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否則怎樣?”斗篷人有些戲謔的說道,他居高臨下,根本不在意陳雲鋒的威脅。

沖喜娘子會種田 !”陳雲鋒露出個病態的笑容,直視着斗篷人。

斗篷人靜靜的看着陳雲鋒,良久之後才說道:“其實你對我來說可有可無,不過留你一條賤命,是因爲我還真的捨不得殺掉你這種瘋狗,去吧,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謝大人。”陳雲鋒磕了個頭,擡起身來時,斗篷人已經消失不見了。陳雲鋒將銀色面具戴上,縱身飛去。

斗篷人就在半空看着離去的陳雲鋒,喃喃道:“比起自己養的瘋狗,我竟然更欣賞起夢星辰了呢。”

就要消散於天地時,一個光屁股小孩出現在了他身後,這幕場景十分詭異,斗篷人都還沒反應過來。

光屁股小孩已經伸出手從斗篷人的背心穿了過去,抓住一顆撲通撲通跳動的心,隨即被小孩捏成一團煙霧。斗篷人靜靜的在那兒一動不動,隨即開口說道:“八域圖啊八域圖,你也只不過是被遺棄的東西而已,何必還守護着八域呢?”

小屁孩正是鋼豆,他將手從斗篷人的身體中抽了出來,表情十分冷漠的說道:“這就是你能來我的地盤搗蛋的理由嗎?”

斗篷人哈哈大笑起來,化作煙霧消散,鋼豆陰晴不定,也消失在了原地。

紫金宮殿中,那紫眸年輕王者,側着腦袋託在手上,微微笑道:“怎麼越來越期待呢?”

天矇矇亮了起來,夢星辰又起身來,雖然盤坐了一晚上,但並沒有休息,而是心識沉浸在了八域的經書之中。

夢星辰出門而去,削了幾根木頭樁子,刻上了一些陣紋,灌注了一些法力,在小破屋周圍佈置了下去,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法陣,可以屏蔽普通劍客的窺探,畢竟夢星辰祕密太多。

夢星辰將自己所會的所有劍法皆練習了一遍,便去完成自己的雜務,挑水。

夢星辰想起父親曾給自己講過一個故事,一個人去拜名師學劍,然而師傅就讓他天天去河邊挑水,幾年過去了,從來沒有教他過他劍,也不允許他碰劍,弟子就問師傅:“爲何不教他學劍?”師傅就告訴他:“你已經會劍了。”於是師傅就給了一柄劍,弟子拿起劍果然自會了一套劍法,劍勢平穩,動靜結合,後來成爲又一代名師。

其實這個故事告訴的是,再微小的活,再微小的事,只要去做好,就能有所得。

雖然夢星辰是被門派看不起纔派來打水,與這個故事也掛不上鉤,但夢星辰就是想起了這個故事。

打了一上午的水,在食堂吃飯時遇見了李旋風和趙第一,正在吃飯寒暄時,幾名面色如鐵的弟子聲稱是執法殿的,要夢星辰跟去調查一樁事。夢星辰心想自己沒做虧心事也不怕鬼敲門,但多了心眼,讓李旋風和趙第一去告訴六長老。因爲能夠罩着夢星辰的,就只有自己的外公六長老了。

執法殿上已經正襟危坐了一名執法長老,但他只是坐在側座上,主座上正是九長老馳義。

而馳楓與一干弟子正站立在執法殿裏,一臉戲謔的看着夢星辰。


夢星辰看着馳楓胸有成竹的樣子,心如明鏡,又是這叔侄二人搞鬼。

夢星辰理直氣壯的說道:“不知弟子所犯何事,被抓來這執法殿?”

“哼,林夕,可能你叫夢星辰吧?”馳楓在一邊冷笑了一聲,那樣子表示你就別裝了,你的事情全知道了。

也不知是如何知道了自己的真名,不過也並沒有慌張,名字就一個符號而已嘛。夢星辰點了點頭,一副茫然樣子問道:“沒錯啊,那是我乳名,怎麼了?”

馳楓瞥了瞥嘴,真好意思說!便對主座上的九長老和執法長老行了個禮,才說道:“據弟子所查,這夢星辰乃是雲霞劍宗的叛徒,更是屠滅玉龍宗之人,大治王朝的楚雲公主也是被他所殺,弟子懷疑他早已深陷魔道,不然不會惹出如此多的事情來!”

