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蘋果家過段時間去,我們明天去個更好玩的地方。」段景霽心思深沉的說。 因爲在這枚銅鏡的黃光的照耀下,它不僅能看清自己丑陋的面貌,還會變爲一堆白骨,一堆冒着黑煙,散發着惡臭味的屍骨,女鬼頓時神智失常,發狂了!“你快拿開!不要!快拿開!啊,我不是長這個樣子的,啊!”

“這麼久了,我之所以放任你跟着他不管,是因爲我覺得你還有用處,你得感謝他,要不是因爲他的心臟在你那裏,我也不會留你一命!”白影男鬼,高舉銅鏡,正對着女鬼的心臟。

“不,你怎麼會知道?!”女鬼痛苦不堪的捂着心臟,咆哮了一聲,然後,張牙無爪的向着白影男鬼刺了過去。

“你說我是偷竊他壽命的盜賊,你難道不也是一樣?你爲了要懲罰他,爲了讓自己,不去轉世投胎,你就吞掉了他的心臟,難道你不是一個偷竊人家東西的盜賊嗎?!你比我更狠心!更心狠手辣!更該死!”

“不,不是!我沒有!”女鬼的手爪子已經刺到白影的面前了,可是白影男鬼並沒有躲避。因爲他知道紅衣女鬼,她根本就下不了手,殺了他就等於殺了郝健。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有多麼恨他,多麼討厭他,多麼想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然而,她的內心真是這麼想的嗎?

她根本也不想這樣,她只是因愛生恨罷了!

“你下手啊,只要你殺了我,這個世界上也就沒有他了。生生世世,你也再也見不到他了。”白影男鬼步步逼近,一點點擊破女鬼的內心防線。

使用鬼魅之術誘惑道:“怎麼樣,面對這個你愛了同時也恨了幾千年的男人,你下不了手吧?”

“就算是這樣,那又能怎樣,我現在下不了手,不等於我永遠都下不了手。總有一天,我會讓他親手死在我的手上。”紅衣女鬼伸出舌頭在他的臉上舔了舔,郝健翻了一個身,繼續睡。

“你若是不想被我收進銅鏡裏去,那麼,就跟我合作吧,我可以讓你得到你想要的,你也必須得幫我拿到我想要的。”男鬼開出了一個條件。

“爲什麼要幫我?!你完全可以殺了我,爲什麼要放我一條生路?難道就不怕我找機會殺了你們兩個。”紅衣女鬼不解道。

“因爲我們兩個有共同的目標。你不想他死,我也不想他死。你想讓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我想讓他爲我所用,這不就是一個共同的目標嗎?”白影男鬼掃了一眼熟睡中的郝健,淡定的說道。

女鬼猶豫了一下,竟然同意了。“那好,我答應你,你說現在咱怎麼做?”

“噓!有個小傢伙在偷聽,計劃下次再說,我估計他快醒了,我也得進去了。”白銀男鬼收掉手中的銅鏡,將銅鏡放進袖子裏,說完,他瞬間就不見了。

“有人在偷聽?!”紅衣女鬼用犀利的眼神往郝健身上一掃。發現他的口袋裏面有快發着藍光的吊墜。這吊墜是活物有靈性,難怪不得剛纔那傢伙說有人在偷聽。

“你這個小傢伙,敢打擾本姑奶奶的計劃,看我不收拾你。”紅衣女鬼伸出一隻大手,向着架子上郝健外套的口袋裏伸了進去。

“媽呀,主人快醒醒,有壞人。”都睡了兩個小時了,現在估計現在正進入深睡眠狀態,小蘿莉的聲音根本不能叫醒他。郝健現在睡得像頭豬一樣,根本就沒聽見他的叫喚。

“慘了,慘了,這位美女姐姐呀,我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不知道,你千萬不要抓我呀!”藍焰妖姬在郝健的口袋裏面都快憋壞了,急得都快竄火了。

這時從窗外傳來咚咚的聲音,好像玻璃窗被被什麼東西給撞了幾聲,結果就是一隻小蜜蜂慢悠悠的,從縫隙鑽了進來。原來是羊皮古卷撞到了窗戶上!

