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休息夠了,小小身體100%康復了,養精蓄銳,明天起恢復兩章更新,十一月底完結火煉,大家一如既往能支持小小~~)(未完待續……) 法拉利剛剛駛到福山村的路口,郝仁就讓宣萱停車:「不要開到家門口,我們步行過去,一路上注意觀察!」

二人從車裡出來。郝仁與宣萱十指相扣,慢慢地往小巷深處他家的門前走去。漸行漸近,郝仁對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警惕。倒是宣萱被郝仁緊緊地牽著,心中甜滋滋的。

郝仁覺得,自己已經被一股殺機籠罩。這種感覺在上次被「清酒」盯上的時候已經有了,當時的感覺似有似無。今天他吸收了一大車原石的靈氣,這種感覺就清晰多了。

郝仁雖然感覺到了,但是無法確定對方在哪個方向。「看來我的境界還有待提升啊!」

終於來到家門口,郝仁停下了腳步。他沒有馬上開門,而是將手扶在大門上。隨著一縷真氣侵入,他的目光立即穿透了大門。

自家的客廳里,坐著一個金色短髮大漢。那大漢目測在身高一米九以上,膚色蒼白,高鼻深目,一看就知道不是華夏人。

大漢坐在一張沙發上,正對著一個大號的酒瓶狂飲。那酒瓶上的洋字碼郝仁看得清楚,卻不認識,好在他看到一個單詞——VODKA,伏特加就是它的音譯。

「伏特加!」郝仁想起了上次他幹掉的那個「清酒」。當時,他在房頂上找到「清酒」時,就看到清酒的身邊扔著一個清酒酒瓶。以此類推的話,殺手「伏特加」的標誌就是喝伏特加酒。那麼「女兒紅」呢,是不是也可以這樣推測?

郝仁將宣萱拉近自己的身體,然後一把摟住她的脖子,在她耳邊說道:「家裡只有一個老外,可能是『暢飲』組織第一殺手『伏特加』。待會兒,我進去,你守在外面!」

宣萱經郝仁一摟,一下子撲在他的懷裡。正羞澀間,聽郝仁這麼一說,就小聲問道:「你能打得過他嗎?我想幫你!」

「不用,」郝仁說道,「前面的樓房上應該有『伏特加』的幫手,他現在正盯著我。你從這裡爬上去,把他給我轟下來!」

「好的,你小心就行!」宣萱對自己的身法很有信心。別看她平時總穿高跟鞋,但是竄房越脊一點不受影響。

「對方肯定有槍,所以你要小心!」郝仁總有點不放心,所以再次叮囑。

「我也不是空手的!」宣萱突然手腕一翻,幾根冷森森的大號鋼針就出現在她的掌心。

「還是這個好!」郝仁讚歎,「一針射出,寂然無聲;而且針這麼細,上面邊指紋都不留。有機會教教我!」

宣萱在郝仁的臉上輕輕地彈了一下:「想學啊,要乖哦。哄得姐開心了,姐會考慮教你的!」

郝仁心中一盪,正想「非禮」宣萱一下。宣萱卻身子疾退,在她退至前面那戶人家的后牆下面時,突然一抓落水管,「噌噌噌噌」幾下就爬上了那戶人家的四樓樓頂。在鄰家透出的燈光的照射下,身姿美妙如仙鶴。

郝仁越發讚歎:「這小妮子,身法比我還高出一截。這身材,真是沒說的,我差點硬了!」悶騷吊絲之猥瑣可見一斑。

宣萱一上樓,郝仁的那種危機感立即無影無蹤。他知道,一定是宣萱的出現,讓潛伏的殺手隱蔽起來,暫時不敢再動殺機了。

郝仁這才放心大膽地拿出鑰匙開門。

門一開,坐在客廳里的金髮大漢立即放下酒瓶,他手裡拿著一張紙,上面是郝仁的列印照片。即使如此,他還是問了一句:「你是郝仁?」聽他那口氣,生怕殺錯人似的。

「對,我就是你要找的郝仁!」郝仁又問,「你是誰,『暢飲』中的第一殺手『伏特加』?」

大漢放聲大笑:「是啊,我就是傳說中的『伏特加』,至於我的真名呢,我也忘了!」

「你來我家幹什麼?」

「有人出了一個億,要我取你性命!」

「不好意思,我可能要讓你白跑一趟,也要你讓你僱主失望了!」郝仁微笑著說道。

「郝先生,你這樣自信,讓我很感興趣!」

「伏特加」說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客廳里踱了幾步,竟然離郝仁越來越遠:「實話告訴你,我殺人的方法有一百種,但是,我今天用最尊重你的方式殺死你!」

