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七月流火噎了噎,遊戲里也沒有搜索玩家定位這玩意兒,大海撈針的工程可不是說著玩的。

「這個也不是太難猜。十有八九還在原來的點刷怪。」黎夜對這種包野的手法不能再熟悉了,完全是某個團體打算在那裡可持續利用的意思,萬一再刷個boss出來,不要太美滋滋! 曾經滄海難為水,當年有錢的時候難免任性了點……

「反正去那裡邊刷怪邊守株待兔就是了。」

北荒的樹林盛產熊皮和熊膽,是裁縫師和烹飪大廚們的最愛。可惜野怪黑熊皮糙肉厚,在這裡刷怪的玩家顯得比其他同等級的地圖更稀少些。

幽影在前面扛怪,黎夜在大後方刷著技能。沒有武器的七月流火忙著收拾熊皮熊膽和掉落的裝備。場面一度非常的靜謐和諧,能清晰地聽到黑熊不甘的吼叫聲。

從村裡買完補給品又修理好裝備,絕無僅有與同伴們再次原路返回。

「老大他們什麼時候過來?」法師冬芒走到與他並肩的位置。傭兵團高層人員組織活動,為此他們清理了散人玩家包下北荒靠近新手村的那塊野區。

作為新加入傭兵團的菜鳥,這種集體打怪戰鬥的場面光想想都有些小興奮。而他們作為先遣部隊,主要負責維護這塊領域的安全與完整——也就是不能讓散人玩家貿然進去。

「大部隊很快就來。」看著滿臉激動的菜鳥法師,絕無僅有在心底無奈地嘆氣。

作為與傭兵團高層有部分接觸的小隊隊長,他是知道點團內的情況的。說是集體活動組團刷怪,不過是為了把成員的時間都利用起來集中刷熊皮和熊膽。

刷熊皮和熊膽幹嘛?

自然是去新手村裡出售。

最近新手村內可是出了個賣奇貨的商人玩家。老大與幾個高層商量后打算採購些物資,為開荒精英難度的秘境作準備——也不知哪裡飄來的傳聞,精英難度的秘境有一定概率爆出玩家的技能書。

然而據說團里的公有資金不太夠……

刷黑熊的玩家少,熊皮和熊膽在材料裡面售價還算高。所以老大和高層們把目光放在了黑熊身上,怎麼說也得賺點開荒的啟動資金吧?至於那個商人開出的昂貴价格,哎,只能安慰自己:一分錢一分貨!

「隊長,有散人玩家在刷我們的怪。」

身邊突然浮現出影流之主的身影,冬芒嚇了一跳。隨即又羨慕影流之主踩了狗屎的好運氣,居然遇到個神秘NPC。學了職業技能,隨時能來無影去無蹤。

這等好事,怎麼就落不到他頭上??

「幾人,多少等級,什麼職業?」

「三個人。一個術士,一個戰士,還有個……呃……可能是法師。都看不到等級,估計是隱藏掉了。哦,對了。」影流之主想起什麼,補充道,「術士和戰士有技能。」身為斥候精英,那麼重要的情報當然不可能遺漏掉。

聽到對方有兩人學了技能,絕無僅有皺了皺眉,也不知道點子硬不硬。

手下的劍士紅桃K和鬼角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興奮。

又有活幹了!

刷黑熊哪裡有刷玩家省力?尤其是看著散人倒在腳下,眼中流露出不甘的眼神,別提多暢快了!

上次他們小隊擼了兩個有點錢的散人玩家,直接爆了根黑鐵法杖。黑鐵武器什麼概念?那可是眼下最牛逼的裝備品階!野怪和普通秘境根本沒機會爆出來。目前就連自家的老大和高層們都只能穿著青銅裝。

雖然在那次打架中,他們也掛了一次,雖然那根黑鐵法杖最後交了上去沒能偷偷賣掉,他們小隊只留下2件青銅裝備,但這並不妨礙嘗到了甜頭的他們再次盼望著這種錢多又沒什麼戰鬥力的散人玩家來自家野區里刷怪。

這不是送上門來的肥肉么?

做夢都能笑出聲!

「隊長!他們敢來刷我們的野,就得做好被清理的準備!」

「這麼好的機會不能放過咯,萬一再爆出個黑鐵什麼的……」

聽到黑鐵品,絕無僅有心頭微動。如果有黑鐵品的裝備,這麼點風險就真不算什麼了。

還猶豫什麼,一個字,干!

「影流,你先過去監視他們,等我們匯合。」

影流之主點點頭,空間一陣扭曲后又消失了。

三人聊天室。

七月流火:女神,你說他們怎麼還不來?我包裹里熊皮熊膽都快塞不下了!

輝夜:塞不下讓幽影幫你塞,擠擠總是有的。

呃……好像哪裡不大對……

幽影:……我這裡裝備也塞不下了……

七月流火:女神,剛爆的瓶藥水你撿了么?

