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做夢!」

夏古道的為人雖然比較隨意,卻也暗懷傲骨,平時看不出來,但是在受到壓迫的時候也絕不會妥協。

「好!我先給你點苦頭嘗嘗。」

說完,手中的木劍虛晃一下,夏古道忙向右邊閃去,舒孟達的木劍劃了個弧線猛地斬在他左腿的膝蓋上。

「哼!」

夏古道疼得哼了一聲,身子頓時就蹲了下去。

見對方已經受了傷,舒孟達並沒有就此放過他,而是搶身上前,高舉木劍對著夏古道的前胸用力刺了過去。


夏古道的身子雖然蹲下去了,但是並沒有放鬆警惕,見對方又連下殺手,他左手的木鉤斜著迎上去一下子鎖住了對方的木劍,順勢往外一帶,舒孟達沒有防備,身體立時失去了重心,夏古道趁機用右手的木鉤勾住了對的的左腳,用力一拉。

「轟!」

舒孟達仰面朝天地摔在地上。

夏古道沒想到自己單憑武技就能放倒一個元力高於自己的人,心裡暗自歡喜,他沒有像舒孟達那樣乘勝追擊,而是揉了揉自己的膝蓋挺身站起。

「呼!」

忽然,他的腦後傳來一陣風聲,夏古道來不及觀看,急忙低頭,只覺得自己的肩膀傳來一陣劇痛,他向前踉蹌了幾步,轉回身來,只見剛才跟舒孟達並肩站著的那位學員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根木棍,正一臉陰笑地望著夏古道。

「混蛋!玩陰的!」

夏古道怒罵道。

忽然,他又覺得自己的腿上一痛,膝蓋一軟身子猛地跪了下來。 原來卻是舒孟達又趁機刺了他的腿一劍,緊接著使用長棍的那位學員又是一棍子打在他的後背上,夏古道悶哼一聲栽倒在擂台上。

舒孟達沒有就此放過他,而是又上去踢了夏古道幾腳。

他倆的這種行徑立時引起了眾多圍觀的新學員的不滿,忽然,一個人影猛地跳上了擂台,一腳踢向了舒孟達的小腹,舒孟達早就看見了來人,急忙向後躲了兩步讓開了這一腳,抬眼一看這個人,自己不認識,他的身材比較胖,長得也很猥瑣。

來人正是路千山,雖然他比較「欠扇」但是見到自己平時朝夕相處的同學挨打,他是不能忍的。

舒孟達也不多說廢話對自己的同夥使了個眼色,兩人頓時一左一右同時攻向了路千山,由於他是赤手空拳,比不得舒孟達手裡有傢伙,幾個回合下來,路千山就有些吃不消了,身上連續挨了幾下;台下兩個跟路千山關係不錯的新學員,見狀也是義憤填膺忍不住加入了戰團,形勢立時就扭轉了過來。

夏古道趁此機會也得到了喘息,站起來加入了戰團,兩腳就將舒孟達踹倒在地,此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立時有不少看熱鬧不怕亂子大的人開始起鬨……

眼看著夏古道、路千山等人佔了上風,卻又有四五個老學員同時沖了上來,擂台上立刻就亂了套,夏古道等人本身從各個方面就不如這些老學員,再加上人少,很快就被紛紛打倒在地。

尤其是夏古道,他身上挨得打最多,很快就鼻青臉腫的。

忽然!

「那啥!敢打我兄弟!」

從擂台下傳來一聲怒吼。

一個鐵塔般的身影「呼!」地一下跳了上來,整個擂台彷彿都被他震得直發顫。

來人身高體壯,怒目圓睜正是雷鼎山,他剛從房間里「呼吸完新鮮空氣」出來,就見到擂台上熱鬧的景象,於是也擠過去看熱鬧,開始的時候他並不在意,後來發現人群中,有一個正在努力挨打的哥們正是老四夏古道,見此情景他立刻就不幹了,縱身跳上擂台。

雷鼎山一把抓住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學員的后脖領子,單手一使勁就將他拎了起來,再用力一甩,那名學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如騰雲駕霧一般飛出了擂台,「轟!」的一聲用力地摔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卻怎麼也爬不起來。

扔飛了一人之後,雷鼎山更不回頭,一回身又摟住了一個,一把將他抱在懷裡,雙手用力地抱著他的腰,將他抱了起來,那位學員的身材也不算小,但是在雷鼎山巨大的身軀的面前卻像孩童一般,被他抱著原地轉了三圈后,猛地一鬆手。

