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嗯,就是比之前我們設想的神級進化劑低了一個等級,如果成功,可以造出堪比地仙高階,天仙初階的強者。”

辛靈點了點頭解釋道。

“那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程川望着注射室中,緩緩推入秦方體內的藍色藥水,眉頭微皺。

“按我的預測,這種次神進化劑成功的概率只有一成,而且這過程因爲能量太過龐大,會非常痛苦,對實驗者意志的要求非常高,也就秦方有可能可以挺過去。”

辛靈眼神也一直盯着秦方和大屏幕上秦方生命指標的數據變化,生怕錯過任何一絲變化。

“我知道秦哥的想法,我尊重他的想法。”程川搖了搖頭道。


秦方肯定是覺得自己現在的實力太弱了,已經無法幫上程川的忙,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要提升實力,爲程川分憂解難。

“辛靈,這個是我在黃金古城帶回來的類似進化劑的試管,你研究一下,或許有幫助。”


程川把那八根試管擺在了地上,交給了辛靈。

而此時,注射室中的秦方已經開始有了劇烈的反應。

只見雙眼緊閉的秦方全身的肌肉開始高高的隆起,很快皮膚開始裂開,瞬間化作了一個血人。

但秦方卻只是緊咬着牙,沒有發出一絲痛呼,意志之堅強,可見一斑。

只不過這些纔是剛剛開始,很快,一陣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傳入衆人的耳中,卻是秦方的骨頭不堪重負,開始紛紛炸裂。

洛雪看着秦方,轉頭對着程川點了點頭,示意程川不要擔心,秦方還沒有崩潰。

“呼……”

程川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

“洛雪,辛靈,秦哥就交給你們了,大家都在拼命,我也要加快了。”

秦方神情堅定的望了望秦方,跟洛雪和辛靈交代了一下,心念一動,再次消失在星際堡壘之中。

這一次,他的目標是北極洲。 重生我的時代 ,在極點附近,一片廣袤無垠的雪原之上。

站在極點附近,你永遠不知道踩着的雪原底下,覆蓋了是什麼。

一道足足有一里寬的冰裂縫入口,被冰雪掩蓋住,程川在這入口處,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一腳踩開雪地,拾步慢行,裏面有另外兩種讓程川熟悉的氣味。

“……,這是冬雪姐和劉焱的氣息?”程川眉頭輕皺,心念一動,很快來到一堵巨大的雪牆之前。

“這裏是異星空間入口?”程川輕車熟路的將地球星源氣息覆蓋了上去。

很快,雪牆露出了一個巨大的雪白甬道,一腳踏進去,程川便發現自己的隨意移動已經無法使用了。

以程川此時的速度,依舊在雪白甬道之中前行了近十分鐘纔到底。

程川發誓,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絕美的風景,到處一片晶瑩剔透。

山川河流,花草樹木,樓臺閣宇,王城堡壘,全部化作一片冰晶,絕美得讓人感覺不真實。

讓程川感到不安的是,這裏沒有一絲生氣,似乎全是死物。

剛剛在入口處殘留的肖冬雪和劉焱的氣息,到了這裏,卻已經是蕩然無存。

“應該不會錯的,冬雪姐和劉焱肯定進來了這裏,只是跑哪去了呢?”

程川左顧右盼,卻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無奈之下,他只能往冰雪王城的中央走去,希望在裏面找找線索。

走進王城,程川終於發現了有生靈的身影,無數全身透明度冰人,被定在了王城之內。

所有人的臉色都流露出驚恐的神情,似乎聽到或看到了讓他們無比驚恐的事情。

程川再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大部分冰人的頭都望向了皇宮的方向。

“看來皇宮裏面發生了一些大變動。”程川連忙往皇宮方向疾馳。

很快,讓他觸目驚心的一幕出現了,越靠近皇宮,被定住的生靈受到的損害越大。

到了皇宮外圍的時候,一些生靈已經開始變得開裂,殘缺不全。

翻身進入皇宮,裏面的情況更嚴重,越來越多的生靈化作了一團團冰渣渣。

“看來皇宮之內的生靈都被毀滅了。”程川不由得暗暗嘆息,一個如此美侖美奐的小世界,竟然無一生物。

當然,這個都跟程川沒有多大關係,讓他心煩意亂的是,肖冬雪和劉焱的蹤跡到現在他都還沒有發現。

整個皇宮搜尋了一遍,只看到了一堆堆的冰渣渣,卻沒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而且根據程川的觀察,所以能量擴散的中心點,就在他此刻站着的地方。

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棋盤,看樣子跟華夏的圍棋很是相似,只不過,在那棋牌上此刻卻是獨剩一顆晶瑩剔透的白子,其他的棋子不知所蹤。

