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柳葉想了想后,語氣中也帶著不敢肯定回應道。

「這樣啊,那最後一個問題。。。」

噬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之前親眼所見的一幕,只是當話到了嘴邊的時候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問了。


幾人看在眼中,不由投來疑惑的目光。

「是這樣的,我曾經親眼見證過『不老神殿』的出世,神殿底下是不是鎮壓著什麼東西啊?難道是輪迴至尊曾經封印的存在?」

噬猶豫了半響后,突然開口,讓幾人聞言都是有些發懵。

「神殿下方鎮壓著東西?」

這次倒是換了柳葉震驚的站了起來,他也沒想到,噬竟然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神殿底下會鎮壓的什麼東西么?真要是如此,那這件事情影響就太大了。

「你也不知道?」

噬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問道。

「不知道,從來沒有聽說過,實際上,早在先祖前去『大戰』之前,我們這一脈就已經隱居了,時候先祖征戰的過程究竟發生了什麼,更是什麼都不曾知曉,我還是頭一回聽說神殿下方竟然還鎮壓著什麼存在。」

「如果真是那樣,恐怕事情將要大條了,很可能是先祖當時也沒能將其斬殺的存在,可能是遺禍,將來若不解決恐怕會鬧出大亂子。」

柳葉乃是至尊後人,如今聞言,首先想到的便是天下蒼生的安慰,畢竟,他的祖先曾經守護過這片大地,他也不想最終祖先拼下了性命守護下來的土地遭到什麼破壞。

「你也不用著急,即便是至尊『遺禍』那也不是現在的我們所能夠制止的了的,連至尊當年都沒有搞定的事情,我們現在更是沒轍,徒增煩惱而已。」

噬擺了擺手,示意柳葉靜心,所言讓幾人都是點頭,柳葉也明白其中關鍵,最終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而已。

「只是,按照你所說,這仙兵葬地就是那藏兵之地,這很難讓人聯想到一塊去!」

光頭習慣性的摸了摸自己光禿禿的大腦袋,帶著疑惑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所以說,之前羽化仙門的神衛會追著我要這個!」

正說著,柳葉微笑著將脖子上掛著的吊墜拿了下來,輕易的就遞給了光頭!

「輪迴信物?」


光頭一驚,羽化仙門從一開始就惦記的東西,甚至為此不惜大動干戈搶??劫輪迴至尊的後人,結果被噬滅掉了一整隻隊伍,就連最後的神衛首領也被那黑蛟給抓走了,想來應該沒有什麼好下場。

只是,讓柳葉拼了性命都要維護的東西,他竟然如此輕易的就丟入了自己的手中,要知道,他自己所中的奇毒還未解,如果這時候大家出手搶奪,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用如此吃驚,我相信你們的真誠,我柳葉很高興能夠交你們幾個做朋友,我能夠信任你們,況且,以噬的戰力即便是我全勝時期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如果他要搶奪,恐怕這東西早就易主了!」

柳葉很豁達,眼神中充滿了真誠,讓幾人看的一陣感動,畢竟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但是柳葉竟然能夠如此相信大家,一時間,幾人都相對無聲的笑了起來。

有些時候,際遇真的就是如此微妙,可能許多人待在一起一輩子都不見得能夠成為至交好友,但有些人從見到的第一面開始就已經註定,今生逃脫不了『友情』二字。

「這是。。似乎是一件兵器啊!」

光頭拿捏在手中的東西乃是一枚金色『柳葉』,背後刻有『輪迴』二字,這也從側面證明了輪迴至尊本姓真的是姓柳,而且這枚葉片十分不凡,不過食指那麼長一點,但是卻有好幾百斤重,真元灌注之下,發出了盈盈金屬的光澤,十分神奇。

「確實,這可以當做是一件暗器使用,但是威力卻有限,這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信物,只有持有這樣的信物才能夠證明自己乃是柳姓至尊的血脈,這枚葉子本身比我們的身家性命還要珍貴。」

