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很好。」耿老頭點頭說道。「牧月是燕京最有錢的小富婆了吧?以後耿爺爺沒有飯吃的時候,你可要救濟一下哦。」

「錦里隨時向耿爺爺敞開大門。」聞人牧月說道。視線挨個和王泥猴孫多福對視,笑著說道:「也歡迎王老和孫老去環球大廈指導工作。」

「哈哈,指導工作我可不敢當。」王泥猴擺手說道。「都說你是咱們華夏國的第一號經商天才,我可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王老過獎了。」聞人牧月客氣的說道,卻並沒有急著去擺脫這個『讚譽』或者說王老如何如何。

她很真實。有的就說,不存在的就不說。不會刻意的為了奉承和討好別人而說一些虛偽的話。

自從聞人牧月進門,王九九就一直在注視著她。同樣的,她也感覺到聞人牧月在觀察著她。

在她進屋的時候她們的視線就有過交鋒,很快的,兩人同時轉移了視線。

像她們這麼驕傲的女人,要是面對其它的女人,她們又何苦示弱迴避?

也正是這個原因,她們都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這就是聰明女人的可怕之處。一葉知秋,一個眼神,便了解了全部。

王泥猴看著面前的幾個老頭子,笑呵呵的說道:「剛才田真說這是老朋友聚會,我倒覺得這會客室成了養老院——來的可全都是老頭子。」

「哈哈,被王猴子這麼一說還真有這麼點兒意思。」

「是啊。田真,你這養老院就借我們這幾個老傢伙聊聊天吧。平時想找個人說話還真沒機會,今天好不容易逮住泥猴子和老孫頭——」

田真苦笑。

哪個敬老院能夠把你們這些大神全都給供起來啊?

要是有的話,這可就是天下第一號敬老院了。

(PS:再玩一個遊戲。說出你的名字,以及你喜歡人的名字。譬如:柳下揮喜歡小妖妖。) 本來以她初來乍到的身份,又是晚輩,面對神殿四大神將,態度應該很是熱情謙遜才對,但蘇魅可不是一般人,別說是神將,就算是神主親臨,她也是這個態度。

若是其他人,見到迎接的對象竟是如此態度,四大神將必會心生不悅,但面對她,四人竟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不知為何,眾人皆覺得少女的態度十分自然。沒辦法,誰讓他們的小少主看起來是這般的尊貴狂肆,果真不愧是神主的女兒,身上的狂肆簡直跟他如出一轍。

「少主,座駕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就在這時,雷戰開口了。

蘇魅聞言,點了點頭。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四位神將見此,當即放出了座駕。

頃刻間,只見空中白芒閃爍,緊接著三頭巨獸現出了身形。說是三頭,其實引人注目的只有中間的那頭。

三頭巨獸一出,可謂遮天蔽日。城內百姓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一幕,看見空中的巨獸,眾人先是一陣駭然,接著便露出了狂喜之色。

「天哪,是紫影天龍!那不是神主的坐騎么,難道神主來咱們月暉城了?!」

眾所周知,聖雷神主的坐騎是七階超神獸紫影天龍,雷火雙系,實力極強,堪比高階聖尊境強者。也只有神主這樣的存在,才能將這樣的強者當成坐騎。

與此同時,月暉城城主府,城主得到稟報,當即便飛身朝神殿分堂所在的方向飛了過來。

天哪,神主竟然來月暉城了,他竟然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這一邊,蘇魅看見空中的巨獸,當即挑了挑眉。

七階超神獸——

這神殿當真是大手筆,竟將七階超神獸當成了坐騎。

「少主,這是主人的坐騎紫影天龍,少主請!」雷戰揚手介紹道。

蘇朗的坐騎,難怪!

聽到這番介紹,蘇魅恍然明白了過來。

分堂眾人早在四大神將親臨時,便意識到了這位突然出現的小少主的重要性,如今見神主大人竟將自己的坐騎都讓了出來,便越發清晰的體會到了。

看來神主對小少主,當真重視至極!

侯府小啞女 雷戰一開口,眾人全都朝蘇魅看了過去。

所有人都知道,九重神境內只有突破到化神境的元修才有騰空之力,眾人看不出少女的實力,見雷戰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紛紛露出了疑惑之色。

雷戰大人怎沒有出手相助?

要知道,小少主可只有二十一歲,怎麼可能達到化神境!

