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兒子,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呀,小山,媽媽好想你!” 王小菊的那滴血,就留在天地當鋪裏面。

花月影用那滴血,點進了天地當鋪的那堵牆壁上,就看到牆壁上開始出現各種的畫面,那些畫面不住的變動着。

開始的時候,是一個小孩子出生在一個羣山環繞的瓦房裏。

在那個瓦房子外面,是一片片的竹林,青翠欲滴的竹葉被風吹的沙沙響。


那個小男子在屋前屋後歡快的跑着,咯咯的笑容像是有感染力,讓本來在喝茶的張凡也站起來了,然後端着一杯差津津有味的看花月影找人。

很快,小男孩子慢慢長大了,開始揹着小書包去上學,不過他上學的地方似乎很遠很遠,還要趟過一條河,每次來回的走要好久好久。

甚至還有一次畫面上,小男孩放學的時候,身後還跟着幾頭狼,然後一隻跟着他,在他身後虎視眈眈,嚇的小男孩跑的飛快。

要不是父親來接他,這孩子說不定就被狼吃掉了。

然後孩子慢慢的長大,有一米多高了,父親騎着自行車送他去上學,這一次走的更加遠了。

他的父母每月都會在門口盼望着,孩子早點回來,可是因爲太遠了,交通不便,小山很多時候一個月都不能回來一次。

等到高中的錄取通知書送到小山手裏的時候,他們真個小山村都沸騰了,王小菊家裏在放鞭炮。

小山走的就更遠,從縣城到他家裏,騎自行車需要二天的時間,他一年都難回來一次,因爲家裏窮,寒暑假,他在縣城找工作兼職讀書。

三年後小山靠上了大學後,幾乎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他離家越來越遠了,回一趟家裏,似乎三天三夜趕不回來,而他們縣城哪怕通車了,也需要坐七個小時才能到他家,至於從省城到縣城,需要坐十二個小時的車。


中間還得幾次等車轉車,而從小山上班的地方,到他們省城還需要二天一夜的時間,因爲中途還得轉車幾次。

小山在給家裏的信中曾經寫到。

“回家一次實在是太遠了,交通不方便,時間耗費的太長了,實在是沒有假期,要是請假的話,會扣掉很多很多錢……”

“他想把這些錢省下來,給父母買樹苗買種子,因爲他們家那邊荒山實在是太多了,用那些錢種樹……”

而這些年小山寄回來很多很多錢,都快好幾十萬了,而王小菊夫妻兩人就用這些錢,買樹苗在山上種樹,種了很多很樹。

他們兩人的腳步幾乎遍了這裏的山山水水,把方圓幾十裏的地方都種上了各種的樹苗。

可是這麼多年,他們已經有些跑不動了,所有一直很想兒子,想小山,爲什麼這麼多年就沒有回來看過他們?

那堵牆面上沒用多長的時間,已經把關於小山關於王菊一家人的事情像放電影一樣,把所有的情境都放了出來。

張凡的目光看着那面牆,慢慢的喝茶。

像這樣偏僻的交通不便的地方,其實很多很多人,特別是有些大山裏面,有些人一輩子都沒去過省城或者縣城,因爲實在是太遠了。

然後從那些小山村走出來的那些人,想回去,也實在是太遠了。

很多時候,因爲種種的原因,他們也回不去了。

這堵牆上的場景再一次換了一下,此時的小山已經長成一個壯士的小夥子,有點黑,有點瘦,但是後背很直眼睛很亮,牙齒就顯得特別的白。

他喜歡裂開嘴露出牙齒笑,笑的特別的開心。

因爲家裏窮,太遠了,小山一直沒回家,一直靠着勤工儉學讀書,努力的想留在大城市裏,想融進去這個城市。

所有他很努力的工作,但是他因爲有些木訥自卑不善於和人交往,所有在這個城市活的很辛苦。

他經常換工作,不是因爲他不想好好工作,是因爲很多時候工作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樣,他想做就能做好的,而是,他會被排擠開除掉。

