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在王毅的二師兄抹去那一縷鮮血時,這面容枯槁的三長老張嘴便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正神情萎靡、面色蒼白、震驚的看向王毅的二師兄。

而那魔獄煞犬又恢復了平靜,此時的它就如同一個斷了線的木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又處在了那精神恍惚之中。

王毅的二師兄看到這才微微一笑,咬破了自己的食指,讓靈力將其鮮血包裹,輸進了它的體內。

當一切都融合之時,這魔獄煞犬仰天便又是一聲尖銳的嘶吼,對王毅的二師兄身前微微蹲下,露出了臣服之勢。

這時王毅的二師兄身體微微一顫,與其產生了一絲共鳴,他看著這魔獄煞犬片刻后,仰天大笑了起來。

「怎麼可能?這魔獄煞犬竟甘願為奴!」那面容枯槁的三長老震驚道,此時王毅二師兄卻笑的更大聲了! 當大傻一群離開之後,鄒子川坐在主駕駛座上一陣沉默。

他想起了自己的部下,那都是一群敢愛敢恨的熱血勇士,他們的思維非常簡單,你對他們好,他們就對你好,你把他們當朋友,他們就會肝膽相照。

「大人!」一直站在鄒子川身後的吉桑一臉小心翼翼的喊道。

「嗯?」

極品修仙:撿個男神做老公 到了休息時間,因為訓練星日照時間長,所以……」

「讓他們休息吧,以後這些事情不用請示,到了休息時間休息就是。」

「是!」吉桑低頭退出。

「吉桑。」

「在,大人!」吉桑停住身體。

「你除了兒子,還有親人嗎?」鄒子川問道。



「回答人,有一個失散的妻子。」吉桑的聲音有一絲顫抖。

「有消息嗎?」

「沒有,蟲災出現的時候,她正在一家小物流公司跟船,因為蟲災的原因,那家物流公司總部被摧毀了,老闆也是死了,物流公司也破產了,現在還不知道死活,大人!」


「有消息告訴我,對了,你收集一下颶風冒險團所有親屬的資料,如果有可能,我們儘力營救!」

「是,大人!」吉桑精神為之一振。

「去吧。」

「是,大人!」

……

「你在改變。」一直捲縮在沙發上的金莎突然道。

「是嗎?」

「根據皇浦家族收集的資料顯示,你是一個鐵血無情的人,對別人並不關心,但是,你現在的做法似乎不像一個無情的人。」 上癮

「嗯。」

鄒子川面無表情的靠在椅子上,只是「嗯」了一聲,沒有任何其它的表示。

「你還有其他的親屬嗎?」金莎突然問道。

「秘密。」

「這也是秘密?」金莎皺眉道。

「皇浦家族有我的資料,你盡可調閱,不用問我,我想,你應該洗個澡,好好的睡一覺。」

「你不說我到忘記了,這顆星球的日照時間很長,現在應該是睡眠時間了,晚安!」

「晚安。」

鄒子川回頭看了一眼金莎那婀娜的背影后,坐正身體,開始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他需要完善修改一下訓練課程,因為原計劃取消的,原有的課程完全作廢,現在的課程主要是鍛煉耐力和環境適應能力。

可以想象得到,和斑斕殼蟲戰鬥的環境將是複雜的,人類發現的星球形態各異,有溫度高達八十度的,也有溫度零下幾百度的,這些星球的溫差很大,有的星球風速達到數百公里,如果進入這些星球搜救,就必須要提前鍛煉,不然,別說和斑斕殼蟲戰鬥,光只是那些惡劣的環境就可以把人活活的折磨而死。

身體的素質是第一,因為,在搜救的時候,很大一部分的時間不是在機甲裡面。

很多時候,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而且,因為第一期訓練的計劃改變,機甲格鬥的訓練課程也要略微修改,這將直接關係到這次行動的成敗,絲毫不能鬆懈。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鄒子川完全進入瞭望我的境地,他的訓練計劃無比的縝密,不光是考慮到了冷熱溫度的差異,還有適應風沙,低氧和重力環境下的訓練。

同時,鄒子川在肌肉和速度方面的訓練也細化到了每一絲肌肉纖維的訓練,要求的動作標準也非常講究,這些訓練課程都是根據他自己的訓練經驗而得到了的。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看到鄒子川的訓練課程表會很驚訝的發現,鄒子川的很多訓練課程和一些古武的修鍊有著一種不謀而合的神奇效果。

實際上,人類古代一些武功的修鍊都能夠從科學上找到解釋,只是因為修鍊花費的時間太長,所以慢慢沒落了,除了一些有數的天才和一部分意志力堅強的人,很少有人能夠從哪些古籍裡面得到什麼好處。