柳葉望向那葉片的時候,眼中帶著自豪的氣息,他們乃是至尊的後代,也確實擁有自豪的本錢。

「只是,這樣的一枚葉片能有什麼用?這片區域實在是太廣闊了,我們整整奔行了三天三夜才到了此處,若是在其中尋找所謂的藏兵之地,無異於??大海撈針啊。」

上官閉月也是結果柳葉仔細的看了又看,最後一撇嘴,很是沒有精神的嘟囔了起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信物究竟是要怎麼用,只是祖上口口相傳,說只有拿著我們輪迴一脈的信物才能夠重返族地,迎接祖器回歸,但是具體怎麼使用,卻也是不知。」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在此地呆了數天,卻依然不得其門而入的原因,這才被同樣搜尋至此的羽化仙門神衛遇到,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得知我乃輪迴後裔,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為我下毒。」

說到這裡,柳葉不禁為之感嘆,羽化仙門那也是神州大地上數一數二的勢力,除了五大神朝之外誰都不敢輕易招惹,但沒想到其威名赫赫的神衛竟然會使出如此下三濫的手段,竟然用毒!

「你說的祖器是?。。。」

噬眼皮不由一跳,脫口便問出了這樣的一句。

「自然是我族至尊器,輪迴聖兵!」

說到這裡,柳葉眼中閃過一絲驕傲,至尊器啊,專屬於他們這一脈,若是能夠將傳聞中的輪迴聖器接回,這一世將註定崛起! 第三百八十八章藏兵之地現

輪迴聖兵!

四個字好像有一種奇異的魔力,深深吸引著每一個人。…≦

或許,輪迴至尊短暫的一生中,最傳奇的經歷便是打造了這樣一件逆天的兵器!

傳說,誰掌握了輪迴聖兵,便可以直達幽冥,自身演繹輪迴,守護己身不被天地感知,能夠攪亂時間,從而達到無數人夢寐以求的長生,這也是輪迴聖兵區別於其他至尊器的地方。

「怎麼了?」

看著大家面色有些怪異,柳葉不禁疑惑的問道。

「咳咳,實不相瞞,原本我們來此,便是為了傳說中的『輪迴聖兵』,只是,既然輪迴至尊的後人到了,這樣至尊器自然是要物歸原主了,只是,就連你都進不去那『兵府』之內,我們更是不用想了。」

噬有些尷尬,幾人才剛剛熟識,結果大家都是沖著朋友的先祖器物而來,於情於理都有些說不過去。

「哈哈哈哈,輪迴聖兵乃是我祖傳至尊器,被先祖安置於此,其實就是為了今後後人能夠來此認回,只是,輪迴聖兵傳說太廣,幾人以為是無主之物,自然是心存希冀,而且,這樣東西十分邪門,被先祖下了禁止,非輪迴後人不可持之,幾位恐怕是要註定敗興而歸。」

柳葉為人很是豁達,樣貌上比噬大不了幾歲的,但是也同樣是嘗盡人間酸楚,因此練就了一副寬容的心思。

人生在世,原本就沒有多少的坦途,所謂逆水行舟不過如此。

「好,柳兄豁達,我霍老二必須要敬你一杯!」

說著,霍老二從隨身的空間法寶中搬出來一罈子酒水,又是分發了幾個海碗,而後一個個為眾人滿上道。


「好你個霍老二啊,之前怎麼不拿出來? 契約帝后 ,這酒不錯,我沒收了!」

噬跟著秋葉也是練就了成了一名合格的酒鬼,聞著酒香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眾人此刻才剛剛乾掉一碗,結果噬就抄起來揣進了自己的兜里。

「原來你這個臭小子還是個酒鬼呢!」

上官閉月舔了舔自己的小嘴,顯然,那酒的味道讓他有些迷醉,眼看噬這傢伙將整罈子都給搬走了,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跑步了你也是個女酒鬼!」

「瞎講!」

噬瞥了一眼這丫頭,而後咧嘴說道,結果小丫頭反應激烈,這讓幾人都若有所思的看了過來,讓上官閉月一張俏臉憋得通紅。

顯然,這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了!

