼可能不來呢。”旁邊一個女職員,很有把握的說道。

蕭情雙手互盤,倍感焦急,嘴裏小聲嘟噥道:“到底來不來啊。”

此時,一輛白色的轎車劃駛過來,一個帥氣男子從車門躍下,慢慢的走上臺階。

“先生,先生。”這時,又從門外下來一位其貌不揚少女,緊緊的追了上去。

“叫什麼先生,我現在是副董事長!”聶天明理了理自己的西裝,糾正道。

“哦,副董事長先生,那麼在你往前走之前,能不能先把車費給付了。”少女指了指自己車上那顯眼的三個大字頭:出租車。

聶天明臉色鐵青,才發覺自己是開心過頭了,才導致只記住了耍帥,卻忘了付錢,急忙掏出了錢付給那個少女。

“以後要學有錢人之前,請先把鞋子穿好來!”少女接過錢,掃了眼聶天明的腳,說道。

聶天明低頭,纔想起自己一貫都是穿着涼鞋的,這下好了,耍帥不成,反倒把面子丟光了,鞋子配西裝,有這麼怪異的配法嗎?

衆人想笑,卻不敢笑, 試婚三十三天:總裁大人你好壞! ,把自己給開除了,只能強忍着,一個個表情呆若木雞。

“噗呲。”別人笑不出來,蕭情可先樂了,“天明,你這演的是哪出啊?火雲邪神?” 聶天明還未爭辯,音樂就響了起來,女職員高舉鮮花,男職員高喊熱烈歡迎,禮花響起。聶天明慢慢的穿在人羣的中間,走到了蕭情的身邊。

“走吧,副董事長,我帶你認識新的工作地方。”蕭情曖昧的看了一眼聶天明,在前面帶路。

聶天明緊跟其後,問道:“你還真敢把副董事長的職位交給我啊?”

“有什麼不敢的啊?你做事我放心。”蕭情邊走邊說,沉穩的她的說話讓人有種無法質疑,無法抗拒的魔力。這就是爲什麼,聶天明明知道自己不是當副董事長的料子,卻還要來的原因。

二嫁冷血總裁 。聶天明就像一個小孩子參觀動物園一樣,左看右看,整個公司的構造清新淡雅,儘管是上班的地方,可是沒有一點混亂的感覺,也沒有一點渾濁的味道,反倒是隨處可聞清新空氣,隨處可見美女經過。

“這裏真是天堂啊。”聶天明吸了一口包含女子香水味的空氣,享受的閉上了眼睛。

“這裏就是你的辦公室了。”蕭情忽然停下來,指着一間打開的辦公室說道。

聶天明放眼一瞧,辦公室裏面乾乾淨淨,白色的桌子,白色的牆,還有那白色的老闆椅,儼然一個成功人士的專有工作室。

“我的辦公室在你的對面哦。”蕭情對着聶天明親切的一笑,問道:“怎麼樣,辦公室還滿意吧?”

“你真的不怕我把你的公司給搞垮了啊?”聶天明想笑,卻笑不出來,蕭情對他如此的認真,而自己卻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

“怕什麼啊,大不了這個公司我不要了。我已經將我整個人都交給你了,你可要對自己有信心哦。”蕭情很開朗笑笑,完全不把這件事當做回事。


“額,我們好像只認識兩天而已吧?”聶天明鬱悶的差點說不出話來,當年她和舒雅也是這麼好上的。甚至他見到舒雅的那一刻,就深深地愛上了舒雅。難道,這小妮子也和當年的自己一樣,真的瘋狂的愛上了自己?