現在,鄒子川的訓練課程雖然和那些古武有著相同的效果,但是,修鍊卻大為不一樣了,並不是採取循序漸進的方法,鄒子川追求的是直接效果,他要的是某一些部位的強化效果,比如對速度的追求,特別是手的速度,古武講究的是身體平衡,修鍊手速的時候必然要修鍊全身,而鄒子川把修鍊改進了,主要是訓練手臂的肌肉和韌性,還有產生的爆發力,這種訓練整體效果雖然遠遠不如古武,但是,局部的效果卻是遠遠超越了古武……

不過,鄒子川的訓練課程看起來簡單,卻是經過縝密的計算,對時間的控制相當精確,因為,人體的每一塊肌肉產生的力量都不一樣,效果也不一樣,自然,訓練的時間長短也不一樣,要達到鄒子川那樣的效果非常不容易,訓練的時間也非常講究。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之中。

時間過去了整整六個小時,鄒子川才把訓練課程表安排好,完成了這些工作后,鄒子川把空間按鈕裡面的鱗甲尖角和利爪從次空間之中召喚出來一批樣品,進行了全息掃描,記錄了這些角質的數據。

現在,鄒子川需要為自己改裝一架機甲,而這些堅固的角質就成了最優秀的材料,而且,這種材料還有著隱形的效果。

這種掃描是很複雜的工作,並不是簡單的掃描就可以了,因為要考慮到精密的加工作業,掃描也要進行多方位的全息掃描,力求數據精確,這樣,在製作的時候才不會浪費材料……

「咦,你還沒有睡?」一個聲音打斷了鄒子川的工作,是金莎,金莎穿著睡袍,頭髮蓬鬆,一臉慵懶的表情。

「嗯,還有點工作需要做。」

鄒子川頭也沒有會,雙手在主控板上不停的跳躍著,全息屏幕上面的信息流如同瀑布一般瀉下。

鄒子川正在計算一些鱗甲的數據,因為鱗甲生長的部位不同,大小也不一致,大的有蒲扇大,小的比巴掌還要小,而且,這些鱗甲都是從大到小,變化非常細微,鄒子川要根據記憶模擬出地行龍的樣子,然後把鱗甲匹配到地行龍的身體上,到時候,機甲的改裝就會簡單得多,哪裡需要什麼部位的鱗甲一目了然,不用盲目的尋找……

通過鱗甲的間隙得到的數據模擬計算,鄒子川驚訝的發現,地行龍居然是通過穿刺和膨脹的原理在底下穿行的。

這是一個神奇的物種。

模擬數據顯示,地行龍在穿行之中,會先由頭部那根近二米的角質穿透土壤,在穿透的時候,地行龍的身體會急劇的縮小,然後再急劇膨脹,膨脹的時候會把土壤擠壓開,再用划動鋒利的鱗甲,達到在地下面高速奔跑的效果。

其實,這就如同氣泡原理,地行龍在地下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泡,實際上,它的身體唯一接觸到土壤的只有那尖角,就是鱗甲也只是在借力的時候接觸土壤,就像划船一般……

很顯然,地行龍最為堅固的地方就是頭部那根長達二米多的骨刺,其實,這骨刺長在地行龍頭部的時候只有一米多點,但是,地行龍的身體溶解后,根植在裡面的骨刺也露了出來,經過測量,居然長達二米五。

幾乎是毫不考慮的,鄒子川決定把這根骨刺打造成一桿長槍,沒有比這更好的材料了。

長槍是一種最容易製作卻又非常講究的武器。

古式長槍對長度並沒有制式標準,主要是根據人種而定,有的長槍是一米八,有的長槍長達二米五,一般的來說,長槍都在二米左右。

長槍的製作對對粗細很講究,不能太粗,太粗的話手無法掌握,太細的話重量不夠,無法達到貫穿的力度,而長槍的槍身一般沒有什麼講究,很少有裝飾花紋的,因為,長槍的槍桿因為太長,受力點大,很容易折斷,任何花俏的裝飾都是沒有必要的,偶爾會有刻上淺淺的斜紋防滑。

至於槍頭,以結實鋒利為標準,纏上一點紅纓之類的就可以了,很多人只知道紅纓槍有一圍紅纓,實際上,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那紅纓並不是為了美觀,槍頭的末端固定紅纓可以阻止血順桿流下,導致槍桿濕滑難以握持。


金莎沒有再說話,捲縮在沙發上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這個男人認真專註的態度讓人敬仰。

而且,這個男人似乎是永遠不知道疲倦的機器一般,他是在星際航行之中唯一堅持訓練的人,他的訓練方式簡潔得可怕,他會把一個動作重複上千次,乃至上萬次,金莎曾經偷偷的模仿過這種訓練方式,但是,她無法堅持下來,這個男人的意志力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地步……

