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秦一白現在可是有些奇了,到底是什麼東西?蚩龍竟然只是提了一句,就被黑木猜出他們下一步要去做什麼。

黑木見秦一白滿頭霧水的樣子,便知道蚩龍還沒告訴他所借之物到底是什麼,所以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後擡起頭道:

шшш Tтkan ¢〇

“既是這樣,那我索性這好人就做到底吧,這東西送你一個又有何妨!”

只見黑木說完這句話,回頭衝着身後的巨木一招手,而後竟見一溜三個小小光點兒飄飄忽忽的飛到了他的手心中。

等到近前時秦一白纔看清楚,這哪是什麼光點兒啊,原來竟是三個渾身散發着淡淡微光的寸許長小人兒。形體雖小,但五官四肢卻精緻俱全,唯不同者,這三個小人兒的耳朵竟然尖尖豎起,與傳說中的精靈差不多。

來到黑木的手心後,這三個小人兒明顯有些興奮,蹦蹦跳跳地翻着跟頭,嘴裏咿咿呀呀地發出一陣陣微弱的歡呼聲。

黑木見他們如此,眼中也是微有笑意,對秦一白道:

“這三個小傢伙自九千年前我產生靈智時便陪着我,顯然他們的生命比我還要悠久的多。他們擁有智慧,能夠交流,我有許多知識都是從他們那裏學來的。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就像…就像我的長輩!” 此刻的黑木仿似想起了曾經悠久歲月中的一些趣事,眼光中滿是回味。

“可他們雖然有着長生不死的生命,但他們的身體卻無比弱小稚嫩,根本就沒有一點兒防護能力,而偏生他們又生性良善,這便導致了他們根本承受不得哪怕一丁點兒的打擊。”

秦一白點頭表示理解,怪不得從剛纔的情形看來,他們像是很久沒有出現在外界似的。

只是秦一白還是無法理解,這實際上只有長生能力的小東西,對他魔蠍族一行到底有什麼幫助呢?

似乎是看出了秦一白的疑惑之處,黑木一邊慈和地看着手心中的小人兒,一邊說道:

“他們叫易形獸,雖沒有什麼通天徹地的大神通,但俗語說物競天擇,既然老天讓他們存在於世,那他們就必然會有生存的本事…”

擡了擡手掌,黑木竟然也調了一下秦一白的胃口,頓了一下才又道:

“他們最大的本事便是能夠改變人體的形態面貌,使你能混跡於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便是氣息都完全相同。據我所知,還沒人能夠分辨出來!”

“這麼厲害!不是比孫猴子的七十二變還厲害?”

“孫猴子?他是誰啊?”

聽秦一白驚歎的口氣,王者黑木卻是對這孫猴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竟然還有人能夠與他的三個精靈相媲美?

“嘿嘿,這個…只是我們那兒的一個傳說,當不得準的。”

秦一白麪對黑木的追問,只好含糊其辭的搪塞了過去,但對這三個擁有易形變態神通的小人兒已是充滿了好奇。

圍着黑木的手掌轉來轉去,仔細觀察着,於此同時秦一白也發現,這幾個小人兒也似乎正在偷偷地窺探着自己。

看到此,秦一白不由心中大樂,扭頭對黑木道:

“前輩,聽說修行到一定程度,修者便也可擁有一些隨意變化的神通,與他們有什麼區別麼?”

說着一指眼前的這幾個小人兒。

“隨意變化?這話可就有些言過其實了!”

黑木搖頭表示了極端的不屑後才又道:


“我等修者修到一定程度後,隨着感悟的漸深以及與宇宙交互的能力變強,漸漸的便會擁有一些改變形體的能力,比如你應該知道的一些獸類變化成人,但這變化侷限性太大,僅只是一時的改變罷了。只有到達洞虛境界後,這變化的神通才可以說成是有些成就,而這成就離你所說的隨心所欲也還差的十萬八千里!”

“這麼難?”

“何止難!簡直可以說是難的沒邊!也許只有等到修者的修爲達到與整個宇宙完全融合的程度,或者…他的軀體完全的能量化以後,才能夠真正實現變幻無方的夢想吧?”

