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倒是讓查爾斯有些措手不及。

因爲李易衝入大食步卒之中,放眼看去,根本就看到李易的身軀,全是高大的大食步卒。

反而給了李易機會,不正面與查爾斯廝殺。

也讓拖着傷腿的查爾斯跟本擠不上前,被隔離在了外面,氣得牙齒都快咬碎了。

內心大罵李易是泥鰍,簡直滑不溜手。

不管情況如何危險,他總是能找到脫身之法。

查爾斯的內心越發的急躁起來。

因爲他目視整個戰場,發現扼制屋頂之上的弓箭手,此刻正在被十八名冷血鐵騎,大肆的殺戮。

而屋頂之上的顏如初等人,也在兩名猛將的帶領下,手持盾牌,快速的靠近自己這裏。

更加糟糕的是,與李易三路鐵騎對抗的大食兵卒,此刻正在節節敗退,傷亡直線上升。

查爾斯不由得焦急怒吼道,“全部給我分散,給本將留出空間!!”

此時已經無法改變戰局的查爾斯,只能將希望放在李易身上。

嘩啦啦。

聽到查爾斯怒吼的大食步卒,開始撤退。

可是李易卻是打蛇隨棍上,死死地跟隨大食布卒的身後,那裏人多,他就殺進哪裏。

根本就不給查爾斯機會,前來與自己廝殺。

繼續拖延時間。

這一幕。

查爾斯看在眼裏,暴怒的吼道,

“該死,該死!”

“李易,你有種就和本將決一生死!”

“向跳蚤一樣躲避,你還算是什麼大唐將領,你沒有將者之風骨!”

將者之風骨?

李易當即就想嗤笑,嘴上也是大喝道,“查爾斯,你的臉真的很厚,你個腌臢的玩意,也配和我談風骨?”

“再說,跟你這狡詐的畜牲對戰,我都嫌丟人!”

面對查爾斯的激將,李易卻是不上當。

“混蛋啊!!”

查爾斯大罵。

沒有辦法在靠近李易的他,只有拖着受傷的腿,衝入了大食步卒之中,追擊在李易身後。

不過。。

在屋頂時刻觀察的李玉娘,見大食兵卒的弓箭手,已經被燕雲十八騎斬殺的差不多了,現在對她們來說,已經不構成威脅。

便立馬對許諸與典韋喊道,“兩位將軍,不必管我們,先去支援小弟,他不能有事。”

“那好,你們自己小心!”


許諸與典韋同時點頭,將手中的盾牌交給了李玉娘與顏如初,隨即兩人躍身而出。

一步踏出就是幾米。

十幾個彈指過後,兩人直接從屋頂跳到了大食步卒之中,猶如天降神將下凡。

渾身暴虐的鐵血之氣,使得周圍的大食步卒,心中猛的一緊。

“爾等該死!”

許諸與典韋大吼。

手中雙鐗齊飛,向兩個血色龍捲,直接帶起血液,殺向李易的身邊,進行護住。

“不好!”

查爾斯心驚!

立刻嘶吼道,“快,快,給我攔住他們兩人,給本將爭取時間!!”

說完。

已經快追上李易的他,不顧傷腿的疼痛,直接跳躍了起來,向李易撲殺而去。

“查爾斯,你還要掙扎嗎?!”

李易扭腰閃躲。

也不在混入大食步卒當中,手中長槍直指查爾斯,眼眸冷冽如寒。

“本將拉你墊背!”

查爾斯已經陷入了癲狂,雙眸猩紅如血,揮舞的戰刀一次比一次凌厲。

“你沒機會了。”

只有格擋的李易,開始口角流血,顯然被查爾斯巨大的力道,震傷了肺腑。

手臂顫抖的幾乎拿捏不住手中的長槍。

“腌臢的畜牲,你該死!”


不過。。

幸好典韋與許諸已經殺了過來,對着查爾斯各自揮出了一鐗,瞬間將查爾斯打飛出去。

大食步卒怎麼可能能擋住兩人的步伐?

“我去生擒他!”

典韋喝了一句,大步一踏,快速奔向還未落地的查爾斯。


而許諸則是,手持雙鐗,護在了李易的身邊。

“噗嗤!”

