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喲,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看來你是不合作咯?殺了他們!”

夜無悔冰冷的話語讓着魁梧中年男子感到十分的不爽。

夜無悔面前的這八人都是常年混跡蒼莽山脈的人,每天都過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自然是殺伐果斷,這種情況之下,八人幾乎是同時出手,一同朝夜無悔幾人殺了過來。

“青天,你保護無悔!”

風陽說了一聲,闢風刀已經握在了手中,面對這八人一同殺來,風陽一馬當先,絲毫不虛。

在風陽出手的同時,龍靈萱也跟着出劍,已經是武宗一階的她對付這幫武師層次的人還是不成任何問題的。

賴青天在戰鬥技巧上不要說和夜無悔相比,和龍靈萱風陽相比也是大大的不如,但是賴青天擁有強大的力量和防禦能力,有他保護夜無悔再合適不過。

現在夜無悔揹着藥不死,所以無雙重劍已經交到了賴青天的手中,賴青天就這麼握着無雙重劍走在夜無悔的身側。

夜無悔揹着藥不死,根本就沒有去看風陽龍靈萱和對方的戰鬥,自顧自的往蒼莽山脈之外走去,因爲在夜無悔的眼裏這場戰鬥毫無懸念。

如果風陽和龍靈萱兩人連對方這八人都解決不了的話,那就沒有必要繼續跟着自己了。將來他所要面對的敵人絕對比面前的這八人強大不止一星半點。


有兩人趁風陽和龍靈萱不注意,直接殺向了夜無悔,因爲他們發現夜無悔纔是這一行人之中的首腦,而且看夜無悔的樣子似乎還是最好欺負的一個。

就在對方靠近夜無悔的剎那,賴青天突然之間出手,無雙重劍重重的甩了出去,沒有任何的花俏,就是簡單的砸而已。

“砰!”

無雙重劍砸在了對方兩人的兵器之上,驚人的力量直接將兩人同時震飛,那兩人倒飛出去之後,撞在樹上,地上,跟着便是一口淤血噴出。

與此同時,風陽那邊的戰鬥也已經結束的差不多了。剛纔夜無悔動手之前說的很明白,若是對方不滾開,那就是死。

風陽曾經也在蒼莽山脈之中混過,自然不會心慈手軟,對方八人全部死在了風陽的刀下,至於龍靈萱,戰鬥起來毫不含糊,但是說到殺人還是下不去手,所以這最後一刀基本上都是由風陽來完成的。

做完了這一切,風陽如同沒事一樣,跟上了夜無悔,走到了夜無悔的的身邊。

龍靈萱也同樣跟了上來,但卻沒有風陽這麼坦然。顯然剛纔的血腥一幕對於龍靈萱有着不小的影響。

但是龍靈萱沒有多說什麼,他在自己的內心之中努力克服着這種障礙,試圖努力習慣這種場面。

因爲龍靈萱知道,自己爺爺的血仇,有朝一日,必然需要自己來報,等到那一天,自己必然會手刃了仇人,所以她必須要適應這種殺人的場面。

龍靈萱和風陽跟上了夜無悔之後,沒有說什麼。衆人幾乎沒有任何的交談,就這麼一直朝蒼莽山脈之外走去。

夜無悔算了算時間,距離夜家被斬首的日子差不多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而藥不死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恢復過來,時間上還是趕得及的。

十日之後,靈鷲寺山下

夜無悔終於將藥不死放了下來,這個時候藥不死已經甦醒了過來,臉色也好了不少,但是想要完全恢復顯然沒有那麼快。

“你們在這裏等我一會兒,我去靈鷲寺一趟!”

夜無悔將藥不死交給了賴青天,隨後對風陽四人說道。

“放心,不死交給我們照顧吧!”賴青天點了點頭說道,跟着夜無悔一個人朝靈鷲寺方向走了上去。

山下一個隱祕的角落

“此人是夜無悔?我們要不要回去彙報一下!”

兩名身穿着黑色緊身衣,戴着黑色鐵面具的神祕人正潛伏在那裏,其中一人對身邊的另外一人說道。

“我們的任務是刺殺夜問憂,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殺了夜無悔,可是有一百萬兩的賞金,難道你不心動麼?”

“別忘了無情門的規矩,不準私自接任務,若是被查到,我們兩個的小命就難保了!”

