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真的!珍珠還真!”某個無賴繼續矇騙無知冥王。

“那你輕點啊!有些疼。”某隻嬌嗔的開口。

“那算了,這手感不如摸自己。”某人使壞撒手。

“林弘!”某隻歇斯里地的怒吼。

“開玩笑,咱們繼續,對!是這樣,怎麼樣?感覺如何?”某人別有意蘊的問道。

“嗯~”某隻被伺候的很是舒服,啥話也說不出來了。

總算成了一隻任人魚肉的小綿羊,在某人的雙掌之下發出了細微的嚶嚀聲。

這一夜,也註定是個不眠夜了。

林弘一覺醒來已經是大午了身邊早已不見了那個小可愛的蹤影,嘴角勾起一記寵溺的微笑。

冥王的性子摸清楚其實很好懂的,是一個可愛的小迷糊。

他說啥都信,簡直讓他的心都快要萌化了。

“叮~~”耳邊響起了一道鈴聲,林弘拿起手機看了看,才發現是提醒他下午有必修課的消息。 “我去!”什麼情況!

林弘被自己這有些失控的手勁給嚇到了,其實那天打幾個流氓的時候有所察覺了,不過是沒有想到,這力氣來的有些突如其然,他自己都覺得有些懵逼加匪夷所思。

再看看如今,這麼輕輕一拉,樑永智的車門被自己給拽下來了,林弘的表情那叫一個尷尬。

而剛剛坐車的樑永智也懵了,看着自己這臺愛車副駕駛座那不翼而飛的車門時,表情是有些懵逼的。“草,林弘,你他嗎對我的車子做了什麼?”他的保時捷卡宴啊!這可是他求了自家老頭很久老頭纔給自己買的。然後林弘這傻逼一拽給自己將車門卸下來了!這小子是以爲自己是超人還是怎麼回事?

特麼能不能收斂一點了!

“那個……哈哈!尷尬,有些尷尬了。”林弘笑的那叫一個虛僞,撓了撓頭,“回頭送去維修,維修費都算我的嘛!”林弘的話讓樑永智猛翻了一個白眼,“屁話!當然用你的!你拉下來的車門還想我買單維修!做夢!”樑永智暴跳如雷的開口,林弘擡手抹了抹鼻子,有些鬱悶。

這小子真是越來越不通情理了不是一扇車門嗎?賠他一臺新的都沒有問題好麼。

“你說你把我的車整成這樣?我下午怎麼去接金瑤約會?”樑永智主要擔心的是這個,車子是泡妞的利器啊!然後利器被損壞成這樣,他總不能開着少一扇車門的車子去約會吧!

“呶,鑰匙給你,我的路虎借你,先找人過來把你的車子拉去維修吧!”說完,林弘拎着這扇車門打算往對方的車子裏塞,賽了半天感覺塞不進去,直接給丟到車頂了。

樑永智見狀,心裏想罵媽賣批的心都有了。

這車門少說也有些個分量,你林弘到底是怎麼回事?

特麼拎着算了!還特麼感覺像在拎着一扇紙做的門,難不成是這車子的公司偷工減料了?不然也不能讓這東西這麼好被卸掉吧!

“臭小子!”在兩人答不對題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然後樑永智在始料未及的情況直接被一腳踹進了車子裏。

樑永智懵逼了,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給踹了!

還特麼是這麼丟臉的踹了自己的屁股。

“媽的有病啊!”樑永智咆哮一聲,從車子裏鑽了出去。然後看到將他們兩個人團團圍在停車位的二三十號人時,他沒有一點的怯意,相反,轉頭看了林弘一眼,“你招惹的?”

想來也是,他最近都忙着泡妞,根本沒空去打架。估計是這林弘給招惹的。

林弘也有些懵逼,他什麼時候招惹過了?

