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所有人全部入駐城內.三日之內.加強警戒.」林天龍說道:「域外天魔定然會派出高手前來襲擊.所以.這半月城.有拜託大家了.」

說完.林天龍朝著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天龍這一舉動可是把這些人嚇得不輕.一個個的連忙朝著林天龍跪了下去.嘴上還一直喊道:「使不得.林大人使不得啊.」

隨後.便是有人提出疑問:「聽林大人這話的意思.莫非林大人準備離開此處.」

「不錯.既然半月城已然攻下.我當立即將這個消息昭告天下.讓武魂大陸的士氣回升上來.」林天龍點頭說道:「而且.我也是還有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完成.想必當我完成那件事之後.便是我們與域外天魔的決戰之期了.」

「什麼事這麼重要.」

「是啊.難道還有什麼事情比殺域外天魔來得更為的重要.」

「林大人做事自有他的打算.你們在這瞎猜測什麼.」

一時間.人群之中紛紛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場面雖然嘈雜但卻依舊是秩序凜然.

「你們懂什麼.」牧遠大喝道:「你我的職責.便是聽從林大人的安排.林大人叫你我守住這半月城.我們便是要盡最大的努力不讓半月城再度被域外天魔侵佔去.」

「我們都有我們的職責.難道你們認為.身為帶領整個武魂大陸抗擊域外天魔的五行絕體.林大人他輕鬆了么.」牧遠對著人群呵斥道:「林大人所要做的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明白的.況且.只要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給林大人添麻煩.相信林大人要做的那件事.也一定可以很快完成的.」

「牧將軍.沒事.其實這事兒.告訴大家也無妨.」林天龍抬手阻止了牧遠繼續呵斥大家.

「林大人.若是真有什麼難言之隱或是我們不該聽的.就別說了吧.剛才大家也只是好奇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這時.有人覺得自己等人剛才似乎確實是有些過分了.便是開口想要挽回.

「沒事.說說也無妨.」林天龍說道:「之前半月城這邊的城牆.乃是由我一手破開的對吧.」

所有人都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不是要說林大人即將要去完成的事情么.怎麼扯到這上面來了.

「不用覺得奇怪.等我說完.你們就一切都明白了.」林天龍說道:「想必在大家相互這短暫的接觸之後.應該也是知道了.半月城另一邊的城牆.也是被人破開了.」

「那破開另一邊城牆的.便是我的兄弟.」林天龍說道:「雖然我們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而我剛才說要做的一件事情.便是與他有關.」

「他叫小金.乃是一條五爪金龍.」林天龍說道:「或許你們沒有聽說過.但相比他的另一個身份.你們一定是有所耳聞.」

聽到這裡.大家現在的表情便是由剛才的不明所以.變成了現在的困惑.

什麼是五爪金龍.大家都沒有聽說過.他的另一個身份大家又怎麼可能知道.

「呵呵.他的另一個身份……」林天龍咂了咂嘴.緩緩的吐出一句略帶調侃的話:「不知.大家可明白「神獸」二字的含義.」

什麼.神獸.

沒錯.剛才林大人說的.的確是神獸.難道他的兄弟.乃是神獸.

神獸.凡是有著修為的人都知道乃是一種什麼存在.就連一些沒有任何經驗的人.也都是知道.

所謂神獸.其實便是飛禽走獸一類當中的最頂級的存在.

可以說.那些妖獸若是有著足夠的機緣以及實力.只要一路修鍊下去.到最後.便是會成為神獸.

看著大家吃驚的表情.林天龍說道:「我這兄弟.雖為神獸後裔.但現在卻還並未成為真正的神獸.但以後.他一定可以的.甚至可以超越他先祖所有的成就.」

「之所以說和他有關.乃是因為他的父母.在受傷未愈的情況下.被域外天魔的天魔皇分身給抓了去.」林天龍說道:「他們二人的修為不說有著蓬萊老祖那般強大.但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他們有著神獸之軀.整體實力算起來.甚至可以單獨與蓬萊老祖對抗.」

「而天魔皇分身抓走他們.便是想要將他們煉化.」林天龍說道:「一旦坤叔和雪姨被天魔皇分身煉化.這天魔皇分身便是會立即打破天道規則對其的壓制.實力最少也都是會提升至武神境界以上.」

「若是讓他成功了. 老子是一條龍 .我也是無能為力.」林天龍說道:「所以.我此行便是要在短時間之內.將坤叔和雪姨解救出來.他們已經是被抓走一年多了.現在留給我的時間.實在是不多了.」

「解救坤叔雪姨.不僅是因為他們是我兄弟的父母.還與武魂大陸的未來息息相關.」林天龍說道.

「所以.有關於與域外天魔的戰爭這一方面.暫時我是幫不上什麼忙了.」林天龍說道:「但若是有什麼需要援助的.你們可找蓬萊老祖.他定會幫助大家的.」

「既然如此.林大人你還是趕快走吧.」人群中有著一個聲音突然響起:「這半月城.您就放心吧.有我們大家在.除非域外天魔踏過我們的屍體.否者.我們定不會讓域外天魔踏入半月城半步.」

「好.」聽聞此話.林天龍大叫一聲好.隨後他的身形便是突然消失在此地.