到最後,黑木也是語帶臆測的說道。

此時蚩龍那吃貨也早已一手抓着一個果子走到了黑木身邊,眼望着幾個小人兒,眼中充滿了強烈地佔有慾望,嚇得幾個小人哧溜溜鑽進了黑木的衣袖中。

黑木無奈地一搖頭,實在拿這個乾兒子沒辦法,最後只好一挽衣袖把幾個小人兒又露了出來,並慈和地道:

“你們幾個以前總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因我擔心你等的安全所以一直沒有答應。現今這倒有一個機會,我這位朋友想去魔蠍族一行,而後卻是會在宇宙中闖蕩,而且他實力非凡,定可保護你們安穩如常,你們想想,可有誰願意追隨他而去麼?”

黑木的話聲一落,這三個小人兒小腦袋碰在一起,彷彿看起了家庭會議,那情形卻是有些滑稽。半晌之後,纔有一個小人兒面對黑木咿咿呀呀地說了起來。

只見黑木不住地點着頭,而後便對秦一白道:

“好了,他們同意了,可以派一個夥伴跟着你。但是有一個附加條件,那就是一旦將來他想回來了,你必須無條件地把他送回來,你看怎樣?”

秦一白本來也沒指望着黑木會叫一個小人跟着自己,如今這情況完全屬於意外收穫,因此他連連點頭道:

“放心,本該如此!”


而就在秦一白答應之時,一直觀察着他的幾個小人也是一陣雀躍,隨後便有一個小人兒向着秦一白走了過去。

秦一白一伸手,感覺中便如有一隻螞蟻爬上了自己的手指一樣,這個只有寸許的小人兒已經走上了他的手掌。

由於無法語言溝通,秦一白輕柔地放出了一縷善意的神識向着小人兒探去,隨着感覺中的輕輕一碰,一絲微弱的意識信號已傳遞到了秦一白識海中。溝通,在神識面前變得輕而易舉。

溝通了一番,秦一白在確定了小人兒在私界中也完全能施展他的神通改變自己的形態後,便神念一動把小人送到了自己的私界中,並隨即通知大魚等人,馬上爲這小傢伙準備了一所豪宅。

秦一白這邊忙乎完,回頭一看蚩龍這小子卻還在圍着黑木打磨磨,原來那剩下的兩個小人兒竟是死活不願意跟蚩龍一起去辦事兒,想來一定是這小子曾經禍害過人家吧!

最後,在黑木的極力懇求下,其中的一個小人才勉強的同意下來,走到了蚩龍那如小棒槌的手指上,兒隨着小人兒的移動,蚩龍的身體竟是奇異地變化起來,本來就高大的身體竟是拔高到了一丈左右,兩臂奇長,猙獰的頭顱上一左一右竟生有兩隻肉角,血紅的眼珠子放射着兇殘的光芒。

“這就是魔蠍族的長相?”

秦一白吃驚地看着蚩龍,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會相信眼前的怪物是由蚩龍變化而來。

蚩龍得意地一晃大腦殼,兇惡地一笑道:

“嘿嘿嘿,不賴吧!”

隨後衝着王者黑木一揮手大叫了一聲“我去也!”便撒腿向森林外跑去。

秦一白看這傢伙虎了吧唧的樣子有些不放心,隨即與私界中的異形獸小幻打了個招呼,向黑木拱了拱手後便緊隨蚩龍追了下去。這小幻的稱呼,卻是秦一白嫌易形獸之名太不雅緻而與易形獸商議後所取的。

隨着秦一白的奔跑,他只感自己的身形竟不斷的變化起來,到最後,視角竟比平時高出了近一半不止。看着自己粗壯的毛腿,奇長而有力的臂膀,秦一白不禁對這奇異的變幻之能大加讚賞。

眼望着密林之上遙遠而壓抑的天空,想起不知下落的鬼谷等人,秦一白心中不禁高喊道:魔蠍族,我來了! 半月鎮,是魔蠍族北方邊緣區域的一個交通重鎮,距黑松林一百八十里,本屬於度厄族的領地,而現在卻是魔蠍族極北邊陲的第一據點兒。

趴在半月鎮外一片低矮的灌木中,化身成兩個魔蠍族人的秦一白與蚩龍正在觀察着鎮中的動靜。雖然形體特徵與魔蠍族沒有差別,但要想直接進去而不被發現異常卻並不是那麼簡單,最起碼的身份問題便需要仔細斟酌。

“你小子不是知道很多嘛,那我們現在怎麼混進去?”

