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壞蛋,姐姐的便宜也佔?”葉晨的手在然姐的小屁屁上捏一把,然後就放開,拉開一把椅子,讓然姐坐,被葉晨捏了一把,然姐嫣然一笑,葉晨這傢伙,和自己一起的時候,也總是佔自己的便宜。

“肥水不流外人田,嘿嘿,來坐吧,然姐。”接着,葉晨又拉出一把椅子,壞壞的看着小雅,說:“小雅,你也來坐。”


“謝謝老大。”小雅也不客氣,直接就坐了起來,然後雙眸眨了眨的看着葉晨,說:“老大,你也趕緊坐唄。”

“弟弟,姐姐要是找不到男友,就委屈的跟你吧。”然姐坐下後。拿起桌子上的餐具,眼眸深情的看着葉晨。


“老大,小雅和然姐的想法一樣。”小雅也看着葉晨,繼續說:“老大,你不會不要我和然姐吧?”

葉晨微微一怔,今天都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有點怪異呢,不是在和自己看玩笑吧?雖然有許多真話都是也開玩笑的方式說出去了。

“哈,瞧你說的,我求之不得呢,要是你們都嫁不出去,就跟着我吧。嘿嘿。”葉晨也不管她們是不是說真的,也不管這麼多。

“對了,弟弟,有師傅老人家的消息麼?”然姐聽了葉晨的話,心中也是微微一暖,一直以來,然姐的心中,其實已經被葉晨給佔據了,雖然自己大葉晨五歲,不過她的內心,除去葉晨,容不下其他的男人,之前,聽了葉晨是真正的一個男人後,心中也是一陣刺痛,不過,她知道,有些事兒,說出來了,就有了隔閡。

小雅也是看着葉晨,對於殺手之王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殺手之王,只是他們其中的一個師傅,葉晨和然姐還有三個師傅。

除去殺手之王,其他的三位師傅隱居了起來,他們在一個堪稱世外桃源的地方,修身養性,似乎在參透着什麼,不過他們並沒有告訴葉晨,只是告訴葉晨,時機成熟的時候,會知道的。

“師傅從國際監獄消失了,不過唐老卻在監獄仙遊了。”說到這裏,葉晨心中一痛,唐老對自己。從小就一直照顧,自己的這一身廚藝都是唐老教給自己的。

“弟弟,你說什麼,唐老已經仙遊了,怎麼會這樣?”然姐突然有點激動了起來,情緒瞬間控制不住,這個時候,然姐想起了唐老做出來的飯菜,她雖然也得到了唐老的傳授,但是並沒有葉晨那麼的精湛。

唐老對然姐寵愛有加,猶如親爺爺一般,算起來,唐老在然姐的心中,佔的地位很大。如今唐老仙遊,有點讓然姐不能接受。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猜想,師傅和唐老去國際監獄的目的是爲了追尋帝血的下落。”唐老是仙遊在前往帝血所在地方的路上,而自己的師傅,也應該是在那裏消失的,想到牆壁上的字跡,葉晨就有點迷惑。

“帝血,世間真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麼?”聽了葉晨的話,然姐大驚,帝血她也聽到過幾個師傅的提起,那只是一個傳說而已。

“然姐,帝血是真的存在,不過,被我取走了。”葉晨想起消失的帝血,就感覺到百般的奇怪。

“可以給我們看看麼?”然姐有點好奇,雖然心情沉痛,但是也想知道,什麼東西能吸引師傅和唐老一起探索。

“那東西消失了,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葉晨有點尷尬的說道,帝血確實消失了,不知去向。這一點,讓葉晨深深的感覺愧疚。何氏家族歷代守護的東西,竟然離奇的消失了。想到何天的孫女何玉婷。

也不知道這小丫頭怎麼樣了。

然姐有點失望的說:“那是什麼樣子的?”

“一種血色的琥珀。”葉晨說道。

“血色的琥珀?”然姐皺了皺眉頭,沉默了下去。

“恩,是的。”看着然姐沉思,葉晨有點疑惑的說:“然姐,你怎麼了?”

