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他孃的說這些冠冕堂皇的東西。這上去就是個死,誰他孃的要白白送死啊!”


……

但就在此刻,大長老再次開口。

“我願同七位長老一起出手,將這魔頭誅殺在十絕盟廣場之上。”

噗!

衆長老差點沒吐出血來。

這無論如何都是要拉他們下水了。

不過,要是全部人一起動手的話,說不定真的能夠制服這武神巔峯境界的魔頭。

衆長老心底思忖着。

就在盟主顧兮道準備開口詢問之際,其餘七位長老當即開口應承起來。

“我等願意跟大長老一起出手誅殺魔頭。”

“是嗎?那就來吧!”

話音剛落,凌天不屑的聲音便如洪鐘一般傳來。

衆人頓時一驚,循聲望去,只見凌天魔頭已經一步步踏階而來。

“動手!”

大長老一聲令下,其餘長老相互對視一眼,猶豫了那麼幾秒之後,方纔縱身飛出。

啊~

衆人一陣怒吼,當即祭出自己平生所學中最具殺傷力的大殺招。畢竟誰也知道,不拼盡全力,怎麼可能誅殺得了這魔頭。

呼呼~

通往高臺之上的臺階四周,空氣震盪,股股靈力洶涌襲來。

就在半息之際,排名第五的長老第一個靠近凌天的身邊。

他雙眼猩紅,像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般。

高舉的拳頭以排山倒海,崩山裂地之勢迅猛砸來。

“魔頭,拿命來。”

“礙事!”

凌天面無表情,半眼都未曾看他一眼,左手一擡,一揮,五長老登時朝着一旁翻飛而去。

整個人就像是秋風掃落葉一般,沒有任何能力抵抗,便朝着遠處的地面轟然砸去。

轟!

五長老倒地,當場一口鮮血噴出,不省人事。

而且就在五長老飛出去的一刻,第二位靠近而來的四長老,和第三位靠近過來的二長老,差點沒嚇死過去。

這根本不是他們自己所能控制的。

因爲人一旦陷入生死絕境,本能的第一反應便是保命。

逃跑,躲避,便是其中最常見的本能反應。

而四長老和二長老,實在是惜命至極。

未等凌天對他們出手,他們兩人竟然直接收手,抱拳行禮。

隨後,噗通一下,跪在地上,一個滑鏟從石階上滑了下去。

“凌老前輩好,凌老前輩告辭。”

“凌大教主,後面的纔是真心想要殺你的人。我只是做做樣子,多有冒犯。告辭。”

凌天看着他們兩臭不要臉的竟然就這麼從自己的身旁兩側滑了過去,頓時一臉黑線。

而此刻,那三長老,六長老,八長老,就連大長老也一臉懵逼。

但隨即就反應了過來。

三長老當即拱手行禮,學着四長老,二長老的模樣,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凌老前輩,晚輩這廂有禮。告辭!”

話剛說完,誰知道他卻直接滑到了凌天面前停了下來。

凌天:……

三長老:……

兩人四目相對,三長老尷尬一笑。

“凌老前輩好,晚輩再次告辭。”

說完,他就要起身離開。

誰知凌天毫不遲疑,當即就是一嘴巴子呼了過去。


啪!

清脆的碰撞之聲響起,三長老當場直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飛了出去。

隨即撞到一旁的石牆之上,當場吐血而亡。

剩下的六長老,八長老和大長老,他們三人見狀,嘴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一巴掌呼死了?!這怎麼可能啊??”

“三長老的修爲可是武神後期境界啊!就一巴掌!”

“大長老,我們怎麼辦?還上嗎?”

“上你孃的,上去給他一巴掌嗎?”

“那我們怎麼辦啊?”

“跑!分頭跑!”

就在此刻,三人頓時想朝着不同的方向逃去。

但剛來個轉身,都還沒有來得及離開。


他們三人卻已經完全被束縛在了原地,絲毫不能動彈。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們也是如此嗎?”

“我也是。全身好像被什麼死死禁錮住了。”

“難道魔頭的修爲真是武仙?”

……

聞言,大家都不再言語。

因爲他們明白,不管凌天的修爲是什麼,現在的結果就只有一個可能…… 死!!

這個字已經在他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縈繞不散。

呼!

一陣疾風掠過,他們三人瞬間瞪大了眼睛。因爲他們看見了凌天僅僅一瞬,根本連半息的時間都不用,便移動到了自己的身旁。

“沈婉清在哪?誰告訴本座,誰便能活。”

凌天的聲音冰冷如刀,讓聽者一陣心驚膽顫。


但這又是唯一能活下去的希望,所以,必須要抓住機會才行。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沈婉清在哪。”

幾乎同一時間,三人當即開口。

“說!”

“沈婉清在青……”

噗!

三條血柱噴涌而出。三顆首級瞬間從身上飛掠而去。

與此同時,三把飛刀此刻正轟然劈砍在了凌天的腦袋之上。

一把砍在腦門,一把劈在左臉,最後一把斬在右臉上。

這完全超出了凌天的想象,因爲他沒有想到顧兮道的刀如此之快。

快到他根本來不及捕捉得到它們的行蹤。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修爲差距就擺在哪裏。

區區一個武魂境界的修爲者,想要看清武神境界修爲者的攻擊招式,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除非凌天在這個時候捏碎類似於絕對反擊這樣的道具卡,才能在一瞬間看清顧兮道的攻擊。

“要不是顧兮道先殺那些長老,後面再對自己出手,凌天也不可能使用無敵掌控,控制住這三把刀。

準確來說,是被第一把刀砍中之後,消耗掉了一張絕對格擋卡,才知道有飛刀劈砍過來。

“真是可惡。”

凌天心底暗暗嘀咕。

不僅是因爲消耗掉了一張絕對格擋,更因爲自己就要知道沈婉清下落的時候,這混蛋竟然直接滅了口。

“顧兮道,你這混蛋。”

凌天怒火沖天,當即一張天品高階絕對反擊在手心之中捏碎。

轟的一下,凌天腦袋上的三把飛刀頓時煙消雲散。

而且就在這一刻,整個人的丹田氣海如同百川匯聚的旺洋大海一般,充盈,強大,甚至是絕對的力量爆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