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惹了這個人?」李渾深深的皺起了眉頭,望著李志問道,待看到李志連連點頭之後,臉色迅速的變得鐵青,怒罵道:「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

往前走了兩步,李渾又轉過頭去,瞪了李志一眼,沉聲道:「我不希望你再提到與這個人的恩怨,你最好也把你那麼所謂的怨念吞到肚子里去。」

話音落下,李渾回過頭來,重新望向建築上的林羽,見他正關注著高台上的比賽,臉色又是一陣變幻,也不再搭理後邊的李志,一個縱躍,踩著底下學員的腦袋,幾個呼吸間便出現在後山上,徑直對著上邊的眾人拱了拱手,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旋即安靜的尋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閉目養神起來。

這一幕,林羽都看在眼裡,心中對這個李渾倒是有些看不透了,不過卻是在心裡悄悄的將他規劃到危險人物的名單中。

瞥了一眼李志,林羽也懶得去跟這種人計較,說起來兩人之間倒也沒有多大的仇恨,況且詹天虎現在也好好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羽也就乾脆不再去看他,只是微笑著看著紫雲跟小桃子兩人歡呼吶喊。

「大哥……」李志愣愣的站在原地,臉色變幻不定,一會望了望林羽,一會望了望李渾,心中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平時最為護短的李渾,今天才第一次見到林羽,便對著自己怒吼,他之前不是還答應自己,只要林羽等人一回來,便替他報仇的嗎?

「既然你不幫我,那我就自己來,讓我放過他,不可能!」李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越想越氣,死死的瞪著林羽,冷哼了一聲之後,帶著身後的青牙門眾人強勢的撥開圍觀的眾人,擠到了高台之下。

對於李志的最後這一眼,林羽心中根本不以為然,這種傢伙對自己根本無法構成威脅,如果他真的敢再惹自己的話,林羽不介意替他老爸教訓教訓他。 「陳掌柜,我想用所有的黃金,提升我兒萬山的實力。」沈雲乘說道。

「這裡有多少黃金?」陳宇好奇的問道。

「黃金每箱兩萬兩,具體有多少黃金,我也不知道。」沈雲乘說道,寶庫裡面的黃金,都是沈家幾百年存下來的,到底有多少,他也不清楚。

「黃金密度是水的十九點三倍,一立方米黃金重達十九噸,這樣大小的箱子,裝兩萬兩黃金,完全沒有問題。」看了看一個個木箱,陳宇心中暗道。

「陳掌柜,我們先清點一下吧。」沈雲乘說道。

「不用清點了,實話告訴你,我是財神在凡間的神使,黃金有多少,是真是假,只要把黃金獻給財神,就一目了然了。」陳宇靈機一動的說道。

如此大的一個地下寶庫,堆積如山的黃金白銀,找人運回萬法樓,絕對是費時費力,還不如現場兌換成紙幣,這樣一來,省時省力又省事。

「如何獻給財神?」沈雲乘心中一驚,神情好奇的問道。

「就這樣!」陳宇打開一個木箱,一念之間,箱子里的黃金消失無蹤,個人餘額隨之暴增。

「陳掌柜,這,這,這?」沈雲乘驚駭不已的問道,如此手段,他不但沒有看過,就連聽都沒有聽過,舉手之間,就把一箱黃金化為虛無,這是凡人能做到的嗎?

「財神大人手段通天,我身為他的神使……」陳宇一本正經的忽悠道。

「小的沈雲乘,見過神使大人。」沈雲乘彎腰行禮,神情恭敬的叫道。

「小的沈萬山,見過神使大人。」沈萬山跟著行了一禮。

「不必多禮。」陳宇話音一落,又道:「剛才那箱黃金,總共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七兩,姑且算作兩萬兩,不知沈老闆,有沒有異議?」

