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是《鍊金術》,這一本是《血液封印術》。希望你可以好好的鑽研這兩本書吧。”

說完薩菲羅斯就退出了房間,只留下了皓陽自己待在這片空間。

皓陽自己看着手裏的這兩本書,然後暗暗的下定決心,“我一定會成功的。”

皓陽盤腿坐在地上,然後慢慢的沉入了書籍的海洋,在這裏,有的只不過是皓陽翻閱書籍的聲音,除了這個聲音以外,這裏一片寂靜,就連皓陽呼吸的聲音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這期間,薩菲羅斯也進來過幾次,除了送食物,就是看看皓陽的狀態。

就連薩菲羅斯都暗暗的讚歎皓陽的毅力,因爲來到這裏人裏面,除了暗影以外,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會仔仔細細的把這本書看下去,而皓陽卻抱着這兩本書,看了下去,薩菲羅斯的心裏面不禁的對皓陽後面的試煉有了很大的期待。 皓陽慢慢的沉浸在這片書籍的海洋之中,在這裏,皓陽不光是漸漸的掌握了鍊金術的奧妙,而且還有許多的相關知識,包括整片魔月大陸的變化,這些在外界的書籍中,是很難發現的,可是在這裏,皓陽卻可以很詳細的就瞭解到。

而且在這些書籍中,皓陽也漸漸的瞭解到了,當初引起那場天地大戰的罪魁禍首的種族,是一個叫做邪皇族的種族,這個種族的每一個族人都是天生的戰士,就連婦孺都是不容輕視的,而這個種族爲何會突然的崛起,沒有人知道。

而當時的天地,因爲這一場戰鬥,死傷的強者無數,每一天都會有着無法估計的強者隕落,而這,明顯就是一場消耗戰,看到底哪一方最後撐不住,率先的倒下。

同樣的,這片天地也有着一個救世主,這個救世主在這場天地大戰中的貢獻無法形容,而且最後邪皇族的皇,邪皇也是在他的手裏被封印,絕大多數的強者最後也是死在這個救世主的手裏,這個人的稱號是法祖。

法祖,一個在大陸上傳奇一般的人物,如果當初的天地大戰中沒有法祖的話,最後的勝負還真的是很難預料,而法祖也是在最後的關頭,拼死燃燒自己的靈魂之火,最後徹底的鎮壓了邪皇,還給了大陸一片和平,所以法祖的這個名字,大陸上的每個種族都不會忘記,不過時隔多年,這個名號漸漸的被世人所淡忘,因爲現在的大陸上,再也沒有了當初的這樣的浩劫。

皓陽看着這裏的書籍上的記載,心裏面對於法祖這個人心生敬佩,對於當初天地大戰中的那些死去的人都心生敬意,因爲這些人值得去敬佩。

不知不覺中,皓陽漸漸的掌握了鍊金術中的封印之法,皓陽慢慢的從這片空間中走了出來。

薩菲羅斯感覺到空間的波動,然後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皓陽的面前。

“怎麼樣,覺得自己有把握嗎?”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雖然是初步的掌握了,不過具體能夠達到什麼樣

的程度,這還要試過之後才能夠知道,而且能否抽取到強大的靈魂,然後成功的封印,我也不敢保證,不過試一試總歸還是好的。”

皓陽很委婉的說道,很顯然,開始的時候,皓陽也不敢就說自己一定可以成功。

“沒事,只要你盡力就好。”薩菲羅斯雖然表面上這麼說,其實心裏還是有一些不放心,畢竟每一次這樣的試煉,對於邪影一族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畢竟越強大的魔像,對於邪影一族的保護就越好。

皓陽看着薩菲羅斯的表情,心裏面也大致的知道,其實薩菲羅斯的心裏面略微的有一些失望,畢竟這是對自己一族有好處的事情,要是能夠成功地製作出領主級別的魔像的話,薩菲羅斯的心裏也就可以放心,同樣的,也會放心的和皓陽走。

這時候,皓陽也沒有再說什麼,因爲皓陽也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會有用,現在能夠做到,就是嘗試着,能否成功的製作出魔像,然後能否大量的製作出魔像,解決邪影族的問題,以防止邪影族受到火魔族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襲擊。

“這樣吧,皓陽,畢竟你才從空間中出來,狀態不是太好,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休息,恢復好狀態,然後咱們明天去我們邪影族後面的黑暗之森,我親自送你去那口神祕的井。”

