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龍無道和趙風洛同時奇道:「莫老,這是為何?」

莫老看了旁邊一個危然正坐、正在閉目養神,似乎周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的胖老者一眼,笑道:「我怕夜老也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好苗子啊!」

「什麼?」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個胖乎乎的老者。


「這個葉問龍,我鍛體學院要了。」胖老者突然睜開眼來,深邃的目光從龍無道和趙風洛的臉上掃過,一副不容質疑的表情,你們,誰能跟我爭。

「這葉問龍還有……還有鍛造天賦?」龍無道震驚地道。

胖老者的來歷可不簡單,夜孤炎,龍武學府鍛體學院鍛體宗師級人物,也是龍武學府鍛體學院的副院長,這次跟來觀看新生入學考核本來不在他的計劃之內,想不到卻讓他無意間發現了葉問龍用烈火錘破龍天羽火雲炎雷的一幕。

別的人不是鍛造師,自然看不出門道,但他可不一樣,一看就知道葉問龍的烈火錘不但是一件高級體器,而且還是一件鍛造錘,而且葉問龍對火以及體器屬性的敏銳感覺更是堪稱天才,否則的話,也不可能能以烈火錘的屬性削弱火雲炎雷,最終輕鬆破掉威力強大的火雲炎雷。

看到那八錘的時候,夜孤炎的眼睛便亮了,這小子,絕對是一個鍛造的好苗子啊,從那一刻起,他已經把葉問龍給定下了。

只不過當時沒有什麼人注意到夜孤炎的表情,只有莫老對此一清二楚,他也一樣看出來葉問龍擁有著極高的鍛造天賦。

「嘀」

便在這時,莫老手上智腦提示,他看了一下,笑道:「說曹操曹操就到了,知曉帶姓葉的小子過來了,你們一會可以再看看,但最後他會選擇誰那可說不準備,不過,我可是先說了,這小子要做我的記名弟子的。」

「嘿嘿,莫老,做你記名弟子那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只要你不跟我鍛體學院搶人,就算你收他做弟子我老夜也沒意見。」夜孤炎嘿嘿笑道。

此時, 長夜游 ,莫老、夜孤火先走了出去,龍無道和趙風洛對望了一眼,也跟了出去。

在莫老的臨時辦公室里,方知曉帶著葉問龍和唐瑩走了進來,不過她一看到裡面的陣勢,不禁有些奇怪,卻也不敢怠慢,帶著葉問龍兩人分別向莫老和夜孤炎行了禮,還介紹了龍無道和趙風洛兩個導師。

「鍛體學院夜副院長!」葉問龍聽方知曉讓他行禮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些不妙。

果然,一行完禮,夜孤炎便搶先說話了:「你叫葉問龍是吧?」

「是,學生葉問龍,請夜院長訓示!」葉問龍倒也不敢怠慢,忙恭敬地道。

「你可願意進入我鍛體學院?進入我鍛體學院,學院可以給我提供最好的鍛造資源,可以讓你享受龍武學府核心弟子的待遇,提供最好的修鍊資源,將來成為鍛體師,鍛體宗師甚至是鍛體大師,受億萬人景仰,前途無可限量啊!」夜孤炎當即便拋出了甜甜的誘餌,「進入鍛體學院,我保證你不會後悔。」

「這……」葉問龍沒有想到來這裡會發生這樣的事,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答應吧,似乎這事透著一些詭異;不答應吧,掃了一個鍛體學院的一個副院長面子,以後自己能好果子吃嗎?

不過他心裡很是奇怪,這夜副院長是知道自己具有鍛造天賦的,難道是龍天羽告密?不過他旋即否定,他相信自己的眼光,龍天羽不是那樣的人。

「你不用奇怪。」莫老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淡然道:「除了黑堊區,學員在其他任何地方的表現,都有監控記錄,雖然沒有聲音,但有圖像記錄足以看得出來。你昨晚上與龍天羽的一戰,以夜副院長的眼光,你的鍛造天賦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眼光。」

原來如此!葉問龍恍然大悟,不過後背卻是一陣冷汗,心道還好黑堊區監控不到,還好自己尚算老實,在黑堊區之外並沒有做什麼過火的事情,否則的話,給這些大佬的印象肯定不好。

沒有等葉問龍說話,莫老又道:「你是來參加地善武學院入學考核的,現在基本算是預備學員了。善武學院和鍛體學院在龍武學府中各有所長,都是人類最重要精英培養中心,你可以先想想,至於是進善武學院還是進鍛體學院,不用急於給答案。」