「全憑神使大人做主。」沈雲乘說道。


一箱箱黃金化為虛無,個人餘額不斷暴增。

半個小時后,陳宇說道:「沈老闆,黃金總共兩億三千六百五十四萬兩。」

「神使大人,不知財神大人需不需要白銀?」沈雲乘又問道。

「三十兩銀子兌換一兩黃金,這是財神大人定下來的。」陳宇說道。

「神使大人,就按財神大人定的價格。」沈雲乘猶豫片刻后說道,寶庫里的黃金白銀,放著也是放著,還不如拿來給兒子提升實力。

如此一來,既能抱上一條金大腿,又能讓沈家擁有強大的武力。

再說,就算沒有寶庫裡面這些黃金白銀,沈家在地面的生意也不會受到影響。

把所有的白銀,全部轉化成紙幣之後,陳宇說道:「加上剛才那些白銀,總共是兩億六千四百三十二萬六千三百二十八兩黃金,沈老闆可以再算一下。」

「不用麻煩了,神使大人說了算。」沈雲乘說道。

個人餘額飆升至兩萬多億,陳宇會心一笑,客氣幾句后,他帶著沈萬山回到萬法樓。

「老闆。」見他回來,王二連忙叫道。

「把沈公子帶到經脈房。」陳宇說道。

「是。」王二點了點頭,笑道:「沈公子,請!」

「兩億六千多萬兩,足有一萬三千多噸,只是一個洛城沈家,就有這麼多黃金,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皇室,又有多少黃金?」陳宇心中暗道。

想了想后,他給沈萬山買了一個經脈充值套餐,一個丹田充值套餐,至於功法嗎?等對方的經脈寬度和丹田容積都增加一倍之後,再拿給對方也不遲。

「拳意太低級了,以我現在的實力,充了也沒多少用,還是先把錢存著,存夠三千顆下品靈石,直接充值特殊意境,誒,掙錢不容易,且用且珍惜。」

夜深人靜之後,陳宇喬裝打扮一番,出去找了一個客棧住下。

第二天上午,他走進一個酒樓,點了一些酒菜,故作嘆息道:「誒,虧大了,早知道萬法樓的那個陳掌柜,是財神大人在人間的神使,我怎麼敢去萬法樓?」

「這位少俠,你怎麼了?」一個青衣中年劍客,若有所思的走了過來,故作關心的問道。

「你知道嗎?萬法樓的那個陳掌柜,是財神大人在凡間的神使。」陳宇說道。

「是嗎?」中年劍客神情閃爍,明顯就是不相信。

「昨天晚上,我去萬法樓溜達了一圈,本想發點財,誰曾想被陳掌柜發現了,那個陳掌柜實力通天,好在他為人和善,並沒有對我痛下殺手。」

「就在我放下心來,準備離開萬法樓的時候,那個陳掌柜說,他是財神大人在人間的神使,說我覬覦財神大人的東西……誒,我多年的積蓄啊!」陳宇聲情並茂的說道。

「少俠,你會不會記錯了?」中年劍客問道。

「怎麼會記錯?我自己埋的東西,我還會記錯嗎?再說,就算記錯了一個地方,也不可能十幾個地方都記錯了吧?」陳宇氣憤不已的質問道。

「哼,不就是萬法樓嗎?各大門派的除魔聯盟,不日就會抵達洛城,到那時,萬法樓必將萬劫不復,淪為歷史塵埃。」一個麻衣刀客插言道。

「陳掌柜是財神大人在人間的神使,豈是除魔聯盟能夠撼動的。」陳宇反駁道。

「萬法樓不簡單,陳掌柜更不簡單。」中年劍客說話的時候,不由回憶起那道身影,一掌拍出、萬豬衝天,烏雲隨之而散的景象。

「可不是嗎?萬法樓的經脈房住一天,經脈寬度增加一倍,丹田房住一天,丹田容積增加一倍……據說萬法樓還有根骨房、悟性房等。」

「不吃任何靈丹妙藥,沒有絕頂強者醍醐灌頂,修為節節攀升,領悟功法如喝水,這一種種神奇難解之處,足以證明仙神真的存在!」陳宇煞有介事的說道。

「也是,城主慕蓉城的公子慕蓉峰,武學天賦奇差,在萬法樓待了幾天,就能劍斬先天高手,這事換做以前,誰會相信?誰敢相信?」中年劍客說道。

「財神大人偏愛有錢人,枉我天賦上佳,勤修苦練十幾年,也才後天巔峰,那個慕蓉峰天賦差,只因他是城主的兒子,手裡有錢,幾天就超過我了。」陳宇嘆息道。

「該死的萬法樓,太不公平了。」麻衣刀客怒罵道。

「世上本就不公平,歷來都是窮文富武,有錢人練武的時候,還有靈丹妙藥相助……窮人練武只能勤修苦練,修為增漲慢如蝸牛。」中年劍客感嘆道。

目的達到,陳宇溜之大吉,改頭換面之後,他再次回到萬法樓,繼續做生意賺錢。

行俠仗義哪比得上賺錢?

