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螺旋形的天地能量密布身體四周,形成劇烈的能量波動。

影響制約著那星海級巔峰的句芒巫族,磅礴的壓力直向他涌去,卻僅僅只是讓他稍停頓一會兒。

實力,相差太多!

減速空間的威力,發揮不到一、二。

「哧!」破空聲響起。近十米高的巨大身軀呈現出非一般的速度,迎面趕上。消瘦的臉龐中眼眸炯炯發亮,閃爍著極烈寒芒,殺意盡露。墨綠se的氣息蔓布,一雙鐵拳彷彿穿透空間。向自己襲來。

速度極快!

更是避無可避!

但……

「再見了。」林風微然而笑。

眼看那帶著強烈綠光的鐵拳即將轟落,林風的身體卻好似煙塵般消散,整個人呈現出一片朦朧狀態。

呼~!拳風略起,卻只是轟碎那片殘影。

林風,完全消失在原地。



「合!」林風眼眸正然。

秘分身回歸,林風的眼眸微微變化。

力量,再次增強!

這一次的引蛇出洞,相當完美。

整個句芒巫族的群落,幾乎被調走一空。

「看來,那一招確實不需要再使用。」林風淡然而笑。

不使用那極耗費力量的一招,足以省下很多功夫。眼下,那群句芒巫族早已被引到『遙遠』的西方,一時半刻絕對回不來。按估計,等到他們回來,自己恐怕早已是逃之夭夭。

整個計劃,完美的實行。

出乎意料的順利!

「生活回歸原始,回歸本質,在修鍊一途中的確能心無旁騖。」

「但論『智慧』的修鍊,這些巫族確實遜se人類一籌。」

與其說智慧,倒不如說是

狡猾。

林風颯然一笑,感到十分滿意。

身體直竄而起,亟火梭劃過一道亮眼火芒,瞬間出現在腳下。

速度再一次加快,穿過句芒巫族的族群,林風不斷加速,往正南面方向飛去。

倏然間

「怦怦怦!!」胸口劇烈跳動。

林風面se頓時一變,左手按在胸口之上,整個人腦袋轟然一震,眼眸極具綻亮。目光落向遠處,林風的速度陡然降低,那是一種心之呼喚的感覺,巫妖之心就好似找到了什麼似的,並非恐懼害怕,而是……

興奮!!!



(爆發,第一更~)(未完待續。) ()「你就是林風?」丁洪的眼中,充透著一分凌厲寒光。

「你是?」林風持槍而立,不卑不亢。

「哼,裝模作樣!」厲鳴在丁洪身後站出,眼神變化不定,冷笑道,「你莫不是連丁掌門都不認識?」

「厲鳴。」林風雙眸如電,看著那卑劣的嘴臉,不用問都已經猜到發生什麼事。

戕!燼魔槍震動,一股淡淡的殺氣從林風眼中冒出。..

就是眼前這人渣,殺了王峰,更陷自己於不義!

「怎麼,上次殺不了我,這次還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行兇?」有丁洪做靠山,厲鳴絲毫不顯懼怕,牙尖嘴利。但卻也是相當的小心,緊靠在丁洪身後,似乎生怕林風突然出手。

話音一出,頓時惹得風揚谷眾弟子一陣唾罵聲連連。

「林風,你好大膽子!」丁洪沉聲而喝,帶著深深慍怒。

「掌門,此事並非如厲鳴所言。」林風面se凝然。


「那是如何?」丁洪眼眸炯亮。

「師傅,休要聽這敗類信口雌黃!」厲鳴面se瞬變,連道,卻是被丁洪右手抬起,止住。..

丁洪緊盯著林風,徐徐道,「說。」

林風望著厲鳴,眼中帶著一分殺意,手指而向,「殺王峰的,是他,厲鳴!」

聲音鏗鏘若定,周圍頓時一片嘩然,厲鳴面se頓變,「林風你休要信口雌黃,血口噴人。我和王峰情同手足,怎會加害於他!明明是你殺死王峰,連帶齊陽齊月萱兒都是盡喪你手,還要在這胡扯一通!簡直不知羞恥!」

