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走吧,我們要先攀登至神山山頂,才能夠開啓神山大門,進入其中。”

娑目光神異的望了一眼楚一刀,小心翼翼的靠近來,驕傲的用怪異拗口的腔調,笑着說道,“到了山頂,你們會更加震撼的。”

顯然,對於他來說,能夠看到實力如此強大的楚一刀,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因爲這個少女越是強大,斬殺那兩隻惡魔的可能性就越大。

至於宋子陽和李少白,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忽略了。

“攀登至山頂,才能夠開啓神山大門?”

宋子陽愣了一下,沒有明白其中的含義。

至於那更加震撼的話語,他自動就忽略了。

楚一刀和李少白亦是如此,都在思索着那所謂的神山大門,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但是,當他們三人,跟隨着娑,一路向上攀登,花費了將近五個時辰,才堪堪到了山頂的時候,三人都深深地呆住了。

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

舉目四望,天地一片蒼茫,下方的叢林,遠處的沙漠,山後面的草原,都像是一副濃墨重彩的花捲,展現在眼前。

千里江山,一覽無餘。

而擡頭向上望去,原本高遠空曠的天空,似是驟然變得低矮了,白雲在身邊漂浮,星月近在咫尺。

手可摘星辰!

身在山巔,胸腹之中,一股豪邁之氣油然而生,宋子陽縱身躍至一株松樹巔峯的枝丫上站定,忍不住仰天長嘯。

在這時候,他的腦海裏面,只有一句話在迴盪:

海到無邊天作岸,山登絕頂我爲峯!

是的,我爲峯!

宋子陽念及種種過往,愈發的堅定了攀登陰陽門巔峯的信念。


早晚有一天,自己也像是站在這座山峯峯頂一般,站在陰陽門之巔,成就龍脈天師之位,再回首來看天地間的風景——

必定別有滋味!

李少白也被這山巔浩瀚的景色,給深深地震撼了,哇哇驚歎。

唯有楚一刀,雖然臉上也十分驚訝,但終究沒有失態。

她是在火山爆發的岩漿流裏淬鍊過肉身的人,自幼踏遍萬里山河,見過的奇峯險地無數。

這裏雖然獨特,卻不能影響她的心神。

相比較來說,這裏天地靈氣的濃郁程度,更加讓她驚喜。

幾乎不用主動吸納,無盡的天地靈氣,便瘋狂的涌入體內,被經脈吸收、運轉,從最細微處,增強着肉身。

在這裏修煉一天,可抵得上外界一個月!


若非是還要尋找沙魔、石魔,她幾乎要盤膝坐下,開始閉關修煉。

娑看着宋子陽和李少白的反應,得意一笑。可轉頭看到楚一刀那淡然的模樣,不由得微微一怔。

但再想到這神山中,可能有沙魔和石魔,臉上神色頓時便凝重了起來,來不及思考太多,手中法杖揚起,口中唸唸有詞,身體還劇烈的跳動起來不知名的舞蹈。

剎那間,一股神祕的力量,自他的身體內,向外涌出。

他臉龐之上那雕刻的略顯猙獰的蛤蟆圖騰,猶若是活了過來,開始在他臉上掙扎晃動,綻放出幽暗的青色光芒。

隨後,他的背後,顯露出來那圖騰吞天蛤的虛影來。

“……呀呔!”

他口中蠻語越念越急,最後一聲大喝。

頓時,一道神祕能量所化的白色箭矢,自他口中吐出,擊中了身前的虛空之處。

剎那間,一道無形無質的“隱形”的門,現出在了山巔之上的高空裏。 在宋子陽的神識籠罩之中,高空之上三丈左右處,確實有一扇門出現了。

但是肉眼卻無論如何也看不到。


他縱身躍起,伸手觸碰,也摸了個空。

彷彿這一扇門,只不過是虛無的。

可當四人漸次進入其中後,眼前的景象,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竟是一座巨大的洞窟,在洞窟的四周山壁之上,有一個個洞口,不知通向哪裏。

這裏跟那星月七十二洞有些相似,但卻不知道比那星月七十二洞大了多少。

並且,這洞窟中的天地靈氣更加濃郁了,在頭頂的山岩處,有一根根垂下的尖銳石頭,與鐘乳石有些類似,但卻沒有那麼大。

這些石頭上,隱約有水滴凝聚,神識掃過去,可以辨別出來那分明是天地靈氣濃郁到了極致而液化。

這洞窟之中,零零散散的生長着一株株模樣奇特的植物,像是高大的野草,又像是低矮的灌木,葉子似是鋸齒一般,邊緣處看起來十分鋒利,眼睛盯着看久了,幾乎都有一種要被割傷的錯覺。