有充值系統的他,有錢才能充值。

劫富濟貧?他沒那個閑心,劫富濟貧之前,總得調查一下肥羊是不是壞人吧?

一統天下?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落腳點,作為過客的他,權利如同浮雲。 十個高台之上,打鬥都極為精彩,各種屬性的魂力縱橫交錯,魂力碰撞的聲響不時響起,高台之下,熙熙攘攘,各種叫好聲,各種加油聲響天動地。

然而,這一切看在林羽的眼裡,只覺得太過幼稚,一聯想到雲龍山中的種種危險,林羽有種感覺,如果將這群比試中的少年扔到雲龍山去,能夠活著出來的,估計還沒有一半。

只不過轉念一想,當初自己跟林默等人還不是跟現在這些少年一般,什麼都不懂就貿貿然進了雲龍山么?自己等人也是經歷了一次次危險之後,才慢慢的成熟起來,倒是沒什麼可以嘲笑別人的,這些少年缺少的只是歷練而已。

林羽看得有些無聊,小桃子卻是滿臉的興奮,一雙小手不斷的揮舞著,學著高台之上那些少年的姿勢,不住的歡呼。紫雲也陪著她發瘋,不時的糾正一下小桃子的姿勢,兩人嬉鬧成一團。

「第四號擂台劉芸勝!請順台位的兩位學員上台。」

隨著四號擂台有一個少年被轟出高台,那站在黃小雙身邊的白頭髮老頭精神抖擻的吆喝了一句。

勝利者是個小女孩,此時聽到白頭髮老頭的聲音,頓時歡呼了起來,急忙跳下高台,與幾個好朋友相擁到了起來。

另外兩個少年縱身躍上擂台,隨著白頭髮老頭一聲令下,各種花俏的魂技開始有規有據的對轟了起來,台下再次歡呼了起來。

「那個小姐姐好厲害!」小桃子終究只是一個剛滿十歲的小女孩,見到剛才那個叫劉雲的小女生威風的樣子,不禁有些羨慕的站直了身子,喃喃道:「我要是有一天也能這麼厲害,就可以回去萊芬城幫助很多有需要的人了。」

「只要你肯努力,這一天很快就到的。」林羽站起身來,摸了摸小桃子的腦袋,指向黃小雙嘿嘿笑道:「你看到那個大姐姐沒有,她可厲害了,如果你能跟著她學習的話,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真的嗎?」小桃子疑惑的望向林羽,眨巴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

「肯定是真的啊,她可是中級魂尊的強者呢,走,我帶你過去。」林羽嘿嘿笑了一聲,拉起紫雲跟小桃子縱身一躍,回到地面上,朝著黃小雙所在的後山邊走去。

儘管帶著兩個小孩子很顯眼,但此時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擂台上邊,倒是沒有人來管林羽三人。林羽三人不緊不慢的走了幾分鐘之後,這才到達後山邊上。

