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男子說完,歉意的笑了笑,邁步走開了。風柳倒是有些奇怪,剛剛說自己一個人來的,轉眼又要接待好朋友,真是奇怪。

白衣男子快步來到幾位黑衣人前開口道:“呦,沒想到暗黑殿堂的人也來湊熱鬧啊,嘖嘖!”白衣男子不無諷刺的說着,錚的拔出長劍指着那黑衣領頭少年:“嘿,擂臺上,小心哦!”

那黑衣少年卻不以爲意,對眼前的長劍視而不見,陰陽怪氣的道:“光明聖堂的雜碎都來了,我怎麼就不能來呢。至於擂臺上,你還是照顧好自己吧,生命是很可貴的哦。現在就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了,嘿嘿!”黑衣少年說完,邁步就離開了。身後跟着的幾名黑衣少年,也是嘎嘎的怪笑着,跟了上去。

而那白衣男子卻毫不在意,對此好像已經習以爲常了似得。

“呦,幾位美女!不如以後跟我吧,不會虧待你們的呦…”那黑衣男子走到風柳身邊時,目光淫邪的掃視着幾位少女,邪邪的笑着說道。

“呵…哪來的白癡!”風柳聳聳肩,無奈的看向以爲少女。少女也紛紛搖頭,看白癡似得眼神嫌棄的看着那黑衣男,小雪妹妹更是疑惑的問道:“白癡也可以參加比賽嗎?”

“嘎嘎,我來自黑暗殿堂,小妞們醒目點,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不會虧待你們的。”黑衣男子嘎嘎的yin笑着,看向風柳時卻是臉色一變,歹毒之意毫不掩飾道:“小子,放聰明點,別給自己惹麻煩!”

“呵呵,道歉!”風柳淡淡的說道。

“哇咔咔,道歉就不用了,你小子挺上道,這次就算了,滾吧!”那黑衣男子擺擺手,一臉欣賞的說道。

“呵呵,果然是個白癡。我在說一遍,你,道歉!”風柳依然那種語氣,淡淡的說道。

“嘛兒?”黑衣男子掏了掏耳朵,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裝模做樣的長大了嘴巴:“你說,讓我給她們道歉?哈哈…哥幾個,你們聽到他說什麼了嗎?”黑衣男子說完,看向身後的幾位同伴,桀桀的笑了起來。


這時,參賽的人員也紛紛看了過來,很多人看着黑衣男子皺了皺眉,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說話。不過那白衣背劍的男子,卻是大步走了過來道:“嘿,黑暗殿堂的狗又出來亂咬人了?這位兄臺,這傢伙就是瘋狗,你別跟他一般見識。”白衣聖子,拍拍風柳的肩膀,樂呵呵的說道。

“唔,瘋狗啊,我之前還以爲白癡呢!”風柳聳聳肩,無奈的說道。聖子一聽也笑了:“兄弟這麼說也沒錯,爲了一句,比賽結束後我請兄弟喝一杯!”

有人歡喜有人憂,比如聖子,比如那黑衣男子。聖子歡樂了,黑衣男子不開心了。陰沉着臉道:“光明聖殿的雜碎,這裏沒你事兒,滾一邊呆着去。還有你.“黑衣男子說着,手指指向風柳道:“本來看你醒目還像放你一馬,但你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呵呵,我就站在這裏了,你想怎樣?”白衣聖子淡淡的說道,一點膽怯的意思的都沒有。一副我就是保定了風柳的樣子。

“唔,你先休息一下吧,馬上開始比賽了,別爲了白癡浪費體力!”黑衣男子還未說什麼,風柳卻拍拍白衣聖子的肩膀。且示意小雪妹妹將白衣聖子拉開。

“那…你小心!”白衣聖子看風柳似乎並不領情,自己何必那麼熱臉貼個涼屁股,搖搖頭退到一邊抱臂看戲去了。

黑衣男子看到這兒,頓時氣笑了,不過心裏卻是暗道風柳這個傻X,聖子在自己還真不一定是對手,何況還有比賽呢,但是風柳就不一樣了,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最多也就剛入初級,自己都已經馬上突破到中級魔法師了,在他看來風柳是在找死。

“桀桀,成全你!”黑衣男子說着,默唸口訣,兩杆黑暗長矛快速凝聚成型,速度之快讓人咂舌。很多人看的心裏拔涼,背後冷颼颼的考慮着自己對上這黑衣男子該如何。

是,黑衣男子很快。但風柳更快,在黑衣男子兩杆暗黑長矛凝聚成型時候,風柳已經轉身招呼少女:“呵呵,跟這種白癡不要生氣,我們找個地方看比賽了,馬上開始了。”