“大哥,踢錯人了,不是這個,是站在副駕駛座邊的那個。”果然,被樑永智猜到了。

不過這些人是有些納悶的,該說這兩個小子膽子大呢?還是心大呢?

都被他們二三十個人包抄了,算是他們再厲害,但是他們羣毆的話,這兩個吊兒郎當的大學生也是要吃虧的。

樑永智之所以不懼怕,一方面是他跟在林弘身邊打架都成了家常便飯了,這個更加恐怖的陣仗都見到過。更何況是這麼些人,之前林弘的力氣不大的時候,憑藉他們兩個的力量想要扳倒這麼些人也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依照現在林弘的力氣,怕是一腳一個,都不帶喘氣的那種。

“剛誰踢老子的?”樑永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他可是受過正統的格鬥訓練技巧的超高手,一般的混子,根本不可能被他放在眼裏。

“是老子!怎……砰!啪!”爲首的那個人高馬大的死胖子囂張的開口跟樑永智說了一句,結果話沒說完,樑永智一拳頭已經飛了過去,然後,追加一腳,對方直接摔進了一旁的草叢裏。

如此迅猛且快速的打鬥技巧讓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林弘之外的那些都懵逼了,看樑永智的眼神裏也充滿了驚恐的感覺。

“老子的屁股也是你這個雜碎能踢的!是沒聽過老子的名號嗎?”他在本市的惡名僅次於林弘,人送外號笑面閻王,可見他的手段和恐怖性。迄今爲止,別說大學裏的那些混子學生不敢招惹自己,那些外頭的更是不敢招惹他。

一方面是因爲他是打架方面的高手,另一方面自然是他樑家的勢力,雖然不在林家在全國的勢力,但是在本市,他樑家還是能夠站得穩腳跟的。

“你他媽有種報名來!雜碎!”那胖子狼狽的從地爬起來,指着樑永智大罵。

“老子的名字你也配知道?”樑永智見對方爬起來了,走前去又是一腳,直接踩在了對方的喉嚨,眼底出現了暴虐的痕跡。

“老大!”其餘的人紛紛反應過來打算對樑永智出手了。

然而拳頭還沒落在樑永智的身,結果身子跟天女散花似的紛紛散開,倒了一片。

那叫一個悽慘,樑永智一看那讓人眼花繚亂的身影,不是林弘又是誰?

知道此時的林弘今非昔了,樑永智自然不會有後顧之憂,專心了狠虐這個踹了自己的一腳的死胖子。打的對方是一個鼻青臉腫,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了。

林弘也被自己的速度和力量給驚呆了,我草!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撂倒了將近三十個人!平均兩秒一個!

“妖……妖怪啊!”那些人也顯然被林弘給嚇得不輕,倒在地完全爬不起來不說,還紛紛驚呼林弘是妖怪。

“自己廢物別說別人太強了!雜碎,憑你也想報仇,別說是現在的我,算是以前的我,也打的你們連家在哪兒都不知道。”林弘擡腿又踹了那個指控自己的臭小子,那叫一個瀟灑。

“如果還有下次,老子不介意送你去見閻王!讓閻王給你收屍!”樑永智開口恐嚇了一句。 那些個人是怎麼都想不到,這將近三十個人的數量怎麼會全部折在這兩個小子的手裏。這兩個小子該是有多強悍啊!多強悍纔會到如此的境界啊!

他們不由惱恨,簡直氣的想要殺人了。

但是沒有辦法,真的太強了!強到讓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這兩個到底是哪兒來的變態怪物?

“樑永智,林弘,你們在幹嘛?”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讓兩人的身子一僵。起身看向聲源,發現是林池。

“那個,教授,你誤會了。”樑永智對這個教授還是有些害怕的,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教授往他們的面前一站給人好大的壓力啊!