只有他的聲音遠遠的傳來:「牧將軍的統軍能力絲毫不比我差.跟著他.一定能夠讓大家打更多的勝仗.」 「祝林大人一路順風.」牧遠見林天龍已然消失不見.便是對著其離開的方向大喊道.

「祝林大人一路順風.」

繼牧遠之後.合共三十多萬大軍齊齊的單膝跪地.學著他們的牧將軍.對著林天龍離開的方向齊聲大吼.

疾速飛行當中的林天龍聽到身後傳來這響亮的送行聲.嘴角也是微微揚起.

這第一戰.不僅是完美的擊退域外天魔和收復了半月城.並且.自己還因此而獲得了三十多萬大軍的完全信任與遵從.

雖然對於整個武魂大陸來說.這三十多萬人實在是算不得什麼.但這乃是自己成功的第一步.

只要自己將完美收復半月城的消息一散發出去.相信還有著許多的人對自己的看法會有著極大的改變.

當即.林天龍便是找到一處地方降落了下來.他現在便是準備將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傳遍整個大陸.

林天龍這麼做.可不是為了貪慕虛榮.而是想要武魂大陸凝聚一心.那麼便一定要有一個大家都完全信任的中心點.

而林天龍.便是那個大家心中的中心點.

或許大陸上有著許多的勢力之間有著什麼不能同存的仇恨.但若是讓得有仇恨的雙方都絕對的信任自己.那麼至少在與域外天魔的戰爭結束之前.雙方是不會因為舊仇而打起來的.

「各位請注意.我是林天龍.接下來我要宣布一個消息.」林天龍鎮定的臉龐出現在武魂大陸各地.所有人見此情形都是為之一愣.

上次.林天龍這般出現的時候.便是給大家暴露了那些守護了武魂大陸萬年的英雄還活著.並且還與大家在共同奮戰的消息.

不知.這次林大人又要宣布希么樣令人興奮的消息呢.

一時間.大陸上無數人的心中都是在回蕩著這個問題.

只有身在半月城的牧遠以及三十多萬戰士.見到此情景的時候.表現的不是期待或是疑惑.

他們臉上所浮現的.乃是一種莫名的興奮.

這種興奮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是從何而來.外人若是不知內情.任他如何也是猜不到的.

他們這麼興奮.乃是因為半月城在他們的手中.收復了.並且還擊殺了數十萬的域外天魔.

這是一場大勝仗.乃是此次與域外天魔的戰爭爆發以來.第一個大勝仗.

正如林天龍最開始對他們說的那般.這場仗.乃是能夠激發整個武魂大陸抗擊天魔的信心.

「大家都嚴肅點兒.不就是打了一個勝仗嗎.又不是完全滅絕了域外天魔.幹嘛那麼興奮.」牧遠臉色通紅的說出這句話.很顯然.他興奮的程度.可不比那些將士來得少.

大家都是隱隱的撇了撇嘴角.心中如是想到.您還說我們.貌似您自己比我們還要興奮吧.

「好了.大家都嚴肅點兒.林大人現在正說咱們呢.」牧遠突然挺直了身子.嚴肅的說道:「雖然他不可能點出我們每一個人的名字.但這份殊榮.卻是只有我們能夠擁有的.」

聽聞此話.原先還在竊笑牧遠那自欺欺人的話的將士們.瞬間便是完全停止了竊笑.整齊的列隊.面向林天龍所投放在空中的那副畫面.表情嚴肅又堅定.

此時.林天龍已然是將半月城之戰大捷的消息通報到了武魂大陸各個角落.

在得知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之中.無論是身在何方.除了牧遠等人之外的絕大多數人.都是顯得有些不敢相信.

尤其是那些與域外天魔戰鬥過的人.表現得更加的驚訝.

他們與域外天魔戰鬥過.域外天魔的實力他們各自心中都是非常清楚明白的.


按林天龍所說.三十餘萬人的軍隊.並且還有著近十萬人並不是軍隊之人.他們以這樣的陣容竟是將有著四十多萬兵力.並且還是在半月城之內防守的域外天魔打敗了.

這話也就是林天龍說出來的.大家在第一時間才是顯得猶豫不肯相信.


若是換做別人.怕是早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以此.足以可見域外天魔在武魂大陸人們心中所起到的影響.

不過.索性此戰勝得及時.在人們放棄希望之前又再次讓大家見到了希望.