兩名黑衣鐵面人小聲的議論着,從他們的談論中可以得知,這兩人便是皇室從無情門之中請來暗殺夜問憂的殺手。

這兩人潛伏在靈鷲寺下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不愧是具有職業殺手素質之人,這一個月的時間,兩人每時每刻都守在這裏,寸步不離,只爲了完成上頭給予的任務。

在一名靈鷲寺僧人的帶領之下,夜無悔來到了夜問憂的房間之中,推開門,夜問憂還是如同往常那樣,跪坐在佛像面前誦經唸佛。

“二叔!”

再一次見到夜問憂,夜無悔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因爲上一次離開的時候,夜無悔受到了夜問憂的指示,前去臥龍山尋找段天機,這一次歸來營救夜家的日子也差不多該到了。

“無悔,你終於回來了!”

夜問憂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轉頭看向了夜無悔,臉上面帶着微笑,跟着走到了夜無悔的面前。

“無悔,是否找到了那高人?”夜問憂對夜無悔問道。

夜無悔將前往江南之後,發生的事情不論詳略,只要是和營救夜家有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夜問憂敘述了一邊。

“君若無悔,青天不死,風雲相助,可成無雙霸業,這麼說來,你已經找到這四人了?”

夜問憂聽到了夜無悔的話之後,口中喃喃唸叨的同時,朝夜無悔問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風雲中的雲就在京城之中,至於其他三人現在就在山下!”夜無悔回答道。

“既然是那高人說的,應該不會有假,我相信他的判斷。此去京城,你一切小心,夜家的存亡掌握在你的手中!”

夜無悔朝夜無悔點了點頭,隨後語重心長的對夜無悔說道。

“二叔,難道你不打算隨我一同前往?”

聽夜問憂說話的口氣,顯然是沒有打算前往的意圖。夜無悔不明白,他二叔也是夜家之人,即使出家,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怎麼能夠還不出手。

當然夜無悔也明白,夜問憂並沒有忘了自己是夜家之人,之前他所做的一切當中都可以看出,夜問憂還是掛心夜家的事情的。

“我不能夠下山,現在山下正有皇室請來的無情門殺手埋伏着,若是我一旦下山,他們定然會出手。”

無情門的殺手在山下埋伏了一個月的時間,雖然他們隱藏的極好,夜問憂是發現不了,但是靈鷲寺之中卻有其他高人,早就已經發現,並且交代過夜問憂,讓其不要下山,夜問憂知曉之後,自然會注意。 對於京城之中這個無情門的殺手組織,夜問憂可是有一定的瞭解,因爲曾經夜問憂與一名無情門的玄級殺手相識,一次在醉酒之後,這名殺手告知了夜問憂無情門之中的一些訊息。

無情門之中的殺手分爲天地玄黃四級,其中的天級殺手擁有着武皇層次的實力,這等實力在京城當中已經是最爲頂尖的存在。

不過天級殺手畢竟是少數,包括無情門門主在內,天級殺手也不過三名而已。

無情門的中堅力量應該是地級殺手和玄級殺手,其中地級殺手擁有二三十人,玄級殺手更是有過百人,至於黃級殺手數不勝數。

無情門的等級制度森嚴,一級一級之間形成管理,天級殺手管理地級殺手,地級殺手管理玄級殺手,玄級殺手管理黃級殺手。

而且無情門的殺手平日裏就生活在京城之中,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則是穿山黑衣,帶上鐵面,即使是同伴也只知道對方的代號,而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無情門內發佈命令都是通過一級一級之間的傳遞。天級殺手根本就不知道玄級以及黃級的殺手有哪些,即使路上碰到也認不出來。

這樣的管理方式既方便管理,也能夠確保無情門人員一定的安全,比如抓住了一個玄級殺手,他頂多只知道他手中的那些黃級殺手有誰,其他的一概不知。

所以無情門作爲一個殺手組織能夠一直存在於京城之中,而且還越做越大,連皇室也默認其存在,甚至還需要請他幫忙,可見無情門的強大之處。

無情門有三條門規,第一,不準私自接任務,違者殺。第二,不得越級管理,違者殺。第三,不得叛離無情門,違者殺。

這樣一個殺手組織,可以說是爲有錢人專門設立的,因爲無情門只認錢不認人,若是給予他們足夠的金錢,即使是刺殺天賜帝君,他們也敢接。

好在無情門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不偏袒任何一方,算是維持着一種平衡,這也證明了他的權威所在。