“大哥,這些人過來要報復我,結果誤傷了樑永智,所以我生氣,出手教訓了一下。”林弘的一聲大哥,將樑永智給喊懵逼了。

大哥是什麼鬼?什麼時候林弘揹着自己認了一個大哥了。

“哦。是嗎?”林池微微一笑,走前來。

擡頭俯視着這些倒了一地的人,“敢門找事的人,直接讓小黑小白過來收拾了。”

此言一出,林弘驚了,樑永智懵了。

怎麼感覺他和他們兩個人不在一個世界頻道。

不然怎麼他們說的話自己一句都沒有聽懂。

先是林弘喊對方大哥,再是對方說找小黑小白收拾了。

小黑小白是誰?很厲害嗎?自己跟林弘都還厲害?

那還是人嗎?

正這麼想着,忽然兩個身影出現在了林池的身邊。那一黑一白的兩個身影乍現,將樑永智給嚇了一跳。

“大人,您找我們啊?”小黑範無救衝着林池露出了一個媲美黑人般的燦爛的笑容。

“很高興爲大人服務。”小寶謝必安對了林池也是畢恭畢敬的。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大人?

這些個東東在搞什麼啊?

樑永智是懵逼又懵逼,感覺他們也算穿的人模人樣的,怎麼盡不說人話呢?

“咦?這裏還有個陰陽眼,能看見我們啊?”小黑小白感覺到了一股灼熱的視線,下意識的轉過頭看了一下,發現對方竟然是個凡人還能看到自己時,有些驚訝。不過很快恢復了正常,跟林弘在一起的。估計是林弘身的靈力外泄導致了他的眼睛發生了改變。

這樣一想,也不吃驚了。

“陰陽眼……”樑永智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

自打變成了陰陽眼之後,他看到鬼魂的數量跟看到人的數量是成正的。

因爲他是男生,還是一個好鬥並且精力旺盛的男生,所以在膽子這一點,絕對是非常非常的大的。一般的鬼,那是完全嚇不到樑永智的。

最主要的是,樑永智發現他們根本靠近不了自己,這纔是他這麼放心的原因。

“小心!”在樑永智猜測這兩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兩人身份時,忽然看到其一個被林弘踹倒的混混已經爬起來了,並且朝着林池的後背衝了過去打算搞偷襲。

樑永智開口提醒了一下林池,然後看到那混混還沒靠近林池的邊邊被一道無形的力量的給震開了。

這道力量很強很強!強到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樑永智分那麼看着那個小混混給撞飛出去了。

然後摔在了地,直接昏死了過去。

“勇氣可嘉啊。”林池發出沉悶的低笑聲,被人偷襲了不怒反笑?這還是不是正常的人了?

樑永智不太明白他爲什麼發笑,但是接下來那個被稱爲小黑的男人直接變出了一根鐵鏈甩向了那個剛纔偷襲林池的混混。

鐵鏈直接鑽入了對方的胸口之,嚇得樑永智眼睛都看直了。

這麼粗的鐵鏈扎進身體裏,爲什麼會沒有血?

然後,更加讓樑永智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了。

對方沒有流血,而是身體裏的魂魄,直接被這條鐵鏈給拽了出來,一把扯到了他們的身邊。

“敢謀殺冥王的哥哥?誰給你的膽子!不要命了!”謝必安暴怒,前給了對方的魂魄一個耳刮子。這一耳刮子下去,明顯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魂力虛弱了一半。

“這些,全部都收拾掉,辦事幹脆點,漂亮一點。”林池丟下一句話,衝着林弘和樑永智招了招手。

樑永智還是有些懵逼,那麼傻傻的任由林弘拽着自己往前走去。

然後,他們了林池開的車子。這車子的牌子也有些驚人,賓利。

這果然是符合這男人教授的風格,居然開賓利。

剛纔他好像聽到那個穿白色西裝的男人說這林教授,是冥王的哥哥!

冥王哥哥……那豈不是……

臥槽!

他是不是午睡還沒睡醒啊?

樑永智伸出手,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然後發現很疼!