“呃…走吧!”很多人沒有看清,但少女們看清了。小雪吐了吐舌頭,本來以爲自己和瘋哥哥距離拉近了呢,沒想到更大了。呆呆的跟着風柳走了,冰兒幾人也跟着去了。

“噗噗”兩道血箭噴了出來,兩杆黑暗長矛還沒來得及發出,便快速消散了。黑衣男子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上,兩邊鎖骨與胳膊之間的柔軟處,圓形傷口前後透亮,兩邊軟肋,血肉模糊!“噗通!”黑衣男子昏倒在地上。一衆黑衣少年,呆呆的看着風柳離去的背影,一句狠話都說不出口。

“嘶…”看清黑衣男子的身體,所有人都倒吸口涼氣,風柳幾人所到之處,衆人紛紛避退,唯恐這位一個不高興也給自己來這麼一下,自己剛纔甚至沒看清怎麼回事啊。

“喔喔,瘋哥哥!他們好像很怕你哦?”小雪妹妹開心的拍手說道。

“瘋子?果然是個瘋子!”衆人雖說嘴上不敢說,但腦海裏同時冒出這麼一想法,就連聖子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剛纔他是爲數不多的看清風柳出手的人之一,風柳壓根就站着沒動,看到兩杆長矛的一瞬間,黑衣男子身邊出現兩道淡青色長矛一閃而過瞬間消散,密密麻麻的小風刃在那黑衣男子雙肋一通瘋狂的亂絞。

聖子頓時下定決心,不管如何。對上風柳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喚出魔法盾,不然,這就是下場。而聖子同一時間,注意到了風柳背後的長矛,兩米的多的長矛背在風柳的背上,閃爍着寒冷的光芒。聖子即使再淡定,這一刻嘴角也不禁抽搐,沒想到他竟然也是魔武。

“咳,各位學員,各位參賽者!”這時魔法擴音器裏,傳來老嫗的聲音,待人們安靜之後,老嫗繼續道:“呵呵,本屆天才戰在我鳳凰學院舉行,歡迎各位遠道而來,同時也預祝各位取得理想的成績。另外,剛纔某位男子在我學院鬧市,已經被我學院學院打殘,且已被我學院扔出了學院。各位請自重!”

老嫗話音落下,臺下的頓時一片譁然,鳳凰學院的學院紛紛激動不已,沒想到自己的學院這麼給力。外來者特別是看到剛纔那一幕的人,更是心中震驚不已,沒想到鳳凰學院竟如此強勢,更沒想到一名不見經傳,看上去十七八歲還是這屆新生的學員,竟變態至斯。

“呵呵,廢話不多說,相信各位都是聰明人!好了,接些來由冰老師主持,大家歡迎!”老嫗說完就下臺了,但冰藍卻是迎着老嫗翩翩而來,上臺倒也不廢話,直接道:“我是鳳凰學院導師,冰藍。接下來我宣佈,比賽開始。”

下面學生頓時激動起來,不知道這一屆會冒出怎樣的天才,不管是沒有資格參加的,亦或者是曾經參加過得,此時都是擦亮了眼睛,拭目以待。天才戰——開始了!!! 第五十章 我可以弄死他嗎?

“第一場,李骨堅對聖子,請上臺!”冰藍宣佈第一場對決名單後,下面立刻爆發出如潮般的吼叫聲。

“嘿,第一場就是我啊!”與風柳相距不遠抱臂而立的聖子,聳聳肩邁步走上擂臺,負手而立,安靜的看着人羣中走出一人 ,一身勁裝手持一把大砍刀,肌肉一看就蘊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賜教。”勁裝男子冷道一聲,手提大砍刀毫不猶豫的劈向聖子,聖子也是目光一凜,暗道一聲好大的力量,身體卻毫不含糊的動了,電光火石間側了一個身位,大砍刀與身體差之毫釐的一錯而過。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勁裝李骨堅一聲怒吼,舉刀橫掃。聖子前力未盡後力不足,倉促間絲毫不敢大意,拔出背上長劍格擋。叮的一聲,刀劍相撞。兩人各自退後兩小步站定。

“呵呵,兄弟好力氣,但速度太慢。”聖子說着,手中長劍一連點出二十七道劍花。李骨堅自然毫不示弱,擡到格擋,瞬間而已,叮叮噹噹響作一片。

“呵呵,二十三聲,李骨堅受傷了!”風柳淡淡的說着,小雪狐疑的看向場中。果然,李骨堅雙臂與雙腿各自多出一個血洞來。

“呵呵,兄弟承讓了。”聖子抱劍抱拳,不驕不躁的說道。

勁裝李骨堅狠狠的看了看身上的傷口,又看向聖子道:“下次有機會,在討教!”說完轉身便走,毫不猶豫的同時舉起手:“認輸!”