“既然如此,夢星辰你有話可說?”九長老馳義與馳楓不愧是叔侄,連奸笑都是一模一樣,“把你身上的祕密交出來,然後自殺謝罪,宗門還能留你一條全屍!”

執法弟子唰唰唰拔出寶劍,將夢星辰圍了起來。

“自然有話可說!”夢星辰腰桿筆直,雖然是在殿下,卻有種睥睨衆人的氣概。 “玉龍宗,倒行逆施,已入魔道,當除!”

“雲霞劍宗,我非叛徒。楚雲殺我,自當反擊!”

“行得正坐得直,宗門不鼓勵弟子行俠仗義,難不成也要爲虎作倀?”

夢星辰不卑不亢,簡明闡述,更是倒打一耙。

馳義聽完,卻笑了起來:“大治王朝特使和雲霞劍宗長老皆在此,就算你如何伶牙俐齒,也只是跳樑小醜,今日,自當由老夫親自出手,清理門戶。”

從內堂走出來二人,一人約莫四十餘歲,身着青色官袍,看似文官,卻腰懸寶劍,從其氣勢來看,應當是一名劍尊。


而另一邊則是一身紅衣的七旬老者,舉手投足間皆有劍氣縈繞,眉宇之間更是一股怒氣。

“紫霄天劍宗果然深明大義,絕不姑息養奸,今日終於尋到此人,就不勞九長老親自動手,就將這小雜種交給我等就行。”紅衣老者與青衣人如是說道,看似恭維,實際上隱藏了些心機。

可馳義又如何看不出來,嘿嘿一笑:“處理門內事務,自當是馳某人分內之事,不如二位先去住下,等我處理了這小子,再將屍身交與二位?”這姓夢的小子身上定有寶貝,即使不敢正大光明的拿,可現在他是個罪人,處死之後自然可以獲得其身上的寶貝,到時候使點手段,自然而然的成爲自己囊中之物。這二人想讓自己就這麼交給他們,又不是傻子!

雲霞劍宗的長老與大治王朝的特使都有些訕訕,看這樣子是沒法分得夢星辰身上的祕密了,不過能將屍身拿回去,也算立了個功,畢竟不敢跟紫霄天劍宗撕破臉皮。

夢星辰只是冷冷的看着這一切,竟然已經給自己宣佈了死刑,更是有些厭煩的看着這羣人勾心鬥角。他並不着急,因爲有幾分把握。

“你們繼續,如果沒有我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吃飯了?”夢星辰打了個呵欠說道。

“還想走?給我拿下!”執法長老一直憋屈沒他什麼事,見夢星辰還那麼囂張,也露露自己的威風。

“是!”執法弟子領命,就要來拿下,夢星辰殺機隱現,手已經握住了破敗劍。

而馳楓在旁邊很是開心,動手了更好,當場格殺掉夢星辰,血濺執法殿,那將是多麼美妙的事。

可就在此時,一聲雷喝:“大膽!”

執法殿中,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如此驚雷一喝,定非普通人。走進來一個健碩老人,正是六長老若青鋒。

夢星辰鬆了口氣,還是在關鍵時刻來了。

馳義看見若青鋒來了,更是開心,彷彿賓主一樣,站起身來:“快快,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六長老搬個凳子啊!”

“馳義,少來這一套,我今個兒就是來看看,你要把林夕怎麼辦!”若青鋒比馳義功力高,排名也靠前,也最是看不慣這馳義,從來不給他好臉色。

“嘖嘖,我說若青鋒,林夕可不是他的名字呢,是叫夢星辰!而且是罪大惡極的魔頭,你都往宗裏帶回了些什麼人!”馳義一副看好戲的神情道,“宗主和三大長老也即將來了,到時候一起好好聊聊?”

夢星辰皺了皺眉,看來這馳義並不是只對付自己,如此大張旗鼓,原來更想對付若青鋒!


“夢星辰?”若青鋒並沒有在意馳楓其他的話,而只是在意這個名字,凝重的看着夢星辰,“你姓夢?”

