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活人,這次行動,我和你們一同前去。」黑甲骷髏聲音沙啞,空洞的眼眶內閃爍著清寂的幽光。

「雖說主上讓你們率兵領隊,可實際上這些人聽命於我,包括你們。」黑甲骷髏又道,語氣冰冷無情。


「明白嗎?」

眾人一陣的皺眉,看來這傢伙不太好相處,一見面就對眾人抱有強烈的敵意,恐怕這次出征,眾人的日子不會太好過。

見到眾人默不作聲,黑甲骷髏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猙獰的殺氣。

「若不是你們這些活人對主上還有用處,否則你們早就被直接活祭了,剝取掉生命的活力,還能活到現在?」黑甲骷髏用長矛指向眾人,譏諷道。

宇青幾人有些惱火,但又不敢發作,他們雖然歸順了長生者,但也只能算是幾個外人罷了,如果真要發生衝突,還真不好交代。

「我勸你還是以大局為重,別耽誤了行程。」普天歌很平靜,他知道這傢伙頂多說幾句罷了,不可能跟他們動手。

「哼……………………這不用你說,我看你們自己還是小點心,別輕易的就死了。」黑甲骷髏聲音沙啞的道,眼眶內幽光點點。

「啟程。」黑甲骷髏轉身大喝。

喀拉一聲,厚重的閘門緩緩升起,眾人和這些骷髏來到了城外。

外面依舊很荒蕪,灰暗的風沙席捲,霧氣在蒼宇瀰漫,一輪烏黑大日當空,讓這裡如同深淵般沉寂,空曠無垠。

眾人跟著這些骷髏低空而行,呼嘯著掠過灰暗的大地,向著遠方飛逝。這些骷髏在施展神力時,所使用的神力十分的古怪。

它們的神力呈現出黑灰色澤,就好像霧氣一樣,包裹著它們枯瘦的身軀,而且還帶有一股腐蝕的氣息,冰冷而詭異。

這些骷髏的飛行速度一點也不慢,轉眼就飛出了數里遠。

疾馳中,普天歌展開地圖,仔細觀看。

天丘位於永今疆域內,是一座異常龐大的沙丘,可以說大到不可思議,從地勢上來看,這天丘甚至比一些山峰還要高聳,近乎與天地齊平。

而天丘旁有著一座敵方堡壘鎮守在那裡,雖然不清楚堡壘內有多少兵力,但只派出一百多人來應付,想來人數也不會太多。

當然也不排除敵人單個實力極為弱小,但數量眾多的情況。


從長生者讓眾人去取天丘內的至寶,可以看出這個至寶恐怕只有眾人才能夠拿到,否則直接讓別人去取就行了,還用得著眾人?

或許這正是眾人的利用價值所在。

假如說眾人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會是什麼下場?如果長生者信守承諾還好,不然的話眾人只能等著被活祭了。

有一點很讓普天歌好奇,這些骷髏的敵人究竟是誰?從地圖上來看,「永今」與「長生」這兩個疆域的大小都差不多,看上去幾乎勢均力敵。

而且看樣子,對方也應該有像長生者這樣的存在。 天地朦朧間,一百多道身影從低空掠過,奔波前行。

普天歌幾人跟在隊伍的最後方,他們正在商討接下來應該如何行動,怎麼才能藉機找到無間地獄里的海洋。

「你們看這裡…………………」普天歌用手一指地圖上的某一片區域,眾人定睛觀瞧,發現這是一片深藍色的大海,位於永今疆域內。

在地圖之上,能夠看到這片海洋幾乎佔據了整個無間地獄十分之一的大小,十分的磅礴無邊,浩瀚而遼闊。

「看上去,無間地獄里應該就只有這一片海洋,可為何卻沒有任何島嶼?難道說沉沙島不存在?」宇青驚疑不定,他看遍了整個海洋,卻什麼也沒發現。

「如果靠地圖就能輕易找到,那還要羅盤幹什麼?」普天歌啞然失笑,搖了搖頭,無奈的對宇青說道。

「說的也是…………這沉沙島恐怕沒那麼容易找到。」宇青卻很嚴肅。

「如今那長生者要我們去拿天丘內的至寶,也就是天環,或許這件至寶對長生者來說非常重要,而那些骷髏未必能夠拿到,所以才讓我們去。」普天歌沉吟道。

聞聽此言,其他人的心中一動,有些明白普天歌的意思了,那件至寶可能只有活人才可以拿到,而那些骷髏也許有所限制,拿不到至寶。

也許這正是長生者有意招納他們的原因。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真的要如它所願不成?若是不儘早想辦法阻止它,一旦讓古城內的原住民重回世間,後果將不堪設想。」宇風琦神情焦急,語氣凝重。