就這樣很多次,各種的原因被排擠罰款或者是公司裁員等,他不停地換工作,而且越換越差。

在加上他還拼命的擠錢往家裏寄,所有他活的很辛苦特別的節約。

住的是大宿舍,地下室,怎便宜怎麼來。

吃的也是怎麼節約怎麼來。

有時候他甚至會去給一家餐館洗盤子收拾垃圾,爲的就是那家餐館提供一日三餐和住宿的地方,而哪家餐廳的名字叫食爲天。

按照提示,應該是在江城城北一個餐館裏,白天的時候送快遞,晚上就在這家餐幫忙。

花月影決定去找這個食爲天的餐廳。

張凡那邊則開始出處理上次得到的那個大箱子,因爲箱子太珍貴了,裏面的東西張凡讓人鑑定過,都是真貨,所以這會打算把這些文物都捐贈出去。

因爲他捐贈這些寶物,當地特意弄了一個捐贈儀式,並且把張凡捐贈的東西都拿出來,讓所有人知道,以後在那個被拆遷的地方,將會建設一個博物館。

在博物館裏面,就會放張凡捐贈的那些寶物。

原本張凡計劃,是讓榮志康直接把這些文物捐贈出去,可有關部門那邊覺得這麼正規的寶物,應該弄一個規模的發佈會,這樣才能激勵更的人願意捐贈。 吧

所以這捐贈儀式規模弄的特別大。

而且那邊一直請求捐贈者能露一個臉就好。

這邊榮志康不敢自己拿主意,直接就求到了張凡這裏,讓張凡最終拿一個主意。

“那就你安排一下,我有空就去看看,畢竟我想這批東西能妥善的安置好,那些強盜沒拿走的東西,我們更應該珍惜……”

反正最近也是很閒,張凡就打算到時候去一趟,順便看看那邊的博物館是怎麼弄的。


張凡在最後的交接儀式上會露面,這讓榮志康這邊可不敢大意,趕緊通知人去安排。

去找小山的花月影很快也回來了,不過她那邊的帶來的消息可不太好。

“那個小山已經離開了那所酒樓,所以小山失蹤了,電話也打不通了……” 小山的電話也打不通?

“再找吧,總歸還在這個城市裏就行了……”

小山那是一定要找到的,只有有找到他,才能把人帶回到他母親的身邊,他母親的願望纔算是完成了,而天地當鋪則可以從王小菊那邊拿到想要的東西。

而這一次是最讓人疑惑一次,因爲到現在他們不知道王小菊身上,有什麼東西被天地當鋪看中的?

所有這件事情只能先把小山找到,然把人送到王小菊那邊後,再談其它的事情。


“嗯,主人放心,我一定會盡心盡力的尋找,江城就這麼大,大不了我把整個江城都翻過來……”

花月影是一點都不擔心。

一個凡人而已,這個事情難不倒她,最多多花費一點時間而已。

所有她提前和主人打一聲招呼而已,這事情張凡也沒放在心上,他關心的是過幾天抽空在捐贈儀式上露個臉而已。

讓張凡沒想到的是,他拿出來的那個箱子,會在江城和全國引起軒然大波。

上次榮志康邀請來的專家,在考古界是非常的有名氣,他鑑定這文物後,特意拍了幾張照片,在考古界的一些媒體上發佈一下。

因爲現在網絡信傳播非常快,這個教授發出去的圖聞,很快就被到處的傳播,特別是乾隆的印章還有一些寶貝,對於江城的考古界來說,簡直就是一次地震。

誰也沒想到,在江城還會出現這樣好寶貝?

不但保存的特別好,而且還有一些皇宮中的珍品現世,按照他們推測,這些東西都是當初那些強盜從北方搶奪過來,準備送出國的。

但是機緣巧合之下,這些文物就被留在了江城。

因爲那個時候有長江,碼頭航運的江城是特別的發達,沒想到多年以後這邊意外有了收穫?

