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哎喲,我怎麼知道,我又不可能把你召喚進來……”沙蜀聲音如常,變成一團人形大的龍捲風。


“我說,你就不能變成人的形狀和我交流嗎,你這風吹來吹去的,弄的我心神不寧。”

沙蜀委屈道:“我擦,我本來就是由沙子和風組成的,不變成這樣,變什麼嘛……”不過還好,隨即沙蜀化身爲一箇中年男子,樣貌雖然有些猥瑣,但至少不會讓凌葉太過心煩。

“咦?我感覺你情緒很浮躁啊,最近出什麼事情了?”沙蜀突然問道。

“沒什麼,只是黑暗協會的事情,我一直都懷疑獸王並沒有被我殺死,潛在中的危險太多,不知如何應對,哎……”

凌葉心煩意亂的擺擺手,乾脆一屁股做在草地上。

“呵呵,年輕人,你還有很多路要走,一時煩悶也很正常,先理理自己的情緒纔去做其他打算吧,不過我發現這顆樹有很重的妖邪之氣啊,你丟進來種的?”

沙蜀突然伸出手來去觸碰身前這顆參天大樹,凌葉立馬伸手喝道:“喂,別去摸……”

可是,沙蜀的手已經伸了出去,當沙蜀觸碰到樹皮的瞬間,他發現自己的手一下子變的漆黑,然後開始腐化,蔓延速度極快。

一下子他的手只變成一堆白骨。

“我擦,這什麼鬼東西,毒性很強啊……”沙蜀將自己手臂給折斷,瞬間又長出新的手臂。

“還好你的肉體是沙子,不然你就玩完了!”凌葉輕鬆說道。

“我看也是,瞬間就腐蝕掉我的手,也許聖階強者也不能隨意去碰這樹啊!”沙蜀對剛纔發生的一幕任然心有餘悸,他下意識的離開血刺遠一些。

“對了,沙蜀這天地空間中不是有一片修羅之地麼,那裏的泥土都是用鮮血染紅的,帶我去看看吧,以前一直都沒時間去探索心中的疑問,現在我就要去看看哪裏到底有着什麼。”

“噢,那走吧,我在那裏待好多年了,地形我熟悉。”沙蜀前面帶路,一直朝西走去,凌葉明顯發現這裏的土囊開始有了變化。

從本來的綠色變成了淡綠色,漸漸他走出了草地,周圍開始捲來鋪天蓋地的血腥味,十分融厚,凌葉鎖眉一皺,他此時正站在平原的高處,往下走則是凹陷的土地,如一個巨大的深坑。

土地開始變成了血紅色,凌葉走到深坑的邊緣處,雖然曾經已經見識過這裏的血腥,但在次看去,還是難免感到震撼,和不適。

在這個巨大的坑中,血液匯成河流,向四周不斷蔓延,一條條不知經過血液多少年的侵襲,終於漸漸變成了一條條小溪,只是溪中緩緩流淌的不是水,而是血淋淋一地的鮮血。

而這些隨處可見的小溪周圍,全是屍骸,一具具屍體堆積成山,隱約中,凌葉還能看到前方有着戰鬥的場景,場面十分恢弘大氣,四處都圍繞着嘶吼,無數個種族的戰鬥在這裏開始。

人族,獸族,矮人族,精靈族各自爲營,都佔守着自己的陣地,天空中響起戰鬥的嚎叫,所有的種族紛紛拿起武器,一個個不要命的往前衝,各自拿着手中的武器插向敵人的胸膛。

戰鬥的過程十分慘烈,在這種百萬雄兵的戰鬥中,每一秒,都會死去無數人,所有的士兵死前都會發出低沉的吼叫,屍體漸漸堆積如山。

一道道刀光劍氣,一個個強大的魔法打在人羣中,爆出五彩繽紛的火花,但背後卻不斷帶走那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凌葉沒有眨過眼睛,從始至終他一直都看着眼前浮現的場景,雖然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浮影,但這一幕幕就浮在眼前,如真實的場景切換在他眼中。