正是因爲夜問憂對無情門的瞭解,所以當得知無情門有殺手埋伏在山下的時候,便不敢隨便下山。

因爲夜問憂知道,這些殺手不完成任務是不會離開的,若是夜問憂跟夜無悔下手,到時候也許還會波及到夜無悔,因此無論是什麼角度上考慮,夜問憂都不能夠離開靈鷲寺。

“我明白了,二叔!”夜無悔對夜問憂點了點頭說道。

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夜無悔還是能夠理解的,他二叔這麼做也是爲了保證夜無悔的安全,至少在救出夜家之前,夜無悔絕對不能夠出什麼事。

夜無悔在和夜問憂做了一番交談之後,隨後便下山而去,山下風陽四人正等待着自己。

夜無悔和風陽等人站在一起,目光不由朝四周看了看,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顯然這幾個無情門的殺手隱蔽工作做得極好。

“無悔哥哥,你在看什麼?”

夜無悔東張西望的,龍靈萱不禁好奇了起來,也朝四周看去,但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沒什麼,我們走吧!”

夜無悔聳了聳肩,背起藥不死,便朝京城方向走了過去。

無情門的殺手顯然是皇室請來刺殺夜問憂的,夜無悔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他們也沒有動手刺殺夜無悔,這就證明了這些殺手老老實實的遵循無情門的門規,如此的話,夜無悔便放下了心來。

“老大,我恢復的差不多了,放我下來吧!”

夜無悔背上的藥不死,口中緩緩的對夜無悔說道,說起話來似乎還是有一些有氣無力,但是氣色已經比剛中毒的時候好上了許多。

“你可以麼?我看還是我繼續揹着你吧!”

夜無悔聽背後的藥不死說話的聲音,就覺得藥不死的身子還是太過於虛弱,所以沒有聽從藥不死的意見,依舊要求繼續揹着藥不死。

“老大,你聽我說,你現在進入到京城,若是這樣揹着我,太引人注目了。我想以你在京城之中的名聲,恐怕沒有人不認識你的吧?”藥不死用他那不大的聲音對夜無悔說着。

這一番話完全在理,讓夜無悔根本就無法反駁。他夜無悔是什麼人?京城四少之首,京城之中大到王公貴族,小到街頭小販,有誰不認識夜無悔的?

要是就這麼直接進入到京城之內,不出一刻時間,自己必然會被大批軍隊包圍。

夜無悔將藥不死放了下來,跟着對藥不死問道:“可以麼?”


藥不死點了點頭,夜無悔這才稍稍放心,跟着夜無悔翻手取出了幾件黑袍,紛紛交到了風陽幾人的手中。

“此去京城我們要儘可能的低調,接下來一段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十分的重要!”


夜無悔嚴肅的看向風陽等人,對衆人緩緩的說道。

風陽等人也知道這件事情對於夜無悔的重要性,以及這件事情的複雜性,所以表情一個個變得嚴肅了起來。

“青天,藥不死走不快,你先去趕去京城之中,沿途散佈消息,就說破天至尊八級獸丹被皇室所得!藏於國庫之中!”

夜無悔對賴青天說道,距離夜家被斬首之日還有三十幾日的時間,現在散佈消息並不算晚。

那些實力強大的強者或者勢力消息是何等的靈通,夜無悔相信不出半月,這些強者就都會紛紛趕來。

“交給我!”

賴青天接過夜無悔手中的一件黑袍,將無雙重劍還給了夜無悔之後,跟着先走了一步。

散佈謠言這種事情看上去沒有任何的風險,但是若是皇室決心要查的話,說不定會被查出來,所以爲了謹慎安全起見,還是低調行事比較好。

“我們也趕快去京城!”

賴青天一路的飛奔,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夜無悔幾人的面前。隨後夜無悔對身邊剩下的幾人說道。

……

五日之後

京城皇宮,九龍殿內

天賜帝君帝天宇正襟危坐在龍椅之上,目光省視着殿內的文武百官。

“今日有傳聞說破天至尊手中的八階獸丹在朕的國庫之中,衆愛卿可知道此事?”帝天宇器宇軒昂,對衆臣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