“弟弟,你曾經有沒有聽師傅說過,這個世界有一些超自然的存在,諸如那些神或者修煉之類的說法?”然姐突然想起了什麼,但是卻不肯定。

“沒有吧,師傅他們都不和說這些,然姐,難道你知道什麼?”對於超自然的能力,葉晨卻相信,自己的透視就說明了這一點。不過至於修煉什麼的,卻從來不知,那只是小說和電影中才有的東西。 然姐微笑的看了看葉晨,翹起二郎腿,說:“師傅曾經告訴我,這個世界有許多科學所不能解釋的現象和事情,自然中,是否存在超能力,師傅的答案很肯定,他說這個世界是存在超自然力量的,不過姐姐一直以來,都未曾見到超自然的力量。”停頓片刻,然姐繼續說:“師傅告訴我,時機成熟,就會讓我們知道一些關於這個世界隱藏的力量。”

葉晨皺了皺眉頭,沉默了起來,不可否置,這個世界,關於超自然力量,是真的存在,不過,葉晨並不想把自己的這能力告訴任何人,至於然姐說的隱藏力量,葉晨也不是不相信,而是覺得有點玄乎。

“然姐,師傅他們的說法,我覺得並未是假的,但是,他們說的時機成熟,指的又會是什麼?”葉晨拖着下巴,沉思道。

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時機纔會成熟,同時,在何種情況下,隱藏力量纔會出現,那又會是什麼樣的存在?

“弟弟,你也認爲隱藏力量是存在的麼?”然姐原本以爲,自己說了出來,葉晨肯定會否定,但是沒有想到,葉晨竟然也贊同了自己的說法,不過這些是師傅說出來的,事出有因,或許真的存在。

聯想起師傅幾人在一個陌生而就、寧靜的島嶼參悟着常人所不知的東西,想起來,確實有點難以想象。

“然姐,我想隱藏力量應該存在吧,師傅他們應該不會造謠,畢竟沒有這個必要,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或許有神也說不定,只是我們沒有接觸到罷了。”葉晨到也看得開,確實,浩瀚宇宙,充滿了玄奇的色彩,有許多東西都是人類所不知道的。

“弟弟,我也是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很難想象,隱藏的力量到底會是怎麼樣的。有時間的話,我想去國際監獄,將唐老的靈體帶出來。”然姐對唐老的敬愛,是自幼就存在的。唐老在她的心中,佔有很大的比重。

“然姐,我看,還是算了吧,唐老在血帝所在的地方仙遊,或許也是他的夙願。”葉晨也有此想過,不過他覺得,唐老既然仙遊在那裏了,或許和血帝的魂靈相伴,未嘗不是一件樂事。

聽了葉晨的話,然姐沉默了下來,說:“弟弟,那裏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

“國際監獄,有一個通往天然的洞府通道,不過洞府內有一種傳說中的靈獸,守護着帝血,進去的人,幾乎無一生還,久而久之,那裏成爲血色地獄,讓所有的監獄人員忌憚。”葉晨回想了起來,不斷的解說。

“靈獸,真的存在這樣的生物?不會吧?”然姐頓時一怔,靈獸在某一些古典的書籍有所記載,不過那些都是傳說,難道真的有存於人間?如果是真的話,這個世界豈不是玄奇而瘋狂。

“應該有吧。”葉晨也並不是很確定,雖然那隻白色的小東西,也就是小白,看起來十分的通人性,不過和傳說中的靈獸差了許多,不過,那傢伙的攻擊速度和反應能力,卻十分的強悍。

“老大,我有一本古書上看到有這樣的記載,說在蜀山的一處斷崖中,有一件上古神兵被壓制在那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雅夾起一點菜,送進口中,緩慢的咀嚼了起來。想到自己在一本古書上所看到的記載,就有種忍不住的想要說出來。

“小雅,你不會認爲是真的吧?”葉晨淡淡的笑了笑,上古神兵,聽起來十分的誘人,不過那只是一個傳說而已。或許在很久以前,真的存在這樣的神物,但是世代變遷,很多神器也慘淡的消失在人世間了。

“嘿嘿,其實,小雅這樣說,是有點根據的,自從我看了那本書後,腦海中總是浮現出一個畫面,讓我似乎穿越到了上古時代,每一個晚上都會做同一個夢。”小雅臉頰上的表情十分的嚴肅,繼續說:“它總要告訴我,似乎讓我去尋找,我就在猜想,會不會是那件神器在召喚我。”

葉晨和然姐相互對視一眼,然姐摸了摸小雅的額頭,說:“小雅,你不會是小說看過了,產生幻想了吧?”