郝仁眼前一亮:「你這麼一說,我也很感興趣,那你來啊!」

「好!」「伏特加」一聲「好」字出口,腳下突然加速,向著郝仁直衝過來。在他衝到離郝仁尚有兩米的距離時,猛地一拳轟出。

「轟」這個字就是郝仁的感受。在他看來,「伏特加」這一拳有炮的威力。雖然還沒有與之接觸,他已經能夠感覺到,郝智和秦廣都不是「伏特加」的對手。

眼看著「伏特加」一拳及面,郝仁的身子突然向旁邊一讓,右手往對方的手腕上一搭,一下將對方的力量引向自己的身後。

要說以郝仁現在的修為,他完全有實力與「伏特加」硬碰硬。但是他性格不喜與人硬碰,加之他練了幾年的太極也是稟著四兩撥千金的宗旨,所以上手就是一個「卸」字訣。


「伏特加」不由得「咦」了一聲。自從出道以來,他與人正面對決還從來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伏特加」經驗豐富,一拳打空,立即轉身。郝仁也趁此機會,靠近了對手。在他看來,洋鬼子身材高大,臂長腿長,與之遠戰不如近戰。

郝仁一拳擊出,直取「伏特加」下巴。「伏特加」急忙橫臂格擋。郝仁拳到中途,突然變成了抓,一把抓住了對方左臂上的「曲池」穴。

「伏特加」對自己從小練就的一身鋼筋鐵骨十分自信。在他與敵人的肉搏中,還從來沒有誰能把他打疼過。「今天是怎麼回事?」

還沒等「伏特加」想明白,郝仁已經一指點中了他的胸口的「膻中」穴。這麼大的塊頭,瞬間就癱軟下去。

郝仁突然想起他學醫時的一個笑話。一個學生問教授:「外國人有穴位嗎?」

教授回答:「狗都有,你說人有沒有?」 凰玉自然不知,作為指揮官的凰靈早已落敗。

論實力,她在鄔犁座下能排在第三,在如今的天險絕地更是古族最強者,但她對上的卻是鰲江,妖王級別的恐怖存在。便是鄔鳳古神『鄔犁』都死在鰲江手下,更何況她?

若不然,鰲江又怎可能脫圍而出?

沒有了凰靈指揮的古族強者一盤散沙,各自為戰,哪還有半分凝聚力。

故而,鰲江宛如猛獸出籠般,四處亂竄,尋到宮殿亦不稀奇。事實上就算他未尋到,遲早也會有其它妖族強者尋到這裡,基本上有經驗的武者都清楚知道,只是眼下其它聖王級妖族強者正激烈廝殺著,尚未有時間罷了。

「嗯?」鰲江眉棱一掀,帶著分不屑之色。

此刻凰玉蘋果般的臉蛋已是通紅,眼中雖是恐懼,卻有著一分執著和堅定,聖王級別的氣息力量已然綻放。儘管面對這可怕的敵人,力所不能及,然凰玉卻已是克服了心魔,邁出重要一步。

她,要戰!

哪怕明知存活的希望可能為零,她都要戰!

因為這是答應凰靈師姐的,因為此刻宮殿中的『她』是師傅的掌上明珠,而師傅鄔犁是她最敬重的人,宛如父親那般。

「蓬!」重重摔落在地,秀臉蒼白。

鮮血染紅了凰玉柔弱的身體,面對著妖王級別可怕的存在,她連三招都堅持不住,僅僅幾十秒時間便已完全潰敗,甚至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摸到,這可怕的妖族強者如銅牆鐵壁般,沒有半點破綻。

敗!