秦一白看着躺在草叢中有滋有味地磕着松子兒的蚩龍沒好氣的說道。

“找什麼急呀!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等等,山人自有妙計…”

這小子還拽上了,氣得秦一白一把搶過他裝着松子兒的袋子,惡狠狠地吃了起來。


就在秦一白兩人你爭我搶地消滅着半袋子松子兒時,突有一陣屋裏哇啦的說話聲傳來。兩人擡頭一看,只見從半月鎮中竟走出了兩個肥胖的魔蠍族人,一邊走還一邊嘟嘟囔囔地埋怨着什麼。


秦一白一看卻是喜出望外,只因這倆傢伙的修爲都極淺顯,好像只是打雜的,是以第一時間,秦一白已展開神識纏了上去,無聲無息地侵入了他們的識海,想要弄清楚他們的身份。

此時一個肥胖無比的傢伙正比比劃劃地說道:

“哎,真是倒黴!城裏一來客人我們就被折騰地要死,這都特嘛什麼時候了,要吃九尾山雀!我們特孃的去哪兒弄啊?”

“也許…也許黑松林邊上可以找到吧?聽說上回尖嘴那傢伙從那邊弄回好幾樣新鮮貨色,要不…我們也去碰碰運氣?”

另一個滿臉麻子的傢伙有些猶猶豫豫地附和道。

“去黑松林?你沒病吧!那地方是我們能去的麼?尖嘴那小子可是三級鎮衛、合體修爲了,就那樣回來的時候不也差點兒沒命麼?東西是好,那也得有命拿呀老弟!”

就這幾句話的功夫,秦一白已從兩人識海中徹底弄明白了這兩個傢伙的身份。

這兩個魔蠍族人原來是半月鎮鎮主家廚房裏的兩個夥計,一個叫貝大,一個叫貝二,竟是親生兄弟。今天好像是八百里外的赤蠍城來了客人,想要吃一種稀奇的九尾山雀,所以鎮主就讓他們兩人出來打獵這九尾山雀。

可這九尾山雀本就是黑松林中的一種野味,很少有飛到黑松林外的,半月鎮附近就更少了,所以這兩人在無法之下只有不住口地咒罵客人和自家的主子了。

知道了兩人的身份後,秦一白橫起手掌衝蚩龍做了一個歌喉的手勢,但見蚩龍一點頭,一扭身已如鬼魅一般跟了上去。

要說這蚩龍雖然有些孩子氣,但身手卻真是沒的說,也或許是他度厄族與魔蠍族積怨太深了,所以當秦一白跟上來的時候,兩個魔蠍族的胖子已被扭斷了脖子倒臥在草叢中。

秦一白當然不會無聊到爲這兩個胖子哀悼,從兩人身上搜出出入的號牌後,手一揚兩簇淡紫色的火苗已飛向兩個胖子的屍體,頃刻間便把兩具屍體燒成了虛無。

“好厲害的火!”

蚩龍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伸了伸舌頭驚駭地嚷道。

“走了!”

通知易形獸小幻已變成貝大摸樣的秦一白,輕喝一聲便當先往半月鎮方向行去。

……

其實這半月鎮的盤查並不嚴格,就是連鎮子周圍的圍牆也已多處傾倒。看來魔蠍族已根本不把度厄族看在眼中,他們不相信靠着黑松林的庇護而苟延殘喘的度厄族還有實力對他們造成威脅,是以他們便連防禦也已名存實亡了。

走在小鎮中巨大石板鋪成的主道上,看着路兩邊高大古樸的房屋店面,秦一白很有一種走在巨人族土地上的感覺。

在秦一白看來,度厄族人已經非常高大了,平均身高都要在兩米以上。可這魔蠍族更變態,幾乎所有人都是身高丈許左右,猛如熊壯如牛,雖然現在自己變身魔蠍族人,視角已經改變,但心裏的差異卻是永遠存在。

走在大街上,不時的有旁邊的生意人與秦一白和蚩龍打招呼,看着蚩龍手中提着的他臨時回黑松林抓來的幾隻九尾山雀,更是不時有人吹捧幾句。想是原來的貝大貝二兩人一直負責鎮主府的採買工作,這些生意人都要巴結他倆吧。

