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劉峰看了三幅畫,三幅畫都讓他嘆為觀止,雖然對威廉-華萊士沒有好感,也沒有什麼藝術細胞,可他還是忍不住在心中點贊。

連不懂藝術的劉峰都暗暗點贊了,那懂藝術的人呢?

小紫直接看呆了,並忍不住道:「好美。」


對,好美,很簡單,但卻很直觀的話。

華萊士的畫,就是一種美的代表。

看著二人的反應,威廉-華萊士笑眯眯的說道:「兩位,怎麼樣?鄙人的畫應該還讓你們看得過去吧?」

看得過去?這種畫還只是看得過去的話,那這個世界就真沒有什麼畫算得上好畫了。

單純的小紫不由將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你的畫太棒了,小紫很喜歡。」

華萊士笑著說道:「原來小公主你叫小紫啊,那麼這位騎士閣下,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接受鄙人的歉意,讓鄙人為你們畫一幅畫呢?」

華萊士的眼光很好,看得出劉峰才是能做決定的那個人,而小紫雖然能影響劉峰,卻無法讓劉峰去做本身抗拒的決定,所以他還是直接問劉峰了,免得引起劉峰更大的不滿和反感。

劉峰聽罷深深看了華萊士一眼,但並沒有給出回答,而是看向小紫,小紫會意,輕輕說道:「爸爸,小紫想要一副能與爸爸在一起的畫。」

聽到小紫的話,華萊士微微一笑,而劉峰則再次轉頭看向他:「在哪畫?」

華萊士道:「那要看兩位需要什麼樣的畫了,不是鄙人吹牛,只要是兩位需要的風格,鄙人都可以畫出來。」

華萊士說這話時,語氣十分驕傲,而事實上他的確有驕傲的本錢。

聽完華萊士的話,劉峰便將目光投向小紫,他是無所謂,關鍵看小紫想要什麼,而小紫在略作考慮后,便輕輕說道:「小紫,想要只有小紫和爸爸的話。」

「哦,那就是清凈一些的話對吧?那麼,兩位願意與鄙人一起去城外嗎?正好鄙人知道一處比較適合畫這種風格的好地方。」華萊士雖是問兩人,但目光卻在劉峰身上,因為他知道只有劉峰能做決定。

劉峰也知道城裡不適合作畫,當即點了點頭:「可以,帶路吧。」


當下,一行三人便來到城外,而一路上形色各異的三人引來不少注意,只是沒人敢來打擾三人,三人走在一起,無論氣場還是氣勢都讓旁人不敢靠近。

沒多久,三人便離開城鎮,來到一片小河旁,而此地有一顆岩石與大樹,顯得十分應景,再加上清澈見底的河流,就讓此地猶如一片完美的背景場所。

華萊士微笑道;「兩位,就是這裡了,你們到那棵樹下坐好就行了,什麼姿勢都無所謂,只要是你們覺得合適的就行。」

說話間,華萊士身上突然爆發出強大的魂力,緊接著,一支魂器畫筆出現在他手中。

見到這一幕,劉峰雙眼一眯,隨即也就釋然,如果是用魂器畫畫,華萊士能有那麼高的繪畫水平也就可以理解了。

對地球人來說,這絕對是作弊,但對聖魂大陸的人來說,這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有些聖魂者,他們的魂器天生不能用來戰鬥,可在其他方面卻有驚人的能力,像華萊士的畫筆魂器就是這樣。

這種情況下,劉峰倒是對華萊士的畫有些期待了,他很想知道對方能將他和小紫畫成什麼樣。

當下,劉峰便帶著小紫在樹下坐下,恰好此時清風吹拂,小紫的秀髮被吹了起來,不由伸手按住秀髮,並望向遠方,而劉峰也順著小紫所看的方向忘了過去,恰好見到一群正在往遠處飛行的鳥群。