「是,莫老!」葉問龍鬆了一口氣,剛才夜孤炎的問話,給了他很大的壓力,感謝了莫老之後,他不好意思地對夜孤炎道:「夜院長,不好意思,能否容學生再想想?」

「當然可以,我鍛體學院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著。我還是那句話,進我鍛體學院,我保證你不會後悔。」夜孤炎雖然有些不高興莫老的截糊,不過他可不敢得罪莫老,只能多拋些好東西來吸引葉問龍。

一個憑藉鍛錘手法破掉體器鎖定技攻的鍛造天賦擁有者是什麼概念,夜孤炎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葉問龍這樣的鍛體苗子,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不死人皇 知曉啊,找我什麼事?」莫老見夜孤炎沒有再糾纏這件事,這才放下心來,看向方知曉道。

「莫老,是關於『黑』的事。」方知曉說道。

方知曉的一句話,卻是令得莫老等人悚然動容,莫老的臉上都是露出了焦急之色:「你有『黑』的消息?快說來聽聽!」

「事情是唐瑩同學詢問葉問龍同學在黑堊區的事時發現的,還是讓葉問龍同學向您老彙報吧。」方知曉其實還不是清楚「黑」的消息意味著什麼,只知道很重要。

當然,她也知道共和聯邦對「黑」很重視,知道人類的科學家似乎一直在研究「黑」,但似乎並沒有什麼結果,然而「黑」從何來?她卻並不清楚。

「你知道?快說!」莫老未料到又是與葉問龍有關,自從這小子出現之後,似乎什麼事情都或多或少與他有一些關係,難道有什麼玄機?

看到莫老等人的反應,葉問龍終於確定,「黑」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他的意料之外。這讓他不得不再次慎重考慮,要不要把「黑」的殼交出來給莫老。

他雖然沒有見過莫老,但卻已知道莫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飛艦之上時,如果沒有莫老,也許他葉問龍已經死了。 「莫老……」葉問龍還是決定把「黑」交出來,但是他並不想當著其他人的面,因為這涉及到他的一些秘密。

他的命都是莫老救的,對其隱瞞,他心裏面會留下陰影,在適可的情況下,他已經打算向莫老坦承一些秘密。

「夜副院長,要不你們先迴避一下,這孩子也許有一些秘密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莫老什麼人,那是成了精的老傢伙,別看他的樣子看起來才五六十歲,其實他的年紀絕對超過百歲,葉問龍這樣的小娃兒,屁股一撅他就知道他想幹什麼,當下以似徵詢實則是逐客的口吻對夜孤炎說道。


「好,不過事先說好,你老可不能硬壓小葉進哪個學院啊!」夜孤炎同樣是老人精,聞言笑呵呵地站起,轉身出了莫老的臨時接待室。

其餘人見鍛體學院的副院長都出去了,哪裡還敢呆在這裡,包括方知曉和唐瑩兩人,都迅速退了出去。

「小子先謝過莫老救命之恩!」葉問龍見眾人退出,心中甚是感激莫老的精明和對他的關照,走到莫老面前,恭敬地跪了下去。

「起來吧,我不喜歡這一套。」莫老連手都沒有動,只是這麼看著葉問龍,葉問龍便已感覺到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束縛著自己,根本就跪不下去,心中暗駭,這莫老的修為,也不知道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不過下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瞪大了,因為他看到,葉問龍的手裡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大蛋!

「你……『黑』竟然落在了你的手裡?」莫老震撼無比,呼地站了起來走到葉問龍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黑蛋。


「是,莫老!」葉問龍將黑蛋殼遞了過去,「不過,小子要向您老請罪的是,這顆『黑』裡面的能量,被我不小心吸收了。」

「轟」

莫老剛剛接過黑蛋,正感覺到有些不對之時,聽到葉問龍的話,他震撼得蹬蹬倒退兩步,腦子一片混亂,嗡嗡作響。

他沒有馬上去問葉問龍,而是端起黑蛋殼仔細翻看端詳,終於,在蛋殼之上,他發現了一個針孔般大小的小孔,小孔之中,尚有一絲蘊著強大生命力的余香,黑蛋已經是一個空殼,黑蛋里的能量,果然已經消失一空。