“噢噢噢,聖子好帥啊…”擂臺下頓時歡呼聲一片,一羣花癡們眼睛冒着小星星。聖子卻波瀾不驚,對臺下關注稍微躬身後,轉身跳下擂臺。


“小雪,對上他你會很難辦啊,近戰很厲害,同樣跟你一樣也是聖光系魔法師。要不到時候直接認輸好了,我會幫你贏回來的…“風柳說着的同時,冰藍再次開口道:”第一場,聖子勝。接下來,風柳對端木,兩位請上臺。“

“端木,呵呵…”風柳笑笑,邁步走上擂臺,很快一美少年也翩翩而來,看着風柳眼睛中冒出殺人的火光:“嘿嘿,沒想到吧小子。你今天很不好運呢,我會好好教教你做人的。”

“唔,聒噪。”風柳只是淡淡的瞥了端木一眼,對於端木的威脅不以爲意的說道。小雪妹妹與冰兒幾人,看了看風柳又看了看端木,小雪妹妹扁扁嘴道:“端木好可憐啊。”幾位少女也是看着端木,露出憐憫的目光。

“哼,找死!”端木大怒,俊秀的臉上佈滿了猙獰。甩手一道聖光斬便朝着風柳甩來,緊跟着一道水箭也朝着風柳呼嘯而去。看到這一幕,臺下觀衆立刻議論紛紛:

“竟然是雙系魔法師,對面那人慘了。”

“是啊,坐等那人慘敗,嘿嘿嘿。”

風柳也大吃一驚道:“沒想到你竟然是雙系魔法師啊,那好吧,感覺我要悲劇了!”嘴上雖然這麼說着,但身體確實連連兩個晃身,躲過那水箭與聖光斬大吼一聲:“停!先暫停一下。”

“怎麼?小子,現在想求饒了?哈哈,下跪求饒我會讓你輸得輕鬆一些。”端木不無得意的哈哈笑着,臺下觀衆也是噓聲一片,紛紛議論風柳果然如他們預料的一般。


風柳卻是擺擺手,道:“想什麼呢,白癡!”說完,毫不在意的轉過身,將後背完全暴露給端木。卻是看向了冰藍與老嫗說在的方向:“老師,院長!我可以弄死他嗎?”風柳說着指着端木,同時連連移動身體,躲過端木的偷襲,甚至都懶得回頭看他一眼。

“呵呵,擂臺上,生死勿論!”老嫗笑眯眯的說道,言外之意也就是隨便你弄不弄死他,死了只能怪他命不好。


“唔,好的院長!”風柳說着轉過身第一次正視端木,目光中的憐憫絲毫不加掩飾:“你就要死了,有什麼要說的嗎?”風柳說着,慢慢摘下背上的丈八無名。

“你…你…呵”端木氣的說不話來,快速默唸咒語,水系與聖光系魔法元素快速凝聚,糾纏結合,一輪聖光斬與水刃合在一起。臺下的觀衆屏住呼吸仔細的看着,風柳也是頗有興致的看着端木,很快,融合魔法,成!下一刻就被端木發出,急速的朝風柳飛去,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呵呵”風柳輕笑,舉起丈八無名,朝那融合的光刃砍去。一瞬間而已,兩者相撞,砰的一聲魔法元素崩潰在風柳的巨力之下,一時間元素肆虐,席捲整個擂臺,就連靠近擂臺的觀衆,都覺得臉被刮的生疼。

端木看到這一幕,連忙召喚出一道水幕,護着己身。發出哈哈的笑聲,在他看來,風柳應該已經死了,就算僥倖不死也是重傷,想到接下來就可以隨意蹂躪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端木覺得從所未有的爽快。

元素施虐,臺下的觀衆也無法看清檯上的情況,但所有人都一致認爲風柳不死也是重傷,紛紛同情的看着風柳剛剛所在的方位,同時也警醒,端木不可招惹。


“唔呵呵,爽嗎?”