場內一片喧嘩,丁洪的眼眸更是深沉一分。

然林風卻徐徐開口道。「齊家兄妹和萱兒,並沒有死。」


聲音落下,所有人都是安靜下來。厲鳴腳步一陣踉蹌,眼珠子不停轉動著,尖聲道,「你胡說!他們若沒死。那他們現在人在何處?」

林風面不改se,「還在混亂沼澤之中。」

「說的真是動聽。」厲鳴冷笑連連,「若他們真沒死,為什麼不和你一道回來?撒謊也不撒的好一點。」

林風眉頭微擰,「他們被困在裡面了。」


「困在哪裡?」丁洪皺眉道。

林風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並未說出。

就算說了也是沒用,因為根本進不去,眼下那句芒巫族恐怕早已是暴怒。誰去誰死。

就算自己,也是一樣。

「胡謅不出!」厲鳴冷笑道,「明明是你殺了他們,還在這假仁假義,當真不要臉。」言罷,厲鳴對丁洪拱手道,「師傅,別再聽這小人狡辯。殺了他,為萱兒師妹她們報仇!」

「對。殺了他!」

「為王師兄報仇!」

「為萱兒師妹報仇!!」

一時間,吶喊聲不斷,所有弟子怒聲斥喊。

雖是各執一詞,但厲鳴的話早已是深入人心,更何況……

林風,只是個外人。

「林風是?」丁洪長舒了口氣。眼眸沉然,「我很想相信你,但…你所說無憑無據,確實讓人難以接受。更讓我好奇的是,你的《龍陽槍決》到底是怎麼偷學而來?」

林風目光粼粼。耳邊不時傳來風揚谷弟子憤怒的聲音。

輕嘆一聲,心中已然明白,今ri,自己恐怕難以洗刷這個『冤名』。

難不成告訴丁洪,自己這《龍陽槍決》是從王峰處偷學而來?槍意是從木雕中領悟?

誰會相信!!


環望著那一雙雙嫉恨的眼神,感受著澎湃盡致的怒意,林風搖了搖頭。目光深然的望向厲鳴,直看的後者心裡發毛。林風徐徐開口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掌門不相信,那也無謂勉強,事情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

說著,林風轉過身,便yu離去。

說再多都沒用,眼下局勢已然非自己所能控制。

風向,已然完全倒向厲鳴那一邊。

他ri待得接回萱兒等人,誰是誰非,所有一切都將破曉雲開。

何須急於一時。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小兄弟你未免太不把我風揚谷放在眼裡了?」丁洪淡淡開口道,蓬然的氣焰瘋狂而漲,那雙jing光凌厲的眼眸充透著一分寒冷殺意。霎時,林風停下腳步。

「丁掌門想怎樣?」林風聲音未變,神se平靜。

「你口口聲聲未殺我門下弟子,我且信你一分。」丁洪冉冉道。

「師傅!!」厲鳴聞言頓時急道,卻被丁洪抬手制止,聲音沉然,「但你偷學我風揚谷不傳之秘《龍陽槍決》卻是不爭事實,今ri我若不廢你,風揚谷如何能在綠煙城立足!」

聲音如天雷驚動,丁洪的澎湃氣息頓時使得周圍氣氛到達頂點。

眾風揚谷弟子狂喊連連,充透著一分凌厲盡致的快感,而厲鳴眼中,yin狠之se一閃即逝。

只要師傅出手,林風就算再強,都是死路一條!

屆時死無對證,再沒有人會懷疑他。

「對,這種人渣,廢了他,師傅!」厲鳴怒喝道。

「廢了他!」「廢了他,掌門!!」一波一波的聲音不斷從周圍傳出,如波浪般湧來。

林風,儼然成為整個風揚谷的公敵,所有人無不對他恨之入骨。

然而……

面對眾敵環繞,林風依然面se不改。

事實上,打從自己進入風揚谷的那一刻,便已經料到這種『最壞』結果。


但…那又如何!

哪怕千夫所指,自己的心都不會動搖。哪怕面對數以億計的敵人,自己都是視之如草芥螻蟻。任何的一切都影響不了自己,只要心之所向,心之堅定,一切……

都不重要。

「丁掌門。」林風轉過身,面se依然平靜。

目光瞥過厲鳴。帶著分淡淡的藐視,林風直望著丁洪,徐徐開口,「如果你執意如此,你會後悔的。」

聲音並不重,但卻讓的所有人怔然。包括丁洪。

「哈!」「哈哈!!」笑聲從周圍傳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