落地重摔得查爾斯,剛吐出血液,還沒來的及有所反應,便見到了一隻大手,猛的拿捏住了自己的喉嚨。

“你……”

窒息的感覺襲來,查爾斯揮舞着雙手,想要掙脫,眼眸充滿了驚懼,與對死亡的恐懼。

“哼,廢物!”

典韋手臂用力,猛的提起了查爾斯,對着天空暴喝道,“爾等將領被擒,還不束手待斃!” 魔主親自來這夔牛山,不用說就是爲了那懸浮在虛空之中,不知名的寶物,當初在省城東湖山莊下的密室之中,當萬一見到那些死去的人時,其中甚至還有幾歲的小孩。

萬一當時就暗暗發誓,一定要將魔門給剷除,後來又從青龍那裏得知,魔門乃是一個邪惡的組織,萬一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論那寶物是什麼,今天,萬一只有一個想法,斬殺魔主,徹底滅了這魔門。

“你終於要出手了,你以爲就憑你一個御天修爲的武修就能阻止我?”

巨石堆砌的魔主停下了腳步,機械式的轉動着那顆巨石頭,一雙巨大的石頭眼睛俯視着萬一,語氣中帶着莫大的漠視,不過,聽那魔主的口氣,顯然對萬一的身份已經知曉了。

“還有你擼哥我!”擼哥那魁梧的身子一橫,和萬一站在了同一陣線上。

那魔主將眼神落在了擼哥身上,好一陣,方纔用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說道:“原來是蛟龍之身,勉強能入本座法眼。”

“喲,臥槽,你這大石頭,你以爲老子不知道你什麼身份?你現在也不過就是一個身外化身,別牛逼哄哄的。”擼哥也是一臉的漠視。

“身外化身?”

萬一微微一怔,莫非,莫非眼前這石頭人也不過是魔主的一個分身,他的真人並沒有來?

如果真是那樣,僅僅憑一個分身就能如此強大,那魔主的真身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

“呵呵!”

魔主囫圇的笑了下,說道:“好眼力,能看出本座的身外化身,看來本座低估了你。”

擼哥大咧咧的笑了笑,牛逼哄哄的說着:“不是你低估了哥,是你高看了自己。”

萬一一聽,頓時一怔,這,這貌似是自己的臺詞啊!

“呵呵,很好,本座也很久沒活動筋骨了,來吧!”魔主抖落了一下巨大的身子,飛落下漫天的沙塵。

地坑中,每個人都死死的盯着場中,特別是那些修士,要知道,萬一擼哥與魔主的一戰,絕對關係着他們的生或死。

一時間,地坑中,氣氛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先吃哥一拳!”

隨着那魔主抖落下的沙塵 塵埃落定,擼哥身形一動,一拳向魔主巨大如房柱的右腿轟去。

魔主右腳一擡,那巨大的右腳宛如一個巨大的擺錘向擼哥砸去,與魔主那巨大的右腳相比,擼哥原本魁梧的身子也變成了小矮人,不過,這絲毫沒對擼哥造成影響。

“轟!”

擼哥一拳砸在魔主巨大的右腳之上,魔主那石頭腳上石塊飛濺,硬生生的被擼哥這一拳給砸得退回了原地。

擼哥卻也被魔主這一腳給震得倒飛而回,在空中連連翻了好些個筋斗,看得後方的沐風等人個個驚駭不已,而樑琴那靦腆的女人臉上卻不僅浮起明顯的擔憂關切之色。

“臥槽,這麼硬?”


擼哥落在了地上,活動了一下右手腕,破口大罵。

沒事,竟然沒事!

不論是天組的人還是那些修士,還是黑袍道人一夥個個都心頭驚詫,要知道,剛纔那個修士被魔主屈指一彈,直接給彈入了山壁之中,而現在,魔主一腳之威卻竟然沒傷到眼前這傢伙。

“不愧是蛟龍之身,肉身強大,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活過來的?”魔主見擼哥沒事,也沒有太多的驚駭,是似語有所指。

擼哥微微一皺眉,雙眼盯着那魔主,而後也道:“我也很好奇你是怎麼活過來的。”

“看來你知道得不少!”魔主說道。

“那你想殺我滅口?”擼哥語氣不鹹不淡的問道。

“呵呵!”

魔主卻笑道:“我說過,今天,這裏的人都要死!”

“別他孃的牛逼哄哄,除非你的真身來了。”擼哥一聲大罵,又道:“再吃哥一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