「我以五行絕體的榮譽發誓.以上.我所說的句句屬實.」林天龍說道:「之所以我會將這個消息散發到武魂大陸各個地方.第一.便是想要將這個勝利與大家分享.第二.則是希望此戰的勝利.能讓大家那覺得域外天魔不可戰勝的心理有所改變.」


「域外天魔也是生命.也屬於生靈的一種.只是與我們人類長得不同罷了.」林天龍說道:「他們.也是一樣可以被殺死的.半月城那四十餘萬具域外天魔的屍體.便是最好的證明.」

「另外.參加與域外天魔的戰鬥.乃是你我身為武魂大陸一員的責任.任何人都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推遲抗擊域外天魔的責任.」

林天龍說道:「除非你修為不到武尊境界.那還情有可原.否者.要麼你就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要麼就是已然叛出了武魂大陸的陣營.加入了域外天魔那邪惡的一方.」

林天龍此話一出.頓時便是引起了不小的熱議.大家紛紛討論著林天龍說出的這幾句話.

不過.在他們討論到最後之時.所得出的結論.皆是認為林天龍說得不錯.

「對於貪生怕死之人和已經或是準備叛出武魂大陸的人.我還有幾句話要說.」林天龍說道:「怕死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任何人都怕死.連我.也是一樣.但怕死.也要有一個底線.超越那個底線.便就不再是單純的怕死了.而是真正的貪生怕死.」

「怕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兩個選擇擺在你面前.一個乃是成為受後世人敬仰的英雄.一個則是被後世人唾罵的叛徒.」

林天龍說道:「選擇前者.生死都在兩可之間.而選擇了後者.選擇叛出武魂大陸而去投奔域外天魔.或許域外天魔不會殺了你.但你卻只能是成為它們的奴隸.永遠不可能翻身.」

「話.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至於要如何抉擇……那便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林天龍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話已至此.我也再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是對於叛變的人.若是在戰場上遇見了我.可千萬不要求我不殺你.因為若是你不求我.或許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但若是你已經決心叛出了武魂大陸.而在戰場上與我相遇.又來磕頭求饒的話.你丟的.不僅是你自己的臉.還有身為人類的尊嚴.」林天龍冷聲道:「屆時.為了維護人類的尊嚴.我將會在你有這一舉動的跡象之時.便將你生擒.」


畫面在這個時候消失了.只是在那天空之中.久久的回蕩這林天龍的一句話.

「相信我.我能使出的手段.決計不會在域外天魔虐殺人類之時所用的手段少.」

林天龍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只要聽到的人.都一定能夠聽得出林天龍想要表達的意思. 林天龍將自己想要表達的說完之後.便是切斷了畫面.

有時候.說得過多其實也不算什麼好事.還是留著讓他們自己慢慢的去體會.

現在.林天龍的首要任務.便是尋到天魔皇的分身.解救敖坤和敖雪.

但他又沒有一個準確的目的地.所以.只好在每一座城池之中都是駐足仔細查探一翻.

找了許多城池.林天龍都是一無所獲.甚至連蛛絲馬跡都是沒有發現一點.

無奈.他只好放棄這種效率低又耗費時間的方法.改用其它方法.

「若我是擁有獨立意識的天魔皇分身.那麼有什麼地方是自己能夠藏身的呢.」林天龍喃喃道.

沒錯.他現在正是在換位思考.將自己當做是天魔皇分身.去分析每一種天魔皇分身可能做的事情.

「天魔皇分身.好不容易才是擁有的獨立意識.所以.它是決計不會暴露在外面的.因為.它怕死.」林天龍說道:「天魔皇分身害怕會在它無敵之前被發現.從而被我給殺死.所以.它一定不會選擇某些城池藏身.」

「就算是域外天魔所佔領的城池.也是不行.它需要的.乃是沒有任何打擾.並且還是別人都不敢接近的地方.」

林天龍摸了摸鼻尖.喃喃道:「而這種地方在武魂大陸上並不多.若是單算平常那些人不敢接近的地方的話.非那些個禁地莫屬了.十萬大山.荊棘山脈.還有中州雷域的雷池之地.唔.迷霧森林倒也勉強能夠算是其中之一.」

林天龍想到這些之後.便是推測那天魔皇分身定然就在這幾處禁地之一.但具體乃是在哪一處.卻是還沒有推算出來.

為了節省時間.林天龍是絕不可能分別去將每一座禁地查看的.

而現在離他最近的.便是十萬大山.於是他便是立即停止了前往下一座準備造訪的城池.反倒是直接轉身朝著十萬大山的方向走去.

「這三處禁地之中.中州雷域的雷池可以首先將其排除掉.雷池之中每天無時無刻都是有著雷霆的轟擊.那個地方.絕不會是適合天魔皇分身煉化坤叔和雪姨的地方.」

林天龍將雷域排出掉了之後.邊走便說道:「而剩下的三處禁地之中.迷霧深林雖然有著濃霧作為掩護.但若是有人類高手前往.輕而易舉的便是能夠將濃霧散開.並且.迷霧森林之中雖有精靈之城那等絕佳的藏身之所.但天魔皇分身卻是沒有進入其內的方法.就算是以強力破解傳送陣.那他的實力現在也是還沒有到那個地步.除非他將坤叔和雪姨煉化.」

「所以.迷霧森林也可將之排出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