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姜衍也是不悅的看向那邊,因爲這個聲音確實很討厭!

而就在姜衍轉頭的那一刻,蕭棟的目光也是看向姜衍。

“喲,原來是姜衍呀,怎麼帶着你那美女老婆出來喝茶呀?”蕭棟微笑說道。

他的目光一直在看向萬娘,他的心就好像被針紮了一樣,而那根針就是姜衍。

“你認識這小子?”蕭軍問道。

“哼,何止認識,而且還是同學呢。”蕭棟說道。

蕭軍聽後,嘴角一喜,而那就話就是出自他的嘴。

姜衍一臉不屑的看向蕭棟和蕭軍,真是找死,都要湊熱鬧。

“美女,來一起坐呀?我是燕京蕭家的,我認識很多大導演,你要是有情趣咱們兩個可以談談的嘛。”蕭軍一臉跪舔的說道。

“老公,你說他的代價應該怎麼算?”萬娘微笑的問道。

“那就看他這條命值多少錢。”姜衍冷冷的說道。

蕭棟感覺不對勁,如果在這裏出了問題,他可脫不了干係。

“姜衍,是我這位兄弟的不對,我向您道歉。”蕭棟恭敬的說道。

“哼,有趣,你這個蕭大少爺就這麼怕一隻狗嗎?”姜衍說着瞬間一股氣飛出。

“呯~!”

蕭軍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直接被拍在牆上。

“姜衍,我告訴你,他是燕京蕭家嫡系,如果……”

“啪~!”


沒等蕭棟說完,姜衍一個巴掌抽了過去。

周圍的人羣都是愣愣的,看向姜衍這裏,要知道這裏可是啓軒茶樓啊,背後的老大可是於爺的。

“哦,對不起日常手滑了,如果你覺得還不夠,我可以繼續。別忘了,21億的欠條還在我手中!”姜衍一臉嘲笑的說道。

姜衍說完話,直接牽着萬孃的手走出啓軒茶樓,對於他來說,這好戲慢慢唱,一個個來纔有趣。

蕭棟咬着牙,看向背影姜衍,他發誓,一定要弄死姜衍! “救……我”被釘在牆上的蕭軍虛弱的喊着。

他現在四肢都無法動彈,他只是感覺到那陣風太強了,自己就好像樹葉似的。

蕭棟聽着蕭軍的求救,連忙轉身看去,傅玲玲都被嚇傻了,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姜衍微笑的坐進車裏,萬娘看到夫君的表情,就知道夫君又在憋着壞呢。

“老婆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也沒那麼壞,我只不過想好好的和蕭家玩玩。”姜衍微笑說道。

“嗯,,知道了,這個時間萌萌是不是快放學了?”萬娘微笑的迴應。

姜衍看了一下時間,連忙開車向萌萌學校出發。

啓軒茶樓發生的一切,姜衍根本沒放在心裏,畢竟那是於曄的地盤。


“於爺您看這事怎麼處理?”經理問道。

“你沒看蕭家大少爺,都給咱們茶樓的牆壁都弄壞了嗎?”於曄微笑說道。

其實於曄早就看到了,他只是不想出去而已,他覺得大師都敢得罪,這蕭家也就完了。

經理沒明白於爺的意思,他覺得蕭家再怎麼說,也是C市第一大家族呀。

“你來茶樓多久了?”於曄問道。

經理聽到於爺這樣說,立即明白,躬身立即退了出去。

周圍的客人時不時的看向蕭棟這裏,大家都是好奇,這人是怎麼卡在牆上的,還有那剛纔囂張的人是誰呀?

蕭棟費了牛九二虎之力纔將蕭軍拉了出來,他剛要去扶起蕭軍時。

經理帶着保安走了進來,經理就好像沒看到蕭棟似的,徑直走向牆壁。

“哎呦喂,可憐我這啓軒茶樓了,這牆壁可是花了3000萬呀。”經理埋怨的說道。

蕭棟眯着眼睛看向經理,他明天這話說給他聽的。

只是這牆怎麼看也不到3萬塊呀,難道這是要敲他?

“我說劉經理,你這話,我就不願意聽了。一個破牆3000萬,你這牆是金子做的?”蕭棟起身走向牆面說道。

衆人也是將耳朵貼過來,想聽聽啓軒茶樓怎麼處理。

“再說,我這兄弟怎麼辦?他可是受了傷的。”蕭棟理直氣壯指着蕭家說道。

“哼,那我問你,是我們幫你兄弟推進牆的嗎?看你兄弟的樣子,好像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難道蕭大少爺就這麼強橫嗎?”劉經理不屑的說道。

“你……”

沒等蕭棟再次開口,劉經理立即說道:“你什麼你,3000萬,少一分錢,你也別想離開啓軒茶樓。”

傅玲玲扶着蕭軍都不敢說話了,她覺得世界太可怕了,一面牆就要3000萬。

“呸~我蕭軍可是燕京四大家族的嫡系子孫,就一個破牆你敢敲詐我3000萬!我看你這店是要開到頭了。”蕭軍看向劉經理說道。

劉經理也是一怔,燕京來的大少爺?