聽着薩菲羅斯的安排,皓陽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畢竟好好的休息,對於後面的試煉內容說不定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

就這樣,皓陽被薩菲羅斯安排到了一個比較舒適的地方進行休息,而薩菲羅斯在安排完這一切之後,就轉身的離開了,只剩下皓陽一個人靜靜在待在這裏休息。

這一夜的時間裏,皓陽的腦海中不斷的重複着自己先前在書籍上面所看到的封印的方法。

清晨,皓陽跟着薩菲羅斯來到了黑暗之森後面的那口神祕之井,同時,皓陽還被周圍隨意堆積的魔像所震驚,很顯然,這些魔像都是作廢的魔像,都是無法使用。

“不要驚奇,這些魔像是你的那些先輩們最後製作剩下的失敗品,不過這些失敗品中,有的還是可以使用的,雖然威力不強,不過也能夠抵擋火魔族的一兩次攻擊,然後就徹底的報廢掉了。”


薩菲羅斯看出了皓陽的疑惑,於是對着皓陽解釋道,來消除皓陽心中的疑惑。

皓陽聽到薩菲羅斯的解釋,心裏面的疑惑也就隨之解除了。

“那麼我再和你說一下封印魔像的事情,封印魔像,就是鍊金術中的煉製器物中的一類,你從這口井中抽取到靈魂之後,將靈魂禁錮到容器之中,不過不光是禁錮到容器之中這麼簡單,除了你需要用鍊金術的咒語以外,你還要賦予這個魔像思考的能力,不然的話,那就是一個魔像而已。這種方法,就需要用到你的鮮血還有你的一絲靈魂之力,用你的鮮血爲媒介,以你的靈魂之力作爲牽引之力,只有這樣製作出來的魔像,最後才具有靈魂先前的能力,越強大的靈魂,製作的時間就越複雜。”

皓陽聽着薩菲羅斯的話,心裏面漸漸的對接下來自己要做的事情更加的期待了。


“那麼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這是一枚空間戒指,雖然你有一枚,不過這樣的戒指沒有人會嫌多,而且這枚戒指裏面有着製作時候需要的容器,裏面還有一些藥物,也是製作時候需要用到的,最後,這裏面有着充足的水和食物,因爲煉製的過程中不能夠受到外界的干擾,爲了防止這些事情的發生,我將能夠想到的都想到了,這片森林的外面我也會派族中的長老來守護的,你就儘管放心好了。”

皓陽對着薩菲羅斯點了點頭,當薩菲羅斯離開森林的那一刻開始,皓陽身上的那股氣勢就發生了,這一刻的皓陽,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沉穩的感覺。

皓陽看着面前的這口井,然後微微的一笑,“今天就讓我試一試,這個魔像的煉製到底有多麼的困難,我就不信我不能煉製出領主級別的魔像來。” 看着面前的這口井,皓陽的心裏面充滿了激昂的鬥志,現在皓陽心裏面想的就是成功的製造成魔像,最好是能夠多製造一些,這樣對於邪影一族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情。

不過想要製作魔像之前要從這口井裏面抽取出靈魂,而抽取靈魂的方法,皓陽也已經從書裏面瞭解到了,需要構建出一個魔法陣,這個魔法陣叫做召喚陣,只有用這個魔法陣才能夠成功的召喚出靈魂,不然的話,先前的任何準備都沒用。

“先好好的回想一下所需要構建法陣的東西,蘭心草、金月粉、少許的深海水銀,以及召喚者的血液,好了,就是這些東西了,不過要多準備一些,畢竟法陣的面積不小,總不可能一次就構造好。”

皓陽一邊想着,一邊從薩菲羅斯先前給的空間戒指中取出自己需要的東西,不過不得不說,薩菲羅斯準備的東西還真的是很充足,每一樣材料都十分的多,這樣的話,法陣構造好了之後,這裏的東西就全都歸皓陽了。


皓陽十分欣喜的從戒指中把這些東西紛紛的拿了出來,一樣樣的擺放在地上。

面癱影后 好了,現在開始開工。”皓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幹勁十足的說道。

wωw _тt kдn _¢〇

“首先要把金月石和蘭心草給研磨成粉末。”皓陽從地上將這些東西拿起來,然後開始研磨,不過金月石研磨的確有一些費事,一個小時過去,才研磨出一點,不過皓陽不擔心,畢竟這是一個慢功夫。

