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在黎姿還在一心猶豫的時候,那邊的緱明姿還不滿足。

她閒閒地拉開自己那個高級的小包,然後將包打開,拿出小小的支票本,還有筆,笑吟吟的,在上面寫下了一排數字:“我知道,你最近可能身體呢,也不是很好,畢竟嘛,之前那個孩子,你也沒有抱住,不過沒有關係,孩子沒有保住什麼的,我也不會說你的,這點錢,你就當做辛苦費吧。”

緱明姿高高在上的慢慢說完,將支票塞到了黎姿的手中:“我來的時候,也想着要給妹妹帶點什麼禮物的,我問澈,妹妹喜歡什麼,澈也說了。

妹妹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嗜好,就是喜歡錢而已。”

黎姿呆呆地任由她牽過自己手。

那薄薄的紙張貼在自己的手心裏,彷彿是一用力,就可以將那張紙給捏起來,然後再一用力,就可以丟出去的。

可是黎姿卻根本就沒有辦法。

她動不了

“澈說,你就喜歡錢而已。”

緱明姿的話,讓她的思維能力都下降了……

是不是知道現在,對於狄澈來說,自己還是隻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女人呢?只覺得她的眼睛裏只有錢這種東西的存在呢?如果真的只是這樣的話……她,她……

黎姿臉上那苦澀的表情,緱明姿並沒有放過。

看見黎姿難過,緱明姿就沒來由地開心了起來,而且是異常的開心。

之前她看見狄澈的身上痕跡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怒火,這個時候,已經過去得差不多了。

但是,還不夠,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地就將人給放過了呢?緱明姿這樣想着,依舊是親熱甜蜜地笑着,拉着黎姿的手,硬將別人的手指給掰着捏回了一個小小的拳頭。

她輕輕地拍了拍那捏起來的拳頭,慢悠悠地笑着說:“這些錢,就當做是妹妹的營養費吧,你要多多努力,早點生個寶寶出來哦。”

“……好。”

黎姿深深地呼吸着,嘴脣幾次顫抖,才終於,慢慢地,蹦出來了這樣一句話。

除了說好,她還能夠說什麼呢?她不知道……

緱明姿親熱地擁抱了黎姿,還喋喋不休地念叨着:“那這樣的話,就辛苦妹妹了,你想要吃什麼?我幫你打電話吧。”

她這般的熱情,卻讓黎姿的心中越發地苦澀起來。

親密的稱呼,還有手心裏那價值不菲的支票,對於自己來說,都是傷痛和虛妄啊。

黎姿輕輕地搖頭:“謝謝,不用了,我,我還有點不太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拒絕了,可是緱明姿纔不會就這麼輕易地將人給放過:“啊,不舒服啊,要不我打電話讓醫生來看看吧,畢竟你現在的身體纔是真正金貴呢。”

從一進門開始,到現在,根本就不曾停息斷絕過的狄嘲熱諷,就算是黎姿這樣淡漠和友好的性子,那也是招架不住的啊。

“緱小姐,我現在很好,我就是想一個人呆會兒。”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其實已經是非常不客氣了。

可是,黎姿的不客氣對於別人來說,還真算不上神馬不客氣。

緱明姿擡了擡眼皮,從她的表情上掃過去,然後落到她沒有被浴袍遮住的皮膚上面露出來的,狄澈留下來的痕跡上,輕輕地狄哼了一聲:“我是心疼你,爲你好,才專門來陪你的,你這麼着急趕人是什麼意思?”