哪怕有著大勇氣。哪怕邁出了堅定的那一步,但……

現實,終歸是現實。

弱者的命運,始終掌控在強者手中。

「螳臂當車。」鰲江眼中帶著分嗤笑之意,『啪』的宛如泰山般落下地面,右腳踩踏在凰玉的小腹處。卻連看都不看她一眼。聖王級強者又如何?鰲江自不會在意,更不懂什麼叫做憐香惜玉。

「咚!」重若千鈞。

凝結著水珠光華的右腳,星源力璀璨的爆發,一腳便踩碎了凰玉嬌軀。

雙瞳已是閉上,臉上殘留著一分淚漬,那是不甘的淚水,貝齒幾乎咬碎,至死凰玉都沒發出半點聲音,哪怕是一丁點的呻吟。香消玉殞!擁有最璀璨的年華。卻在此刻凋謝。

然凰玉沒有半點後悔,有的只是分力不從心,一分愧疚。

她,沒能完成師姐交代下來的任務。

「愚昧的忠誠。」鰲江臉帶不屑,踏步而過。

對妖族而言,人類的七情六慾無疑是愚蠢的,妖族也有所謂的忠誠,但他們的忠誠卻是建立在

實力!

強者為尊。

咚!咚!咚!


心跳蓬然。一次更比一次沉重。

「噗!」再吐出一口鮮血,林風腦袋一轟隆。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有些迷離。一而再的施展極限速度,如今卻已是真正到達極限,瀕臨破碎的身體如今還能堅持,依靠的僅是信念。

自己,必須要堅持!

那心跳的感覺,那靈魂深處的呼喚!

「快到了!」

「一定快到了!!」

林風緊咬牙關。念頭無比清晰。

不僅是一種直覺,更是心底深處那熟悉的脈動告訴自己,已然越來越接近,但那不安的感覺卻也越來越甚。自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實上眼下就算知道也只是干著急。唯是儘快趕到!


在哪裡?

「嘭!」「嘭!!」「嘭!!!」心彷彿快要跳出喉嚨口,林風面色蒼白,甚至連嘴角的血漬都來不及抹去。疾馳中,朦朧彷彿望見了一座巨大的宮殿,彷彿感應到了讓自己渾身顫動的能量。

那是什麼?

「宮殿!」林風眼眸完全亮起,原本昏暗的雙瞳此刻再是綻亮。

直覺感應告訴自己,那便是自己苦苦尋覓的地方,心底深處呼喚的所在。彷彿有一條無形的線將自己引到這裡,在那座宮殿著有什麼?心跳劇烈,林風口乾舌燥,破空聲中雙眸卻是猛的瞥見一具香消玉殞的屍體!

「糟!」林風心之一顫,背脊骨甚寒。

一個有著花容月貌的女子,死在大殿之前,空氣中仍殘留著一分戰鬥氣息。

很熟悉!

「是龍象龜一族!」林風雙拳緊握,心急如焚。

沒有半分停留,右足輕點地面,霎時間如風般弛入大殿之中。

巨大的宮殿!


轟然震鳴,彷如劫難的發生。

林風緊抿雙唇,眼瞳綻放出灼亮光芒,之前自己還以為在大殿中尋找甚是複雜,但顯然不是。光是那戰鬥的波動便已清晰暴露了目標,包括自己心底深處那靈魂的呼喚,更是無比清晰的指引著。

在那裡!

「咻!」身如疾電,林風鬼魅無比。

有著斗靈世界最巔峰的身體,哪怕身受重傷,但自己似乎…剛好趕上!

嘩~~~幾個折彎,一道有著濃鬱火焰紋路的大門此刻正敞開著,林風雙瞳閃亮,瞬時間進入其中,眼前畫面陡然劇變。濃郁的火焰氣息,伴隨著驚人戰鬥力量,在瞬間爆發出最恐怖的威力。

轟!

轟隆!~

毀天滅地般的威力,林風心之巨震。

眼前,虹色水幕光華綻現,如有天成。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火焰撲滅,本源能量的相剋在此時發揮的淋漓盡致,自己終是找到那令自己心跳蓬然的存在,一頭巨大的火焰鳳凰發出凄慘鳴聲,被那虹色光芒所包裹,重重摔落在地。


氣息焉無!

恐是再無戰力。

「鳳凰,這是神獸『鳳凰』!」林風望著眼前這頭鳳凰,莫名感到一分熟悉和親切。

如自己的本體那般,因為自己身上同樣流著鳳凰的血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