“不是的,然姐,小雅從不看小說還有電影,我說的都是真的,這幾晚做的夢更加的清晰。”小雅微微搖頭否定,她並沒有說假,雖然聽起來有點難以置信。

“弟弟,你怎麼看?”看着表情十分嚴肅,似乎並不是說笑的小雅,然姐有點迷惑了。

“小雅,你看的那本書還在嗎?”葉晨皺了皺眉頭,一個人做夢,很多時候都不可能一直做同一個夢,更不可能連續的幾晚,或許真的存在也說不一定。


“老大,那本書就是我的房間,你要看看麼?”小雅有點興奮的說道,她確實有着準備去蜀山探索的心理。

蜀山一直以來,都有着仙俠的傳奇色彩,很久以前,蜀山附近地氣特異,靈力極強的異象被一些方士發現,蜀山也成爲傳說中的仙山。在一些古書中也有所記載。

“小雅,你去講書籍取來,我看看。”葉晨心中突然有着想法,或許有必要前往蜀山一趟,而且,小雅的這個夢境,或許真的說明,在蜀山或許存在隱藏的力量。

上古神兵,經過了千百年的沉睡,吸收日月精華,或許在已經有了靈氣。

“好的,老大,你稍等片刻,小雅這就取來。”說完,小雅就急忙的趕回二號別墅。

“弟弟,你認爲,小雅說的會是真的麼?”然姐說道,隱隱約約之間,意識到有點不對勁。

“然姐,根據小雅的夢境分析,蜀山或許真的存在有了靈性的神兵,或許它在召喚着小雅,雖然有點神奇,但是我心中總感覺似乎是真的。”葉晨的心中,猶如被刺激了一般,似乎能感應到某一種氣息的存在,那種氣息,十分的傲氣,同時醇正。

然姐聽了葉晨的話,沉默了起來,葉晨一般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現在,事情變得有點玄幻了。 “弟弟,那你準備前往蜀山一趟了麼?”然姐說道。纖細的玉手,拿起筷子,夾了一點菜在嘴中。

點了點頭,葉晨確實有此想法,不過當下是要解決春江市的黑勢力局勢,將春江市重新洗牌。

很快,小雅就那一本古樸的書籍,興奮的跑了進來,來到葉晨的旁邊,微微喘了幾口粗氣,說:“老大,這就是那本古書。”

接過小雅手中的書籍,葉晨皺了皺眉,這本書看上去有了一定的歷史,古樸的氣息,隱隱之間透露出淡淡的陳舊氣息。

“小雅,這本書籍,是從什麼地方獲得的?”葉晨撫摸着書籍,說道。

“這個是小雅有一次出任務的時候,在一個古老的城堡中發現的,看到是天朝的書籍,估計也是一本古代篹輯的古書,所以就順勢拿走了。”小雅解釋道。

葉晨打開書籍,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見,看了裏面的內容,葉晨有點吃驚,其中記載了關於了蜀山的傳奇,同時還有許多神的傳說,與此同時,還有一些修煉的記載,不過只是普通的透露,並沒有深一層的解說。

“這是一本失傳已久的神祕古籍,裏面記載了許多關於古代的傳說。”葉晨合上書籍,繼續說:“看來,我們有必要前往蜀山一趟。”

“老大,能帶我一起去麼?”小雅這個時候,激動的說道。

“小雅,等處理完春江市的情況,咱們就動身前往蜀山,探索上古遺蹟。”葉晨停頓一刻,繼續說:“處理春江市的事務,就叫給你和然姐負責了。”

“好的,老大, 我會盡快的處理好事情。”小雅笑眯眯的神往了起來。似乎很期待蜀山一遊。

葉晨將書籍遞給了小雅,說:“然姐,小雅,我還有一點事情要去處理,就先走了,春江市的事務,就勞煩你們打理了。”

“弟弟,放心吧,我們會處理好的。”然姐嫣然一笑,葉晨這個時候已經起身,然姐對小雅說:“小雅,你送葉晨出去吧。”

“好的,然姐。”說完,小雅和陪同葉晨走出客廳,然姐看着離去的葉晨,神色有點恍惚。微微的搖了搖頭,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來到乾元花都的外面,葉晨停了腳步,說:“小雅,就到這裏吧,好好的照顧自己和然姐。”說着,葉晨就上了提前準備好的車子,看着有點不捨的小雅,繼續說:“小雅,有時間,我會來看你和然姐的。走了。”