就在眾人心生驚疑之際,只見少女身形一縱,如利箭般沖向了空中。

看見這一幕,眾人呆住了。

「化神境!沒想到小少主這麼小,就已經到化神境了!」

「果真不愧是神主與瑤光神女的孩子,這等資質,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哈哈,咱們的小少主可真是厲害呀!」

「是啊,能夠在百歲前突破到化神境的,已經算是天才之列了,可咱們的小少主才二十一歲呢。」

眾人興奮的議論道。

與此同時,四大神將及一眾護衛看見這一幕,皆露出了滿意之色。

看見眾人的反應,雷戰頗為愉悅。

他一早便知道少主的實力,只是沒想到她這次會隱藏起來。連他都看不出等級,少主必定是使用了昀天幻器之力。雖然不知道她為何要這麼做,但他並沒有多問。 不過為了儘快立威,他這次沒有出手。

只是雷戰怎麼也不會想到,不過是過了兩日,他家少主的實力就像是坐了火箭般,騰的一下就暴漲了太多等級。若是知道她如今的真實實力,他必定會驚愕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身形一晃,他快速追了上去,很快便與蘇魅一同落在了紫影天龍的背上。

其他人見此,也跟著飛了上去。

不過跟蘇魅與雷戰不同的是,包括四大神將在內,所有人皆上了另兩頭一階超神獸的背部。

眾人剛準備出發,月暉城城主及城內一眾家族的當權者很快就抵達了分堂之外。

「不知神主駕臨,屬下失職了!」月暉城城主領著一眾人半跪在空中,滿臉驚慌的行禮道。

眾人壓根沒敢直視紫影天龍背上的身影,所以皆不知道上面根本就不是他們的神主。

看見這群人,雷戰並沒有開口。站在左邊超神獸背上的天魁見此,平靜的發話了。

「月暉城主不必驚慌,今日少主回歸,得神主之命,特讓我等前來迎接。紫影天龍背上的,乃是吾聖雷境之少主。」天魁平靜的解釋道。

聖雷境少主?!

眾人聞言,皆吃了一驚,紛紛好奇的抬頭朝上方看了過去。待看見天龍背上的那道身影時,跟剛才那些人一樣,一個個都愣住了。

見眾人愣在一旁,雷戰沒有理會他們。

「出發。」他淡淡的吩咐道。

紫影天龍聞言,龍尾一擺,迅速沖向了天際。其它兩頭巨獸見此,立刻跟了上去。

三獸一走,空中那些人頓時回過了神來。一回過神,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驚疑來。

他們聖雷境,什麼時候有少主了?!

飛身落到地面,月暉城城主立刻走向了分堂堂主。

「葉堂主,這是怎麼回事?」月暉城城主赫連楓不解的詢問道。

其他家族當權者也一臉好奇的圍了過來。

「是小少主回來了!她是神主與瑤光神女的女兒!」分堂堂主既激動又興奮的解釋道。

「神主與瑤光神女的孩子!如此說來,瑤光神女沒有隕落么!」聽見這消息,赫連楓是既驚訝又激動。

要知道,聖雷神主與昀光神女間的聯姻,當時可是震驚了整個九重神境。昀光神女乃天縱奇才,又是神境第一美人,聖雷境百姓不知有多高興,只是沒想到後來會發生那種事。

得知瑤光神女出事,當時不知有多少人感到扼腕。如今聽到這消息,眾人豈能不興奮。

「應該是吧,既然連小少主都有了,瑤光神女應該並未出事。」葉堂主頗為愉悅的回答道。

眾人聞言,激動不已。

關於這些言論,已經離開的蘇魅自然毫不知情。

聖雷神殿位於九幽城,距離月暉城並不遠,不過十萬里之遙。以超神獸的速度,自要不了多久。

小半個時辰后,三頭巨獸便抵達了九幽城的上空。

本來對於雷戰等人來說,直接破開空間回去絕對來得更快,只是聖雷少主回歸,豈能那般悄無聲息。

得到主人的命令,雷戰自然要大張旗鼓,得讓整個神境都知道少主的存在才行。 第968章、大腦反應不過來!

「汪主任,你要不要先給老領導打個電話彙報一下?」黃玉暫時還不明白汪明葵為何臨陣倒戈。

領導的要求是要他們一定要『認真的審嚴格的審』,特意點將讓他來陪揚渡過來也帶有這層意思。

現在他卻說要『文明執法動手動腳的是給督察隊臉上抹黑』,這不是和領導反著來嗎?