依然是那種不急不躁,淡淡的毫不在意的口氣,聲音不大,卻響在安靜的廣場的每個人的耳中。一時間端木傻了,觀衆們也傻了。端木的囂張表情被定格,臉上得猙獰隨着元素的消散慢慢的變得驚訝、震驚、最後嘴巴的長成了O型,滿面的難以置信,像是吃了死孩子一般的說不出話來,只發出無意識的“你…呃…你…”。

“唔,我什麼啊美女?”風柳輕聲調笑,臉上還掛着笑容,嘴角微微勾起有些浮誇的幅度。

“嘶…”臺下的觀衆同時倒吸一口涼氣,元素消散了,她們能看清了,但她們也傻眼了。風柳不知何時已經將丈八無名從新放在了背上,負手而立,睥睨端木。身上沒有一點的傷口,甚至,毫無狼狽的感覺,衣抉飄飄纖塵不染。

“呵呵,還有別的手段嗎?”風柳淡笑着看着看着:“沒有的話,你已經可以死了!唔,當然殺死你肯定是要有理由的,恩…你錯就錯在不該招惹我身邊的女孩子啊,我這人最護短且小心眼了,好了,你可以死了!”風柳說完,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淡淡的笑着,嘴角勾起。轉身離開,站在擂臺的邊緣。

不知何時擂臺中,一小股旋風不知不覺得形成,急速的擴展。端木目眥欲裂,慌忙中撐起一道魔法盾且默唸咒語喚出一道水幕將自己包裹。下一刻旋風將端木吞噬,風元素肆虐,呼嘯聲連天。風柳也在同一時刻跳下擂臺,依然淡淡的笑着,走向幾位少女所在。

擂臺中已看不見其他,只有一道旋風肆虐、肆虐。很快風刃捲起的血色漫天,擂臺邊緣的觀衆,臉上點出點點血跡,瞳孔不斷收縮,慢慢化作恐懼。她們感覺到了,那是血,還有着稍許體溫。

旋風消散,在擂臺中間。空蕩蕩的擂臺,只剩下石板上的血跡斑斑,猩紅點點。擂臺中心,血淋淋的一團,那是端木,早已沒有了風度翩翩的美少年,而是化作一團血肉,血腥氣滔天。

“嘔…”有些少女們,臉色發白滿頭冷汗,不斷乾嘔着,即便大多數人要好一些,也是臉色泛白,身體不自禁的微微顫抖,一部分嘲諷過風柳的人,回想起來忍不住的打個冷戰。

“冰兒,咳咳,麻煩你了,清洗一下擂臺,我也沒想到這端木這麼不抗揍。”風柳看到這一幕,下意識的撓撓頭,尷尬的說道。

“……”冰兒無語,搖搖頭走到擂臺邊緣,雙手按到擂臺之上,一瞬間而已,擂臺整個結冰,隨後冰面飛起,爆碎在空中。出了端木的屍體還在擂臺中,擂臺可謂一塵不染。

“喔喔,冰兒姐姐,你好厲害喔!”小雪拍手喊道。冰兒莞爾,拍拍手回到風柳身邊。

“嘶…”這一幕,落在所有人眼中,紛紛倒吸涼氣。她們看到了冰兒的手段,特殊冰系,在初級法師階段能做到這一步的也是少之又少,更重要的是,她竟然跟那個..變態..走在一起。這一刻,人們紛紛記住了這個冰系的少女,以及那拍手叫好的小女孩兒,在心裏打上一道不可招惹的標記。

她們可是親眼目睹了,那個變態的手段多麼殘忍,而理由卻是…端木只是招惹到了他身邊的女孩子?這尼瑪多麼簡單的理由啊,就將那端木弄得血肉模糊。

“初級魔法師,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嗎?”就連冰藍也喃喃的看向旁邊的老嫗,她終於知道這自己的這幾個隊員,爲何能完成C9級別任務,終於知道了爲何她們回來時甚至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

“這…可…可能吧,那位存在看上的弟子,不是你我能懂得。”老嫗也是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她一輩子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變態的存在,這才初級魔法師而已啊。看他釋放了威力如此巨大的魔法後,臉不紅氣不喘,一點疲憊感都沒有,天知道他的極限到底在哪裏。

“額,好..好吧!呵呵。”冰藍也是乾笑了兩聲,走上臺用魔法擴音器道:“咳,好吧讓我們忘記剛纔的那一幕,接下來由趙鵬對李興建,兩位請上臺。”

臺下觀衆都傻了,這尼瑪,忘記剛纔那一幕?上嘴脣下嘴脣一碰說說簡單,真要忘記那麼那麼容易。過了半晌,這纔有兩名男子紛紛慢慢的走上的擂臺,強忍着沒有去看端木的屍體一眼,展開了又一場激烈的對決。 第五十一章 你敢認輸?

