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當然,這次的目的,絕對不是要將北蒼辰鈞殺掉,至少在他還有利用價值之前,不會要其性命。

聶洪虎選定的地點是一處灌木叢極為茂盛,並且處於兩個哨卡點視野交匯處。

因為草木遮擋,距離兩大哨卡的距離恰好相去甚微,既不離其中一個太近,又不離另外一個太近,所以不失為一處理想的藏匿地。

只不過雷岳卻不太滿意。

「灌木叢不利用戰陣各個部分的威力疊加,而且我剛剛大致看了看,在我們南邊一公里處的那個防禦點兵力相當充足,而北方一里地外的那個點則要鬆散很多。」

「所以我建議朝北方挪一挪,這樣有利於我們抓了人之後撤離的安全性。」

聽了他的話,聶洪虎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旋即又帶著他們來到了一個新的地方。

這裡是一片被灌木叢環繞著的開闊地,四周相當安靜,僅僅聽得見入耳的風聲和時有時無的蟲鳥啼鳴。

剛剛來到這裡,雷岳就拍板選定。

比起之前那個地方,這裡不僅被密集的大樹包裹得嚴嚴實實,而且開闊地的有利地形擁有充足的空間讓五行星芒陣發揮威力。

最重要的是,敵人會被四周的森林遮擋限制馳援速度,己方也將擁有從四面八方逃跑的多樣選擇,有叢林作為天然掩護,到時候撤退會容易不少。

「很好,馬上按照之前的部署列陣埋伏。」

「記住,切莫發出一丁點聲響,瞅準時機同時行動。」

他在出現前,最後對所有人叮囑了一句,眾隊員紛紛點頭應是。

「大人,一切小心。」

見雷岳願意為了他們的事隻身犯險,聶洪虎這幫人說不感動是假的,至少,跟著北蒼千影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重視。