就這樣,兩天過去了,皓陽成功的將這些東西全都研磨成了粉末,而且量十分的充足,足夠皓陽構造好多次了。

看着面前的這些東西,皓陽的心裏面也比較有成就感,“好了,開始下一步,希望可以成功。”

雖然皓陽有着信心,不過構建法陣需要的不是信心,而是實力和一部分的運氣。

在這期間,皓陽足足的失敗了二十三次,而每一次失敗的原因不是粉末的分量少了,就是多了,再不就是沒有做到連貫,導致最後的失敗。

而這期間,皓陽也確實的發過火,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好好的反省自己先前到底錯在了哪裏,然後下一次避免類似的事情發生。

構建法陣的第四天,清晨,皓陽還是和往常一樣,繼續構建法陣,不過當皓陽要開始的時候,皓陽的精神力上發生了某種變化。

這一刻,皓陽感覺到,自己面前的一切事物變得是如此的清晰,自己先前所犯過的那些錯誤就像是放電影一樣,在皓陽的腦海裏回放,而且其中皓陽每一次構造法陣時候的情形也全部的出現在了皓陽的腦海中。

此刻的皓陽,不知不覺的從自己的身邊抓起了一把磨好的粉末,然後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慢慢的開始構建法陣,而且這一次,皓陽的動作十分的連貫,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的停滯,一氣呵成,就像是一個老練的魔法師一般。

不知不覺中,皓陽就已經完成了自己先前沒有完成的魔法陣,當皓陽從先前的狀態中解脫出來之後,看着眼前已經構造成功的魔法陣,心裏面覺得很不可思議,而且還對剛纔的那種境界感到非常的奇妙。

就在皓陽要開始注入深海水銀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在這一刻,突然暴漲了好多,而且皓陽發現,自己的境界在剛纔的那種奇妙的狀態中,竟然突破了,現在自己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師的實力了,而這對於皓陽來說就感覺是不可思議,像是做夢一樣。

皓陽在略微的興奮了一下之後,立馬的投入到了接下來的事情當中,而且這一次,皓陽在注入深海水銀的時候,感覺得到,自己的手法很熟練,而且由於精神力的增長,自己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得到自己的動作,這樣的話,就可以很容易的避免錯誤。

很快,這個讓自己先前失敗了許多次的魔法陣終於的在今天完成了,皓陽的心裏面自然是很高興的。

不過高興歸高興,皓陽還是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這個魔法陣有沒有什麼紕漏,這樣也是爲了避免法陣如果錯誤的話,造成什麼無法預計的後果。

經過一番嚴格的檢查之後,在確定了沒有任何的問題之後,皓陽來到魔法陣的中央,用一種在魔法陣中專用的魔法到劃破了自己的手腕,讓自己的鮮血慢慢的滴在了魔法陣的中央,當中間的部分被鮮血浸染了之後,皓陽慢慢的走向了法陣的十二個方位,每一個地方都滴上了自己的鮮血,這些做完之後,皓陽的面色也有了一些蒼白。

不過很明顯,眼前的法陣已經基本上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在這個召喚法陣中,成功的溝通面前的那口神祕的井,然後召喚出強大的靈魂,加以封印,製作魔像。

皓陽在休息了片刻的時間之後,面色已經略微的有所好轉,下一刻,皓陽來到了法陣的中央,開始進行召喚。

皓陽將自己的精神力在這一刻,全部的釋放了出來,然後慢慢的將召喚法陣和麪前的這口井聯繫到了一起,隨着皓陽的精神力慢慢的強大,對於精神力的運用也越來越強,如果說這是在以前的話,皓陽可能沒有辦法很快就完成聯繫這一步,不過現在皓陽的實力已經可以完全的做到。

皓陽的精神力完全的進入到了神祕的井中,然後自己就猶如一名老僧一樣,坐在那裏,一動不動。

此時的皓陽,精神力完全的沉浸在了全是靈魂的世界中,這期間,皓陽也不是沒有探測到強大的靈魂波動,不過此行皓陽的心裏面想的就是,成功的製作出一個領主級別的魔像,因爲自己需要邪影之皇薩菲羅斯的幫助。

就這樣,坐在這裏已經三天了,就在第三天的清晨,皓陽的眼睛終於睜開了,“終於探索到了一個領主級別的靈魂了,血魔領主,還不錯,接下來,就試試能不能成功的封印你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探測,皓陽成功的探測到了一個領主級別的靈魂之力。