就在劉經理看向於爺那裏時,於曄微笑的走了過來。

“燕京來的少爺是吧?劉經理你這就不對了,這牆可是金碧玉的,而且冬暖夏涼,少說也要5000萬。”於曄站在蕭軍後面說道。

聽到於爺的聲音,蕭棟也是一驚,這事看來不能善了,必須要通知爺爺了。

“於爺您好,我這位兄弟也是剛到咱們C市,既然於爺說5000萬,我們現在也沒有,我打個電話問家裏拿。”蕭棟客客氣氣的說道。

於曄也明白蕭棟的意思,不過他無所謂,反正他背後站着的是姜大師。

電話很快撥通,當對面蕭雲克聽到這事後,立即讓蕭棟把電話交給於爺。

於曄微笑的接過打電話:“蕭老家主,看來您是想和我魚頭講道理啊?”

“哈哈,於爺過了,我這兩個孫子給您添麻煩了,您看那牆是不是少點啊?”蕭雲克客氣的說道。

“行啊,既然蕭家主這樣說了,那就2000萬吧,如果要是少了,那您這孫子……我相信你會明白的。”於曄欲言又止的說道

蕭雲克掛斷電話,他也明白於曄的意思,只是他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等把人帶回來問問吧。

於曄那邊很快的收到轉賬信息,他們這一路人,基本都知道對方的信息,所以根本不需要當面交易。


“哎呀,既然蕭老爺子已經把單給你們付了,那不如留下來喝杯茶吧,今天的茶錢算我的。”於曄微笑的說道。

“哼,我們走。”蕭棟氣的就扶起蕭軍。

看到蕭棟離開後,於曄連忙說道:“諸位不好意思,今天給各位添加了一些麻煩,今天的茶錢,都算我於某人賬上。”

周圍包房,或者別苑的客人也都鼓掌,要知道,這一天茶園可不少賺,能白喝一天,那也是很好的。

於曄轉頭看向經理:“嗯,做的不錯,等會讓財務加一個月的獎金。”

經理一聽也是欣喜,要知道剛纔自己差點踩到雷啊,還好反應夠快。

不過也是這一步,他就白拿了一個月的獎金,劉經理也是連忙向於爺行禮。


實驗高中

姜衍和萬娘來到這裏時,正好萌萌放學。

萌萌看到老哥和嫂子來接她,也是高興的跳起了。

當所以同學看向萬娘時,那表情,齊刷刷的一致。

萌萌跑到姜衍面前時,也是覺得奇怪,剛轉頭一看,她就覺得的好奇,在看嫂子今天沒帶墨鏡,她也就明白了。


“嫂子我估計你這下可要出名了。”萌萌開心的說道。

“走吧,等會回去讓你哥給你做好吃的。”萬娘溫柔的笑道。

姜衍可不在意這些孩子的眼神,雖然裏面也有些想法,但是對他來說,那只是螻蟻的想法而已。

車子很快離開校園門口,這時同學們纔回過神來,要知道剛纔的那美女,不對應該是仙女,太美了。

“你們說,剛纔那仙女是誰呀?”

“你沒看到她是來接姜萌的,這都不知道?”

“難道說是姜萌的姐姐!”

“我呸,姜萌沒姐,那是她嫂子。”

“……”

幾個同學聽到這個聲音,也連忙轉頭看了過去,這一看竟然是姜萌班的。

也都圍聚過去,想了解的更多一些。

而這樣的聲音也不斷響起,畢竟那真是仙女呀。 車裏姜萌都開心壞了,她都能想到明天校園輿論。

要知道她的嫂子,那可是仙女呀,什麼大明星都要靠邊站。

姜衍也是無語,自己這妹妹看來還沒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變化。

不過想想也對,只有到了築基期後期才能完全蛻變。

萬娘看着萌萌開心,她也明白小姨子在想什麼。

“對了,老哥,你不是說鐵鈴兒今天能回來嗎?怎麼一天也沒等到消息呀?”萌萌好奇的問道。

“我說的一天那是包括晚上的,她現在應該下了飛機,估計晚上,你就能看見了。”姜衍無奈的解釋道。

因爲他已經安排烏璐將人送回來了,至於幾點到,那就和他無關了。

“對了,咱們今天去外面吃。”姜衍微笑說道。

“嗯?那小泥鰍呢?”姜萌問道。

“他還有些事情做,正好帶你們去吃一下八大碗。”姜衍說道。

萬娘也是第一次聽過“八大碗”,她也是好奇。

“老哥你想吃東北菜了?”姜萌問道。

“算是吧。”姜衍神祕一笑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