小雅點了點頭,露出一點微笑,說:“老大,你一路小心,有時間,記得來看我和然姐哦,嘻嘻。”

葉晨淡淡的點了點,然後就示意開車的狼族成員。車子緩緩的駕駛而去。

小雅愣愣的看着離去的車子發呆。

很快,來到市區,葉晨直接去了恆源酒吧。

走進恆源酒吧,葉晨回想起當初來這裏的時候,爲了救宋姍姍那小丫頭,順便就拿下了這個酒吧。

不過,來到這裏的時候,葉晨感覺有一絲不對勁的氣氛。身後跟隨的狼族成員將車子停在一邊,跟在葉晨的身後。

“老大,有點不對勁,裏面似乎有打鬥。”狼族人員皺了皺眉頭,感覺到了一絲殺氣。

“鐵狼,進去看看。”葉晨推開門,首先走了進去。鐵狼緊跟其後。

進入酒吧,葉晨頓時一怔,酒吧內已經是一片狼藉,更讓葉晨心寒的是,此刻的花無意被一個大漢用腳踩在地上,而一旁的兩位狼族成員,已經被打得臉頰紅腫,遍地鱗傷。酒吧的工作人員,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滾。

而黃靖以前的保鏢,除去在醫院的一名,現在十二名也是躺在地上。

站立的都是講酒吧掀起的陌生人。

花無意看着出現的葉晨,頓時心安了下來,想說話卻無法說出。

在葉晨和鐵狼進來的時候,對方就發現了葉晨兩人,滿臉不屑的說:“你是誰?”

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粗獷的男子,身後站着三十多名殺氣十足的人員,葉晨知道,那些都是經過專業的特訓。有着殺手一般的身手,不過卻不是殺手行業的。

“全哥,讓我去廢掉他們。”全哥顯然是這一羣人中的領頭人,全哥旁邊一個眼神十分凌厲的青年,手中握住一把五十公分的砍刀,砍刀上有着些許鮮紅的血液。

全哥皺了皺眉頭,舉手阻止了這個青年的建議,隨後雙眸冷漠的看着出現的兩人。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葉晨雖然很憤怒,但是他需要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全哥很傲氣,踏上幾步,說道:“你無須知道我們是誰,我想,你纔是他們的老大吧?”

“不錯,如果你沒有理由說出前來找事的原因,今天你這有付出生命的代價了。”葉晨說道。

全哥皺了皺眉頭,看着眼前的少年,雖然身子單薄,但是雙眸卻十分凌厲,一股猶如千年寒冰的感覺襲來。

不過,自己這裏有三十多名手下,對方只有兩人,自己也沒有必要擔心。

“哼,就憑你,先問問我的拳頭吧,你要是能戰敗我,我就告訴你。”全哥傲氣十足。指着葉晨,不屑說道。

“那就來吧。”

鐵狼急忙的跨出一步,攔截在葉晨的身前,語氣冰冷說道:“老大,讓我來。”

看着眼眸堅定的鐵狼,葉晨鬆懈了身子,站直的說道:“小心點。”一手搭在鐵狼的肩膀上,鐵狼沉默的點了點頭。

鐵狼是狼族中,肌肉最強橫的,猶如金剛罩一般,普通的尖刀也很難刺進身軀。

看着緩慢前來的鐵狼,全哥只是覺得鐵狼比較壯而已,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殺意,看起來十分的平和,臉頰也沒有絲毫的表情。一副泰然的模樣。

“全哥,讓我來會會他。”青年看着鐵狼,也是有點手癢,只要自己能將這個大塊頭打倒,那麼自己在全哥的眼中好感就倍增了。

全哥揹負雙手,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青年來到鐵狼的身前,看着比較壯的鐵狼,不屑的說:“看起來很壯,不知是否經得住我的一拳。” “你可以一試,我讓你一拳。”鐵狼語氣極度冰寒,聽上去十分的讓人心生畏懼。但,青年顯然絲毫不把鐵狼的那股冷傲放在眼中。一直以來,自認爲,狹路相逢勇者勝的他,從未對任何對手有過懼意。

青年眉頭皺了皺,邁出步子,穩沉有力走向鐵狼,雙拳不停的灌輸力量,目光看似凌厲而呆泄,不過卻很有神。

鐵狼的身軀筆直而立,微挺胸膛,迎接青年一擊,雖然他感覺到青年力量不可小視,但,他卻追求一直突破自我境界的精神,想要知道對方的深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