皓陽其實也可以說是誤打誤撞,因爲皓陽的精神力不斷的在這裏進行着探測,就在皓陽準備接着深入的時候,突然被一股強大的血腥的味道所震懾,這股血腥的氣味已經可以震懾到皓陽的精神力,所以皓陽就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投入到先前的那道靈魂上面。


這道靈魂的手上握着一柄血紅色的大刀,刀身上瀰漫着一道道猶如血管一樣的紋路,而且其上所涌現出的血煞之氣十分的驚人,身後還揹着一柄大刀,雖然看不清這把刀的樣貌,不過可以看到,刀把上面,竟然有着一個類似於龍族的頭骨,竟然用龍骨做刀把的裝飾物。

一頭雪白的長髮,長髮上沒有一絲的血跡,十分的詭異,一身戰甲,戰甲上的縫隙之中都是暗紅色,很顯然,都是血跡乾涸後凝固了,而面部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一雙眼睛緊閉,不過就是這樣的狀態,仍然可以感覺到先前這道靈魂的強橫。

僅僅從這些外表上的特徵,皓陽就已經判斷出了,面前的這道靈魂先前是什麼樣子的人物了。

“沒有想到是血魔領主,血魔領主的實力可是非常強大的,而且生前,血魔族和火魔族可是宿敵,要是能夠成功的將血魔領主製作成石像的話,那就是再好不過了,而且聽說血魔領主這樣的人物,還會萬千血魔之法,到時候一個血魔領主,可以變化出那麼多的血魔,這可比製作一大堆魔像要好得多了。”

皓陽的腦海裏想好的同時,也做出了決定。

下一刻,一股精神力就探入了這個靈魂之中,試圖和它進行着溝通,畢竟這些靈魂在這裏待得時間很久遠了,要是不將其喚醒的話,就嘗試着封印,那麼可不是什麼明智之選,雖然這樣封印沒有什麼風險,可是做出來的魔像也就是一具傀儡,沒有自己的意識。

如果能夠成功的將這個靈魂喚醒的話,那麼成功之後,製作出的魔像就是有着自己的意識,這樣的魔像戰鬥力和生前一樣,不過這樣做的風險也非常的高,一個不慎的話,自己很有可能就被這道靈魂佔據了自己的身體。

不過很顯然,皓陽選擇了後者。

在反覆幾次的試了幾次之後,皓陽終於成功的溝通了靈魂。

下一刻,血魔領主的雙眼睜開,睜開的那一瞬間,一股濃烈的血腥之氣也隨之釋放出來,險些將皓陽的那股精神力給震碎。

“我知道你想要幹什麼,不過你覺得一個高傲的血魔領主,會心甘情願的讓你製作成魔像嗎,你真的是異想天開,如果你的實力在強一些的話,說不定我會讓你煉製,不過就僅僅憑藉你的大魔導師的實力,還不足以讓我忌憚,你還不如把你的身體交給我,讓我替你成爲強者。”

很顯然,血魔領主瞧不起皓陽,反而想要奪取皓陽的身體,下一刻,皓陽感覺得到,自己的腦海中,有着一股精神力侵入,而且這股精神力中還蘊含着血煞之氣,很顯然,血魔領主的侵蝕已經開始了。

另外一股精神力的侵入,使得皓陽的大腦和身體無法承受,痛苦而扭曲猙獰的表情隨之浮現在了皓陽的臉龐之上。

當皓陽知道,血魔領主打算侵蝕自己,掌控自己的身體的時候,皓陽已經將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全部的釋放,以此和血魔開始進行着爭奪,因爲皓陽很明白,要是自己 輸掉的話,那麼自己的身體就會被血魔領主侵佔,反之,自己成功的制服血魔領主。

很顯然,這是一場拉鋸戰,比拼的就是誰的意志更加的堅定,誰能夠撐到最後。

血魔領主,爲了復活,它是一定要奪取皓陽的身體,因爲血魔領主的高傲是不允許自己成爲別人手中的物品。

而皓陽,努力的擺脫血魔領主的精神力的侵蝕,否則的話,自己就會被血魔領主侵蝕,最後自己的意識徹底的消失,自己也將不復存在。

雙方都在進行着對抗,都想將對方排擠出去。

不過血魔領主畢竟是血魔領主,對於精神力的控制畢竟要強於皓陽,很快,血魔領主就佔據了上風,而且這股勁頭越來越強盛,皓陽也感覺得到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了。

