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楚烈公子真是太客氣了。」守將說完就退了下去,在他離開的步伐中都能感受到他的愉悅,可見他見到楚烈是多麼的興奮。

楚烈拿出那把金色的鑰匙,按照洪戾所教的方法,把鑰匙的一半插進那個孔洞後向左擰兩下又向右擰三下然後把整根鑰匙推了進去。(未完待續。。) 這一步做完,只見這扇鐵門徐徐下沉,在這下沉的時候楚烈看到了這鐵門的厚度,竟然足有三尺之厚。鐵門厚重的頂端平面還有一個孔洞,鐵門落到一大半的時候,那把金色的鑰匙就在這第二個孔洞中冒了出來,楚烈沒有驚訝,因為這些洪戾都已經告訴過他。鐵門完全落下后,楚烈拿起鑰匙向內走去,內部是向地底延伸的台階,以楚烈的眼神都看不到盡頭。走進不到五步的地方右面的牆壁有一塊突出的圓石,楚烈走上前去扭動了一下那圓石,原來下沉的鐵門又徐徐上升直到完全關閉。

關閉之後洞內沒有一絲的光線。以楚烈現在的功力看出二十丈是沒有問題的,何況楚烈還可以激發出他體內的雷電給以照明。而蘇靈兒根本不受其影響,因為它的摸樣都是它的靈氣所化,它對外界的感官主要來源於他的靈力。

楚烈和蘇靈兒就這樣一直的向下走去。

楚烈和蘇靈兒一直向下走去,路徑沒有一點的曲線的向下延伸,走了約有一炷香的時間才沒有了台階,在他們面前的是空曠的空間。這個空間不是堂不是殿,而是可以裝下一座小山的洞天,因為這裡真的有一座山,一座紫色的小山。

「這就是洪哥所說的鎮山石了!」楚烈自言自語說道。

「不錯!這就是鎮山石。」這時從小山上傳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吐字不是很清晰。明顯帶著「哇哇」的尾音。

「嗖!」瞬間一個身上長滿紫斑的,前面兩隻爪後面一隻爪,足有一頭牛大小的蟾蛙模樣的神獸已經迅速的出現在楚烈的面前。楚烈先前不曾注意是因為這紫斑蟾在鎮山石上已經和那鎮山石的顏色混為一體很難發現。

「你竟然也會人類的語言?」楚烈奇道。這一點洪戾卻不曾提起。

「也是近期才學會的。還有什麼神獸會你們人類的語言?」這隻紫斑蟾哇啦哇啦的說道。

「聽地神猿也會我們的語言。」楚烈道。

「那隻猴子也還活著?」紫斑蟾問道。

「是的,你就是這裡的火陽紫斑蟾?」楚烈問道。

「它是水陰,我才是火陽。」另一個和楚烈面前的紫斑蟾說話同樣的聲音響起,很快的又一隻紫斑蟾也越到了楚烈的面前。

「怎麼兩隻神獸都在這裡?」楚烈大驚失色,這可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楚烈頓時也想到了秀兒的話。

「這有何奇怪的嗎?」火陽紫斑蟾說道。

「你們不是一隻各守一個海眼的嗎?」楚烈問道。

「的確是那樣的,可我們已經完成了當年對禹道皇的承諾,現在鎮山石已經完全的把海眼封死,我們當然也就可以在一起了。」火陽紫斑蟾說道。

「近些年來這裡的一直是一個人。今日怎麼沒有看見他而是你們。」水陰紫斑蟾說道。話語之間不時的有些偷偷的看了看蘇靈兒。

「我是受他所託而來。」楚烈道。

「現在你已經知道海眼已經對你們人類沒有了威脅了,可以放心的回去了。外面的大門是否永遠封死我們也不關心,可這裡將是我們的居所,在我們死亡之前不希望有誰來打擾。」火陽紫斑蟾說道。