鄒子川的設計工作還只是停留在初級階段,因為,他現在只是根據自己的手握來設計大小,而無法最後確定,因為,這地行龍骨刺只是堅硬,而製作長槍光只是堅硬還不夠,還要有很強的任性,現在因為設備太簡陋,根本無法測試角的任性,加上骨刺大的地方一人都抱不下,而最小的地方除了那尖端的鋒口,也有人的大腿粗壯,人力根本無法測試。

同時,鄒子川還發現了一個難題,這個地行龍的骨刺太大了,如果光只是製作一桿長槍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浪費,如果不是尖端太細,這骨刺足夠製作上百的長槍,不過,哪怕是尖端太細,也足夠製作至少是十根以上的長槍,但是,還是會浪費很多邊角料。

如何利用這些邊角料?

鄒子川皺眉看著全屏幕上面的數據,從總體上看,製作十支長槍使用的材料不到五分之一,而大部分都是不到一點五米的邊角料。

看著那一頭粗一頭細的邊角料模擬全息影像,鄒子川突然心裡一動。

射日弓!

如果用這些邊角料製作箭的話,那豈不是最佳選擇?

當然,只是做箭頭,如果用這種無堅不摧的骨刺做箭桿,那簡直是暴殄天物。

如果是做箭頭,這骨刺的邊角料至少要製作數千支箭頭,這是一個龐大的數據,不過,鄒子川馬上臉上泛起了一絲苦笑,別說數千,他現在射一箭都異常吃力,這箭頭也只能先準備著,鄒子川相信,他終究會一天能夠輕易拉開射日弓的。

又花了一些時間,鄒子川試圖把那二十根利爪利用上,鄒子川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那利爪的形狀彎曲,大小不一致,一時也想不到能夠做什麼,只能先放在一邊,不過,鄒子川現在也不急,以後慢慢再想也不遲。

下意識的,鄒子川從次空間拿出了射日弓,放射日弓的空間按鈕還是上次在天龍帝國購買,空間小得可憐,僅僅只能放下射日弓,價格卻昂貴得驚人,當然,鄒子川並不缺錢,主要是,大型的儲物空間按鈕在市面上根本沒有銷售渠道。

本是捲縮著的金莎見鄒子川站了起來拿出一張弓,不禁好奇的坐了起來。


「咔咔……」

「咔咔……」

……

射日弓在鄒子川強大的力量下發出一種悅耳的輕微摩擦聲音,弓慢慢的被拉開了,鄒子川的手臂微微在顫抖,額頭上滴落了豆子大的汗珠。

「綳……」的一聲悶響,鄒子川鬆開了張開的弓弦,他感覺渾身一陣虛脫,一種筋疲力盡的感覺在骨髓裡面蔓延。

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這張弓,鄒子川不禁嘆息了一聲,要想把這張弓用到戰鬥之中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他現在最多也就能夠勉力射一箭,根本別想著射第二箭了。

「讓我試試。」金莎站起來,好奇道。

鄒子川沒有說話,把射日弓遞給了金莎,金莎做了一個彎弓射箭的動作,立刻,金莎的臉變得漲紅起來,射日弓在她的手中居然紋絲不動,就連那弓弦的都是筆直,沒有絲毫的彎曲。

金莎一臉鼓足力氣拚命的拉,只是一瞬間,白色的睡袍都濕透了,弓弦也才出現微微的一點弧度……

「拉不動……」

終於,金莎還是放棄了,一臉沮喪的放下弓,抹了一把額頭上細細密密的汗珠。

「拉得動你就不是女人了。」鄒子川接過射日弓,放進空間按鈕淡淡道。

「你看不起女人?!」金莎莫名的怒道。

「這並不是看不看得起的問題。」鄒子川冷冷道。

「沒有女人,哪裡來的男人!」金莎重重的哼道。

「如果從人類的繁衍功勞來看,女人的確和男人一樣重要,甚至於更重要。」

「你的意思是說,女人的作用就是繁衍人類?」金莎大怒道。

「我們有必要為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爭論嗎?」鄒子川不置可否道。

「有,因為,我就是女人!」

「那麼,請問你,除了原始的、無文字記錄和歷史考證的母系社會,你說說,女人出了多少皇帝?出了多少文豪或者詩人,或者是出了多少科學家?嗯,不可否認,女性也有很多出色的,但是,從總比例來說,女性從來沒有主導過社會,從來沒有!」

「無論是古地球時代還是在現代,女性的地位一直都處於邊緣地帶,就說貝兒,貝兒是下一任皇浦家族的族長,但是,下下一任皇浦家族的族長肯定不是貝兒的後代,因為,她是女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