那自由翱翔的姿態,讓劉峰和小紫都心生感懷,小紫不禁靠在了劉峰身上,而劉峰則伸手摟住了小紫的肩膀。

此時此刻,這幅畫面顯得美不勝收,華萊士見狀,眼睛不由一亮並露出狂熱之色,接著編揮舞魂器畫筆飛快的勾畫起來。

很快,劉峰和小紫從那境界中走了出來,劉峰不由看向華萊士,發現華萊士已經開畫了,不禁微微一怔,而讓他更奇怪的是華萊士畫歸畫,卻沒有再看過他們,彷彿完全沉溺於另一種境界當中了。

劉峰和小紫也沒有去打擾他,任由他專心作畫,大約三分鐘后,華萊士拿著筆杆子輸了口氣,臉上露出滿意和激動之色,神情中還帶著一絲慈愛,彷彿見到自己的孩子降臨一般。

盯著繪圖看了半晌,華萊士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即拿著畫走到劉峰和小紫面前,然後雙手捧上圖畫道:「兩位,你們看看是否滿意吧。」

劉峰依言接過繪畫板,在看到繪圖的瞬間,他和小紫都瞪大了雙眼。

裡面的人與景都精緻到了極點,彷彿照片一般,但比起照片,這畫中的東西卻給人一種擁有生命的感覺,就似活著一般,那一草一木,一水一葉,還有那在樹下的二人,都美到極點。

尤其是樹下的二人,那神情,那姿態,那氣質,都完美無瑕,無懈可擊,彷彿置身夢幻般的世界一般。

看著二人的反應,華萊士知道自己的作品成功了,當即笑容不變的又問了一句:「兩位,如何?鄙人的畫還讓兩位可以接受吧?」

聽到華萊士的話,兩人從圖畫的夢幻世界中走了出來,小紫則不禁激動的說道:「嗯,很喜歡,你的畫太棒了,小紫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圖畫。」

「多謝小公主讚賞,騎士閣下,您覺得呢?」華萊士笑眯眯的看向了劉峰。

劉峰聞言看了看華萊士,然後吐露兩個字:「很棒。」

很棒,僅此而已,但對一向吝嗇誇耀的劉峰來說,卻已經是天大的誇耀了。


只是這對華萊士來說有些無法接受,讓覺得無比完美的作品,竟然僅僅得到兩個字的回答,雖然好話,可還是讓他十分蛋疼。

不過,華萊士的素質涵養真心不錯,哪怕心頭無比鬱悶,表面上他還是保持著完美的笑容道:「多謝騎士閣下誇獎,只要你們滿意,就是鄙人最大的快樂和榮……」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響起了陣陣腳步聲並由遠而近,華萊士沒說完的話也硬生生咽了回去。

三人不由轉頭望去,就發現一支幾百人的小部隊正在向這邊跑來,而沖在最前面的一名將領則大聲吼道:「華萊士,你這個叛亂者,今天你就是長出翅膀也別想逃掉!」

見到這一幕,華萊士眉宇緊蹙,然後一臉苦笑的看向劉峰和小紫並道:「兩位,如你們所見,鄙人沒法繼續和你們相處了,請原諒鄙人先行一步。」

劉峰看了華萊士一眼:「人走,畫留下。」

這話讓華萊士不由一怔,隨即看了看劉峰並微笑道:「放心吧,這幅畫本來就是為兩位畫的,鄙人當然會留下,只是那些傢伙可能會因為這幅畫找兩位麻煩,兩位不在意嗎?」

「就他們?」劉峰不屑的冷哼一聲,連話都懶得多說,冷傲姿態顯露無遺。

華萊士見狀挑了挑眉,隨即笑了笑道:「也罷,鄙人覺得,我們還會有見面機會的,期待下一次再與你們見面。」

說話間,華萊士舉起繪畫筆在空中平方,然後往下一放,其他魂器筆在落到地面的前一刻消失,但與其一起消失的,竟然還有華萊士本人。

華萊士消失了!