「我來不是來查探海眼的情況的。我是來借東西的。」楚烈暗下決心。不加嘗試怎麼會知道結果。

「借東西?借什麼東西?」水陰紫斑蟾問道。

「來借你們其中的一顆內丹。」楚烈重重的說道。

「我們的一顆內丹?你不是來借東西的。你是來找死的。」火陽紫斑蟾氣的哇哇大叫。

「為何要我們的內丹?」水陰紫斑蟾表現得比較冷靜,直視楚烈問道。


「是一個人的魂魄在衰竭,需要用你們的內丹來修復他的魂魄。」楚烈平淡的道。

「人類?什麼人類的魂魄這樣重要?」水陰紫斑蟾又道。水陰說話的時候火陽就安靜了下來。

「這我不能說。」楚烈道。

「你有把握能除掉我兄弟之一?還是你根本沒有想到我們會在一起?」水陰紫斑蟾說道。

「沒有想到你們在一起。本來對你們兄弟的火陽也沒有把握。」楚烈說道。楚烈說的是實話,畢竟對方可是活了兩千多年的神獸,就是神戰洪戾來了也會付出沉重的代價,何況現在又是兩隻神獸同時出現在楚烈的面前。

「那你還來?」水陰紫斑蟾道。

「我是來做個交易。」楚烈說道。

「交易?什麼交易?」這時火陽跳了過來問道。

「我知道你們這樣的神獸,尤其孿生的神獸可以合體。」楚烈道。

「你怎麼會知道?」火陽紫斑蟾突然大叫跳了一起打斷了楚烈的話。這個舉動叫楚烈吃了一驚,原本認為秀兒和他所說的應該很多不尋常的人都會知道,看來不是如此,楚烈還由此想到秀兒的不簡單。

「是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楚烈道。

「火陽,讓他說下去。」水陰紫斑蟾這時說道。

「單體是活著,合體也是生存。」楚烈道。

隨身掛的作死記錄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水陰紫斑蟾都有些耐不住性子。

「我要說的是用你們的一顆內丹換取你們的壽元。」楚烈的話像一顆炸雷在這兩隻神獸的耳邊響起。楚烈提到的壽元正是近些年來兩隻神獸最為頭痛的事情,它們和聽地神猿一樣,都將面臨壽命的終止,雖然它們還沒有預測到自己的壽元何時終止可也知道大限已近。


「你憑什麼來延長我們的壽元。」水陰紫斑蟾沒有過問太多,既然楚烈已經見過了聽地神猿當然也就順理成章的知道了它們的壽元大限已近。

「憑我!」這時蘇靈兒蹦了出來說道。

「你到底是誰?」水陰紫斑蟾已經不時的看了蘇靈兒很多眼。

「知道雷池吧!知道神樹吧!我就是那神樹之靈。」蘇靈兒很是驕傲的說道。

「你是那神樹之靈?哈哈,太好了。」火陽紫斑蟾一下跳起三丈多高叫道。

「火陽。你如何證明你是那神樹之靈?」水陰瞪了火陽一眼對蘇靈兒問道。

「哼!憑這個。」蘇靈兒嬌哼一聲后揮手之間一團綠霧出現,很快凝結為一個綠色液體的球狀物體。這個綠色水球在蘇靈兒的面前漂浮了一會之後,蘇靈兒一張口又把這綠色水球吞食了進去。這個舉動真正的震動了一直冷靜不驚的水陰紫斑蟾,並從這水陰紫斑蟾的眼中噴射出貪婪的眼神。

「這個還不夠。」水陰紫斑蟾收回了它那火熱貪婪的眼神說道。

「為何?難道不相信我?」這次是蘇靈兒一下蹦了起來。蹦的並不比火陽紫斑蟾低多少。

「人類,你既然知道我們可以合體,那你當然知道合體是我們戰鬥的狀態。如果我們一直合體下去,尤其是失去一顆內丹之後的合體,那就將面臨的是我和火陽其中之一要永遠的失去魂神,那樣和死亡差不了多少。所以我很難答應,我和火陽既然一起來到這個世界,就不想有先後的離開。」水陰紫斑蟾說的很是平靜,平靜的叫楚烈的心中都對它肅然起敬。

「水陰,我同意他們那樣做,就用我的內丹來交換吧!」這時火陽紫斑蟾說道。語氣很是堅定。

「不,那樣我寧願死去。」水陰紫斑蟾也堅定的說道。

楚烈愣在了那裡,這個情況是他始料不及的,他一直認為他的算盤打的是那樣如意,可現在他才知道,他忽略了一樣東西,一樣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感情。


正在楚烈被弄的措手不及的時候。一個聲音在這個洞天中回蕩。

「我能幫助你們!」一個聲音轟鳴作響。隨後一個身影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大哥!」楚烈驚道。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獨居烈山的神農老人。

