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雖然很想博美人一笑,但是兜里也要有資本啊,沒有人在繼續喊價了。

「本次拍賣會到此結束,希望下次大家繼續賞光!」

眾人留戀的在安雅身上看了看便都悻悻而走,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安雅的身份,不敢對她有任何放肆的舉動。

「你有那麼多靈石嗎?獨孤家可不會為你出。」包廂內,獨孤言重斜眼看了看獨孤逍遙,對他表示深深的不屑。

「你的胳臂是不是好了。」獨孤逍遙冷眼看著獨孤言重,讓他頓時感到了一股寒氣,獨孤凌志在一旁卻是沒有說話,他也想看看獨孤逍遙到底能不能拿出那麼多靈石。

片刻,天寶閣的執事走了進來,手中拿著獨孤逍遙拍賣下來的乾坤袋和飲血劍。

「凌志少爺,您拍賣的東西。」執事拿著兩樣東西直接走到獨孤凌志身前諂媚的說道,他認為在這個屋子裡只有獨孤凌志有實力拍賣下這些東西。

「喂喂!那是我拍賣下來的。」一旁的獨孤逍遙叫道。

「嗯……?」執事看了看獨孤逍遙,又看了看沒有任何錶示的獨孤凌志。

「不好意思公子,您的東西。」執事連忙來到獨孤逍遙身前賠笑道,對他這個陌生的面孔不是太熟悉。

「嗯!」獨孤逍遙點了點頭沒有太在意。「無雙,這把飲血劍就送給你了。」

「真的。」獨孤無雙激動的大叫一聲。

「三哥你最好了,我愛死你了。」獨孤無雙興奮的接過飲血劍在手中把玩著,好像將它當成了一個玩物。

「別光顧著高興,靈石還沒付呢!」一旁的獨孤言重冷語道。

「哼!多管閑事。」獨孤無雙氣憤的說道。

對此獨孤逍遙沒有理會,而是看向執事。「沒有那麼多靈石用其他東西抵押可不可以。」

「可以,不過要等我們的鑒定師鑒定東西的價值。」執事說道。

「好,你看這個行不行。」獨孤逍遙擺了擺手把執事叫道身前,將手中的一枚令牌在他眼前晃了晃。

噗通!

看著這枚令牌執事直接癱在了地上,雙眼好像沒有了焦距。

「大人您……您稍等,我去請大小姐。」執事口齒不清的說道,好像遇到了什麼害怕的事情。

「三哥,你拿的這是什麼令牌啊,那個執事怎麼這麼害怕。」獨孤無雙將獨孤逍遙手中的令牌搶了下來。

那是一枚古樸的令牌,用紫木雕成,上刻著一個大大的富字,還盤踞著一條神龍,栩栩如生。


「富家的神木令……」獨孤凌志雙眼微縮,沒想到獨孤逍遙手中竟有一枚神木令,富家神木令共有五枚,每一枚都可調動富家五分之一的力量,此時別提獨孤凌志心中有多震撼了。

片刻,只聽一陣稀稀疏疏的腳步聲傳來,當先的是一名女子,身穿一身紅色裙袍,赫然是安雅。

「蕭白……」當安雅看見包廂內的獨孤逍遙時很是驚訝,沒想到真的是他,怪不得加價這麼奇葩。

「安雅小姐,好久不見了!」獨孤逍遙微微笑道。


「呵呵,你什麼時候來的中州。」安雅咯咯笑道,聲音極為誘人,其餘一群人都傻眼了,沒想到兩人竟然認識,尤其是獨孤言重,剛剛還笑話人家,沒想到這麼快就回給自己狠狠的一巴掌。

「剛來不久。」獨孤逍遙笑道。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富安雅。」安雅笑著對獨孤逍遙伸出了玉手。


「獨孤逍遙。」獨孤逍遙也笑道,兩手相握,如果讓外面的人看見不得活活撕了獨孤逍遙,這可是無數人做夢都想要碰觸的。

「你就是小英傑說的逍遙吧!」安雅笑呵呵的說道,明眸流轉,閃爍出一道智慧的光芒。

「你認識英傑。」


「嗯!」安雅笑而不語。

「你們下去吧!」安雅對身後的人擺了擺手。「不要讓人靠近這裡。」

「無雙,你也先回去吧!」獨孤逍遙對獨孤無雙說道。

「好啊!」獨孤無雙笑著答道,還沉醉在手中的飲血劍中,獨孤凌志也雙眼流轉,而後帶著獨孤言重一行人離開。

「安雅小姐有什麼事嗎?」此時房間里只剩下獨孤逍遙與富安雅兩人。

「請你幫個忙!」

??????