這位學員比剛才那位還慘,他在轉圈的時候就被雷鼎山勒地喘不過氣來,兩隻眼睛直翻白,大腦瞬間就失去了知覺,在雷鼎山送手的瞬間他也飛出了擂台。

雷鼎山一出手就解決了對方兩人,頓時夏古道和路千山這邊的壓力頓減,他們的精神一振,立刻展開了反撲。

雷鼎山不會任何武技,元力也不算太高,但是這裡不能使用元力,純粹就是切磋武技的擂台,雷鼎山的身材異於常人,挨兩下打根本就沒有什麼感覺,再加上他在家鄉練就的純熟的套牛、抓羊的手法,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擂台上這六個老學員統統扔到了擂台外面。

頓時,圍觀的新學員發出了雷鳴般的歡呼聲。

雷鼎山不管這些,他一把抓住夏古道大聲說道:「那啥!小四兒!你沒事吧?」

夏古道感動地連連點頭道:「謝謝你二哥,我沒事!」

路千山等人雖然身上臉上都挨了很多下,嘴角和鼻孔也流了不少血,但是能將這麼多老學員一口氣給收拾了,心情也都非常激動,高興的神色溢於言表。


地宮一層的新學員本身就比較多,再加上雷鼎山等人剛才算是給這些新學員長了臉,動靜難免大了不少,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圍觀的老學員里有幾個人互相遞了一下眼神,悄悄地從人群中走掉了……

眼下的情況正在悄然轉變,原本是個人恩怨的糾結,現在竟然不知不覺地升級成了新、老學員的意氣之爭。

剩下這些老學員感到面子上很過不去,但是看看雷鼎山那恐怖的身材和人數眾多的新學員,一時之間竟然是敢怒不敢言,但是情況很快就發生了變化。

「舒大哥,你弟弟被打了!」

「誰!膽子這麼大?」

隨著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從外面一下子湧進來三四十人,走在最前面的身材也很高大,他叫舒孟至,正是舒孟達的哥哥,剛才從這裡出去的那些老學員正是去給他通風報信的,聽到弟弟被打,他立刻從地宮二層召集了幾十個人,氣勢洶洶地殺了上來。

「孟達!」

他一眼就看到了剛從地上爬起來,正捂著腰疼得齜牙咧嘴的舒孟達。

「大哥!你來的正好!哎呦呦!疼死我啦!」

舒孟至連忙趕到他的身邊,探查了一下他的傷情;其實舒孟達根本就沒有受太重的傷,他不過是見大哥來了,故意使勁嚷嚷兩句,好讓大哥舒孟至引起敵愾之心,為自己報仇。

他這一招果然好使,舒孟至臉色一變,沉聲說道:「是誰?」 舒孟達見大哥已然動怒,心中暗喜,用手指著擂台上的夏古道和雷鼎山等人說道:「就是他們幾個!」


舒孟至轉身抬頭,恰巧看見雷鼎山那令人感到恐怖的身軀,心中也是一凜,皺著眉頭對旁邊的兩個人說道:「樊偉,肖亮!你們倆跟我上!」

「是!舒哥。」

這兩人紛紛答應。

舒孟達從兵器架上取下兩隻直徑五六十厘米粗的木錘,拎在手中;樊偉和肖亮兩人則分別抄起了一把木叉和木槍,三個人幾乎同時跳上了擂台。

擂台上的眾人當中,只有夏古道手裡拿著一對木鉤,其他的人都是赤手空拳,別看對方只上來三個人,他們的境界卻絕非夏古道和雷鼎山等人能比的。

舒孟至的元力已經達到了第七層「大乘初期」,樊偉和肖亮也都達到了第六層「入化巔峰」跟克利威爾是同一個境界的,他們的實戰經驗都非常豐富,手裡還都拿著傢伙,這一對比高下立時就分出來了。

舒孟至的經驗何其老道!他一眼就看出了這些人中的靈魂人物是誰,瞬間就做出了決定:「我纏住那個傻大個,你們倆快速將剩下的人解決掉,然後來協助我!」

舒孟至說完,一揮手中的大木錘直撲雷鼎山而去。

雷鼎山臉上的一對濃眉猛地往上一揚,兩隻圓睜的怒眼死死地盯著舒孟至,後者心中也是一凜,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心神,雙手同時高舉木錘,用力向雷鼎山的頭頂砸去。

「呔!」

雷鼎山不閃不退,暴喝一聲,緊握雙拳對著木錘砸了上去。

「啊!……」

台下發出一片驚呼聲!

要知道這對大鎚雖然是木頭所制,但它的材質畢竟也是「榴黎木」的,這種木頭同時具備了堅硬無比和韌性極強的兩大特點,一般人在不使用元力的情況下,根本就無法損壞它,更何況還是一對大木錘。

「轟!」

一聲悶響!