聽見聲音,紅衣女鬼的手一下子就縮了回去,“小傢伙,這次算你運氣好,不過,沒下次了。”她袖子一甩,咻的一下隱沒在黑暗裏,就消失不見了。

“奇怪,怎麼空氣中有殘留的鬼魂的氣息?!”羊皮古卷一飛進窗戶,就嗅到了鬼魂的氣息,不過他見郝健酣睡在牀上,牀頭牀尾都沒什麼人。整個房間也沒什麼特別的,連一個鬼影都沒看見,所以有鬼的念頭也就從他的腦海一掃而過了。“管他的,現在菜園子失竊纔是正經事,哥哥可教訓了,要是有什麼突發情況一定要,告訴他。”

“不好了,小健哥哥,小健哥哥,有小偷到菜園子來偷東西了,你快醒醒。”羊皮古卷飛到郝健的臉上,嗡嗡嗡的在他耳邊叫個不停。

“呀呀,羊皮古卷,你吵什麼吵啊!我這纔剛睡着呢,又不是着火了。”小蜜蜂嗡嗡叫個不停,硬生生的將他給吵醒了,唉,真是的,睡個覺都不讓人睡安生。咒罵了一頓,郝健才緩緩將眼睛睜開。

“哥哥,是菜園子裏來小偷了!甲殼正在偷偷監督那個小偷,他叫我偷偷出來告訴你。”

“什麼?菜園子裏來小偷了?!哈哈,果真被我逮住了,太好了,可以在郝老爸面前露一手,走,快帶我過去。”

“對了,咱悄悄的不可以,打草驚蛇喲。”

“明白,在這邊,主人,快跟我走吧!”

郝健在羊皮古卷的帶領下,悄悄的下樓出門,雖然帶了手電筒,卻沒有打開,有光的話,就會被小偷給發現了!

剛纔郝健睡覺之前,其實在菜園子外面,已經有人在蹲守了。他們是在等待郝健房間裏的燈光都關了以後,整個郝家菜園子陷入漆黑一片,他們才慢慢的開始行動。

“嘿,羊皮古卷,主人說得沒錯,有兩個傢伙已經開始行動了!你快去告訴他。我在樹上守着。”

“好的,甲殼哥哥。你千萬別把他們嚇跑了,我這就去。”羊皮古卷躥地就飛走了。

果然,兩個小偷,一前一後地走了進來,一個手上牽着一隻老母狗,一個背上揹着大揹筐,分別從前門和後門偷偷摸摸的潛進菜園子裏面。

他們的耐心似乎特別的好,揹着揹筐的那個,一直蹲在一顆大果樹下,貓着身子,躲在菜地坑坑裏面,靜靜地等待着他們都睡覺,伺機準備動手。 第1085章這門親事,堅決不同意

翌日清晨,謝半雨將所有事情放在一邊,決定陪肖羨去趟肖家。

說起來與肖羨認識這麼長時間,但是謝半雨完全不知道肖羨家中是做什麼的。

不過肖羨這樣溫文爾雅,謝半晴認為肖羨一定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家,伯父伯母一定都非常和善。