輝夜:沒。

七月流火:奇怪了?怎麼一回頭就沒了?

作為全敏捷加點的先鋒,影流之主當仁不讓地第一個抵達戰場,正好有個小紅瓶滾落在腳下。

傭兵團在發展初期,大家都勒緊了褲腰帶。團內是向來倡導勤儉節約的,1個銀幣當成2個銀幣花。紅藥水一瓶50銅,以團內的理念摺合一下就是1個銀幣。

嘖嘖,天降的橫財!

又暗暗嫌棄:那個法師撿裝備的速度實在太慢了。

不過正好便宜了他撿漏。#滑稽

現出身形,撿起再隱身。時間不超過1秒。行雲流水般的身姿毫無破綻,他在心裡得意:完美!

三人聊天室。

七月流火:怎麼回事?我就整理了下包裹,地上物品就被刷掉了?

幽影:不會吧,刷新時間沒那麼快。是不是記錯地方了?

七月流火:沒毛病啊,熊屍體還在。

輝夜:我剛才好像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幽影:……

七月流火:……

三人小隊一直都蒙聲不響地刷著怪,讓影流之主格外留心自己的走位。生怕踢到一顆石頭、踩到易折的樹枝從而引起對方的警覺。

「你們先刷,我回一下村子。」撿裝備的法爺看了看自己的包裹,跟隊友打個招呼。

「妹紙,要不我們也回下村子?包裹都滿了。」看到法爺離去,戰士回過頭徵詢女術士的意見。

這話讓影流之主一陣緊張。放走一個肥羊無所謂,但要是肥羊們都跑了,他該怎麼向老大交代?

幸好女術士的話正合他意。

「你這麼快就滿了?」女術士蹙眉,「白裝什麼裝不下就丟了吧。」

「丟了?」那個戰士不太情願,但似乎無法反對女術士的意見,只好肉疼地從包裹里取出幾件白裝隨手丟在一邊。 看得影流之主深吸一口氣:竟然有裝備可以撿!

隨即又對這種亂丟裝備的行徑表示鄙視:哼,有錢人就知道浪費!

正好便宜了他,不過現在不太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撿。

影流之主站在裝備旁,堪堪忍住了蠢蠢欲動的雙手,內心祈禱裝備別那麼快被系統刷掉。

「這邊怪刷新太慢,我們去那邊。」

聽肥羊們要換場地,他默默鬆了口氣。等肥羊們走入了矮樹叢就是他撿裝備的時機!

「影流,散人怎麼樣了?」

隊長發來通訊。影流之主見前方肥羊們的身形快要消失,但還是警惕地壓低聲音:「他們還在刷。」撿裝備這種事,多個人知道就得多分一杯羹。

「繼續監視,我們很快就到!」

「是。」

關掉通訊器,影流之主又左右四顧,確定周圍沒什麼異常的動靜才取消隱身狀態。在他彎下腰拾起裝備的那一瞬,一道散發著寒意的凌厲冷光直刺他含羞綻放的小菊花。

「唔——」

襠下一緊,那種驟然緊縮的感覺實在無以言表。

是誰!實在是太陰損太缺德了!

更糟糕的是,他忽然發現自己四肢酥麻無法動彈。該死,是麻痹效果!為什麼現階段會有控制技能!

幸好只有2秒,只要效果一結束他就能進入隱身狀態。到時候不管是誰偷襲的他,他都能把對方從暗處揪出來!

眼瞧著煎熬的兩秒即將過去。不知何時去而復返的法師突然從矮樹叢后蹦了出來,大手一揮:「擼了他!」隨後手執吹簫放於唇邊,又給他補上一記。

同……一靶點……同……一聲悶哼……

隨之而來的紫色光流和箭雨腥風將他埋沒。

「隊長……我暴露了……」

站在復活點,影流之主緊捏雙拳,咬牙切齒。

「怎麼會暴露?」絕無僅有皺眉,遠處依稀是散人玩家的身影。突然少了影流之主這個助力,情況不容樂觀。

這讓他怎麼說,自己貪心撿裝備取消了隱身?但撿裝備這事,他之前沒跟隊長彙報過,現在萬萬不能提,只好搪塞過去。

「不清楚……」

「不清楚?」等了半天,只等來這麼個結果。絕無僅有深深吸了口氣,「廢物!敵明我暗,你一個能隱身的刺客連為什麼暴露了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被隊長批頭蓋臉地一頓罵,影流之主心裡也是一包火無處發泄:哎,你說法師好好地回新手村,幹嘛又突然回來!

突然回來……

等等!他彷彿感覺自己抓住了一絲靈光。

按理說,新手村離那片樹林有些距離,不可能這麼快回來呀!女術士和戰士也隨後一同出現。那場景……更像是守株待兔?

