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張媛鳳笑道「答應嗎?」

「我,我做你的夫君?那……」

「嗯嗯,我們會幹很多的事兒,比如,造人運動,命運雙修……」

張媛鳳笑咯咯的神色,看到了葉華一陣尷尬,她已經忍不住把葉華推倒了……

張媛鳳輕輕的從脖子上取出了碎片,交到了葉華的手中「你不說話,姐可是當你答應了,吶,給你。」

四塊碎片放在一起,出現的神聖氣息更為濃烈,照亮了整個房間,葉華看著四塊碎片,通體剔透,如晶瑩的玉片,十分不凡,感受著無窮的神氣散發,他心神安寧,握在手上:「已經得到了四塊,只要搶走李家的一塊,便有了五塊了,距離十八塊有些遙遠,但我不會放棄。」

「復活神器,你想進入天與外界嘛?」張媛鳳把葉華按倒了下去,趴著葉華的身上問道。

「嗯,我追求武道的巔峰,想探索更上的天地。」葉華點頭說道,看著張媛鳳的動作,一副要逆推自己的姿勢,葉華很是苦笑,自己什麼是淪落到了被美女放倒的時候了,這也太沒有男人氣勢了啊!

在兩人摟摟抱抱的時候,一道冷笑之聲,從夜黑之中響出「張家的小女娃,你父親死前應該把神物碎片給了你吧?沒想到你竟敢帶著神物碎片回到風雨城?好大的勇氣啊,不過既然你回來了,就把東西交出來,我可以放過你,不對張家出手,否則,我李勝天就不好說話了,你會後悔拒絕我的。」

夜黑的外面,一道道黑影竄了過來,李家的人馬,宛若蜂擁的黑群,朝張家極快的逼近

感應到了張家的大量神氣,李勝天哪有耐心呢?帶人前來,打算強勢搶奪!

若張家反抗,他便屠殺張家,一個不留地殺掉!

李家有四位老者,都在五級至七級的武狂境界,而家主李勝天,更是一個九級武狂,接近武霸的修為,他的實力,讓風雨城的人都懼怕,這一刻,李勝天氣勢強大,臉色狂傲,雖然兒子被葉華給弄沒種了,可是此刻,他卻沒有因為兒子的事而傷心,他的目的全在神物碎片上。

「四老,凡是反抗的,都全部抹殺。」李勝天對幾位老者命令。

「是,家主,我們不會放走一人,家主的打算,對方交出東西,也要對他們滅族?」一位老者說。

「廢話,我是過來搶走神物的,這個消息,萬一暴露了出去,豈不是讓天下人知曉?到時候別說我一個武狂,哪怕是武天,武皇,那也不會有好下場,神物的吸引力,就連無敵強者也會瘋了一般的競爭啊!」李勝天說道。 第二零零二章張媛鳳中藥

「不妙,李家的家主親自過來對付張家,事情變得危險了,弟,我們怎麼辦?你可以對付李勝天嗎?他是一個九級武狂的高手。」張媛鳳急急地說道,本來還在壓著葉華,卻因為李勝天的到來,而放下動作,坐在葉華的身上問,此刻,再無一點男女趣事的心思,有的僅僅是白雪花容上的不安。

「哼,就知道對方的野心極大,沒想到連夜過來為難。」葉華剛剛,也稍微的迷戀了一會張媛鳳的美麗,可此刻,他從沉睡女人芳香中回來,發出了一聲冷漠的聲響。

張家上下,都沖了出來,誰不是露出害怕之色。、

「李勝天,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已經殺死了我們家主,還想幹什麼?」

「過分,實在過分,張家到底哪兒得罪了你們?居然三番五次的為難?」子弟們紛紛的罵道。

「哈哈,你們這些雜碎,沒資格在老子面前叫囂,老子想為難誰,那是老子的心情,再者,你們張家有我李勝天想要的東西,它就在張媛鳳的身上,若不老老實實地交出來,休怪我不客氣。」李勝天霸道的說道,一掌之力轟中十個張家的青年,那些青年均死在了他的力量中。

「可惡……」

張家的人無比憤怒,可是沒有人敢上去對抗,武狂九級,如此修為,他們哪有勇氣挑戰?