「是你!我記得你,你是和禹道皇在一起的那個人類。」水陰紫斑蟾看到神農老人也吃驚的瞠目結舌。

「是他,是他,我也記得他。」火陽紫斑蟾也哇哇大叫。

「他是你大哥?」突然這孿生的神獸兄弟又異口同聲的對楚烈喊道。

「他是我大哥。」楚烈這時有些尷尬,在這麼樣的一位大哥面前他還真的有些放不開,總是覺得佔了很大的便宜似的。

「楚烈,你這大哥好猛啊!」蘇靈兒偷偷的拽了拽楚烈的衣角低聲的說道。

「你現在叫蘇靈兒?」神農老人微笑著看著蘇靈兒說道。就像一個老人在看自己的孩子。

「我叫蘇靈兒。」在神農老人面前這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蘇靈兒明顯變得拘謹了起來。

「在雷池,我是看著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年歲可要比我大上很多啊!哈哈。」神農老人打趣的說道。

「大哥,你怎麼來了?」這時才輪到楚烈上前和神農老人說上一句話。(未完待續。。) 鍛鐵纏金手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鍊金妙手,歐陽歸一曾經都這麼評價過。在鍊金妙手中,類似與皇尊手與假金之手都沒有鍛鐵纏金手如此強悍的攻擊力,且鍛鐵纏金手還能與玄剎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種獨特的玄剎技。更讓煉金術士動容的是,傳說將鍛鐵纏金手修煉到至高境界的時候,可以憑空召喚金屬元素,形成一種無所不至的殺招!

聽到寧博貴的一番話,寧浮生的心中卻是不能平靜了,當初他在佐息摩斯的陵墓中已經得到了一些召喚金屬元素的真意,只是當時他沒有想到鍛鐵纏金手,所以在領會上出現了一個瓶頸,但此時回頭一想,或許憑藉着鍛鐵纏金手的奧義融合佐息摩斯的理論,憑空召喚金屬元素並非是一句空話。

“如此看來,這康珏當真可怕。”寧浮生嘆道。

寧姓一脈的弟子莫然不語,面對康珏這種高手,他們一點戰鬥的勇氣都沒有,都在祈禱不要再次碰到他了。

“嘶嘶…。”就在這時,一陣細微的聲音傳到了寧浮生的耳中,如果不是寧浮生的修爲深厚,當真不能聽到。神識涌動中,他的臉色卻是一變,身形驟然閃動而出,連忙將沈蘭蘭與鴻雁拉到了一邊。當沈蘭蘭與鴻雁離開原本站立的地方之時,幾道寒芒驟然劃出,其中一道寒芒差點擊中了沈蘭蘭的小腿。

驚怒中,寧浮生喝道:“康珏,如果你是個男人,就不要對女人出手,她們是我的妻子,但卻不是鍊金島中的人,鍊金島三姓之爭想必與她們無關吧!”

“呵呵,我想對誰出手,就對誰出手。”康珏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聲音雖然爽朗,但此時卻讓人感到有些陰森可怖。

在康珏說話的時候,寧浮生連忙調動神識,但卻一點都沒有發現康珏的身形,這讓他吃驚非常。喃喃說道:“這抗神**當真這麼神奇嗎?那爲何我在鍊金訣要上沒有見過關於這種藥劑的記載呢?”

寧博遠苦笑說道:“這是康珏自己研製出的藥劑,還沒有記入鍊金訣要中呢。”

如此寧浮生更感覺這康珏可怕無比了,有這麼一個如同幽靈一般的人在身邊,當真是坐立難安。 情無歸處,愛你如荼 ,思量片刻說道:“不去想他了,我們只要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這康珏不來還好,如果來了,保管讓他有來無回!”

寧姓一脈的弟子聽到這話,心中也多少有了一些底氣,倒是寧博遠卻有些擔憂,暗道:“單單是一個康珏就神出鬼沒了,如果再加上嶽成義,那寧姓一脈當真沒有多少勝算了。”其實對於這個問題寧浮生也曾想過,在他看來,嶽成義與康珏都會找自己的麻煩,但卻絕對不會聯手!原因很簡單,兩人俱是年輕一輩的天才人物,心中的傲氣比之別人不知道強盛多少倍,而且兩人又是其餘兩脈中的人,所以他們兩人聯手的機率太低了。

一路行去,寧浮生走在了最前面,雙手不時閃動中,一些精妙的機關均被他破掉,在這段期間內,寧浮生又找到了兩三頭巨龍,在寧姓一脈弟子的幫助下,沒有耗費多少時間就將兩三頭巨龍馴服了。至此,寧姓一脈弟子手中掌握的巨龍已經有八頭了。

“賢弟,至此我們手中掌握的票數已經不弱於其餘兩脈了,還要繼續降龍嗎?”寧博遠問道。

寧浮生笑道:“一定要繼續!當你們人均有一頭巨龍的時候,我們就離開龍窟,去鍊金島!”