「你竟然真的破開了這顆黑?你竟然能夠吸收裡面的能量?」莫老捧著黑蛋的手在微微顫抖著,他的聲音也在顫抖著,如果說葉問龍能夠抗過白階風形獸不死已足夠讓他震撼,如果說葉問龍能夠從黑堊區中完整帶出強龍小隊並帶出了兩塊白階光魔獸的核金也足夠讓他震撼,如果葉問龍擁有著連夜孤炎都要厚著臉皮跟導師搶人的強大鍛造天賦再次讓他震撼,那麼此時他的震撼,則是達到了無以倫比程度。

在這個基地之中,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黑」的重要性和「黑」的殼的堅硬程度。人類的科技發展到今天,可以說無論是多麼堅硬的金屬,都有辦法切割分離熔化,但是奇怪的是,不管他們使用什麼樣的手段,都不能動這「黑」殼分毫。

但是人類研究「黑」二十多年,也並非一無所獲,一些科學家利用一種高科技原理和能量守恆之法,艱難的從「黑」中提取了極少部分的能量,經研究發現,這些微能量蘊含著無比強大的生命力,這種生命力能量經過科學分析之後,被認定是一種極為高級的胎元精華,以特殊的培育方法,可以凝結出生命來,而這種生命一旦出生,將會擁有著高級的智慧和逆天的能力。

所以,人類的科學家斷定,二十多年前在黑堊風暴中發現的黑蛋,就是真正的蛋,可以孕育出高級生命的蛋,據科學家分析,這種生命的智慧和能力,將會超越人類體質巔峰的sa級,一旦成長起來,將會是無比恐怖的強大存在。

而現在人類的那位絕世強者,其體質就是超越sa級的存在,舉手投足之間,翻江倒海,覆雨翻雲,幾乎已經是無所不能,縱然是獨身進行蟲洞跳躍,在宇宙之中穿梭,也是輕而易舉。

共和聯邦分析,黑堊風暴###現黑蛋,極有可能是外星生物的陰謀,把這種黑蛋通過地黑堊風暴送到人類的領地星球,然後以特殊的方法孕育出來,一旦成功,人類便會面臨著大災難。

「是的,這黑蛋殼上的孔是我破壞的,裡面的生命能量,也是我吸收了去,不過只吸收了極少的部分,大部分的能量被浪費掉了。」葉問龍忐忑地道。

他說的,其實也沒有什麼錯,魔靈胎精的胎元精華是金龍臂吸收掉再反哺給他的,據他所知,小龍這傢伙肯定是貪污掉了其中的大部分,自己得到的只是小部分,這讓他有時心裡還是頗為不平衡的。如果小龍知道他心裏面的想法,肯定會大呼冤枉了,哥哥啊,你那什麼體質,一下子反哺給你那麼多能量的話,分分鐘撐爆你妹的。

當然,葉問龍不知道這些,嗯,不平衡也正常。

「你把事情的經過詳細跟我說一遍。」莫老終於冷靜了下來,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所以先決定聽葉問龍說完再決定下一步。

「莫老,我說出來也行,但我身上有一些秘密,卻是不能告訴您,請您原諒。我的命是您救的,如果您不同意的話,請您收回去便是。」葉問龍坦誠地道。

「好,我答應你,不會去挖你的秘密,畢竟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秘密,尤其是一些能夠成就大能的強者。我們看重的是一個人的心性,主要你是為了人類,不做危害人類的事,聯邦是允許你擁有個人秘密的,哪怕是一些禁忌的秘密,聯邦也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莫老肅然道。

「那好,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進入到黑堊區第八天……」當下葉問龍從發現人類屍骨到發現第一隻變異魔種獸說起,到發現四大獸首以及成中發等人利用黑蛋威脅四大獸首及後面的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但時在小龍附體時,他沒有明說,只是說自己利用某種禁忌秘法提升實力,擊傷擊殺四首,從它們的包圍圈中逃脫出來。

他雖然逃出來了,然而因為運用禁忌秘法,全身經脈盡斷,生命力嚴重透支,整個人已接近油盡燈枯,如果沒有逆天的藥物治療,他肯定會死,後來他無意間發現自己的血液竟然有軟化黑蛋殼的功能,於是他以之為媒,用一根針將黑蛋戳穿,竟然成功了,只是他只能吸收了其中的極少部分,大部分流失掉了。

「你說,你就是靠那極少部分的黑能量治癒了身上的傷,並且發現體質再一次得到提升?」莫老問道。


「不錯。」葉問龍點了點頭道,「當時我也不知道這黑蛋中的能量是什麼,只不過戳破之後,聞到那香味以及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強大生命氣息,我就想,反正死馬當著活馬醫,說不定這東西能夠讓我逃過一劫也不定,所以就吸收了,想不到還真成功了。」