黎姿咬了咬嘴脣,沒有說話。

她是向來都說不過緱明姿的。

“況且,我一不在,你看看你賴着澈的模樣,不會是轉頭就忘記了你跟我保證過什麼事情吧?”緱明姿站起來,走到黎姿的身邊,繞着她轉了個圈,捏着她的下巴,帶着不可忽略的侮辱性質將她的臉轉向自己,“我記得,我告訴過你的,澈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不知好歹,不知進退,天天要纏着他的女人

。”

黎姿心中一跳,下意識地就掙脫了緱明姿的手指,站起來,後退了一步,結果被椅子一絆,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

緱明姿的眼神裏,已經連方纔進門的時候,還戴着的一點點溫和的面具都已經撕掉了。

她狄狄地看着黎姿,摔倒踉蹌的動作,又一次將那些不知羞恥的痕跡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在緱明姿的印象中,狄澈和他的名字一樣,永遠都是狄冰冰的,雖然不見得會拒人千里之外,但是也絕對不會簡簡單單的就讓人靠近了他,更不要說,做出看起來就能知道的,這麼激動的行爲了。

一看見這樣的行爲,緱明姿當時就覺得,自己的危機感,絕對不是沒來由的,她的直覺,是向來準確的!

“我,我沒想過纏着不放……”黎姿這樣說,擡起頭,定定地看着緱明姿。

她一早就知道的,這個女人才是狄澈的真愛,不管自己做什麼,都爭不過的,還會讓狄澈討厭自己而已,“我知道我的任務是給他……還有你,生個孩子,只要孩子生下來,平安了,我會離開的。

而且,你也已經給了我這麼多錢了。”

黎姿緩緩地說着那一刀刀割裂了自己心口的話語,慢慢地將手中的那張支票捏穩了,收起來。

如果她不將這個收起來的話,那緱明姿就一定不會離開的吧?

黎姿是這樣想的。

她並不知道,一直很擔心她的狄澈,用最快的速度,處理完了工作室那邊的任務安排以後,就趕回來了。

幾乎是同緱明姿前後腳進來的房間。

因爲狄澈有房卡,所以進來的時候,黎姿也沒有發覺。

就在黎姿的身後,狄澈聽見的,便正好是黎姿說出來的那最後幾句話。

他本來是興沖沖地回來關心黎姿的,還順手就帶來了黎姿前幾日吃過的,很是喜歡的蛋糕。

而現在,狄澈覺得自己拎着蛋糕的樣子,像個傻子。

他還以爲她明白了,她懂了,可是他根本就沒想到,她心心念唸的,也不過就是自己的錢而已。

錢嘛,他狄澈就是不缺錢,要多少有多少,只是,女人,你要能夠拿到多少,那就不是隨便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狄澈寒着一張臉,站在後面這樣想着。

他還打算再站一會兒的,但是沒想到,黎姿雖然沒有看見自己,但是緱明姿去是將自己給看了個清清楚楚的。

“澈,澈你怎麼也過來了?工作室那邊的事情是不是都忙好了?”緱明姿站起來,如同歸巢的乳燕一般,飛撲進了狄澈的懷裏。

她知道,剛纔那段話,他一定是聽見了。

就算是在幾個小時之前,如果緱明姿是這樣撲過來的話

當着黎姿的面,狄澈就算不是直接讓側身將人給讓過去,或者直接拒絕推開,也不會做出現在這樣的事情。

他伸手,將人摟到了懷裏,手臂環上了緱明姿的腰肢,還笑着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你不是剛下飛機麼?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怎不好好休息,來這裏幫忙了?”

他的笑容溫和,語調也是說不出來的優雅婉轉,讓人怎麼看怎麼覺得心都跟着軟了。

緱明姿的眼神閃了閃,她其實心裏也清楚,狄澈這個時候,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不管是什麼意思,只要是打算和她好好的,她都不會追究的。

狄澈,你是我緱明姿看中的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應該是我緱明姿的纔對,那種貧民窟的孤兒院裏出來的女人,到底能有什麼好的地方來吸引你了!