在衣櫃裡面精心挑選,挑選一件天藍色套裝裙穿上。

就在這時,肖羨的車已經停在樓下,開始撥打謝半雨電話,讓謝半雨下來。

謝半雨簡單化個淡妝,拎著幾盒保養品下樓。

「這些都是什麼?」

看著謝半雨手中提著大包小包的,肖羨立刻下車,幫忙接過。

「這是給伯父的煙酒,這是給伯母的保養品。」

「不知道應該送些什麼比較好,所以送的有些中規中矩,希望他們不要嫌棄。」

「過去就過去,送什麼禮物,其實最好的禮物是你。」

「爸媽看到你來,一定非常高興。」肖羨笑著說。

雖然嘴上說著不用,但是看到自己喜歡的女生,對於要去自己家中這樣鄭重,肖羨還是非常開心的。

汽車一路平緩的駕駛著,駛進肖家宅院。

看著門口那對石獅,看著宅院裡面雖然古樸但是充滿貴氣的裝修,謝半雨微微皺起。

怎麼看,這種家庭都不像是普通家庭。

「肖羨,你的父母都是做什麼的?」

這個問題,從前謝半雨就問過,但是肖羨總是隨口敷衍。

「就是普通家庭,爸爸在局裡工作,媽媽全職太太。」

「可是這個條件——」

「因為祖上有些生意,所以住在這邊,爸爸媽媽都是非常容易相處的,不用緊張。」

汽車停在庭院外面,肖羨一手拎著禮物,一手握著謝半雨,朝裡面走去。

宅院裡面女傭看到肖羨,紛紛低頭像他問好。

「啊羨,來讓媽媽看看,在雲城五年瘦沒瘦?」

「那個破地方有什麼好的,可以讓你在那邊整整待五年?」

「不用管他,那個混球,就該讓他出去歷練歷練,這樣將來才好接我的班。」

兩道聲音,一道慈祥關愛,一道嚴肅。

這樣的家庭,是從前謝半雨最羨慕的。

「爸媽,能不能在半雨面前,給我留點面子?」

聽到兒子這樣說,肖康和戚迎梅看向兒子旁邊那位姑娘。

在他們看謝半雨的時候,謝半雨笑眯眯的將補品送過去。

「伯父伯母,經常聽肖羨說起你們,第一次見面,真的非常高興,這是送給你們的禮物。」

「原來就是你吶,讓我兒子整整五年沒有干半點正事。」戚迎梅輕聲的說。

謝半雨沒有聽清楚,但是肖羨已經聽得明明白白。

「媽媽,昨晚我們怎麼說的。」肖羨淡笑著輕聲說道,表情當中滿滿都是懇求。

謝半雨不知道,但是肖康和戚迎梅都清楚兒子喜歡這個姑娘。

這些年留在雲城是為她,甚至昨晚特特地地過來拜託他們,今天見姑娘時候,必須客氣一點,還有昨晚特地囑咐廚房做些姑娘愛吃的菜。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戚迎梅看在眼裡,心中非常不是滋味,自己的寶貝兒子,在這個姑娘面前,怎麼沒有半點傲氣。

「過來坐吧,馬上就是吃飯時間,張嫂已經準備一桌好菜。」

「正好我們爺倆許久沒見,可以在一起喝一杯。」肖康拍拍兒子的肩膀說道。

氣氛很快變得其樂融融起來,但是這個其樂融融只是表面,實際內在早就波濤洶湧。

飯桌上面,謝半雨第一次在肖羨家中做客,自然有些拘謹。

肖羨一直不停的給謝半雨夾著菜,來緩解她的尷尬。

「謝小姐,今年幾歲?」

「二十六歲。」

「年紀是有些大,和我們啊羨只差兩歲而已。」

至尊邪帝:廢柴小姐萬萬歲 「那請問是哪裡畢業的?家裡爸爸媽媽是做什麼的?」

重生八零:醫世學霸女神 謝半雨張張唇,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從前的她是帝都大學舞蹈系的學生,但是因為段景霽,謝半晴種種事情,導致沒有畢業,後來跟在肖羨身邊學習法律條文。

所以說到底謝半雨半路出家,根本沒有畢業證書。

至於家庭,謝半雨更是有些為難。

爸媽,姐姐,從來沒有和善對待自己。

他們簡直就是吸血蟲,恨不得將謝半雨身上最後一點價值榨乾。

「怎麼不說話,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戚迎梅詢問道。

兒子這樣優秀,戚迎梅自然希望可以找個門當戶對的,這樣將來對於啊羨仕途都有幫助。

「媽媽,我們說好不提這件事情的。」

「問問而已,有什麼不行。」

「沒有關係,既然伯母好奇,可以讓你們知道。」

「原本是學的舞蹈系,因為種種私事,沒有畢業。」

「至於家庭關係,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沒有父母。」謝半雨一字一句認真的書。

戚迎梅聽的手都不停顫抖。

她的兒子,英年才俊,錦都一水名媛千金可以讓他挑選。

結果每個都不滿意,最後居然給她挑這種姑娘做兒媳。

戚迎梅能滿意才怪!

「你你你!」

「啊羨,這些事情,都知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女人故意瞞著?」

「媽媽,能不能冷靜些,謝蝶說的,我都清楚,但是這些都不是阻礙我們在一起的理由。」

「等到你們和謝蝶相處以後,就能發現,謝蝶是個特別好的姑娘。」

「好什麼,我們的家世要什麼姑娘不行,怎麼偏偏是她,這門親事,堅決不同意!」戚迎梅再也不能偽裝成一幅風輕雲淡的模樣。

兒子為一個女人在雲城整整五年,戚迎梅心裡想著,啊羨有自己想法,可是從小到大都沒讓自己操過心,雖然雲城地方差點,但是總歸應該是個正經名門的女孩,誰知道是個孤兒!