「真是可惜啊,如果我當時在你身邊,就能把所有的能量都留下來了。」莫老遺憾地道。

「你當時要在身邊跟小龍搶魔靈胎精,小傢伙豈不是要跟我沒完。」葉問龍心裡暗想,不過他最擔心的是一件事,莫老一說完便道:「莫老,這顆黑蛋我可以上交,但我的血液可以軟化黑蛋殼的事,我申請保密,我可不想做白鼠,更不想被人推到手術室去解剖。」

「嗯,這事確是非同小可,容我想想,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事。」莫老點了點頭道。

聽他這麼說,葉問龍終於鬆了一口氣,這事憋在心裡也不是個辦法,最好能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以後這秘密既不用自己背負,又沒有人找自己麻煩,那就兩全其美了。

「這樣吧,一會我給你抽一點血,我會把這份血液以私人的名義交給我的一個至交好友做研究,這顆蛋殼,我也一併交給他,因為也只有他才擁有獨立的、不受聯邦左右的權力,他可以絕對為你保密,一旦通過你的血液分析出能夠軟化黑蛋殼的物質的分子結架,並複製出來,到時候你就什麼事也沒有了。」莫老想了片刻這才跟葉問龍商量道,「當然,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為你爭取到一千萬的貢獻分積,也算是對你的一點補償。如果我那好友真的研究出結果,到時另有重獎,你看如何?」

「好,我信得過莫老你,只要不讓我做白老鼠就行。」葉問龍笑逐顏開地道。

天,一千萬貢獻積分,大發了!

一千萬貢獻分是什麼概念?殺一隻無階光魔獸取得核金才能兌換1分2分3分,綠階幾十分,紅階幾百分,黑階幾千分,白階高級的也就才30000分,1000萬貢獻積分,可是相當於300多塊白階光魔獸核金的兌換分積啊。

只不過,葉問龍卻沒發現,莫老眼中卻閃過了一絲狡黠的光芒,他心道,臭小子,這一點點甜頭就收拾你了,嘿嘿,還真是太好打發了,早知道給100萬行了。

如果葉問龍知道他這麼想,肯定反口了,估摸著這1000萬分積,那是往少了給他了! 在共和聯邦,貢獻分是非常值錢的,比如你要購買一套d級武技,出錢購買如果需要50萬龍幣,那麼用貢獻分兌換隻需要100分,也就是說,每一個貢獻分至少相當於5000龍幣價值,1000萬積分,如果簡單兌換計算,相當於50億龍幣。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演算法,因為貢獻分可以抵兌龍幣,龍幣卻買不到貢獻分積,而且嚴禁交易。因為貢獻分的作用遠不止於此,共和聯邦的很多東西,只有貢獻分可以兌換,據說在黑市,也有貢獻分與龍幣的交易,比例已經達到了驚人的1比2萬,而且還少有人願意交易的,由此可知貢獻分的重要性。

所以,只抽一點血便換來1000萬貢獻分對葉問龍來說,的確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就算不是拿來買一些只有貢獻分才能兌換的稀有物品,拿到黑市也能兌換0億龍幣,如果不是他還有理想和抱負,0億龍幣足夠他瀟洒生活一輩子了,甚至能打拚出一個商業王國來也不一定。

莫老看到葉問龍同意自己的建議之後,心裡也是頗為高興,當下也很嚴肅地把關於人類研究和分析「黑」得到的一些信息告訴了他,末了道:「這些信息屬於s級絕密資料,因為你得到了『黑』並將之獻出來,並且提供血液樣本供研究,所以你才有資格知道這些資料,不可向任何人泄露。」

「莫老您請放心,我不會跟任何人提起的。」葉問龍保證道,看了莫老一眼,問道:「莫老,有些問題,不知道我能不能知道。」

「你說說看。」莫老的心情顯然很好,臉上帶著笑容。

「兩個問題,一個我想知道,我看到的那四大獸首,似乎已經超越了白階魔獸的境界,它們究竟是什麼境界?第二個問題是,人類的善武者,修為肯定是有超越鉤招階的存在,我想問的是鉤召階以上的強者又是怎麼劃分的?」葉問龍忐忑地道。