夢星辰這個時候也不好隱瞞了,點了點頭:“是。”

“你認識夢千魂嗎?”若青鋒早就想問這個問題,可一直不好問,如今夢星辰又姓夢,而且長得又那麼像,若青鋒自然憋不住了,一定要問個明白。

夢星辰雖然與外公仍然沒有多少接觸,但已經知道了他並非壞心眼,當年與父母之間定是有什麼誤會才導致了後來的局面,所以乾脆承認,點了點頭。

若青鋒心如巨震,有些激動了起來,過來趕緊抓住夢星辰的肩膀:“你……你跟夢千魂什麼關係!”

夢星辰便說道:“夢千魂是我……”

可說到這兒時,若青鋒一臉欣喜,直接打斷:“ 都市之陰陽鬼差 ?”

夢星辰有些頭暈,分明是父親來着,怎麼成了兄弟,真爲外公的智商捉急。

“亡父夢千魂!”夢星辰只好如此說道。

若青鋒彷彿心頭被砸了一大錘,整張臉色宛如蠟紙,過了片刻才又激動的問道:“那你母親呢!”

“亡母若蓮!”若青鋒彷彿一口氣沒有喘上來,就要倒下去,夢星辰趕緊抓住了他。

“說,到底怎麼回事,蓮兒她……”若青鋒老淚縱橫。

夢星辰嘆息一聲,便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而在場的衆人也覺得好奇,沒想到堂堂紫霄天劍宗長老居然有這般曲折故事。倒是馳楓,在之前夢星辰說夢千魂名字的時候,心神巨震,在說若蓮名字的時候,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若青鋒聽完,三尺青鋒在手!“日狗的雲霞劍宗和大治野狗,還敢來我紫霄天劍,老子捅死你們!”若青鋒劍氣沖天而起,執法殿都被衝破了一個窟窿。周圍的人都經不住這狂暴的劍氣,紛紛避開。

而紅衣長老和青衣官員臉色劇變,他姥姥的,開心的來捉夢星辰,結果還能碰到這種事?

二人看向馳楓,卻見他一臉呆滯的坐在椅子上,也不管不問,他大爺的,分明是馳楓小兒把我等叫來,現在又不管,難道真要打一架?可又怎麼能打贏紫霄天劍宗的六長老!

紅衣老者和青衣官員早就拔出寶劍,嚴陣以待,若青鋒已經飛躍而起,一劍襲來,正是全力一擊,毫無留手。

二人被那劍氣直接拍飛撞在牆上,若青鋒悲憤的一劍只距離二人一尺之隔時,劍氣都將他們的臉都劃了幾道口子。一聲劇喝傳來!

“住手!”門外站着身穿紫金袍的萬歸一和三大紫衣長老,可這聲住手並沒能喝止住若青鋒,萬歸一趕緊伸出大手,化作劍氣巨掌,死死的抓住若青鋒。

可萬歸一的束縛根本不起作用,只是阻了片刻,若青鋒仍然一劍擊去。

三大紫衣長老同時施展劍力,將倒在牆角的紅衣人和青衣人吸了過來。


若青鋒的一劍轟擊在了執法殿的牆上,打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然後那堵牆便塌了下來……

若青鋒並非失去了理智,只是太過於悲憤,可憐的女兒!這些人實在是欺人太甚,竟然還這麼不要臉的追殺我外孫!

若青鋒轉過身來,看樣子還不罷休!萬歸一趕緊喝道:“若青鋒,別以爲你是六長老就敢撒野!”這一聲劇喝,直接將破敗不堪的執法殿吼塌了,作爲紫霄天劍宗的一大機構,名存實亡。

平時耀武揚威的執法長老一陣心痛的縮在一邊,自己的地盤就這樣毀了哇…… “請宗主大人做主啊!”執法長老趕緊跑過去跪在萬歸一面前,“我執法殿兢兢業業沒有招誰惹誰,現在房子都被拆了,我……我也隨我深愛的執法殿一起去了吧……”

說完,執法長老惺惺作態的舉起滿含劍氣的手掌,準備拍在自己的天靈蓋上,眯着眼睛一看,萬歸一根本不鳥自己,而是直接走向若青鋒,有些訕訕的瞥了瞥嘴,便將手放了下來,心裏暗罵了一句。

若青鋒看見萬歸一殺氣騰騰的走向自己,知道殺不了那兩龜孫了,只好將劍收好,行了個禮:“參見宗主!”