沙蜀只是站在一旁,他非常奇怪的看着前方,雖然屍體堆積如山,但他顯然已經習慣這樣的場面,倒是沒什麼感覺,眼前也沒看見什麼特別的。

不過他卻能感覺到,站在身邊的凌葉血液在沸騰,非常認真的看着前方。

“也沒什麼特別的啊,有必要看的那麼認真麼?”沙蜀雖然感到奇怪,但還是站在一旁,不去打攪凌葉。

戰鬥越來越慘烈,無數修煉者都死於敵人的炮火中,就算九階強者也難逃倖免,那是一戰聖戰,四大種族,和無數小種族之間的混戰,所有人都必須參加戰鬥,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活着的人……

戰鬥的步伐越來越亂,無數修煉者都飛行在天空進行戰鬥,衝殺聲驚破蒼穹。

戰鬥的號角漸漸薄弱,直到最後,一個戰士修煉者殺死眼前的最後一個敵人,一個獸族的戰士被攔腰橫斬,發出低沉的咆哮,不甘倒地。

最後活下來的是一個戰士精靈,他腦後長着一對尖尖的長耳,還有碧藍色皮膚,藍色的瞳孔,他手持一把發着陰冷寒光的劍,非常象王者之劍的模樣,十分相似。

凌葉看到最後一個畫面,手不自覺的顫動起來,他能萬分確定畫面中的那個精靈手中拿的就是王者之劍,就是自己手中的王者之劍。

“那個精靈到底是什麼身份?他爲什麼擁有王者之劍?”凌葉突然發現自己有許多的疑問,但卻無人替他解答。

他只看見那個精靈仰天長笑,在堆積如山的屍體中他不過是一個黑點,但他卻是最後一個活下來的精靈,最後活下來的一個生命。

漸漸畫面模糊起來,又將凌葉拉回到了現實。

“沙蜀你剛纔看到什麼了麼?”畫面消失後,凌葉抓着沙蜀問道。

“沒啊,我什麼都沒看見,你難道看到什麼了,爲什麼剛纔看你那麼緊張?”沙蜀一臉不解的看着凌葉。

“噢,既然你沒看見,那就算了,我想我要去南木大陸一趟了。”凌葉安然的閉上眼睛,沉思着什麼。

“你要去南木大陸?那裏可是精靈族佔領的地方。”沙蜀聽到南木大陸,顯得有些詫異。

“嗯,我要去那裏尋找生命之源,還有一年了,不止是獸族,還有空間位面的能量風暴,我必須阻止這場劫難。”

“什麼?你要去尋找生命之源,不行,你去那裏根本是找死,你現在實力還太弱……太弱了……”沙蜀聽到凌葉執意要去尋找生命之源,連連搖頭。

“爲什麼這麼說?”凌葉不解問道。

“哎,既然你要去那裏,我就實話告訴你吧,你想找到進入生命之源大門就微乎其微了,何況進去,去那裏簡直就是找死……”

“難道你去過?”凌葉趕緊追問。

“當然,我曾經去過那裏,在很久以前我非常狂妄自己的實力,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物質可以傷害到我自己了,所以我想試試自己的實力,當時已經有生命之源的傳說了,據說哪裏非常危險,十分險惡,所以我就想去南木大陸尋找生命之源,試試自己身體能承受的防禦極限。”

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進入生命之源的路口都是隨即生成的,但是我知道,只有最神祕,最危險的地方纔可能出現生命之源的尋找入口。

當時,我在南木大陸苦苦尋找了數十年,依然沒有尋找到生命之源的入口地,那時候我甚至想過放棄,可就在去南木大陸第十二個年頭的時候,我在南木大陸叢林的深處看見了一個巫妖王……

………… 那是幾千年前的一場戰鬥,當時正是沙蜀意氣風發,縱橫大陸之時,身爲十大神魔綜合實力排行第五,防禦力排行第一的沙蜀簡直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就算排行第一的神魔,他根本都不需要在意,就算實力不濟,但防禦力極高的沙蜀,第一大神魔也很難撼動他的防禦,頂多令其受傷。