「不用了吧?」汪明葵笑著說道。「領導工作那麼忙,事無巨細的都要向領導彙報,不是顯得我們這些做下屬的無能嗎?」

汪明葵看了一眼優哉優哉穩坐釣魚台的秦洛,心裡晦氣的想,我們汪家怎麼和這個掃靶星沾上了關係?

汪明葵不是故意要和領導唱對手戲,他也沒有這樣的勇氣。

一直以來,他和田真都走的非常近。年紀輕輕能夠身居高位,和家族後面的推力以及上司的賞識是分不開的。

可是,他剛才接到了一通電話。

他母親的電話。

在電話中母親再三叮囑自己要照顧秦洛,不能幹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關鍵時刻一定要保全秦洛的安全和性命。

汪明葵大驚,沒想到秦洛竟然把關係說到自己的父母哪兒去了。要知道,這老兩口一直在香山靜養,平時根本就不可能會為其它人的事情打來電話求援啊。

最後還是母親自己道出原因,說是老爺子的這條命是秦洛的爺爺從鬼門關給拉回來的。

這麼些年老爺子享了不少福,也就時常在嘴邊念叨著這件事兒。可是秦洛的爺爺秦錚一直遠離京城,就算來了也沒什麼能夠幫的上忙的。

開玩笑,活命大恩,豈是買兩袋蘋果送幾瓶茅台就能夠回報的?

他們一直在等機會。現在秦錚的晚輩有難,他們再不出手的話,恐怕老爺子閉上眼睛了也沒辦法還上這筆人情債。

這也是老太太聽說了這件事情后就跑到汪老爺子病床前說叨的原因,她是希望老頭子走的時候能夠閉眼啊。

和領導對著干,結果是什麼?汪明葵很清楚。

可是,他能夠拒絕嗎?

不能。

為什麼?因為這是母親的囑咐,這是父親平生最大的遺憾——以老爺子現在的身體狀況,甚至可以說是臨死前最大的心愿。

如果自己拒絕了,不是枉為人子了嗎?

可是,另外一方是對自己信之用之的領導啊——

糾結。

痛苦。

抉擇。

最終,汪明葵還是選擇站了出來。

他並不想成為田真的對手,可是這個天大的人情又不得不還——於是,他想用一種和平的方式解決這次的爭端。

「可是領導在等著呢。如果我們不能儘快把結果給審理出來報上去的話,上面怪罪下來——」

「哈哈,文明手段也是可以審理案犯的。這是我們的專業,黃大秘就不用擔心了。」汪明葵用話堵住黃玉的嘴,笑著說道:「要不黃秘先上去坐坐?等到結果出來了我就親自送到你手上。放心,不會誤了領導的事情。」

「我哪兒也不去。我就在這兒等著。正好可以見識一下汪主任『文明的』審訓方法。」黃玉的臉色開始變的陰沉。他已經感覺到汪明葵對這件事情是持反對態度的。

「難道他也被人給收買了?」不自覺的,黃玉的心裡就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銀鴉之主 如果是這樣的話,大老闆這次可就是要腹背受敵了。

「好吧。請隨意。」汪明葵笑著說道。黃玉執意要留在大牢,他還真不能讓人把他給轟出去。

汪明葵站在秦洛的面前,居高臨下的審視著他——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正眼打量這個年輕人。

就在之前,他還覺得這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有點兒小背景,有點兒小能力,或者再有幾個億的小錢——這樣的人在燕京大把大把,他還真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可是,一通電話后卻改變了他對秦洛的態度。

模樣看起來很清秀,當然,也缺少了一些男子漢氣概。

眼睛明亮有神,眉毛長的不錯,濃而不厚,看起來有點兒像是一把斜掛的寶劍。

嘴角還帶著淡淡的笑意,這讓汪明葵心生疑惑,直到這個時候他還笑的出來?

平靜。非常的平靜。

這是秦洛帶給汪明葵最深刻也最直觀的感受。由始至終他都沒有表現出一絲慌亂恐懼或者——膽怯。

「或許是地上的這幾具還在呻吟的『蠢才』給了他極大的自信吧,難道他以為我們督察隊就沒有高手?」汪明葵在心裡憤恨的想道。

無論他對秦洛的觀感如何,審訊還是要繼續的。

他拉了張椅子坐在秦洛的正對面,面無表情的問道:「大家都是聰明人,就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你毆打揚渡證據確鑿——如果我們不嫌麻煩的話,把揚渡送去做一個全方位的鑒定,他身上應該有不少你的指紋吧?」

「那是你們按著我的手指胡亂印上去的。」秦洛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們審吧。我是不會屈服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