這些植物,看起來直接從石頭裏生長出來,大量的根系裸露在外,直接從空氣中吸食天地靈氣,供給自身。

除了這些零散生長的奇特植物之外,空曠的洞窟,再沒有其他任何東西。

宋子陽在觀察這一方空間的同時,也在回憶着周圍的佈局,娑的每一個動作,以及那神祕力量所化的箭矢落下的位置。

他的眉頭緊緊皺着,尋龍探穴六字祕法運轉,大量的陰陽之力凝聚於雙眸之上。

剎那間,他的兩顆眸子裏,眼白眼球盡皆消失,混沌之氣顯露,兩個漩渦出現,瘋狂旋轉。

周遭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再沒有了山峯,再沒有了無盡樹木、野草,以及藍天白雲。

四周一片混沌,只剩下大地龍脈,從四面八方,延伸至此,只剩下了那天然形成的龍脈法陣,顯露出來真實的面目。

在這法陣正中央,有一道耀眼的光芒,連混沌之氣,都無法遮掩。

那是大陣所孕育的寶物!

呼……

他長長的舒了口氣,退出了這玄妙的狀態。

也就是這一瞬間的功夫,那龐大到恐怖的靈湖,所蘊藏的海量陰陽之力,已經憑空消失了十分之一。

或許是因爲修爲的增長,這陰陽之力的消耗,比之前施展時,少了不少,並且他神色間也沒有那麼疲憊了。

英女傳 ,他對於這座神山,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之前他順着龍脈支脈,一路向西的時候,便察覺到了異常,猜測出來可能在某處集合這小世界之力,孕育着一件非同尋常的寶物。

顯然,就是此處了。

那寶物就在下方,大陣的中心。

他對於法陣之道的造詣,已經今非昔比。即便是沒有娑的指引,他覺得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也能夠將這天然形成的龍脈法陣破解,找到寶物。

當然,這個時間,是難以控制的。或許很短,短到幾個時辰、幾天,但或許要很長,幾個月甚至幾年都說不定!

之前在攀登山峯的那五個時辰裏,他也沒有閒着,龐大的神識釋放出去,一直在觀察着這神山的種種變化。

那青色的蔓藤、堅硬的鐵木,也都在神山上看到了。

但不論是那隔絕術法的蔓藤還是堪比戰兵級別法器的鐵木,都顯然不如眼前的這鋸齒狀的奇特植物。

只不過,眼下他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去研究它的功效了。

倒是楚一刀,對於這零散、稀疏的植物,比較好奇, 婚不厭詐,總裁的掌上明珠

在她的白皙稚嫩的小手,觸碰到葉子的瞬間,那植物似是活了過來,所有的葉子,齊齊的捲了過來,直接將她的整個身體都包裹了起來。

竟是要將她絞殺在此!

“別碰,這是食人草,連青藤都能割斷……”

娑族長見狀,慌忙大叫。

嘶——

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得一聲尖銳的聲響過後,大量葉子,被她的身體直接崩散,落了一地。

“呃!”

娑族長愕然。

他顯然對於楚一刀的身體,缺乏瞭解,但眼下,這食人草,卻讓他有了一個最直觀的認識。

但楚一刀也並非平安無事,她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印痕,幾乎要將她的肌膚割裂。

“好鋒利!”她一臉驚訝。

自己的身軀有多強悍,她自然清楚無比,這一株食人草,卻差點傷了自己。

若是數十株上百株呢?

她覺得若是大量的食人草匯聚在一起,還真不好說。

宋子陽也嚇了一跳,急忙道:“這可是龍脈匯聚之地,天知道這裏生長的草木有何靈性,你不要輕易的觸碰。”

“好。”

楚一刀也沒有逞強,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娑也在震驚過後,迅速的將這洞窟,仔細的搜查了一遍。

“那兩隻惡魔,應該是已經離開了,”

他的神色凝重,提到兩隻魔種時,眼眸裏不自覺的便現出了恐懼之色,“我再確認一下。”

說着,他閉上了眼睛。

背後圖騰吞天蛤的虛影,若隱若現。


他搜查的方式,頗爲詭異,大量神祕的力量,自臉龐圖騰之中散逸出來,形成一條條惟妙惟肖的靈蛇,四下裏竄動,在這洞窟之中逡巡一圈之後,很快便消失在了山壁上各個洞口之中。

片刻之後,他汗如雨下。

睜開了雙眼,搖了搖頭。

“它們離開很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