在那種時候,沙蜀苦苦在南木大陸尋找了數十年,脾氣本來就十分暴躁的他,見到實力強大的巫妖王,令他有些熱血沸騰。

恰巧在那同時,巫妖王也發現到沙蜀的存在,那傢伙身上如人類男子的身體,但下身卻是如花瓣一般,花瓣朝下,足足九片,而身體則是懸浮在空中。

但巫妖王卻沒有花朵那綻放美麗的絢麗顏色,它全身通體烏灰,身體表面都是奇異的符文,還有一條條在烏灰皮膚下顯的發黑的條紋。

那傢伙長相十分怪異,它一直都飄蕩在這片叢林中,周圍的泥土泛黑,顯然是受巫妖王的影響,連周圍的花草樹木都變的通體灰色,沒有光澤,如凋謝的殘花。

那裏是北望森林中的危險地帶,很少有修煉者願意進入核心處,連生活在哪裏無數年的精靈族都不敢踏入核心處一步,因爲他們的祖先曾經都去過那裏,就連最強大的德魯伊去了那裏都沒有在回來,一點音訊都沒有。

從此,那裏被稱爲洪荒禁地,之所以那裏沒有被例入艾爾南大陸三大險地之一,是因爲很少有世人得知那裏,而精靈族也不願意老被外人打攪,所以這個消息被封鎖了起來。

沙蜀敢肯定三大險地就算都加一起,也抵不上洪荒禁地一半危險,而當年,沙蜀就是爲了尋找那份刺激,選擇進入了洪荒禁地,雖然那裏十分兇險,但憑藉着過人的實力,還有強大的防禦能力,在洪荒禁地外圍的潛在危險還是很難傷害到他。


但是越進入到核心,沙蜀發現,就算憑藉着自己聖階的實力也偶爾會遇到險境,不過還好,他憑藉着強大實力,終於是闖入到洪荒禁地的最核心處,恰巧他在哪裏看見了巫妖王。

看到巫妖王的存在,沙蜀顯得也十分詫異,而同樣的,很久沒看到外來者的巫妖王也心生戰意。

兩者之間都彼此站在原地,沒有說太多的話,彼此都是戰意萌生。

當時沙蜀距離巫妖王不過百米,雖然周圍有着參天大樹德遮擋,但兩者都是強者,彼此早已經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兩者都很強,他們都知道對方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強者之間的戰鬥,雙方都不會太過輕敵,他們會全力以赴的因對敵人,在這種層次的戰鬥中,心性比實力還要重要那麼幾分。

巫妖王全身覆蓋冰甲,開始給自己加着重重防禦力,沙蜀則是爲了方便行走變成精靈的形態,這片洪荒禁地由兩者的戰鬥捲入,開始變的更加詭異,周圍開始瀰漫大霧,讓可見度降低到十米之內。

那是巫妖王身體周圍發出的寒冰層造成的迷霧,周圍的溫度迅速下降,達到零下幾十度,周圍連空氣都能結冰。

沙蜀不怕冷,巫妖王更加不怕,躲在寒冰鎧甲內的巫妖王周身散發出參天妖氣,絲絲黑線纏繞在它的周圍,那傢伙竟然口吐人言、

“真是有趣的精靈,敢跑到洪荒禁地的核心處來!”

“你錯了,我並不是精靈,我只是沙和風組成的神魔……”沙蜀面對巫妖王話語,從容反駁、

“原來是個神魔,在洪荒古代,神魔很多,不過現在少了許多,甚至整個大陸都很難尋找到它們的蹤跡,沒想到現在本妖王能在這裏碰到一個神魔,聽說每個神魔的實力都非常強大,而且十分補身體……”

說到這裏,巫妖王身體周圍瀰漫的黑線更是強大幾分,周圍空氣的溫度也是一降在降。

巫妖王的身體緩緩漂浮在上空,下面的九片花瓣似的身體也隨風飄動,在極爲寒冷的氣息下,是它最強大的時刻。

而沙蜀周身沙暴環繞,如厚厚防禦能量層般浮現在他身前。

強者之間的戰鬥,很少有花哨的攻擊招式,比的都是強大技能,還有對時機的把握,但很明顯的,巫妖王要和沙蜀打持久戰,選擇不斷凝結源力來戰鬥,不是一時間就能打倒對方的。

兩者之間都非常有默契的選擇打一場消耗戰,比的就是源力和強大技能,巫妖王周身冰霜纏繞,那漆黑的眼眸顯得十分神祕和詭異。


沙蜀身體周圍五十米,捲起龐大的沙塵暴,以沙蜀爲中心,不斷向外蔓延,周圍十人合抱的巨大古樹都顯得搖搖欲墜,無數的枝葉都被颶風給捲了起來。

而巫妖王那邊則是極度寒冷,厚厚的冰霜也不斷蔓延,迷霧漸漸被沙塵暴捲走,露出巫妖王周身的冰霜寒氣。

巨大的沙塵暴不斷蔓延,颳起獵獵作響的風聲,而另一面卻是天寒地洞,連一口吐沫都能瞬間結成冰塊。

沙蜀凝視着巫妖王的動作,同樣的巫妖王也時刻注意着沙蜀的行動,當巨大沙塵暴觸碰到冰霜寒流範圍時,蔓延的速度悄然變慢,而那瘋狂旋轉的沙子竟然開始結冰,但不少冰霜之氣也被巨大沙場暴卷飛。