查看了下戰鬥記錄:

系統:玩家「七月流火」對你使用了道具「麻痹吹簫」,給你造成2點物理傷害並附帶2秒麻痹效果……

玩家「七月流火」對你使用了道具「麻痹吹簫」,給你造成2點物理傷害並附帶2秒麻痹效果……

玩家「輝夜」對你使用了技能「獻祭」,給你造成68點法術傷害……

玩家「幽影」對你使用道具「雙手弩」,給你造成9點物理傷害……

玩家「幽影」對你使用道具「雙手弩」,給你造成9點物理傷害……

玩家「輝夜」對你使用了技能「暗影箭」,給你造成59點法術傷害……

輝夜?這ID怎麼那麼眼熟?他敢肯定不止一次地見過,不過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話說回來,這術士的傷害怎麼那麼高,難怪沒幾秒他這個脆皮刺客就掛了了!

七月流火和幽影這兩個ID他倒是能想起來,不就是上次被他們清理了的散人玩家么?

哼!好小子,蒙了面罩一時間還真沒認出來!難怪那麼「針」對他!

一想到那個法師就是七月流火,他感覺自己的牙齒不自覺地開始來回摩擦,但是同一時間,後庭又緊縮了幾分……

擦,陰影都出來了!

彼時,絕無僅有帶領著剩下的人走向正在刷黑熊的黎夜一行人。

攏著面紗的女術士俏生生地站在戰士的身後,時不時地抬起法杖。彷彿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她微微側過頭,如瀑的黑髮下露出潔白柔軟的脖頸,長而卷翹的睫毛似蝶翼輕顫。

絕無僅有瞳孔一緊,腳下一個趔趄。

「有美女啊……」鬼角在身後情不自禁地喟嘆,連自家隊長撲街都未察覺。

幸好另一邊的紅桃K正向絕無僅有說著自己的想法,才能下意識地扶了他一把。

「隊長,待會你騷擾那個戰士,我和鬼角先把術士給送走……誒,隊長,你怎麼了?」順著隊長的目光轉過頭,立時嘴裡不停地喃喃,「送走……送走……」

怎麼辦,不捨得啊!

「咳咳。」即便美女在前,也不能忘記完成使命。絕無僅有清了清嗓子,拉回隊員們的注意力。

「隊長!」鬼角和紅桃K異口同聲,說完又驚異地互對一眼。

絕無僅有嘆口氣,他也不想。可是這片野區被上頭劃定的,不能留散人。他一個小領隊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隊長,要不把那個美女拉到我們傭兵團。這樣她就不算散人玩家,也就不用被清理了,是吧?」法師冬芒終於發揮了他的智力優勢。

絕無僅有眼前一亮,讚賞地看了那個一向吃軟飯的法師一眼。這個方案可以,美女留下,至於剩下兩個散人,該怎樣還是怎樣。

也不曉得……美女會不會看上他?

不過第一次出場的印象還是很重要的!

「美女,你是我的。」

走到美女面前站定,用冰山臉說出不容置疑的語氣。再加上身旁紅桃K和鬼角酷酷地那麼一站。絕無僅有為自己不經意間就流露了那麼一股王霸之氣而暗自得意。

身旁的紅桃K和鬼角一僵,隊長的台詞怎麼跟商量好的不太一樣?

意識到不小心說漏嘴了的絕無僅有尷尬地清嗓子,隨後向術士美女露出誠摯的微笑:「美女,你願意加入我們『四海』傭兵團么?虛位以待!」

嗯……他女朋友的位置確實空著。 七月流火皺眉,對方居然直接把主意打到他女神身上了!還不待他上前一步,身上驟然冒出「+6」的治療量——女神那邊已經一聲不響地開擼了。

「你!」絕無僅有沒料到看似溫婉而迷人的美女竟然是散人里第一個出手的人。還未待他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喊出第二個字,黎夜毫不猶豫地補了個暗影箭。

眼瞧著血條驟然空了一大半,絕無僅有反應還算迅速地從包裹里掏出小紅瓶。誰料身體突然酥酥麻麻動彈不得,小紅瓶在手卻愣是無法抬到嘴邊。

從隊長向美女拋出橄欖枝到隊長遭遇不測,一切發生得太過於突然。按理說即便掛了隊長少個人,四海傭兵和散人的比例也是4:3,從人頭上也沒什麼劣勢。可是,紅桃k、鬼角和冬芒愣是生不出舉劍(法杖)為隊長而戰的心思。

女術士的傷害太要命了!

他們親眼看到隊長的頭頂在同一時間跳起「-61」「-53」……的數值。隊長是撐了血量的戰士,他們那點血量根本不夠看啊!

更可怕的是,女術士是在一瞬間出手的。根本沒讀條吟唱的時間,技能就砸到了絕無僅有的身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