很快有人聯繫那教授,讓他做一些詳細的報道,並且稱呼這些文物都是國寶,他們一些媒體也想能親眼看一看,畢竟此時都是私人收藏。

不是誰都可以見到這些寶貝的。

那教授還有些爲難,因爲榮志康的身份很高,他不但在國內出名,在國外此時也是赫赫有名,而且爲人低調,能收藏這些文物,肯定也是花費了一番心血的。

這樣的寶物,人家要是不願意露面,誰也沒辦法看到。

這教授就嘗試着聯繫榮志康,卻是得知榮志康請他鑑定的寶物,是一個神祕人所有,而這次那個神祕人則打算把所有人寶物都捐贈出來。

這一個消息讓那教授大吃一驚,因爲知道那些寶物的價值,他纔會驚訝不已。

東西實在是太值錢了。

哪怕榮志康被稱爲江城首富,恐怕也不一定買得起這些國寶,而且這些東西可遇不可求,不是光有錢就可以求的到的。

此時卻有人願意拿出來捐贈,這是何等的氣魄?

這是何等的胸襟?

簡直讓人肅然起敬,等閒之人得到這樣的寶物,那個不會珍藏起來,哪怕隨便拿一件出來,傳給子孫後代,那也是足以當成傳家寶的存在。

可這樣的寶貝,足足有一箱子,這麼多東西,是誰有這氣魄,一下子捐贈出去,簡直就是奇人!

這教授着嘖嘖稱奇,連忙像榮志康打聽這奇人的信息,榮志康怎麼會告訴他,只是委婉的說了一聲,等到捐贈儀式的時候,說不定這個奇人會露面。

榮志康的自然不會說假話,而他這話讓這教授大喜過望的同時,忙在圈裏發了一些信息,並且告訴自己考古界的一些朋友,到那時候,可以都來看看這些寶物。

這些可都是國寶,舉世罕見。

今生有機會見一面,都是萬幸,何況他們還有機會看到那捐贈居多寶物的奇人。

而江城的一些媒體也開始報道,稱在江城發現了一些罕見的國寶,而得到這些國寶的神祕人,願意把這些國寶全部捐贈出去!

一件件精美絕倫,讓人如此如醉的國寶,在江城引起巨大的反響,在街頭巷尾不少人都在談論這些寶貝。

這裏隨便一件寶貝,都讓人無比的驚訝,哪怕是一些普通人,也知道這些寶貝,恐怕窮極一生都沒辦法得到一件,可這麼多寶物,卻被人無償捐贈出來。

這人該有有多有錢,纔有這樣的胸襟?

該是什麼樣的人,纔有這樣的大氣?

一時間張凡的身份被人猜測着,引得不少人紛紛好奇不已,以至於捐贈儀式那天,幾乎是人山人海,來的人超出所有人意料之外。

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不少人警察和保安都出動了。


榮志康來的時候,一隊的保鏢護送着,直接走下來,而他們隨行的還有一大口箱子,那口箱子特別大,被擡下來的時候,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幾萬雙的眼睛,齊刷刷的看着那口箱子,所有人都知道,在那個箱子裏放着讓人眼饞不已的國寶。

而這口箱子就這樣被榮志康的人提在手上。

榮志康一下車,周圍就有人認出他來。

“看,那是江城的首富呀,生意都做到國外去了!”

“是呀,榮家的人很厲害的,聽說不但是江城首富,很有可能是國內最有錢的人,難怪這些國寶人家願意捐贈出來,人家有錢呀!”

“是呀,是呀,除掉江城首富,實在是想不通別人誰會願意把這些寶貝拿出來!”

“除掉江城首富有這個氣魄,別人肯定是不行的,這是我們江城之福呀!”

“今天我終於知道了,有錢人不一定都是壞的,確實是有大仁大義的有錢人,看看這些國寶,誰會捨得輕易拿出來?”

……

但是這一次在所有人注意裏在他那口箱子的時候,而且大家都以爲,這個箱子其實是榮志康捐贈的時候,榮志康卻是突然停下了腳步,目光看向另外一個地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