擂臺上,兩位少年有來有往,拼殺不斷。最終**技高一籌,耗空了對方的魔法力,活活把人耗死。

“好的,這真是一場精彩絕倫的對決,勝者**。下邊付冰妤對馮良,兩位請上臺。”冰藍宣佈上場結果的同時,宣佈了下場對決的名單。

“喔,冰兒姐姐加油哦。”小雪妹妹幫冰兒打氣。冰兒卻是莞爾一笑,提着法劍款步上臺,安靜的站在擂臺中,等待着對手上臺。

不多時,一戰戰赫赫的男子慢慢走上臺道:“女俠,我認輸!”

臺下觀衆理解的看着這男子,沒有任何人嘲笑,他們甚至覺得這時理所應當的,就算自己上臺,肯定也是這個選擇,畢竟那個..變態..在那看着呢。

“你敢認輸?”風柳微笑着開口。那男子循着聲音望去,見風柳正微笑着看着自己,那淡淡的微笑,嘴角的弧度,男子一個趔趄差點倒在地上,戰戰赫赫的問道:“那我…?”

“唔,盡全力對冰兒出手!”風柳想了想說道:“如果冰兒實力不濟,你打傷他我不會管的。”

男子一聽,頓時來了精神,沒想到那位變態會這麼說,那自己豈不是還有機會?想到這兒,男子微微躬身對冰兒道:“女俠,失禮了,請賜教!”

“請!”冰兒冷冷的說着,一甩手中法劍,做好應對準備。

那男子也不含糊,既然那位變態都說了,打傷他不會管,那自己就不用顧忌什麼了。高舉法杖,默唸咒語,一連串小火球朝冰兒飛去,火球連發!

冰兒擡手,冰元素迅速凝結,左手上肯對多出一面盾牌來,沒錯不是魔法盾而是盾牌。火球裝在盾牌上砰砰作響,火星四濺。但冰兒卻不爲所動,手中盾牌毫髮無傷,一甩手中法劍,一道冰箭就朝男子飛去,男子撐起魔法盾並默唸咒語,再次凝聚起魔法來。

“哼!”冰兒一聲輕哼,沒想到對方竟然要硬抗自己自己的魔法,也要向自己發起攻擊。如果是兩個魔法師對轟的話,冰兒也許要吃虧了,但冰兒顯然與一般魔法師不同。

只見冰兒甩出冰箭之後,身體也猛的竄出,緊隨冰箭,一前一後朝男子而去。男子眼睛微微一縮,但並未放棄凝聚的魔法,準備以傷換傷。

男子魔法凝聚,一團飛速旋轉的魔法球朝冰兒飛去的同時,硬抗冰兒一記冰箭,魔法盾瞬間破碎,但冰箭卻去勢不見得直接插入男子腹部,男子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插在腹中的冰箭,但下一刻他便又露出笑容。

他對自己的火球很有信心,那不是一般的火球,而是高速旋轉着的火球。但,下一刻,男子驚訝的無以復加,只見冰兒盾牌與法劍不斷延伸,像是兩扇門一般碰撞在一起,牢牢的守護住了前方。

魔法球與冰盾碰撞在一起,不斷的旋轉,魔法盾慢慢出現了一道凹痕。但,火球消散,那門一般的魔法盾併入被刺破。但下一刻,那冰盾破碎,化作一塊塊碎冰。

男子深深出了口氣,以爲是自己的魔法發揮了作用。但瞬間他便露出了苦笑,擡起手道:“我認輸了,打不過!”

只因,他面前一塊塊的碎冰,漂浮在面前二十釐米都不到的地方,尖銳的像是冰錐,陽光照耀下散發着七彩的光芒。

“承認!”冰兒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離開的擂臺。

說起來,實則幾個呼吸之間而已。男子舒了口氣,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幾息的時間,有悲有喜,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冰兒姐姐,好棒哦!”小雪妹妹看着冰兒走來,立刻拍手叫好。風柳也難得的點點頭笑道:“我來沒來得及教你武技呢,你這是…你父親教的?”

“恩!”冰兒看了風柳一眼,點點頭又低下頭去,站在小雪妹妹身邊,臉色羞紅一片。

風柳奇怪的看了冰兒一眼,納悶兒冰兒這是怎麼了?只可惜沒等風柳出口詢問,冰藍卻又宣佈了下一場比曬的參賽者,風柳只好搖頭作罷,好整以暇的準備欣賞下一場比賽了。

“喔,瘋哥哥,中午了呢,我們去吃飯吧?反正今天也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我們的比賽要到明天才會有呢。”小雪妹妹看了看已經開始比賽的場中二人,意興闌珊的說道。

“哦對,去吃飯吧。我父親還在等着招待我們呢。”火舞一拍額頭,也是跟着附和。

“是這樣嗎?”風柳疑惑。

“恩”幾位少女點點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