“你還知道我是宗主?”萬歸一氣不打一處來,“你是要把執法殿拆了嗎?”

若青鋒老淚縱橫,嘆息一聲:“這些人害我女兒女婿,更要加害我外孫,雖然我老骨頭一堆,但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夢星辰看見若青鋒粗中有細,瞬間就將矛頭對轉,本來若青鋒大鬧執法殿,怎麼也得受罰,可現在不同,那是別人欺負上門了,本長老只是反擊報復而已!

夢星辰也趕緊走了過來,一臉凝重而又沉穩:“宗主大人,弟子父母皆爲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所害,弟子只祈求能在紫霄天劍宗尋求幾寸地安心過日,沒想到九長老引狼入室,想要把弟子交出去處置。若是宗主也這麼認爲的話,弟子也就認命罷……”

這番話,說得狠是有條理,側重強調我是紫霄天劍宗的弟子,現在有外人來要我命,是把門內弟子交出去,還是保護門內弟子,就看你這個作爲宗主的傢伙稱不稱職了!

若青鋒沒想到夢星辰比自己還滑頭,怪異的瞥了一眼看似老實的外孫。

萬歸一心思一沉,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那麼這樣說來,執法殿塌了也是有道理的,人之情理,畢竟對方欺人太甚!

“馳義!”萬歸一又是一聲怒喝,“你有什麼想說的!”

有些出神的馳義此刻才被宗主的一聲叫醒,回過神來看了看冷靜的夢星辰,又看了看一臉怒氣的若青鋒。

起身道:“啓稟宗主,夢星辰屠殺了玉龍宗所有弟子,更是殺害了大治王朝的楚雲公主,還是雲霞劍宗的叛徒,這種弟子,我們自當除去。”

萬歸一皺了皺眉,夢星辰說道:“宗主明鑑,弟子劍士二品修爲,何德何能屠滅一宗,就算爲我所屠,那也是拍手道快的好事;其次,楚雲害我父母,我自當報復;雲霞劍宗欺騙我等少年爲其挖礦,生不如死!劍客之心,於父母、於百姓、於自身,坦坦蕩蕩,若這樣也有罪,請儘早殺之!”夢星辰劍骨錚錚,不卑不亢,若是宗主也那麼不分青紅皁白的話,那就殺了我吧。

“哼,這樣任性妄爲,就是魔!”馳義怒斥。


“那我只是頂嘴你兩句,便三番兩次加害於我,心眼比雞屁股還小,更是魔!”夢星辰還嘴!

“你!”

“夠了!”萬歸一臉色鐵青,大概已經弄清了來龍去脈,掃了一眼馳義和若青鋒,便走向青衣官員和紅衣長老。

這二人受了些傷,見紫霄天劍宗宗主走來,有些心虛的後退兩步。

“玉龍宗天怒人怨,滅之乃人間快事。”

“而云霞劍宗和大治王朝苟且之事,人盡皆知,現在無論是林夕也好,還是夢星辰也好,已入我宗門,就算有錯,也是我罰!回去告訴你們管事的,這件事就此作罷,以後再次來我宗門滋事,定不輕饒!”萬歸一甚至釋放出了九品劍宗威壓,恐嚇着二人,“服還是不服?”

紫霄天劍宗可是排名第五的超級宗門,雲霞劍宗雖然排名第六,但紅衣長老又不是宗主,宗門扔了也就扔了,而青衣官員想法相似,不得不服啊。

便一齊點了點頭:“既然宗主發話了,那我們心服口服。”

萬歸一也點了點頭,似乎爲了表明大宗門的公正性,轉過身來繼續說道:“若青鋒身爲長老,無視宗規,大鬧執法殿,罰思過崖面壁一年!”

“馳義身爲長老,不分青紅皁白,沒有長老氣度,罰思過崖面壁一年!”

“夢星辰年少輕狂,殺戮過重,罰魔塔煉心半年!”

“宗主不可!”若青鋒站出一步,面有怒色,“夢星辰才劍士二品,如何經得住魔塔?所有責罰我一併攬了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