是真的!自己沒有在做夢!

樑永智徹底的驚呆了,一臉忌憚的瞅了瞅林池,有些不敢說話。

“弘,你這個朋友好像被嚇傻了。”林池從後視鏡裏觀察到了樑永智蒼白的臉色,開口跟林弘提醒了一句。

“額?”林弘心裏想的是,樑永智畢竟不是自己這樣,下過地府油鍋的男人,膽小一點也是正常。

而且剛纔那個畫面,實在太粗暴簡單了。

“我能下車嗎?”樑永智聽到他們的對話,總算反應過來了。

媽媽,他要回家……

“可以。”林池過來找林弘主要是跟他談談自家妹妹的問題,順便送他一樣拿的出手的武器,省的下次碰到厲害的人,拿不出東西來對付。

這個場合,有樑永智這個外人在,可能不太合適,所以聽到樑永智的要求,林池基本是立刻將車子停靠在了路邊。

樑永智忙不列顛的從車跑下來,滿眼的心有餘悸,整個人都處於有些恍惚的狀態。

感覺整個人都有些失控。

“永智他沒事吧?”林弘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

“沒事,正常的人都有的反應,你這朋友有不錯的潛質。”林池略帶欣賞的眼神看了一下樑永智,然後啓動車子,離開了原地,順帶跟林弘說了一句。 “什麼潛質?”林池這話說的讓林弘有些不太明白了,什麼潛質呢?

樑永智這人最大的優點是膽大心細,這一點林弘倒是很讚賞的,不過林池口的潛質,他還是有些不理解的。

“做鬼差的潛質。”林池的回答倒是讓林弘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做鬼差,“等等!什麼叫有做鬼差的潛質?你們該不會打算直接讓他去做鬼差吧?那可不行,樑家這麼一個兒子,如果樑永智出事了,他爸媽會瘋掉的。”林弘跟樑永智兩個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對樑家的情況再清楚不過了。

“想什麼呢?人有命數,樑永智的壽命還很長,會壽終正寢的。”林池的回答讓林弘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發現林池已經將車子開到了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是哪兒?”林弘下了車之後環顧了一下四周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郊外,這裏沒人,把東西給你,我也放心一點。”說完,林池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了一根漆黑的鐵棍放到了林弘的手裏。

手持這根棍子,林弘是有些懵的。

堂堂冥王的親哥哥,蚩尤殿下,送禮送一根棍子?

你敢不敢再送的寒磣一些?

只見這根黑色的鐵棍通體漆黑,在手心把玩的時候手感還不錯。握住的力道也還可以,長度也足夠,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面還散發着一絲絲的黑氣。這黑氣看着有些像鬼氣。那種鬼被打散架了之後的黑氣。

“這是什麼?”林弘還是有些好的開口問了一句。

“打鬼棍,此棍屬於高階鬼器,原來是我的武器之一,現在轉增給你了。好好用,別對人使用。”這跟棍子的名字都這麼通俗易懂,林弘一聽名字知道這是給鬼用的。

“如果不小心給人用了會怎麼樣?”林弘有些好這棍子如果用在人身的後果會是什麼樣的。

“還能怎樣?魂魄直接會被抽出體外。”林池的話讓林弘驚了。

“你是說?一棍子下去,出去了?”林弘算是明白了,這玩意是非同一般啊!

“對,所以說,對人慎用。”林池嚴肅的開口。

“知道了。但是我去哪兒拿着一根棍子,有損我的形象啊。”這感覺好像是一個流氓到處找架打啊。

林弘看着林池,挑了挑眉,“那個,大哥,我剛纔看到你是嗖的一下拿出來的,怎麼辦到的?教教我唄?”林弘說完,一臉求知慾滿滿的看着林池。

林池忍不住輕笑了出來,搖了搖頭,開口說了一句,“器來。”

隨即,原本在林弘手裏的打鬼棍出現在了林池的手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