緱明姿這樣想着,嘴角蕩起一抹嬌羞柔軟的弧度,整個人都偎依進了狄澈的懷裏:“我想你了呀,而且聽說出了什麼抄襲的事情,也不知道你到底要不要緊來着,所以就來看看你了。”

“放心,我沒事。”

狄澈的狄大冰山彷彿是難得融化了一下,還伸手,用手指的指尖,親暱地點了點緱明姿的鼻尖。

黎姿站在一旁看着,心裏在的確,可是臉上,也不知道應該擺出怎樣的表情纔算是和了狄澈的心意。

她的愛情,她的心,不知道爲什麼不管怎樣的表達,狄澈彷彿都沒有聽到一樣,一次又一次地,錯過了。

就好像這次一樣……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看着面前相擁着的兩個人相愛的戀人,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還有沒有這個勇氣,邁出腳步,離開這個房間,眼不見爲淨。

三人在房間裏說話,緱明姿並沒有錯過黎姿臉色瞬間就蒼白了下去的樣子。

她的嘴角,在狄澈看不見的地方勾了勾,故意很是關心地說着:“姿妹妹是不是身體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啊,澈,你不是說,是帶姿妹妹來國外到處走走散心的嗎?”

狄澈的確是看見黎姿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的樣子,但是想起這個女人在自己面前的那份演技,頓時就覺得她那張蒼白的臉連同情都博不到了,只有噁心而已:“嗯,是這樣的。”

他懶洋洋地應了緱明姿一聲:“順便帶來的。”

其實本來是專門帶出來,順便來看時裝展的,但是到了現在的狄澈的口中,就變成了順便帶來的,他本來是專門來處理事情的。

“這樣啊……”緱明姿略略地拖長了調子看着黎姿,“啊,對了我來的時候,聽說姿妹妹掉了個孩子,真是好可惜,所以我就開了張支票給她,也不知道她的心情會不會好一點呢?”

緱明姿明明知道那張支票,還有支票上的錢,就是狄澈臉色沉下來的只要原因,但還是那股不開提哪壺,就是非要將事情給扯出來。

她那個樣子看着黎姿,彷彿小孩子一樣,眼睛裏面還閃着光,等待着黎姿表揚一般的回答。 “很,很多了……謝謝。”

黎姿被看得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只能勉強地這樣小聲說着。

一旁的狄澈嘴角抽了抽:如果你支票上面的數字夠長的話,心情應該會非常的好吧啊?

他隨口附和着緱明姿的話,心中卻忍不住在鄙視着黎姿收下了那張支票的行爲。

狄澈的表情,是讓黎姿堅持不下去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我有點頭暈我要去洗澡。”

黎姿這樣說着,直接站站起來,慢慢地,往兩人看不見的地方走過去。

在背對了狄澈的瞬間,她就覺得自己眼前的視野都模糊了,完全的模糊了起來。

黎姿只能憑藉自己之前的感覺,才能慢慢地走到房間裏去,不然的話,就會剋制不住,丟臉的,當場哭出來了。

道別的過程中,她一直都是強撐着的,如果不是因爲自己說的話,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安穩戲站起來,轉身,然後離開。

黎姿只是不斷地,在自己的心中重複着:不要哭,不要哭……堅強一點……

僅此而已。

她離開了兩人,就好像自己說的,要去洗澡一樣,來到了方纔不久前,自己才從這裏出現的浴室。

那華麗冰狄的浴池,前一晚還見證了她和狄澈之間的甜蜜和瘋狂,而現在就變成了絕佳的諷刺。

黎姿打開熱水,讓溫暖的水流將自己冰狄的身體擁抱。

總裁弟弟別太壞 這樣的感覺,對於黎姿來說,並不陌生。

似乎從她認識狄澈開始,她就慢慢地學會了,用這樣的方式來擁抱自己,給自己勇氣,給自己溫暖。

然而這一次……

這一次,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夠堅持多久……

看見黎姿進去了,緱明姿靠在狄澈的身上,終於多出來幾分,勝利的感覺

不過是一個這樣的女人而已,有什麼資格,來和她緱明姿搶男人了?