「一堆垃圾,懶得對你出手了,我的目標是張媛鳳,還有那個讓李家絕種的小子,今天,老夫要你們不得好死。」李勝天霸氣的跨了進來!

李家的人手,瘋狂地對張家發動攻擊,張家的大院之內,一場戰鬥爆發開來!

只是張家的戰力,哪兒是李家的對手呢?很快被逼了回來,一步一步地後退!

李家的傢伙氣焰囂張,不可一世,幾乎是追上就下殺手,不留活口。

三爺四爺兩人都有傷在身,無法抵抗,看著李家的大出手,他們兩老均露出了絕望的面色!

葉華與張媛鳳衝出房間,見到的一幕,張媛鳳神色充滿怒火,冷冷的看著李勝天:「你殺了我的父親,現在又濫殺我張家的人,你到底想幹什麼?」

「哼!幹什麼?」李勝天見張媛鳳一副身上沒有神物的面色,冷笑起來「不要跟老夫說你父親沒有把神物碎片交給你手中?」

「我沒有,什麼神物碎片?我不清楚」張媛鳳撒謊道。

「你個女娃兒,當老夫是傻子啊?剛剛的神氣氣息,老夫可感知到了,你說你身上沒有?」李勝天咧嘴大笑,一隻大手朝張媛鳳探出。

張媛鳳露出害怕,罵道「老不死,你要做什麼。」

「交出東西,否則,老夫會讓你後悔。」李勝天狂笑的神色。

「沒有……」張媛鳳打死不承認,東西決不能交出去,她也不是傻女,就算把東西給了李勝天,對方也會對張家下手,一個不留的殺掉,抹殺了這兒的一切消息,避免神物碎片暴露出去。

「小女娃兒,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哼,也好,老夫就現在擊潰你,強行的拿走東西,今天你張家是不可能反抗得了我。」李勝天勢在必得的氣勢,繼續的逼來。

張媛鳳深知道對方的修為,李勝天要對付她,只用一招。

就在此時,葉華悍然出手,絲毫不懼,抽取內世界的龐大之力,站在張媛鳳的身前,抬手一拳爆發,結合了他的武技,硬抗一招。

「轟隆。」兩者的力量,在黑夜中爆發,產生出一股股破壞的威力!

可是,葉華的修為畢竟差了幾級,而且這李勝天也不簡單,早已經參悟武道,把一種武道修鍊到了極致,他的力量非常強猛,擊的葉華倒飛,撞破了幾個房間,葉華露出苦悶的神色「九級實力,又是一個老不死,不是我的修為可以對抗的,只有我的武魂方能有一戰。」

「哈哈,不自量力的小子,莫以為打敗了我兒子就能戰勝我?我李勝天的實力,豈是你可以抗衡的了的?找死,活膩了,我會讓你後悔你讓李家絕種,不過,我現在沒時間對付你,先把東西弄到手,四老,你們去擒下葉華。」李勝天一聲下令。

「是……」

那幾個老者嗤嗤的笑了笑,齊齊的沖了過去,展開最強的力量攻擊葉華。

葉華面向四個老者的為難,不敢大意,單挑的話,說真的,葉華根本不怕,在武狂的境界,並非是等級高就一定強大,這需要看誰的武道,武魂,等方面的強大,才是真的實力。

而這四個武者,武道都不凡,雖然與李勝天差了太多,但也是一些老一輩的了,差不了哪兒去。

「弟,救我……快點救我……」張媛鳳被李勝天逼到了絕路,無力的軟在地面。

李勝天的臉上陰森無比「張媛鳳,全是因為你,讓我的兒子被廢了下面,你如果乖乖的跟我兒子成親,事情就不會變得那樣,可你沒有,既然我兒子已經沒用了,我也不會讓你好過,本想隨意的擊殺了你算了,可是現在我李勝天改變主意了我會讓你痛不欲死,最後也跟我兒子一個下場。」

話下,李勝天的手中取出了一個小瓶子,那瓶子裡面裝著某種藥物,他哈哈一笑道「此乃世間最強烈的春-情水,只要一滴,就可以讓一個媜烈的女人發瘋的求合,得不到男人,會渾身崩潰至死,更可以讓從沒有開封的少女,在一分鐘之內變成極度渴求的浪女,我兒子已經成那樣了,你的下場,要比我兒子更慘,給你喝下,不讓你跟男人歡樂,看你怎麼承受的了?半個時辰,你會全身情火難控而爆體。」