見到這一幕,劉峰眯起眼睛,小紫則露出驚訝之色並望向劉峰道:「爸爸,這個人怎麼不見啦?難道他也和小紫一樣,能夠打開空間裂隙嗎?」

劉峰聞言搖了搖頭:「他和你不一樣。」頓了頓,他的目光移向趕過來的軍隊,「另外,有些蒼蠅需要處理一下,你自己把畫拿好。」

「嗯。」小紫立刻乖巧的點了點頭。

轉眼間,那支軍隊到了,面對消失無蹤的華萊士,軍隊的人員驚訝萬分,帶頭那個將領不禁咬牙切齒道:「該死,又讓那隻老鼠跑了。」說到這,他看向劉峰和小紫,一臉怒色的質問道,「你們為何會與那個叛亂者在一起?」

面對將領的質問,小紫嚇得嬌軀一顫,並躲到劉峰身後,劉峰見狀眼中寒芒一閃,用冰冷的聲音說道:「你嚇到她了。」

將領還沒察覺到劉峰的與眾不同,被怒火佔滿的他聽到劉峰的話更是勃然大怒道:「該死的賤民,現在是本將在問你們話,不是你問本將!」

說話間,將領還揮動鞭子向劉峰抽了過去。

正所謂人作死就會死,這一鞭不僅向劉峰打去,還順帶將小紫也帶上了,這就是作死的典範。

只見劉峰在鞭子落下之前伸手將鞭子握住,讓這一鞭打了個空,而將領見狀更怒,下意識下收回鞭子,卻發現劉峰的手如同鐵箍,他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抽回來。

而此時劉峰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冽到極點的氣息,讓周圍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其他士兵皆意識到不對,不禁咽了咽口水,副將則急忙向主將道:「大人,情況有點不對,這、這個人似乎有點古怪?」; 將領還沒意識到自己在作死,聽到手下的話,頓時驚怒交加的吼道:「不對勁?當然不對勁,這傢伙根本就是想造反,他當然不對勁!」說到這,他回頭沖手下吼道,「你們還愣著幹嘛?還不趕快將這個叛逆者拿下!」

副將遲疑道:「可是大人,他們似乎不是本國人……」

將領冷哼一聲:「是啊,這些不是本國人,所以他們一定是敵國派來的殲細,現在立刻給本將拿下他——你們沒見他居然敢襲擊本將嗎?」

聽到這話,這群軍人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而看著劉峰那面無表情的臉,很多人都心中毛毛的。

劉峰冷冷掃視了一眼那些士兵,轉頭沖小紫道:「小紫,回裂隙里去。」

「嗯,爸爸小心。」小紫乖巧的點了點頭,當即打開空間裂隙躲了進去。

這一幕頓時將所有將士都鎮住了,皆瞪大雙眼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這是什麼?剛、剛才那是什麼?」一名士兵不禁驚恐的開口道,而他的情緒與言語也是其他將士的寫照。

待小紫躲進並關上空間裂隙后,劉峰的目光則重新放回這群將士身上,而後身影突然一陣模糊,從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軍陣中央。

其右手拿著鞭子,右手則拿著一顆……人頭。

那名將領的人頭!

其頭顱依舊保持著原本的表情,當真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而將領的無頭屍體則噴著猩紅的鮮血,將身邊的其他將士染紅,那些將士愣了一下后,神情中流露出難以隱藏的驚恐,併發出了驚慌失措的慘叫。

「敵、敵襲!」

「攻擊,快攻擊!」

幾名副將在驚恐中發出向劉峰攻擊的命令,而他們完全不懂正是這命令將他們判了死刑。

只見當這些人發出攻擊后,劉峰看這群人的眼神直接變得像看屍體一樣沒有一絲情感,而其隨手便扔掉將領的頭顱,手中的鞭子則隨之揮舞。

劉峰並沒有呼喚魂器的打算,這群人根本沒有讓他使用魂器的資格,只見他的魂力爆發后,便揮舞鞭子向那些將士掃了過去,其速度之快,完全達到肉眼難見的級別。

當鞭子以劉峰為中心轉了一圈時,周圍的十幾名士兵便全部被攔腰斬斷,就像那飛舞的東西並非鞭子,而是堅硬鋒利的長刀般。

血肉橫飛的景象讓現場的將士全部嚇慘了,驚恐的慘叫和哭號聲不絕於耳,並讓那些士兵更加瘋狂的功績劉峰。

但這些攻擊根本就沒用,反而觸怒了劉峰,以劉峰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屑於殺一些螻蟻一般的雜兵,但當這群螻蟻敢冒犯他時,他也不會留手。