舒孟至蹬!蹬!蹬!向後連退了五六步才穩住身形;而雷鼎山卻依然保持著雙拳出擊的姿勢,巋然不動。

「哇!空手退大鎚!好強啊!」

擂台下面又傳來一片驚嘆聲。

忽然間,台下有人小聲說道:「那個傻大個的臉怎麼變得那麼紅?」

經他這麼一說,眾人才發現果然如此。

雷鼎山忽地收回了雙拳,手掌展開不住地揉搓著,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

「小子,你挺狠!有種再接我一錘!」

舒孟至顯然也發現了雷鼎山的問題,顧不得自己的氣息還沒有喘勻,挺起雙錘又一次沖了上去;雷鼎山巨眼一瞪,再一次舉起了雙拳,向前連走兩步,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

樊偉和肖亮則一左一右同時殺向了夏古道和路千山。


這些人剛才都不同程度地受了傷,夏古道知道這些兄弟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受的傷,此時哪裡肯再讓他們受傷?一舉手裡的雙鉤,挺身擋在路千山等人的前面迎了上去。

樊偉和肖亮交換了一下眼神,立時木叉直奔他的咽喉;木槍對著他的小腹幾乎同時刺到。

夏古道實戰經驗本身就少,手裡又是拿著短兵器,面對這種情況有點不知所措,下意識地左手的鉤子往上一撩,右手的鉤子向下一壓。

忽然,樊偉和肖亮兩人移形換位,手中的兵器同時向他的兩肩膀刺了過來。

夏古道再想換招已經來不及了,只聽到「噗!噗!」兩聲,他的雙肩幾乎同時被刺中,夏古道連退幾步摔倒在地,立時就有鮮血流了出來。

兩人不再理會已經倒地的夏古道,一轉身殺向了路千山……

「嗵!」

又是一聲悶響,這一次的聲音比上一次還要大。

舒孟至看上去這次比剛才更狼狽,退出去十幾步才穩住身形;而雷鼎山依然怒目圓睜,如天神般屹立不動,可是他的雙拳通紅,隱隱滲出了血痕。

「哇!……」

圍觀的眾學員發出了更加吃驚的喊聲,像雷鼎山這般硬漢實在少有,雖說是一對木錘,但是連續兩錘轟在肉拳上,絕對不是這些人敢想象的。

舒孟至心中暗喜,他看上去很狼狽,卻一點傷也沒受,只是雙臂有些發麻,胸腹有些震動而已,可是他知道只要再來這麼兩錘,雷鼎山一定堅持不住了。

他再一次舉起了雙錘,一步一步走向雷鼎山。

有眼尖的人發現:此時雷鼎山的身體正在輕微地顫抖,有一股鮮血從他的嘴角流了下來。

「二哥快走!不要硬接了!」

倒在地上的夏古道不顧自己身上正在流著血,掙扎著對雷鼎山高聲喊道。 雷鼎山對他的話充耳不聞,雙目仍然死死地盯著舒孟至,後者的心裡不由地一顫,雖然他的實力高過對方很多;雖然他的手中握著武器;雖然他現在已經佔盡了上風;但是他此時卻產生了一股畏懼的心理,不知為何,眼前這人竟然讓他感到了害怕。

舒孟至非常討厭這種感覺,他搖了搖頭,極力想要甩掉它,他高舉雙錘大喝一聲:「去死!」

大鎚再一次向雷鼎山的頭頂砸去,這一錘的威勢比前兩次更加猛烈,他由衷地希望看到雷鼎山躲避或者後退的模樣,可是他失望了;雷鼎山依然咬著牙關,怒瞪著雙眼,雙拳再次擊出……

這一次所有的人都不看好雷鼎山了,他們都為他的精神所震撼,可是也預想到了未來的結局,有的人甚至還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一柄木質長劍猶如毒蛇般直奔他的咽喉,雖然只是木劍,可是去勢又急又快,舒孟至相信如果自己不躲閃的話,這一劍足以洞穿自己的咽喉,他嚇得連忙一縮頭,將雙錘的攻擊方向轉向這柄木劍。

忽然,這柄詭異的木劍失去了蹤影;緊接著這柄木劍飛快地向樊偉和肖亮連續刺出去七八劍。

「啊!啊!……」

兩聲慘叫,只見樊偉和肖亮突然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雙雙捧著自己的手,口中叫喊著,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你以為自己很牛嗎?」

舒孟至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手持木劍的人已經當著他的面解決掉了樊偉和肖亮,然後微分雙腿站在他的面前,這是一個身材修長的青年人,他的相貌十分英俊,只是眼神冷得嚇人。

「大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