宇風琦說的,眾人也都清楚,尤其是古城內還有長生者這樣的無上存在,倘若讓它重回世間,將帶來無窮的災禍。

「我們現在不能輕舉妄動,如果被長生者察覺到,那麼一切都沒有希望了,所以我們最好先靜觀其變,等待時機的到來。」普天歌目光悠長,又接著道。

「況且長生者也有敵人,我們恰好可以利用這一點來為我們創造機會,現如今雙方展開大戰,很快局勢就會一片混亂,到時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他知道現在想要行動,恐怕沒有任何空子可鑽,不過等到戰況最激烈的時候,或許就能夠趁機渾水摸魚。

在眾人談話之時,普天歌早已用神力隔絕,讓旁人無法聽到,雖說用傳音也可以做到這一點,但卻沒有用神力直接隔絕更保險。

畢竟有很多秘法玄術都是可以窺探傳音的。

「哼。」

前方領頭的黑甲骷髏看見眾人正在後面竊竊私語,眼眶內的幽光變得更加冷冽,回身向著眾人而來,氣息鋒芒。

「活人,你們在幹什麼?磨磨蹭蹭的,如果你們不夠老實,我不介意教訓你們一頓!」黑甲骷髏身上的甲胄綻放出烏光,咄咄逼人。

它對活人天生就有一種排斥感,所有帶有生命氣息的東西它都厭惡,因此它對普天歌幾人抱有強烈的敵意,在這種地方它雖然不能殺了幾人,但教訓一頓還是可以的。

「看起來你比一般的骷髏神智更清醒,並不是那麼的渾噩。」普天歌面色平靜,語氣波瀾不驚的道。

「你說什麼?」黑甲骷髏大怒。

黑甲骷髏手中長矛發光,向著眾人刺來,帶起一片浩瀚的黑芒。

這時它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隱隱察覺到了什麼。

那把刺向眾人的長矛猛地轉向,招式一變,向著身後掃去!

「鏘!」

金屬碰撞之聲傳來,一把青銅長矛從虛空中探出,與那把烏黑的長矛碰撞,雙方對抗之間濺起了一片的幽暗火花,向著四周飛逝。

同一時間那一百名骷髏也同樣遭到了襲擊,只見一陣陣清光從虛空中斬來,轟飛了許多猝不及防的骷髏。

「敵襲!」

黑甲骷髏手中長矛綻放無量光輝,席捲雲霄,想要一舉殺到一百名骷髏身邊,替它們解圍,可惜卻被那手持青銅長矛的人影給攔住了。

黑甲骷髏明白這是有意拖住它,好儘可能的消滅那一百名骷髏,不過它也沒有辦法,如今它已被牢牢的拖住,難以寸進。

「可惡!」

黑甲骷髏周身光華暴漲,死氣漫天,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極致,剎那間它手中的烏黑長矛變得朦朧起來,破開了層層虛空。