在棋盤的兩側,有兩張玉凳,其上也沒有下棋者,只是看上面的痕跡,似是曾經有人坐在這裏對弈。

程川伸出手,想要捻起那顆白子看看,卻發現那顆白子竟然拿不起來。

“靠,不會是這裏嗎還有一個小世界吧?”程川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只是,還沒等程川反應過來,他便發現周邊的景物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竟然坐在了那張玉凳之上,在他的右手邊,是一盒黑子。

對面坐着的,竟然是另外一個他。

“想要知道答案,戰勝我,三盤兩勝。”對面的程川微微一笑,擺下了第一手白子。

“慢着,爲什麼是你先下,我要先手。”程川本來棋藝就一步步,自然不能錯過先手。

“你是挑戰者,我是守擂者,自然規則我說了算,愛下不下。”

誰料對面的程川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漠然說道。

程川第一次有一種想幹掉自己的衝動。

“冷靜冷靜,這一定不是我,我不可能這麼欠抽。”程川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都是幻覺幻覺。

“嘿嘿,你這麼想就錯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這個棋局叫玲瓏生死局,你贏,進入我的世界,替代我成爲這冰人界的主人,你輸,我進入你的藥神界,成爲藥神界的主人。”

對面程川的話突然程川毛骨悚然。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知道我有藥神界。”程川算是徹底被嚇到了,他第一次感到巨大的壓力。

“哼,我都說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有什麼我不知道的?”

對面的程川似乎在看一個白癡一樣的打量着程川。

“看來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贏他,不然就麻煩大了。”

程川望了對面的自己一眼,鄭重的落下了第一顆棋子。

一時間,棋盤之上雙手翻飛,黑白相間,很快,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哎,渣渣啊,這麼弱,我都不好意思贏你。”對面的程川大手一揮,棋牌上的棋子被他瞬間清空,程川的右手邊再次多了一盤新的黑子。

“鑑於你這麼弱,我打算加快速度擊敗你,所以這一局,還是我先下。”

對面的程川冷眼望了一下程川,再次落下第一顆白子。


“好,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程川按下了手中的腕錶,調出了之前牧月給他裝的最新版本爾瑪象棋。

這個爾瑪象棋,最強的模式就是超級智腦棋手嘎爾瑪的窮舉模式。

按照當初牧月跟程川所說,這個爾瑪象棋比地球最強的阿法狗二代的算力還要強上百倍。

程川調出了窮舉模式,選擇了先手白子,按照對面程川的落子,落下了第一個白子。

嘎爾瑪瞬間做出來反應,在棋盤一個隨意的位置落下了一顆黑子。

程川望了對面的程川一眼,發現他對這些熟視無睹,只是盯着棋牌,似是在等程川落子。

“果然如此,這個牧月給的腕錶,他模仿不出來,那就賭一把吧。”

程川嘴角微微一笑,舉起黑子,落在了嘎爾瑪落下黑子的地方。



對面的程川瞬間愣了一下,因爲這個位置落得實在太沒有意義了,看起來程川似乎要趕着自殺。

不過他可不會有絲毫的憐憫,舉手再次落下一顆白子。

棋牌之上再度雙手飛舞,黑白相間,八十一手之後。

白子,竟然輸了。 ……

對面的程川瞬間愣住了,頭上開始冒出一絲絲白煙,似乎這個結局讓他思維瞬間混亂了。

“我,輸了?”對面的程川難以置信道。

“沒錯,嘿嘿,小樣。”程川裂開嘴一笑。

對面的程川一把撤掉了自己的頭髮,連帶着扯掉了自己臉上的人皮,露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面孔。

“靠,這麼老,咦,怎麼還是像我?”程川再次傻眼,這老者看起來,竟然像是自己老去的模樣

雖然面容蒼老,但是面目之間,依稀能看出程川的模樣。

“哼,不知道你這臭小子使了什麼陰謀詭計,贏了我一局,不過無所謂,現在只是平手,我就不信,你還能贏了棋聖形態的我。”

“爲了表示對你使用陰謀詭計的懲罰,這一次依舊是我先落子。”

年老程川恬不知恥,厚着臉皮的說道,然後再次落下了第一個白子。

“嘿嘿,你喜歡。”有嘎爾瑪的窮舉模式,程川底氣十足。

一百零八手之後,程川手執黑子再度取勝。

……

“不算不算,我是守擂者,我說了算,五盤三勝……”年老程川再次撕下一張人皮,露出一個更加蒼老的面孔,依然無恥的耍賴。

……

程川話都懶得說,直接對着他豎起了大拇指。

第三局,程川執黑子,一百六十手,贏。

“不算不算,再來,七盤四勝……”

第四局,程川執黑子,一百八十手,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