「放心吧,隨時做好準備。」

比起他們的感性,當事者自己倒是顯得大大咧咧的,只是頭也不回地舉起手臂揚了揚,便腳踩滄浪珠,飛也似地離開了這裡。

原處,隊員們目送著這個曾經令他們咬牙切齒,現在卻欽佩不已的年輕人,片刻后,才有人出聲打破了平靜,「你們說,大人真的能夠全身而退么?」

「不好說,那畢竟是北蒼辰鈞啊,傳奇一樣的強者,想想就有夠恐怖的,不過大人也是一個善於創造奇迹的人,姑且看著吧。」

「現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了。」

聽著其他人的議論,聶洪虎只是嚴肅地拍了拍手,「都別廢話了!開始列陣!」

——

北蒼部落北部塔防。

數十名守衛的士兵正全神貫注地瞭望著周圍的情況,來回走動巡視,確保大本營安全萬無一失。

這樣密不透風的防守,很難有漏洞潛入其中。

不過這難不倒雷岳。

他腳下有滄浪之力推動,速度很快地掠至厚木門下方,抬頭對著上面喊道:「給我開門!」

一個士兵自圍牆的缺口上探出頭問道:「幹什麼的。」

「我有緊急軍情彙報,延誤了戰機的責任你擔當得起嗎?馬上給我開門!」

雷岳激動得大喊大叫,面色緋紅,看起來當真是那麼回事兒。

「軍情?什麼軍情,你是哪個部分的?」然而樓上的守衛並不是那麼好騙的傻缺,兀自是保持著相當之高的警惕。

「哼,我乃北蒼千影部將,軍隊被敵軍困在了曲波山,需要立刻上報!」

雷岳聲音相當急切,「快讓我進去!」

他有很大的把握對方不認識自己,隱藏在聶洪虎等人中間,根本不會引起注意,只是有點擔心以北蒼氏族憎恨自己的程度,會不會發通告在部族內普及自己的長相。

事實上,此時此刻,那名守衛是覺得門外大呼小叫的人有點眼熟,但具體是誰又說不上來,還以為真是同行,彼此之間在不認識的情況下有過幾次眼緣。

想了想,他還是拉下鐵索,放下了大門。

雷岳大喝了一聲多謝,就調動速度飆射了進去。

「不錯的實力啊。」開門的士兵,見樓下那人一溜煙就不見了,下意識地嘟囔道。

——

中央行政區,戶部總理事處。


北蒼辰鈞無所事事地靠在太師椅上來回搖晃。

說實話,眼下的生活雖然輕鬆緩慢,但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的節奏。

戶部說白了就是統計人口管理族民檔案,這對一個生性好戰的人來講,無疑是度日如年的煎熬。

「真不知道現在戰況如何了。」


他緊緊地皺著眉頭,思緒早就飄飛到了前線,金戈鐵馬才是令他魂牽夢縈的歸宿。

可無奈身患隱疾,修為流失不可逆轉,戰鬥只會無限加劇這個過程。

想著想著,房門忽然被人叩響。

北蒼辰鈞揉了揉太陽穴,緩緩地坐直身軀,神色肅然地朗聲道:「進來。」

在手下面前保持威嚴儀態,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

進來的人面孔很陌生,這令北蒼辰鈞頗有些奇怪,問道:「你是誰?」

來者正是雷岳。

他靠著各種方法摸進了凌霄閣,然後找到了戶部總理處,真正見到這個傳奇強者時,只覺得對方的模樣和想象之中的形象出入很大。

遠遠沒有那麼偉岸英武,反而有些清瘦,五官秀氣,渾身帶著股儒雅味道。

「這真是那個斬殺三十名真身境巔峰強者的大魔神么?」

雷岳不再想,注意力回歸現實,面對北蒼辰鈞的問題,克服著空氣中若有若無的壓力,沉聲說道:「總理大人,小人是新來的文書。」 「哦,我就說為什麼以前沒有見過你。」

北蒼辰鈞平靜地看著雷岳道:「你叫什麼名字?」

「回大人,小的叫雷岳。」

「雷岳?哪裡來的?」

「哦,小的是軍機處安排上來的。」

「軍機處?他們怎麼也管起這事來了?你替的是誰?」北蒼辰鈞問道。

雷岳無比恭敬地抱拳回應:「大人,小人替換的是黃雪生。」

這句說辭,是他早就已經策劃好的,賭的就是北蒼辰鈞不能完全記得手下都有些誰。

賭贏了,他就可以把戲繼續演下去,賭錯了,索性將錯就錯,直接跑路。

不管怎麼發展,總是在他的把握之中。

「黃雪生?」北蒼辰鈞疑惑地搖搖頭,他似乎是在腦海中搜尋是否有這麼一號人的存在。

片刻后,他重新看向雷岳:「說吧,你有什麼事。」

「看來他果然認不全手下。」雷岳暗暗想到,於是順著話柄往下說:「是這樣的,大人,這裡有份文件請你過目。」

說完,趁機往上靠了一步,將早就捏在手上的木簡遞了過去。

他此舉的意義,就是想要嘗試能不能一舉制住北蒼辰鈞。

後者看起來絲毫沒有生疑地伸出手。

一時間,雷岳周身的肌肉悄然緊繃,菩提觀想經默默誦念到隨時可以激活戰鬥篇的程度,菩提樹法相呼之欲出。

然而,就在北蒼辰局的手即將接觸木簡的時候,他豁然爆發出了宛若實質的戰意,渾身的汗毛炸立,一道紫黑色的光影驟然浮現當空,張牙舞爪的飛撲而來。

「糟了!」

幾乎是同一時刻,雷家青年就反應過來對方早就識破了他的計謀,顧不得看清楚那個紫黑色光影的是什麼法相,火速抽身而退。

滄浪珠施加於腳下,化作一道殘影朝外奔行飆射出去。

「哼,你想逃,逃得掉么?!」北蒼辰鈞咧嘴笑了起來。

他的話音落下,十來個法相堵在門外,感應其散發出來的波動,竟然是清一色的真身境級別。

而且不止是真身境初期,有一兩個甚至是達到了真身境中期的水準。

「哈哈,你還真當本座是那麼好糊弄的?」

北蒼辰鈞抬起手,喝止住外面蠢蠢欲動的親衛隊隊員們,笑眯眯地站了起來,「雷岳?!還準備繼續演下去么?怎麼樣?比起你,本座的演技是否更加高上一籌?」

事已至此,雷岳強忍住背脊上泛起的徹骨涼意,硬是挺直腰板,微笑著轉過身去:「終歸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名聲響徹蠻荒大地的傳奇強者果然名不虛傳,只不過我不明白,你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

聽了他的話,北蒼辰鈞仰頭大笑,「哈哈,你以為你抹了點易容的物事,就能肆意橫行了么?本座上刀山,下火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什麼沒見過,要是這麼好糊弄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小夥子,你還是太天真了。」

北蒼辰鈞看起來似乎是將雷岳當成了無聊生活中的一劑調味品,並沒有採取雷厲風行的手段將後者直接抹殺,而是煞有興緻的與之攀談著。

「嘿嘿,四族大比冠軍,殺掉北蒼耀的元兇,光憑區區普通勢力的出身,就能鼓搗出這麼一番風波,你倒也算是個人才,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倒是有幾分你父親當年的風采。」

北蒼辰鈞拍了拍巴掌讚許道。

「呃……你……你也知道我的父親?」雷岳倒是頗有些詫異。

既然對方沒有立刻將他解決的意思,他也索性沉下心來尋找著突圍的機會。

不得不說,現在的局面確實是栽了,他根本就未曾料到北蒼辰鈞不光實力過人,就連頭腦也非同尋常,直接是看穿了他的偽裝。

這樣的一個對手,著實是可怕啊。

聽了他的問題,北蒼辰鈞分外認真地點了點頭:「要說普通勢力中我佩服的強者寥寥無幾,但雷山就算一個,他的確很厲害。」

從一個傳奇一樣的強者口中聽到他對自己父親的稱讚,足以看出當年雷山在外界的認可度。

「原來,父親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隨著實力的增長,雷岳越來越意識到父親的實力有多麼可怕。

「哼哼,雖然我欣賞你父親,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小子今天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

北蒼辰鈞玩兒著手指,「不過念在雷山的面上,我可以饒你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他話音剛落,手裡就出現了一根閃著金光的繩索,徑直朝著雷岳甩了過來。


後者下意識地想要躲,卻被莫名其妙的強大束縛之力禁錮在原地動彈不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