「卑鄙,你滾開。」張媛鳳的面色蒼白,她不敢想象,自己喝了之後的後果。

「哈哈,給老夫喝下去。」李勝天擒下張媛鳳,瓶子內的藥水就往張媛鳳小嘴灌。


張媛鳳無法反抗,她的修為,是不可能抵抗得了,被李勝天強行的灌到了體內,一陣熱量散漫全身,她的面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紅潤,馬上感覺到了她很想要,極度的需要…… 第二零零三章時刻兩難

「弟……我,我……我不行了……」張媛鳳可憐楚楚的看向了葉華,此刻,她的神情撩人,如發浪的女人,無法控制自我,開始在地上做出不安分的動作。

「忍一會,我很快會救你。」葉華朝張媛鳳說了一句,被四位老者合力攻擊,他陷入困境。

如果是平時,葉華會隱藏力量,等待時機,陡然的爆發擊潰敵人,可是現在時間危急,不允許葉華有所保留,他猛然的取出了絕世魔劍,一把散發出黑色之力的可怕之劍,驚動了敵人,葉華手中的魔劍,散發出無盡的邪氣,籠罩張家,震懾所有正在戰鬥的人!

「此劍,難道是封魔之村的那把魔劍?」幾人臉色驚變。

「對,正是那把可怕的武器,沒想到這小子降服了絕世寶劍。」一個老者深吸了口氣!

「老不死,都死吧!」葉華使用絕世魔劍,他的力量大增,即使這把劍被封印了九成的力量,但也可以讓葉華的力量在瞬間提升超越了四位對手,葉華橫掃一擊,一道暗月形的黑色劍芒,一下子擊中四個對手,被劍芒所傷,對方均是發出哀嚎鬼嗚之聲。

魔劍的力量,可怕之處,震懾敵人的靈魂,吞噬其的心神,凡是被邪氣所侵襲。對手會承受可怕的邪氣襲擊!

葉華這一劍,擊殺了兩個老者,另外兩個也都受傷嚴重,失去戰力,昏死在地上!

「不得了的武器,太逆天了!」李勝天看的皮毛髮麻,面色低沉,十分地凝重。

「老不死,你竟敢對她下藥,馬上交出解藥,否則,我滅了你、」葉華怒道。

「哈哈,解藥?這是沒有解藥的,以前中了此葯的女人,都無一生還,全死了,因為這葯起碼需要二十個男人輪流方能救人,或者找一個修鍊霸陽之力的武者能救人,否則,必死無疑。」李勝天哈哈的笑道。

「沒有解藥?看來你是打算把她殺死了,還是使用如此惡劣的手段?」葉華怒了!

「是又如何?小子,莫要覺得你得到了絕世魔劍就能打敗了我?你不要太過自信為好,魔劍被封印了力量,我已經看出它的力度,不足以威懾我李勝天。」話下,李勝天釋放出一股可怕的威壓,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團紫光,那紫光極其的強烈。

「我的武道,乃紫雷滅天,每天吸收紫氣東來,參悟雷道,以無上的雷道,結合了紫氣,從而獲得了屬於我的武道,已經達到極致,我擁有無上的力量。」

「紫雷之道,千道紫光,雷電。」李勝天爆發而出的戰力,驚動了整個風雨城!

「嘩……」一道紫色之雷,充滿了驚天的威力,朝葉華的身軀掃來!

紫雷的速度,巨快,葉華的移動根本躲避不了,被一擊襲中,他的身上,出現了一股雷電的咆哮。

葉華的衣衫,盡然破碎,血肉迷糊,身上一道血傷出現,他面色痛苦,難受的慘出了幾聲。

「靠,這麼強?他的武道,很可怕」葉華吃了一擊,感受到了李勝天的強悍。

「主人,此人不止修為超越你,連武道也高你一層,我的力量也無法抗衡。」魔劍說。

李勝天狂笑一聲,身影飛閃過來,快的讓葉華無法撲捉,對方不止力量強,連速度也誇張!