“可我欠了你兩個人情都還沒有還呢。”蕭情壞笑的看着聶天明。

所謂的兩個人情,第一指的是聶天明制服了匪徒,致使車內的重要文件沒有被搶,救了整個公司,第二則是指羞辱了葛多華,給蕭情出了口氣。

“那你打算怎麼還呢?”聶天明調皮的問道。

“這個,我以身相許好了。”蕭情嬌笑幾聲,絲毫沒有臉紅,靠了靠聶天明的肩膀。

兩個人聊得盡心,一時之間就忽略了旁邊公司職員的經過,不時有閒言細語聊開,但聲音都不大。

聽到這些人的八卦,蕭情不但不生氣,反倒有些習慣了,對聶天明道:“隨他們說去吧。”

“沒事,我無所謂。”聶天明表示理解蕭情,也把他們的話當做耳邊風。

“小姐,這次的議案你看看,這樣子合理嗎?”一個女職員匆匆的走了過來,將一沓有圖有文字的議案遞到了蕭情的面前。

“你們還是按照老規矩,給副董事長看吧。”蕭情推掉議案本,用眼神暗示女職員配合。

女職員眉頭皺起來,猶豫着沒有舉動,這歷來議案的最後審覈都是交給副董事長。可是,現在的副董事長才剛剛上任,根本沒有任何經驗,正因爲如此,女職員才私自決定讓董事長看。可是誰知,最後蕭情還是把這個最後的決定權交給了聶天明,女職員擔心,他真的可以勝任嗎?

“拿來吧!”聶天明冷笑,搶過了女職員手中的議案,小心打開翻看。女職員對聶天明的作風感到很不滿,可是沒敢發作,只得等着這位副董事長髮表意見。

過了幾分鐘。

“副董事長,有什麼指教嗎?”女職員巴不得聶天明快點出醜,小聲發問道。

“這裏有三個議案,我都有意見。”聶天明合上議案,淡淡的說道。

蕭情和女職員都驚了,原本以爲聶天明看不懂議案,所以只會很裝13的給出“議案不錯,很好,就這麼辦吧。”這一類的答案。誰知, 嘴炮天師當影帝[娛樂圈]

“哪三個議案?”蕭情好奇的擡起頭,泛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

“議案一,公司的人員工資一律上調,我認爲不合理,公司所給的福利不高嗎?爲什麼要上調工資?如果上調了工資誰還會爲了獎金而努力呢?議案二,公司面積擴大,不合理,好好地公司擴大面積幹嘛?有心把錢花在擴大公司面積上,怎麼不把更多的心思花在如何花錢在正確的地方上?議案三,讓外資參入,我覺得不合理,自己錢都夠了,爲什麼還要外資參一腳?要給外資分紅不成?”聶天明分析的頭頭是道,一時說的女職員無語以對。

那女職員不由得眼睛瞪大,這三個議案的確是出於私心,所給出的議案全都是對自己有利的。可是現在,這三個議案全給聶天明給否決了,女職員恨透了這個新任的副董事長。要是以前的董事長,自己小小的**一下就可以了,那位副董事長會連看都不看給自己通過的。

“這個。”女職員支支吾吾,好半天說不出話。

“就按他說的這麼辦吧,撤銷那三個方案。”蕭情很讚許的點點頭,吩咐道。

“是。”女職員點頭,拿着議案離開,心裏頗不是滋味。

“表現不錯嘛,繼續努力啊,我先工作了。”蕭情很欣賞的向着聶天明嬌媚一笑,之後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聶天明害羞的抓着頭皮,也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董事長不好啦,葛多生的哥哥,葛多華來啦。”保安邊跑邊喊着,衝了進來。衆人停下了手裏頭的工作,全然不知道葛多華爲什麼會這麼生氣。

話音纔剛剛落下,葛多華就闖了進來,嘴裏大喊道:“誰是新任的副董事長?”

“我就是。”聶天明輕笑道,從辦公室走了出來,目視着葛多華。

真是冤家路宰,這葛多華原本就看聶天明不順眼,這會一聽到副董事長換成了聶天明,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了,極度不爽的說道:“怎麼又是你?”轉身掃視衆人,大聲問道:“是誰開除了我的弟弟?”

“是我。”蕭情細步走了過來,瞪了葛多華一眼,“有什麼意見嗎?”