「咱們走吧!」

噬拍了拍自己的腰包,也不理會霍老二苦著的一張臉,張口說道。

「去哪啊?那頭黑蛟還在黑水湖裡呢,此時出去萬一被它發現,我們不是玩完了?」

光頭急忙拉住了噬,滿臉的恐懼之色,顯然,他心中一直惦記著那尊聖級生靈呢。

「別傻了,它不會搭理我們的,聖級的生靈,之前誰也沒有想到過,這裡竟然會有一尊這樣的生靈,你還真以為它之前沒有發現我們?何為因果?因果之內所有存在。」

「只要它稍微轉動心思就知道了,之前那神衛首領肯定是沖著我們來的,想要借它的手除掉我們,如今它都沒有搭理我們,說不定還是看在了柳兄的面子上呢。」

噬沒好氣的將光頭扒拉到一邊,這傢伙,塊頭那麼大,怎麼膽子如此的小,還有,這腦袋也忒不靈活了。

「噬說的沒錯,黑蛟肯定已經發現我們了,它是聖級的生靈,或許是不想與我們這群螻蟻一般見識而已,只要不打擾它,相信它不會再出現了,畢竟,在這個地方,一旦達到了聖級,本身智慧將大開,黑蛟的智慧不弱於我們。」

柳葉艱難的站起,替噬解釋道。

「我還是先幫你將體內的毒素清理掉吧,很快!」

噬皺了皺眉,柳葉還未反應過來,他已經一隻手抓住了柳葉的胳膊,隨後就有一股黝黑的氣息傳遞了開來,讓所有人都是本能的感覺到,體內本源好似要暴??動般,差點離體而出朝著噬涌去。

「什麼鬼東西?」

光頭大喊,他乃是煉體的修士,對本源等要求極高,而本源相對同等級的修士來說,也最是渾厚。

但是此刻,他彷彿見了鬼般,『彭』的一聲就將洞口堵著的大石給拍飛了,整個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老貓般,一蹦數丈高。

「禁聲!」

噬斜眼看了幾人一下,而後便專註為柳葉療傷來了,只剩下幾人捂著自己的嘴巴眼巴巴的看著噬二人。

噬的手中出現一口黑洞,移動柳葉全身的血液以及本源,那毒素像是無根的浮萍般被黑洞瘋狂的吸取。

幸虧柳葉吸入的毒素不多,若是不出意外,過幾天自己也會好,但是有了噬的幫忙,很快就將剩餘的所有毒素都給清除了。

「多謝!」

柳葉長出了口氣,感受到力量又重新回到了身上,只是眼神定定的看了一眼噬說道。


噬對此沒有做聲,只是報以微笑。

「對了,你有沒有試過用本源催動那金色的葉片?」

噬突然想起了什麼,對著柳葉說道。

「試過了,不止是本源,就算以自身心頭血染紅也是無用。」

柳葉苦笑了起來,他為此可謂是費盡了心思,一進入那不老神殿內就守護在了此地,一直都不曾破解祖先留下的謎團。

「心頭血代表著血脈,而本源卻是一個人的身份證明,單獨的一樣都是可能造假的,但是若兩樣共同施加催動,這個你有沒有嘗試過?」

噬想到自己能夠改變本源,隨時都能更換另一個身份,不禁依據自己的理解等說出了自己的猜測,並向柳葉詢問道。

「這個。。還真沒試過!」

柳葉聞言心中驚訝,仔細一想,這確實應該是最保險的方法了,心頭血不好取,除非將那人擊殺,而後將其整個人都給煉了,才可能提純少許的心頭精血。

而同樣的,本源也是如此,還從來沒聽說過一個人能夠隨意的更換本源的呢,若是兩者相加,除非是那人自願,否則,兩樣東西兼得還真就沒這種可能性。

「趕緊試試!」

說到做到,柳葉手指發光,瞬間劃破自己的新房,引導者一縷心血溢出,密布在手中的葉片上,正張臉都倏然變的一白。

隨後,其本源沸騰,隱約間燃燒了起來,將整個葉片都給祭煉了。

『嘩』

金色葉片,受到兩種氣息的刺激,瞬間將心頭血吸入了其中,而後又在柳葉的本源中綻放出不朽的光輝。

「真的可以!」

柳葉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其他人也是滿臉的笑意,竟然會如此,輪迴至尊還真是小心,即便是自己的後代都完全想不到,竟然是這樣催動自己一脈的信物。

「這是什麼?難道是地圖?」

隨後,金光綻放到空中,籠罩在眾人的頭頂,當中顯示出諸多的紋路以及地理樣貌等,在其偏南方,有一個燦爛的『兵』字格外的耀眼,顯然,那裡就是眾人將要抵達的目的地。

「竟然是在那個地方?傳言那裡乃是一處墳場,古來葬下了諸多英傑,許多當初至尊的戰將家臣等死後都選擇了葬入其中,沒想到竟然會是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