青銅長矛向上一架,想要將其崩開,但那人影卻被震得連連後退,每退一步都令這大地搖晃,彷彿要塌陷了一般。

終於人影體外的清光被震散,露出了真容。

這是一名被甲胄包裹的人,甲胄上清幽沉寂,銅銹斑斑,冰冷而深邃,瀰漫著古老的歲月氣息,彷彿來自史前一般。

這個人站在那裡,手持青銅長矛,有著漫天清光在天地間沉浮。

「居然敢來我們的疆域內,膽子真是不小。」

見到這個人后,黑甲骷髏眼眶內幽光璀璨了起來,手中長矛破空而來,與此人所持的青銅長矛展開激烈碰撞,濺起的火花融化了地面。


身穿青銅甲胄的人並未答話,而是擺出防禦姿態,將其拖住。

而在令一邊,一群身披青甲的人正與那些骷髏展開廝殺,一時間雲霧變幻,浩蕩的神力洶湧波瀾,讓這裡一片的朦朧。

「殺!」

無盡的烏光擊穿了天宇,只見那些骷髏們手中的長矛高舉,匯聚成一片烏光,與那些青甲人所釋放的清光爭鋒,威能澎湃,撕天裂地。

青甲人並不算太多,也就只有幾十人而已,比那些骷髏少一些。

很明顯,這些青甲人是難以擊潰這些骷髏的,所以它們應該另有目地,恐怕還準備了一些後手。

九鼎記 嗤!」

眾人也遭到了襲擊,只見一名青甲人手持長矛刺向普天歌,但卻被普天歌單手握住,令其無法寸進分毫。

普天歌雙瞳璀璨,神通運轉間,那把青銅長矛截截寸斷,最後崩碎,而那名青甲人也被震的身形暴退,甲胄龜裂。

轟的一聲,青甲人全身光華暗淡,一塊塊碎片從甲胄上掉落,露出了真面目。

「嗯?」

普天歌詫異, 念念不忘:蕭下星辰

怪不得這些東西身上都瀰漫著歲月感,很腐朽,很滄桑,原來都是骷髏而已,看來這敵對的雙方應該都屬於同一類東西。

這就很耐人尋味了,根據手札上的記載,這些骷髏都應該是一些生靈血肉掉光后的產物,都應該屬於同一方的勢力,那麼為何會敵對?

不管怎麼說,其中肯定另有隱情。

電光火石之間,那具甲胄破碎的骷髏口中咆哮,再次沖了上來,可惜又怎是普天歌的對手,最終被一擊斬下了頭顱,眼眶內的清光漸漸熄滅。

眾人很快也加入了大戰,與那些身披青銅甲胄的骷髏廝殺,雖然眾人完全可以幫黑甲骷髏擋住強敵,但以黑甲骷髏先前對眾人的那種惡劣態度,眾人才不會幫它解圍。

黑甲骷髏與那青甲骷髏殺的難解難分,兩者勢均力敵,這名青甲骷髏明顯比其他的青甲骷髏強很多,很可能是那些青甲骷髏的頭領。

就在此時,戰場四周忽然間浮現出一片片清霧,這霧氣朦朧不清,有著玄妙的光澤流淌,神秘而磅礴,將此地遮蔽。

只見這裡大霧環繞,一道道陣紋在其中隱現,韻味生澀。

「不好,這是生殺大陣,有人在外面布陣,快阻止它!」黑甲骷髏聲如洪鐘大呂。

生殺大陣是一種很特別的陣法,可以消弱被困在陣內敵人的實力,而且此陣的威能也是極為可怕,陣紋內生殺二字一顯,屠滅萬靈。

但此陣也有不足之處,那就是布陣需要很長時間,除非是大神通者方可一念布陣,否則只能循序漸進的一點點布陣。

此時,黑甲骷髏已被牢牢拖住,難以抽身,而其他骷髏也難以尋到布陣之人,所以有能力阻止布陣的,只剩下普天歌幾人了。

「天歌,你能找到布陣之人嗎?」宇青抬手擊退了一名青甲骷髏,轉頭問道。

「可以。」普天歌吐出這兩字后,身形便動了。

周圍雖然清霧繚繞,但普天歌的目力是何等的非凡?即便是那些隱匿在清霧中的布陣之人,也很難逃過普天歌的雙眼。

窮盡目力,普天歌發覺在清霧中共有十二道身影,朦朦朧朧,模糊不清,能夠感覺到這十二道身影正在將神力灌輸到還未成形的大陣之中。

心念一動,普天歌便用傳音的方式把這十二道身影的位置告訴了宇青幾人。

由普天歌對付其中四個,而宇青幾人對付另外的八個,宇青幾人的目地不是直接殺死這些人,只要能夠干擾其布陣,那便可以讓此陣前功盡棄。

「嘭!」

眾人分別沖向四周,只見數道神通運轉,崩碎了許多殺向眾人的青甲骷髏,每個人都全力沖向布陣之人,爭分奪秒。

又一名青甲骷髏在普天歌的拳下爆碎,甲胄崩裂,顱骨內的清光熄滅,普天歌將前方攔路的青甲骷髏全部擊殺后,終於沖入清霧深處。

「什麼?」那正在布陣的青甲骷髏沒想到自己的蹤跡會暴露。

咔嚓的一聲,那正在布陣的青甲骷髏連甲胄帶頭顱都被普天歌一掌捏碎,顱內的清光沾染了普天歌的手掌。

馬不停蹄,普天歌又接著向下一個布陣的青甲骷髏衝去,很快又有一名布陣的青甲骷髏被普天歌捏碎了頭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