“你個賤,貨!”葛多華心裏來氣,控制不住,一個巴掌掃出。


巴掌落在空氣中不動了,葛多華的手停了下來。

聶天明穩穩的握住了他的手,正色道:“我最恨打女人的男人,你如果不想變成紙人,最好道歉。”

葛多華雙目閃着火花,死死地盯着聶天明,怒火隨時可以一噴而出。 “道歉?我教訓我的老婆有什麼不對嗎?你不過是區區一個保安,最好別太狂妄了,把我惹急了,讓你趴着出去!”葛多華火冒三丈,抽抽手臂,卻怎麼也抽不開,聶天明的力量緊緊的鎖住了他。

“你老婆?”聶天明冷笑一聲,問蕭情“蕭情,你是她老婆嗎?”

“當然不是了,我不認識他。”蕭情氣哼哼的回答道,怒視了葛多華一眼,將臉扭了過去。

“聽見了吧?蕭情不認識你?你還不快滾?”聶天明揚了揚自己的眉毛,鬆開了葛多華的手。只要葛多華識相,乖乖的從這裏走出去,自己是絕對不會動手的。

葛多華不甘心,甩了甩犯疼的手,走到蕭情身邊,情緒不定的指責道:“蕭情你怎麼可以這麼絕情?當年蕭氏公司面臨倒閉,還不是我老子借給你們巨資,從中幫你們一把。要沒有我們,你們還能強盛到今天?現在你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就算你說的都是對的,那也是以前的事了,和我沒有一點關係!現在我高興,愛開除誰就開除誰!”蕭情穩重的說道。她在大庭廣衆之下拉着聶天明的手,輕暱一聲,“天明,請你把他趕出去吧,我不想見到他。”

聶天明點點頭,表示答應。

“你可不要後悔啊!”葛多華氣的鼻子都冒煙了,衝着走廊外大呼道:“都給我出來!”

這一喊完,一羣混混就提刀扛棍的走了出來,一個個殺氣十足,凶神惡煞的盯着聶天明。機械敲打出“哐當”的聲音。爲首的,就是聶天明的弟弟葛多生。葛多生的身形不大,但是手中的利棍卻握得牢牢的,企圖通過暴力把所有的憤怒,在聶天明的身上發,泄個夠。

“一個,二個,三個……十個。”蕭情用手指數了一下人數,衝着聶天明眨了下左眼,嬌聲笑道:“天明,十個對你來說沒有問題吧?”蕭情很放心,上次十幾個保安都守不住聶天明,這次十個混混就想制服他?完全是不可能嘛!還不一樣得被乖乖的教訓一頓。

“沒問題。”聶天明勾了勾嘴角,原來這葛多華和蕭情家還有這麼大的淵源,怪不得老爺子要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但那又如何呢?只要蕭情站在自己這邊,葛多華就輸了一半。

握拳,擺姿勢,聶天明已經準備好要用暴力解決問題了。雲雷說過,任何事情都可以利用暴力解決問題,聶天明覺得這話在某些地方還是挺實用的。

“上!”葛多華命令一聲,站在一旁,嘴角露出了得意的聲色,心想,我即便是鬧事了,你老子也不會怎麼對我的,到時候我就說是聶天明先起的爭端,看蕭老頭是幫你還是幫我?等着吧,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

這幾個混混得到了許可,全都不要命的衝了出去,手中的利器亂揮,目標全都盯準了聶天明,把聶天明圍在中間,以袖中的短刀應付。忽然,一個混混被踢飛了出來。又一會兒,兩個混混暈倒在地。

“快跑啊!再不跑就沒命了。”有一個混混事先知道事情的恐怖性,帶頭逃跑。再過一會兒,混混們沒命的逃跑。聶天明只用了五分鐘的時間,就將這羣混子收拾了乾淨。除了暈倒的兩個混混,其餘的八個全都不見了蹤影。

暈倒的人中,正好有一個是葛多華的弟弟,葛多生。

聶天明擡着頭,注視葛多華,一步步的走了過去。葛多華連連後退,嘴裏含糊道:“你,你到底要幹什麼?我警告你,我老子和警察局局長是老朋友,識相的話,你就放過我,今天的事情可以就此算了。”

“你還有資格和我談判?”聶天明伸手,一手抓住了葛多華的手,用力一揮,葛多華飛在了半空中,聶天明單手接住,舉在了空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