血魔領主的聲音再一次的在皓陽腦海裏回想,“老老實實的把你的身體交給我吧,你不會吃虧的。”

慢慢的,皓陽的腦海裏浮現出了過去的回憶,回憶着自己小時候和爺爺在一起的日子,自己進入魔法學院的日子,自己進行着魔法大賽的場景,和琳菲在一起的場景,對琳菲的承諾,和自己的朋友兄弟們參加大陸魔法大賽的場景,自己穿越屍山血海的場景,一一的浮現出來。

回想着這些,皓陽的意志力奇蹟般的出現了反撲的跡象。

“爲了這些,爲了我的心願,爲了我的兄弟們,我都沒有理由在這裏就這樣的失敗。”

下一刻,一股比血魔領主的血煞之氣還要強橫的殺氣在皓陽的體內完全的爆發,緊接着,皓陽脖子上的項鍊也隨之的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嘯。

血魔領主的靈魂在這一刻,突然的被震懾住了,同樣的,皓陽抓住了這一個時機,“以神明的約定,賜予你永久的安靜。”說着,皓陽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下一刻,自己的精神力將血魔領主的靈魂從井中抽取出來,在半空中,畫了一個複雜的魔法契約。

就在皓陽在製作魔像的時候,邪影族前方的天空中,一朵無比龐大的紅色雲朵慢慢的朝着邪影族的駐地飄過來。

當這朵火紅色的雲彩慢慢飄過來的時候,從空中響起了一個粗狂之中夾帶着嘲笑般的聲音。

“薩菲羅斯,我火魔族今天看中了你的駐地,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領地交出來吧。”

這道聲音結束的同時,薩菲羅斯緊緊的盯着空中,“沒有想到火魔族竟然打算侵佔我邪影族的領地了,看來今天要有一場大戰了。” 當上空的這道聲音響徹在邪影一族的居住地的時候,整個邪影族的人全部都出來了,包括一些正在進行修煉的長老們也全都出來了,因爲誰都沒有想到,火魔族會來到,而且看這架勢,是來者不善。

“阿薩斯,你來我邪影族幹嘛,我們平常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擺出這麼大的架勢,是想要幹什麼?”

薩菲羅斯不愧是一族的組長,在短暫的失神之後,立即保持鎮靜,看着上空。

“薩菲羅斯,你是不是糊塗了,我早就和你說過了,我們火魔一族早就看中了你們的這片居住地,你們這裏的環境可是要比我們那裏好得多的多了,你說,我能不來嗎?”

很快,天空中的火雲漸漸的消散,一道壯碩的身影從雲層之中顯現而出,這道身影僅僅是從視覺上,就給人非常強大的視覺衝擊。

天空中的人影,手持一柄火紅色的長槍,長槍上還不時的有着火焰在升騰,一頭火紅色的長髮,只要看上一眼那樣的長髮,就感覺自己的血液在這一刻也要沸騰,想要破體而出。

而這道身影,正是火魔一族的族長,也是深淵中有名的強者,而且火魔一族的族人都十分的好戰,所以火魔族的族長,同樣的,手上也沾染了很多種族的鮮血,不過礙於實力的緣故,雖然痛恨他們,可是也沒有辦法。

只是沒有想到,今天,火魔族的族長,阿薩斯,竟然會帶領自己的族人來到邪影一族的居住地,看着架勢,是打算侵佔這裏。

“薩菲羅斯,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我也不爲難你,只要你答應,你們邪影一族將居住地劃出一半交給我們,那麼我們也不用武力爭奪了,不然的話,你是知道我們火魔族的手段的,爲了你自己的族人,好好的考慮一下,不過呢,我的耐心不多,要是不同意的話。”

阿薩斯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不過任誰都可以聽出來,這是**裸的威脅,很明顯,要是邪影一族不答應的話,那麼不可避免的是一場惡戰,雖然火魔族和邪影族之間戰鬥不斷,可是像這樣,火魔族出現這麼多強者的局面還是第一次出現。

薩菲羅斯看了阿薩斯一眼,嘴角略微的上揚,“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想要我們劃出一半的居住地,你這是做夢,要打的話,我們邪影一族奉陪到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