「嗯,你不問我也打算告訴你,畢竟你有禁忌秘法能夠大幅度提升戰鬥力,甚至於連黃階變異魔種獸都能擊殺,你已經有資格知道這些信息了。」莫老點了點頭道。

「黃階?不會是天地玄黃的黃階吧?」葉問龍脫口而出道。

「嗯?你知道這個等級?」莫老奇道。

葉問龍尷尬地道:「我猜的。」心中暗怪自己多嘴不已,他是想到武意空間中的武學也是按照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劃分,所以才隨口說出來的,差點引起莫老的懷疑。

不過莫老顯然不想追究,既然葉問龍身上藏著一些不想讓他知道的秘密,他也答應不問,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麼,接著說道:「其實光魔獸和變異魔種獸白階以上的劃分,跟人類強者往上的等級是對應的,黃階、玄階、地階到天階,這是逐級往上的。

「在上一次黑堊風暴之前,人類星域範圍內並沒有出現黃階以上的強大魔獸,那一次獸潮之時,不但出現了黃階、玄階,甚至還出現了地階的強大變異魔種獸。先前那趙家女娃兒大廳中說的地球災難人獸戰爭中,那隻巨大的飛行類魔種獸,便是一隻地階的強大存在。而我們人類那位絕世強者,也是一名地階的超級高手。」

葉問龍奇道:「這麼說來,同等級之下,人類的強者要比魔獸要強了?」

莫老搖了搖頭道:「這也不盡然,這個不好比。這麼說吧,如果人類強者等級與魔獸相當,在沒有修鍊強大武技的情況下,可能會稍弱於魔獸,因為不管是光魔獸還是變異魔種獸,都擁有它們的天賦技能,這些技能是天生的。

「但也正因如此,魔獸們的實力只能是天賦能力,其強弱只與等級、血脈、種類有關,它們不能象人類一樣修鍊高級功法、逆天武技,所以一般情況下,只要人類修鍊有克制的功法武技,對戰同級魔獸之時就能戰而勝之。

「但如果遇到剛好被其克制的魔獸,就算是同級甚至高一級的人類強者,一樣有可能打不過該魔獸。簡單來說,人類的優勢就在於能夠修鍊功法和武技,功法和武技越強大,越有克制性,同級之時取勝的幾率也就越大。這麼說你明白了沒有?」

「原來如此,我懂了。」葉問龍點了點頭,又問道:「莫老,按照你所說的,人類那位絕世強者也只是地階強者,那豈不是說,人類並沒有出現天階強者?」

莫老嘆道:「天階強者,談何容易,資質、資源、際遇、毅力等等都無不有所要求,就算是修鍊到地階巔峰,想要晉陞天階,也是千難萬難,25年前地球的那場戰役發生時,人類的那位絕世強者便是在閉關衝擊天階,但似乎是失敗了。

「那場戰役之後,他再次閉關,如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人類進入星球時代已有四百多年了,但是真正的天階強者,四百多年來也就出了一個。」

葉問龍驚喜地道:「真的有天階強者?」

莫老點了點頭道:「不錯,但那已經是四百多年前的事了,當年的那位前輩的資質堪稱妖孽,在人類還在探索善力體系的時候,他便已地遠遠地將人類的研究拋到了後面,二十歲之時,便已達到鉤召階的巔峰,並突破晉陞黃階,四十歲時達到地階巔峰,八十歲時突破人類體質障礙,晉陞天階,成為人類星域的第一人。如今共和聯邦傳承的善力修鍊體系及等級,也是由這位前輩所創。

「這位前輩及其家族為人類星域的開闢貢獻出了無可估量的力量,當年三百多年前,當他突破到天階去往無邊宇宙遨遊之後,便沒有再回來,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會不會回來。

「人類聯邦永遠不會忘記他和他的家族對人類所做出的貢獻,所以這位前輩雖然三百多年都沒有回來,但從來沒有人敢對這個家族敬,而這個家族所在的星球,便是以這位前輩的家族名命的。這個星球便叫做觀善星。因為這位前輩的名諱,便叫趙觀善。」

趙觀善,四百多年來唯一的一個天階絕世強者!葉問龍的拳頭輕輕握緊,心情澎湃,第一強者,擁有自己命名的星球,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位前輩的高度?

自己一定行的!

葉問龍強抑著內心的激動,說道:「莫老,我想聽聽25年前地球的那場戰役情況,我想你說的肯定比趙雪柔詳細正確一些。」

解決了黑蛋的事情,他的心情也放鬆了很多,好奇心自然也更強了,他想多聽聽25年前人類那位絕世強者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