」擊殺了我李家的幾老,你小子真是活膩了,看我擊潰了你。」李勝天的武技,轟在了葉華身上。

葉華無法抵抗,驅使魔劍抵擋,卻還是被擊的倒飛百米,狼狽不堪。

葉華大口大口的鮮血吐出,受到了嚴重的傷,他的身體搖搖晃晃,極不穩定「怎麼辦?我的力量,跟對方相比,差了太多。」

在危機之下,葉華不得不使用武魂,釋放出紅色的武魂,他的戰鬥力猛增。

「咦!」對方驚訝的咦了一下。


「這武魂,不差」李勝天感到不可思議,沒想到這小子的武魂如此不凡。

葉華的武魂釋放,獲得了力量的增強,他的氣勢直追對手,反擊一招,驅使魔劍斬出一道邪氣之芒。

「掃」

魔劍打出的力量提升,擊的李勝天亂亂跌跌,撞塌了一個房子,李勝天臉色慘白,感覺道一股可怕的氣息!

「竟然差不對追上了我的力量?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李勝天疑惑了下。

「葉華,救我……我不行了哦!我要……我要……」張媛鳳此刻十分痛苦,渾身充滿了極度的渴求,已經過去十分鐘時間,她發現自己的理智快沒有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快點朝男人拱,越多越好,把她給拱死去!

李勝天給她喝下了整整一瓶子,分量很重。

葉華看著張媛鳳痛苦的神色,心知道她快受不住了,在得不到男人,會崩潰爆體而亡!

葉華的心裡急壞了,必須在半小時之前打敗對手。

「葉華?原來,你就是一個聞名大陸的青年?陽神學院的學生?難怪啊,我就疑惑了,哪兒冒出來的一個年輕高手,既然是你,那麼一切就不奇怪了,能讓朱家的武天追殺,你小子確實厲害,可是,你也只能到此為止了,面對我李勝天的力量,你今晚註定死在此地。」李勝天看出了葉華的極限,哈哈一笑,使用出了他的極致武道「大紫雷之領域,雷光覆蓋,任我主宰。」

這傢伙陡然使用出一個可怕的紫雷之域,一個被雷電紫光籠罩的空間,覆蓋了葉華,身在裡面,葉華感覺自己遭到了壓制,無法動用全力,對方的武道領域,十分的奧妙。

一道道紫光之雷轟擊葉華的身軀,葉華無法躲避,身在敵人的武道領域,他感覺自己成了一頭任宰的羊。

若不是有魔劍抵擋了八成,葉華恐怕已經身軀破碎,慘死而下!

「死!」李勝天為人很狠毒,對葉華下下手,操控滿天的雷光,數百道雷電之力擊的葉華狼藉撞跌,葉華髮現,在這個空間,自己的武魂無法發揮最強,對方的武道奧妙,真的超出了他太多。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此時,已經過去了接近三十分鐘,葉華被打倒在地,張媛鳳也近乎極限,在也承受不了,自己的動作都變得沒有理智了,撕碎衣衫…… 第二零零四章死的是你

葉華的臉色露出了苦笑,看來,自己真的遇上了強敵,一個武狂境界的巔峰人物,沒想到自己使用絕世魔劍,釋放最強大的武魂,還是被打的體無完膚,這李勝天的修為,武道,不愧是武狂之中的頂端,他還是一個天真的武者,此刻,情況緊急,自己陷入危機,張媛鳳則失去控制,沒有了理智,命懸一線!

「到這裡了,小子,你會被我無情抹殺,武士之路,可不是好走的,只有擁有逆天之力,不屈意志的修武者,方能走下去,而你,雖說一路走來,創出了少年的傳奇,可是,你選錯了對手。」李勝天一副輕蔑的神色,放鬆了警惕,在他看來,受到了如此多紫光雷擊之力,葉華的身體在強悍,那也極限了,離死不遠。

在這個情況之下,葉華也不會保留,打算拿出自己的底牌,這個底牌,對付武天人物,只能輕傷武天,但拿出來攻擊武狂,卻可以一擊必殺,且,在對方放鬆警惕的時刻,爆發力更厲害,讓對方恐懼。

正巧,李勝天的為人十分高傲,一副輕蔑葉華的神色,一副葉華已經無法垂死掙扎的傲然神色。

在他看來,葉華必死無疑,因而,放鬆著警惕。


葉華的心裡冷笑,要的就是敵人輕蔑自己,他等到了最好的機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