秦一白從貝大的記憶中已經知道,經由這條大街走到鎮中心的小廣場,右手最大的院落便是鎮主府所在。

眼看兩人距小廣場已不足百米的時候,秦一白的眼光突然間被路旁的一家店鋪所吸引,竟隨後停下了腳步。

這乃是一家經營鮮肉的店鋪。四丈寬的門面,規模不大不小。大開間的肉鋪中到處懸掛着鐵鉤子,在上面鉤掛着各種類型的整隻動物屍體,飛禽走獸、大小長短,可說是應有盡有。而顧客要哪兒割哪兒,可以自己切選,也是這店鋪的一大特色。

就在這肉鋪靠近大街的一角,一副血淋淋的屍體正掛在顯眼的位置,明顯是剛掛上不久,屍體上竟還滴滴答答的往下躺着血水。而吸引秦一白眼光的也正是這具無比新鮮的屍體,因爲這屍體竟與地球上的人類有着九成的相似。

此時秦一白的呼吸已變得有些急促,只感覺一陣陣熱血直往頭頂涌來,瞪着一雙魔蠍族特有的血紅巨眼,眼中透露的卻是幾欲瘋狂的憤怒與哀傷。

儘管從那屍體尖尖的聳立的耳朵,秦一白已判斷出這不是地球上的同胞,但從種種特徵來看,其必然是擁有高等智慧的種族無疑,也可以說其必然是另外的一個人種。秦一白想象過魔蠍族的殘暴,但是絕沒想到他們竟然能殘忍到如此程度,竟能把其他的智慧種族當做自己餐桌上的美味佳餚。

“食人族!難道這魔蠍族竟與地球上的食人族相同麼?”


秦一白實在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難受與異樣,看着那懸掛着的滿屋子血淋淋的屍體,眼前竟忽然涌現出了滿屋子懸掛着地球人的屍體而臨街叫賣的情景。

“嘔”的一聲乾嘔,心中憋悶難忍的秦一白差點兒當街吐了出來。蚩龍已看出他表現有異,忽然一拉他衣袖,衝那邊一努嘴。

待秦一白強忍不適轉頭看時,卻發現從肉鋪中竟走出了一個一臉奸笑的魔蠍族人。這人穿着一身皮裙,其上斑斑雜雜的到處是已變得烏黑的血水,還有一些細碎的肉末和骨頭渣子,秦一白見此更是有些噁心。

這人滿臉堆笑地走到秦一白麪前,點頭哈腰道:

“貝爺又出去公幹了!今兒個您選點兒什麼肉食?您看那奧西星肉品怎麼樣?那可是新鮮貨色,我這也只有一個份額,恐怕到晚上就只剩腦袋了。”

說着,這傢伙還無比殷勤地走到那酷似地球人的屍體前,前後翻轉着讓秦一白挑選,看他那愉快的笑意,竟與地球上的菜市場中,肉店老闆在兜售一隻新鮮退毛的白條雞相似。

“嗷!”

秦一白低沉的嘶吼一聲,猛然收起已要拍向肉鋪中的手掌,強忍着心頭的怒火轉頭便走。

“我忍、我忍、我忍忍忍……”

一邊走,秦一白一邊在心中不斷地念叨着。他現在只怕自己一時忍不住而狂性大發,直接衝上去把那賣肉的雜碎給剁了。那樣,便會讓自己與蚩龍全都陷入無法預估的絕境之中! 貝大與貝二這兩個平日並不太受人待見的廚房採買夥計,今天可算是大大風光了一把,只因平時幾十人出鎮也未必能搞得到一隻的九尾山雀,他兄弟兩人這次竟然一下弄來了三隻。

爲此,鎮主藍田大人還特意地接見了這兄弟兩人,極力的誇獎了一番後且每人賞賜了十兩紫金。這相當於兩人三年薪俸的橫財,看得鎮主府的一干下人們皆是眼光發綠,羨慕嫉妒得幾欲發狂。

這哥倆兒好不容易地應付過去了一些相熟下人的吃請糾纏,兜兜轉轉地終於摸回了自己的居所後,蚩龍化身的貝二一屁股座在了房中的大椅上,看着房中邋遢的環境不由咧起了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