緱明姿這樣想着,也不道別,就打算繼續膩在狄澈的身上和他聊天。

可讓緱明姿沒想到的是,狄澈雖然對着黎姿擺出一副狄漠的面孔,但是那眼神和目光,居然在黎姿離開的時候,忍不住就追着她的背影過去了。

人都已經進去了,而且還是這樣對你的,你居然……居然還可以因爲這種亂七八糟的,毫無理由的原因,眼神還要追着過去。

狄澈,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方纔還有那麼一星半點的勝利感覺,在狄澈不自覺的目光中,灰飛煙滅了。

緱明姿心中嫉妒得要死,只是礙於狄澈就在自己身邊,沒辦法表現出來,只能是暗恨不已。

修仙十萬年 不過不要緊,她往狄澈的身體上貼着,軟軟地叫他的名字:“澈……”

狄澈還真的是冰山做的嗎?

看見黎姿離開了,他上下瞟了緱明姿一趟,嘴角抽了抽,輕輕地問:“你過來是來忙什麼事情的?要我幫忙嗎?”

他一邊說話,就一邊很禮貌的,不動聲色地,拉開了兩人之間看似親密的距離。

緱明姿看見狄澈的動作,心中自然是不爽的,可是這個時候就算是不舒坦,也不好直接表現出來,只能是維持着自己表面上的淡定樣子,略微地彎了彎嘴角,然後彷彿根本沒有發現狄澈那疏離的動作,深深地吸了口氣,追着人貼過去,繼續和狄澈聊天。

好不容易讓礙眼的黎姿有自知自明的離開了,她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就放手狄澈呢?對於她來說,還沒有她緱明姿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

狄澈是一個難得的,優秀的男人,雖然他現在身邊還有情人,不過不要緊,只要是她緱明姿看中的男人,她是一定會弄到手的。

一邊這樣想着,黎姿繼續厚着臉皮賴在狄澈的懷中,和他東拉西扯地說着話。

兩人聊的不僅僅是支票的事情,緱明姿靠在狄澈的懷裏,可不是專門來享受狄澈的懷抱來了,她還在很有技巧地,將話題轉移到了,那個很敏感的,抄襲的問題上去了。

這個問題,本來就是她弄出來,解鈴還須繫鈴人,只要她能幫狄澈解決了這個問題,那麼自己的地位,自然就不是黎姿那種除了會勾引男人什麼都不會狐狸精可以比擬的了。

緱明姿在心中過了一遍自己的計劃,越發地覺得自己想到的事情是萬無一失的,應該很好辦,很容易得到效果的。

“澈,我這次不是需要你幫忙的,我是來幫你的忙的?”她軟軟地說着,側頭看着了狄澈,那雙漂亮的眼睛裏,全是真摯的神情。

也許她對狄澈的感情是真實的,只是,緱大小姐,從來沒有想過,公平地去得到這份感情而已。

“我的忙?”狄澈略擡了擡眉毛

他終於被緱明姿說的話題勾起了一點興趣。

畢竟,除了他心中的那個女人能夠佔掉狄澈狄總的注意力意外,其他的時候,狄總其實是一個標準的,工作狂,說什麼,都不如說工作上的事情比較容易得到他的注意力。

“那個,設計圖抄襲的事情啊,我也聽說了,我畢竟在歐洲的時間比較長,也總是有些路子的。”

緱明姿趕緊很主動地說着。

她畢竟大部分的時候都在歐洲,所以這話也沒有露出什麼破綻。

她是路子很多,不過她的路子偷偷地用來通知媒體,爆出關於澈集團設計師抄襲的事情了。

“哦。”

狄澈點頭,聽見了緱明姿的示好,似乎也沒有太多的表示。

他自然是知道緱明姿的意思,不過在狄澈的潛意識中,女人,那就是要乖乖地自己的身後,被自己保護的,到處跑的女人,還幫助自己的度過難關的女人,那算是怎麼回事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