「這是……」獨孤逍遙看著眼前的景象感到震驚,那是一座神秘的鎮台上,一個老者孤坐其上,乾瘦的身體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死去,在他的衣衫上還布滿了灰塵,已經不知在上面坐了多長時間。

在老者的頭頂,一座巨大的綠色石山壓在其上,四周還環繞著四座顏色不同的石山,不過其餘四座石山都較小些,看來都是仿製品。

「五行神山!」獨孤逍遙喃喃道。

五行山,上古神器,天生石胎,以五行之力凝結一體,傳聞他曾鎮壓過太古凶猿,神力無比,只是不知怎麼被分割開了。

「五行神山在上古時都威名遠赫,只是在遠古時不知發生了什麼驚天大戰,竟然連五行山都被打破分成了五塊,而其中的四塊神石分別被東方、西門、南宮、北邱四大家族掌控,而這木行神石卻被我們富家、王家、白家共同掌控,這也造就了我們在這個大陸上的地位。」富安雅緩緩說道。

「父親幾年前被魂殿所傷,被莫名的異毒侵蝕,只能依靠木行神石鎮壓,否則早已入魔,或是已經死去。」

「你要我怎麼幫你!」獨孤逍遙問道。

「你知道!」

「你不怕我與他們是一路的,我可是灰瞳大魔王。」

「我看人很準的。」富安雅笑道。


「你從小不能修鍊,十三歲離家后便進入東荒神山,期間消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這段空白就連王家也沒有查出你到底在什麼地方;而後蕭白橫空出世,決戰雲宗城,也只是在你進入東方學院后才將你的兩個身份合一。」

「而且血屠凌花城,血染雁門關,坑殺東域各大門派,這些明顯有人陷害,只是沒人說明而已,現在的大陸已是風雲變幻,隨時都有可能大變,你也要找一些盟友不是嗎。」

「好吧!我認輸。」獨孤逍遙抬手叫道,沒想到富安雅將自己調查的這麼詳細。

「就算是沒有這些,以我與英傑的關係也會出手相救的。」獨孤逍遙笑道。

「只是又要吸收那不願觸碰的東西了。」雙眼望向神石下面的老者,獨孤逍遙喃喃自語。 「三哥,我們到富家的聚賢庄吧,聽說今天那裡有一個什麼大會。」第二天,獨孤無雙興奮的對獨孤逍遙說道。

「好啊!」

聚賢庄,富家的一座大莊園,今天這裡可謂熱鬧無比,來自各域的英傑全都齊聚一堂。

聚賢庄外,守衛們艱難的維持著秩序,因為不是什麼人可以能進入的,場面很是混亂。

「三哥,跟著我。」獨孤無雙一副大姐頭的模樣走在前面,獨孤逍遙靜靜的跟在她的身後,就像一個小跟班。

「都給我讓開。」獨孤無雙大喊了一聲,一群人認出了她的身份,紛紛為其讓出一條通道。

「無雙小姐請。」守衛說道。

「嗯!」獨孤無雙點了點頭,到是有幾分氣勢。

「三哥,我的名頭還行吧!」走進聚賢庄內,獨孤無雙笑嘻嘻的說道。

「還可以!」獨孤逍遙笑了笑。

「快看,那是北域的韓冰。」

「南宮家的南宮無殤。」

「詹台聖地的曹偉!」

「西域魅影族!」

「······」一聲聲驚呼傳來,那些都是一域的人傑。

「三哥,怎麼沒人認識你,你的名號不是很大嗎?。」

「我比較低調。」

「鄙視你。」

「他們不識貨。」

「有道理!」

「逍遙你來了!」就在這時富安雅走了過來,引來無數人的側目。

「嗯!。」獨孤逍遙笑著點了點頭。

「那個小子是誰?」不少人對獨孤逍遙露出敵意,但是並沒有人上前。

「姑姑!你在這裡啊。」富英傑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

「咦!逍遙,你小子終於出來了,我去獨孤家找了你好幾遍了。」突然看見一旁的獨孤逍遙,富英傑高興的叫道。

「你管她叫什麼。」獨孤逍遙指著富安雅對富英傑問道。

「這是我姑姑啊。」富英傑不解的看著獨孤逍遙。「怎麼了?」

「呵呵……沒什麼。」

「小英傑找姑姑我什麼事。」富安雅笑著說道,如果只看長相,別人還以為富安雅是富英傑的姐姐呢。

「嘿嘿……一會有熱鬧看了。」富英傑嘿嘿壞笑道,一看就知道沒幹好事。

「這個位置應該由我大哥狂獅鐵雲坐。」富英傑的話剛落就聽見遠處傳來一陣吵鬧聲。

「狂獅鐵雲雖然在西域有些名氣,但是想要坐上這個位置實力似乎不夠吧。」

「對,還狂獅,你有西狂狂嗎?還是回家吃奶去吧!」

「······」

隨著激烈的吵鬧聲,越來越多的人向聲源處聚集,里三層外三層站滿了人。

獨孤逍遙倒是很輕鬆,幾人被富英傑帶到了閣樓上,劉大魁幾人也在上面,幾人俯視著下面的場景。

那是一座很大的院落,眾人分各四方,每一個方位都放著一把椅子,椅子是用紫晶玉石打造,上面分別刻著東、西、南、北的字樣;而在其中央,一個中字王座立於當中,好像君王一樣等著人來朝拜。

看到這副景象獨孤逍遙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還真是無聊的。」獨孤逍遙看了看富英傑。

「挺好玩的啊!」婠婠興奮的說道。

「是啊是啊!」獨孤無雙也贊同的點了點頭,沒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就達成了共識。

「四大家族鎮守四方,這幾個位置應該由四大家族的人來坐。」不知誰大喊了一聲,想來應該是四大家族的人。

「哼!難道說如果中皇無名在這裡,我們是不是都應向他朝拜,奉他為尊。」

「對,想要坐上王座就應該有相應的實力。」

「······」

雖然場面很吵鬧,但是卻沒有人坐到王座上去,很多人都在觀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