「伯母,是不是你們弄錯什麼,肖羨和我只是普通朋友。」

「半雨,這次帶你見我爸媽,其實就是想要以結婚為前提想要和你交往的。」

「但是請你放心,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通通可以交給我來解決。」

肖羨沒有想到事情可以亂到這個地步,眼下,肖羨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謝半雨哄好。 郝健的直覺果然沒問題,今夜果然太安靜,一點都不太平。

爲了不驚動他父母,他悄悄地跟在羊皮古卷的身後,他想靜悄悄地將這個事情給處理了,明天好在他父親的面前炫耀一番,自己也能爲菜園子抓賊了。

另一個小偷牽着老母狗和拿着一根骨頭棒子,到後門的狗洞去引誘老黑狗,老黑狗果然上當了,都說弱肉強食,他看見老母狗嘴巴里面咬着一根骨頭棒子,在他面前走來走去,走來走去,肯定就想搶那根骨頭棒子。

然後成功的被老母狗給引到了馬路邊上去。那人就在馬路邊上,喚回了老母狗,然後向着老黑狗扔了幾根骨頭棒子,老黑狗含住骨頭棒子,啃食了起來,這骨頭棒子上面被人放了迷藥,很快,小黑就被他們給放倒了。

難怪說怎麼今夜這麼安靜,連狗都不叫了。越顯得安靜就越不太平。

小偷再怎麼計劃周全,也抵擋不住郝健心裏的小九九。早就派人在這裏盯着,等他們來上鉤。

小黑被放倒了,不過幸虧,甲殼蟲,早就躲在他們頭頂上的樹丫間,暗中觀察,早就發現他們兩個不對勁了!

郝健跟在羊皮古卷的屁股後邊,悄悄的潛入了菜園子裏面,他發現有點不帶對勁,老黑狗到哪去了?!要是平常的話,一有人走動,或者發出聲響,小黑狗就會竄出來,大聲汪汪,叫個雞犬不寧。

“對了,羊皮古卷,有幾個賊?爲什麼在菜園子裏沒看見我家的小黑狗?他到哪裏去了?”郝健叫住了在前面撲打撲打狂飛的羊皮古卷。

“小健哥哥,是這樣的,這次潛入園子的小偷,有兩個,一個小偷正在前面果樹下蹲點,甲殼蟲哥哥監視着的。另一個小偷,剛纔用大骨頭棒子悄悄地將老黑狗給騙出了院子,剛纔我忙着來通知你,我也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羊皮古卷將他所知道的事情像海水倒灌一樣灌入郝健的腦海裏面。

“這樣吧,咱兵分兩路,你去監視在馬路邊的那個小偷,我現在趕到甲殼蟲那邊,去控制住那個蹲點的小偷,然後我倆再到這裏來匯合,你的,是否明白?”郝健穿過一片包穀地,一隻手在黑暗中胡亂比劃着,正對着停在手上的一隻小蜜蜂叮囑道。

“明白了。小健哥哥,你要注意安全。我去也。”羊皮古卷眨巴眨巴兩隻大眼睛,扇動了幾下翅膀就飛走了。

郝健快速的穿過他面前的包穀地,在包穀地裏打了兩個滾兒,然後貓着腰背,悄悄地走上一個小石子路,走了十幾步,影入了一片黑暗裏。

黑暗中,只看見兩隻大眼睛,正直視着前方遠處的一大片果樹坡,果樹地下的田野裏種了一些白菜和蘿蔔,還有一些其他的瓜果蔬菜。

“你們這些小偷,終於有機會被我抓住了!平時老是欺負我爸媽,這次我要好好在你們面前演一場戲。教訓教訓你們這些,不知好歹的老傢伙。”一邊注視,郝健一邊在心裏這樣想着。

果樹坡靠近籬笆外圍,果樹坡上面種了很多橘子樹柚子樹,梨樹桃樹杏子樹,枇杷樹,這些果樹都是比較大型的,所以平常白日裏,果樹坡比較陰涼,陽光都被大樹的樹葉給擋住了。

可就是這樹上成熟的果子吧,靠牆外圍的那面,有很多果樹上的果子都被人摘掉了。估計是過路的行人嘴太饞,忍不住手癢,經常採摘下來吃掉了。才顯得與外圍裏面的果樹果實累累的樣子格格不入。

黑心蓮被神級大佬寵入骨 果樹坡最裏面的牆壁上,是泥土牆壁,上面爬了很多綿延不斷的,還開着很多黃色南瓜花的南瓜藤藤,結了很多黃色和綠色的南瓜。

看見這滿牆的南瓜藤,藤上結着的綠色南瓜,郝健還記得這是他小時候最愛吃的,郝老媽經常給他炒嫩南瓜吃,那感覺在城裏頭很少吃到這麼嫩的南瓜了。現在想一想還回味無窮呢。

果樹坡上面的果樹底下,還種有郝老媽最愛吃的冬瓜藤藤,結滿了又大又長的橢圓冬瓜,看起來綠油油的,冬瓜上面泛着青白色,這裏滿地都是瓜果,很誘人的。

果樹坡旁邊有一塊胡豆地,上面全種植着胡豆,胡豆還沒有結果,綠油油的葉子芽間開出了淡紫色的小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