殺一個人是殺,殺一群人還是殺。

對劉峰來說,殺死一個將領和殺光這支小部隊沒有區別,關鍵在於對方有沒有得罪他,而現在這股小部隊的人要殺他,他也不會留手了。

只見劉峰的身影以鬼魅的速度在部隊中穿梭,鞭子則在魂力的加持下猶如絞肉機般,將一個個士兵全部絞殺,所過之處,血流成河,無一生還。

在六星聖魂者面前,一支幾百人的部隊真的沒有任何意義,更何況劉峰還不是一般的六星聖魂者,以至於在不動用魂器的情況下,這支部隊就被絞殺了。

僅僅一分鐘時間,整個部隊的人就全部死絕,人與馬匹的屍體全部倒在地上,沒有一絲生機,濃郁的鮮血味充斥著這片區域的空氣,令此地猶如一個大型屠宰場。

然作為屠宰場的締造者,劉峰身上卻連一點血跡都沒有,所有飛濺過來的鮮血都讓他輕鬆躲開,那條殺人鞭子也被他隨手扔掉,不留一絲痕迹。

冷酷、高貴、瀟洒。

這就是劉峰殺人時的真實寫照,就似殺人並非殺人,而是一場藝術表演般無懈可擊。

而劉峰解決掉這些士兵后,當即抽身離去,轉眼間就遠離此地,只留下那一地屍體以及被染紅的溪河。

不久,這支小隊的情況被發現了,不遠處的城主頓時大驚,並立刻下令尋找兇手,一時間城市內雞飛狗跳,許多貧民都遭了秧,被暴怒的軍隊禍及,發生不少流血事件。

瘋狂的欺壓下,本來就怨聲載道的民眾更加暴怒了,而恰好此時有人跑出來煽動民眾造反,眼看快要活不成的百姓一想橫豎都是死,便乾脆拼了,令這座城鎮很快就陷入更大的動亂當中。

一時間覺得部分沒有參與鬧事的人都緊閉家門,旅館飯店等紛紛關門不再營業,作為這場動亂的始作俑者,劉峰則淡定的待在旅館中,對外界的情況充耳不聞,就似那些事與他無關一樣。

事實上,在劉峰看來,外面的一切的確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他所在意的只有小紫,而留在此地也只是為了等魯娜修的人過來,否則他早就離開了。

好在劉峰所在的旅館老闆比較聰明,在動亂出現的同時就關閉旅館,並讓旅館內的旅客沒事不要外出,準備等動亂過去再開門。而因為旅館徹底關閉的關係,無論是鎮壓動亂的軍隊還是發起動亂的暴民,都沒對旅館下手,即便下手也只是扔幾塊石頭,不會對旅館造成實質姓的傷害。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在旅館內待了四天後,劉峰終於在第四天晚上等到了魯娜修派來接應的人。

其一來就敲響劉峰的房門,並低聲說出暗號,劉峰便將其放了進來,發現是一名英氣十足的紅髮女子,其身上充滿武者氣息,眉宇間也透露著銳氣,一看就知道是巾幗不讓鬚眉的角色。

「你好,劉峰閣下,我叫華蓮,是魯娜修的近衛隊長。」紅髮女子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隨後又道,「魯娜修讓我來接應你,並一起將這座赫爾城佔領。」

「佔領這座城?」劉峰眯起了眼睛。

華蓮點了點頭:「對,佔領這座城,魯娜修說,這座城將作為誘餌,引雲天啟過來。」頓了頓,她又道,「另外,我想問一下,這座城裡的動亂是不是你弄出來的。」



說到最後,華蓮便直勾勾的看著劉峰,靜待劉峰的回答。

劉峰聽罷看了華蓮一眼:「算是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