那是一場恢弘的戰鬥,沙蜀忍不住的描述起來,雖然事隔千年,但他現在還記憶猶新,如親臨現場般,他現在還很清晰的記的,當天戰鬥過後的場景,如一片洪荒廢墟般,所有的植被都變成了粉末。

當時整個戰鬥範圍一千米內全部被夷爲平地,就連十人合抱粗的巨樹都在那場能量風暴的卷席下變成碎末。

聖階強者的強大已經不能用詞語形容。

凌葉站在深坑上,閉上眼睛,認真傾聽着沙蜀與巫妖王之間的戰鬥,那是能量之間的比拼,沒有技術,只是持久的消耗。

那場戰鬥持續了三天三夜,直到最後竟然是沙蜀源力不支,先收起了巨大沙塵暴,那個時刻,巫妖王卻是精力強勢,失去了沙塵暴的阻擋,那冰霜迷霧如陽光照射大地般,瞬間侵襲而過。

當時沙蜀實在不能抵擋,只能是選擇取消掉非常消耗源力的沙塵暴,同樣沒有沙塵暴的阻擋,那冰冷刺骨的寒霜已經將沙蜀籠罩。

“神魔,你太弱小了……何必來洪荒禁地找死……”當時巫妖王還能十分輕鬆的說話,聲音中帶着十分不屑,因爲它感覺沙蜀太弱小了,源力才三天就已經支持不住,根本不是神魔的水準。

但當巫妖王看見沙蜀化爲一道流沙卷席而出時,眼中倒是顯得極爲詫異,巫妖王沒有窮追沙蜀,因爲着神魔原因,它需要鎮守這裏。

…………

沙蜀十分感嘆將自己幾千年前的經歷說了出來,他告訴凌葉。

當天自己受了很嚴重的傷勢,但他也發現了一個規則,那就是在洪荒禁地中,所有的妖物都不能擅自離開自己的領地,它們似乎都需要鎮守些什麼東西。

“原來如此,你說他們鎮守的應該是生命之源的入口吧!”凌葉若有所思的答到。

“對,那些強大的妖魔鎮守的都是生命之源的入口,它們實力非常強大,當時聖階的我都不可能闖進去,你想想你自己能行麼?”

“雖然我沒真正進入生命之源的入口,但不難想象,連外面的把守着那麼強大的妖魔,裏面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凌葉沒有答話,他認真聽着着沙蜀的每一句話。

沙蜀說的很對,他這樣貿然前去洪荒禁地肯定很危險,不過他卻預料到了一些事情。

“我想,現在的洪荒禁地不可能還有那些逆天的存在了,沙蜀你們不都在很多年前被突然封印了麼,雖然有先後順序,但我卻覺得洪荒禁地的那些逆天的妖魔也肯定被封印了。”

沙蜀摸着下巴深思着。

“你說的也有道理,”沙蜀點頭說道:“不過我想那樣還是太冒險了,不如等你實力在強大一些在去冒險吧”

“但如果我現在尋找不到生命之源,等着世界位面通道承受不住能量風暴幾千年歲月侵蝕,那麼遭殃的可不止你我,整個艾爾南大陸都可能化爲廢墟。”

見凌葉面色凝重,沙蜀知道此事絕不會有半分虛假。

“我的王者之心本來已經快要覺醒,但卻因爲手臂上那道力量符咒的壓制,從而只能覺醒一半王者之心。”凌葉伸出手來,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那個佛形符文。


現在凌葉的實力已經達到九階初期,從八階瞬間跳躍到九階雖然讓凌葉十分不適應,但現在的凌葉實力已經有了質的飛昇,只要給凌葉一個月的試應期,他就能很好運用着九階的源力。

“對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沙蜀這時突然開口。

“什麼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