李渾在林羽靠近的時候,雙眼猛然睜開,與林羽對視了一眼之後,又緊緊的閉了起來,仿似並未睜開過一般。

「對了,小雙兒,你家的那個小男人還沒回來報道么?」

剛剛靠近一點,盧月的嬉鬧聲便是傳進了林羽的耳朵里,讓得林羽不禁一愣,望了望盧月,心裡都有些懷疑她是不是已經發現了自己,故意拿黃小雙開唰呢。

不過看樣子又不像,盧月與黃小雙始終靠在一起,連頭都沒回過,根本不像是發現到自己的樣子,難道這兩個傢伙一直對自己念念不忘?林羽心中自戀的想道。

「別提這傢伙了,我看他估計是又到什麼地方扮乞丐去了,現在都指不定在哪瀟洒呢,哪還記得什麼半年假期。」黃小雙略帶不滿的聲音響起。

「真是可憐了我們的小雙兒啊,哎呀,年紀輕輕的就當了哀怨的小寡婦,嘖嘖……」盧月捧起黃小雙的雙頰,嘖嘖笑道。

「我讓你亂說。」聞言,黃小雙臉色陡然一紅,使勁的拍打了盧月幾下,兩人頓時笑鬧當成一片。

「切,還不承認?那你告訴我,前幾天大王子要娶你,你怎麼拒絕了?還不是記掛你那個小情人?」盧月不甘示弱掙脫開黃小雙的雙臂,嬉鬧著笑罵道。


卧槽,有人要撬我牆角?還是什麼大王八?

「咳咳!」站在黃小雙跟盧月兩人身前的白頭髮老頭輕咳了兩聲,回頭瞪了兩人一眼,低聲道:「注意點形象!」

黃小雙跟盧月兩人這才急忙站直起來,吐著舌頭用眼神繼續對戰,看得林羽一陣無言,這兩人身為學院的導師,在這麼多學員面前,居然像兩個小女孩一般嬉鬧,這都成何體統了?最要命的是這學院的高層,居然只是低聲的提醒了一句?

「對了,黃小雙導師,你的那個學員回來沒有?」白頭髮老頭沉默了一會,又轉過身來,朝黃小雙問道。


聞言,黃小雙無奈的攤了攤手,苦笑道:「還沒……」

白頭髮老頭頓時滿臉的怒氣,低聲罵道:「跟我請假的那三個小傢伙也都沒回來,真是氣死我,要是他們現在回來的話,我非揍得他們的爹媽都不認識他們。」

「就是就是,不僅要揍,還得拉到後山關幾個月緊閉,讓他們閉門思過!」盧月在旁邊添油加醋起來。

林羽聞言全身一陣惡寒,心中誹謗不已,這個盧月自己可沒得罪過她啊,用不用這麼狠啊,背後下陰招。

「最要命的是雲凌那老傢伙的孫女雲茜兒,凈會瞎鬧,跟著四個男生亂跑,現在都不知道哪裡去了,要是雲凌突然跑來要人,又得喝掉我幾瓶美酒。」白頭髮老頭繼續不滿的嘟囔道。


望著嘀咕不已的白頭髮老頭,林羽終於明白了過來,上樑不正下樑歪,黃小雙跟盧月兩人之所以能夠這麼為所欲為,完全是托白頭髮老頭的福。

就在林羽自覺得好笑的時候,白頭髮老頭突然回過頭來,眯著雙眼打量了一眼林羽,疑惑的問道:「這位看起來很是陌生啊,應該不是我們魂師學院的學員吧?」

終於被發現了!林羽心中鬆了一口氣,拉著紫雲跟小桃子笑著回道:「小子不才,正是魂師學院的一年級學員,之前請了長假,今日特來報道。」

「長假?」白頭髮老頭撫了撫長須,認真的打量了林羽幾眼,搖了搖頭說道:「今年就四個人請了長假,你不是跟我請假的那三人。」

「黃小雙導師,趕緊將你家的崽子拉回家。」朝林羽嘿嘿一笑,白頭髮老頭轉過頭去朝黃小雙吆喝了一聲。

「崽子?」黃小雙正與盧月嬉鬧著,聞言不禁回過頭來,在見到林羽的一瞬間,本來嬉笑著的精緻臉頰陡然一愣,旋即一冷,一個健步衝到林羽的跟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便將林羽的耳朵給提了起來,怒喝道:「你個臭小子還知道回來啊?說好的半年假期呢?現在都快一年了知道不?」


林羽吃痛,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一個女人提著耳朵,實在有傷大雅,急忙掙脫開,訕訕的笑道:「這不有事耽誤了嘛,這才剛剛擺脫出來,急忙就趕回來了。」

「什麼事能耽誤你這麼久時間?掉進某個溫柔鄉了吧?」黃小雙繼續憤憤的罵道。

「掉進某個溫柔鄉了吧?嘖嘖,這醋味,夠酸,夠爽啊!」盧月也發現了林羽,眼睛一亮,急忙湊上來添油加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