寧博貴說道:“可是,時間好像有些緊張,再過十三個時辰,鍊金島島主的選舉儀式就要開始了。”

聽到這話,寧浮生一驚,喝道:“你們爲何不早說!”說話的時候,他的神識流轉而出,迅速的破解了四處的陷阱與機關,接着喊道:“走,跟我來,我們要抓緊時間馴服巨龍!”事關自己老爹的性命,寧浮生一點都不敢大意。

剛走出幾丈距離,寧浮生但覺身前閃動出了一絲殺意,心中一沉連忙躲避過去,不過他雖然躲了過去,但他身後的寧姓弟子卻是沒有那麼幸運了,只聽一聲悶哼劃出,那寧姓一脈的弟子就倒在了地上。

寧博遠心中一驚,連忙將那個寧姓一脈的弟子扶了起來,問道:“你感覺怎麼樣?”

那人還未說話,寧浮生接口說道:“他沒有什麼大礙,只是中了一些毒,解去就是。”話雖這樣說,但寧浮生的心中卻是打起了是十二分的警惕,能夠在自己的面前傷人,這康珏的境界也太可怕了!

“嘿嘿。”一聲冷笑劃出,眼前卻是一個人影都沒有。寧浮生眼中精芒一閃,封葬刀猛然劃出百丈藍芒,下一刻就衝向了一個黑暗的角落。

“咦。”康珏驚咦一聲,接着就沒有了任何動靜。

鴻雁見此,秀眉微蹙,走到寧浮生的身邊說道:“這人太可怕了,雖說他還沒達到神宗境界,但掌握的手段卻是一般神宗高手也不敢小覷的。“

寧浮生點點頭,隨即一笑,說道:“放心就是,我有對付他的辦法。”

“是嗎?”寧浮生的話音剛落,康珏的聲音竟然在沈蘭蘭的身邊出現了。這讓寧浮生心驚若死,身形激射而出,瞬間就去到了沈蘭蘭的身邊,但就在這個時候,寧博遠身邊的一個寧姓一脈的弟子卻是慘叫一聲,重傷倒地,看樣子離死都不遠了。

“好久沒有殺人了,手段好似生疏了一些。”隨着康珏的聲音漸漸遠去,寧浮生但覺一頭的冷汗。

走到那個重傷的弟子面前,寧浮生伸手擊出一道精粹無比的玄剎力,說道:“沒有生命危險,靜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這一來寧博遠才鬆了一口氣,這是幾個寧姓一脈的弟子雖然比之其餘兩脈的精英弟子有所不及,但放在大陸上,也能成爲名動一方的高手,如果死在龍窟中,就太可惜了。

寧博貴狠狠說道:“這康珏太陰險了,竟然偷襲!”

寧浮生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思索,在剛纔的瞬間,寧浮生好像捕捉到了康珏的身形,但那種感覺一閃而逝,就好似康珏從未來過一樣。

“不對啊,這康珏雖然有抗神**,但他卻沒有那種能力研製出在行動的時候也可以隱藏身形的隱身藥劑吧?”寧浮生暗道,隨即問道:“這康珏有沒有研製出強制隱身的藥劑?就是那種在移動的時候也能隱去身形的藥劑!”

寧博遠想了一會說道:“之前聽聞他正在研製這種藥劑,現在想必已經成功了吧!”說這話的時候,寧博遠的語氣多少有些顫抖,如果有這種藥劑的存在,那麼他們根本不可能是康珏的對手。

“呵呵,挺聰明的。”康珏的聲音又自不遠處冒了出來。

寧浮生眼角微微抽搐,封葬刀脫手而出,直接刺進了一塊岩石之內。嗤嗤一聲輕響後,康珏微微驚訝的悶哼了一聲,而後就不知道去到什麼地方了。而釘在岩石上的封葬刀之上還帶着一段衣角。

“可惜了!”寧博貴惋惜的叫道。說來也是,都將康珏的衣角割下了,只需要將角度調整一點點,那康珏就身受重傷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