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到高宇猶豫的神色,艾薇兒眼中失望之色更濃,“你不敢,是嗎?還是說,在你心中,你的事業要比我重要很多。”旋即自嘲的搖搖頭,“也是,以你現在的人氣,完全可以有更好的發展,害怕緋聞影響你的事業,是這樣嗎?”

高宇聽到這,莫名的就升起一股無名火。

“事業?我有你忙嗎?你一年世界各地到處跑,見你一面有多難,你自己也清楚。我也理解,也爲你高興。你一直朝着自己喜歡的方向前進。現在的你,在全世界都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以後還是滿世界的跑,開演唱會,巡演。看到別的情侶成雙成對,我也羨慕。但,就算是我在家裏乖乖等你,你覺的我們一年能見幾次?這些我都不在乎,你現在說我怕影響自己的事業?那我問你,現在讓你放棄唱歌,和我平平凡凡過一輩子,你願意嗎?!”

高宇說完就發現自己說的有些重了。其實高宇不願意公佈兩人的戀情,很大一部分還是因爲男人的面子。


艾薇兒現在全球樂壇是什麼人氣,想必稍微瞭解音樂的都知道,絕對新一代的流行天后。而自己現在呢?雖說人氣也挺旺,但是跟艾薇兒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除非等到自己成功在好萊塢紮根,不然,高宇從內心來講,並不樂意現在就公佈。並不是說他不愛艾薇兒,只是男人的面子在作祟。

可艾薇兒並不知道男友的想法啊,現在聽到這番話,她也是愣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狀態的男友。冷靜下來想想,自己一年到頭見不到人,作爲一個女友確實有些失職。問問自己,現在放棄事業,和男友過平凡的日子,自己願意嗎?很快,她得出了答案——不能。

但是她並不在乎那些緋聞,兩人可以一起面對。但是男友的想法似乎和自己很不一致,難道東方人的想法都是這樣的?還是說,兩人根本不合適?!

看着女友漸漸緩和的臉色,高宇不由的嘆了口氣,轉身抱住艾薇兒。

“薇兒,我答應你,等我有能力保護你的那天,我會向全世界宣佈的,相信我。”

艾薇兒沒有說話,她能感受到男友對她的愛,可她就是不明白,對方到底在想什麼,她真的不明白……

高宇也不會願意,也不會滿足。自己重生一次不是光爲了娶妻生子,兒女情長,如果是這樣,他的這一世還有什麼意義?!

可艾薇兒這樣的西方人,從思想上來講,有時就根本無法理解高宇。敢愛敢恨的她,不懂得什麼臥薪嚐膽、什麼叫隱忍不發。喜歡就大聲說出來,讓所有人分享自己的快樂。不喜歡,那就一拍兩散,思想不統一的兩人,是無法在一塊的。

但高宇不能,至少現在,他做不到,對他來說,還不是時候。

…… 艾薇兒的到來雖然讓高宇感到開心,畢竟女友這麼千里迢迢的來看自己,也是因爲想念自己。但自己現在真的不是承認兩人戀情的時候。

雖然始終覺得是因爲自己事業的不成功,但是內心深處,似乎並不僅僅如此……

但自己一番話把女友惹惱了,自然是要哄,作爲一根男人,這種事情總是要主動一點。但是艾薇兒是真生氣了,直接摔門離去。

訂的房間也是在男友的對面。等高於追過去的時候,留給他的,只是一扇緊閉的門。

高宇苦笑着扶着額頭,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了?只考慮到自己的感受,爲了專輯忙了半年多,就只有這一個星期的時間,還跑來看自己。自己就這麼對待人家,確實有些不對了。

艾薇兒回到自己的房間,並沒有哭鬧,而是抱膝靜靜地坐在牀上,回想着兩人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到今天的吵架。她突然覺得,自己根本不瞭解自己的男友,但是自己還是那麼的愛他。

雖然他不夠浪漫,不夠體貼,甚至很多自己的要求他都達不到,但除了他,自己真的對其他男人提不起一點興趣。

……

在門外敲門無望之後,高宇只能先退下。

擡頭看了眼屋頂角落不起眼處,雖然很隱蔽,但高宇還是捕捉到了攝像頭,皺了皺眉。按說總統套房這樣的高級樓層,不應該出現這種東西,可它偏偏就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而自己剛剛的表現,應該也已經被真實的記錄下來了。要不是自己,換做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並不是說高宇一眼就看到監視器的位置。

那種被監視的感覺,對於高宇來說,太熟悉了……

高宇知道,這種樓層的監控錄像,在值班室是看不到的,應該是特定的地方。至於他們這麼做有什麼目的,高宇並沒有興趣知道。

嘴角掀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對着攝像頭微微一笑,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而在酒店的一件屋子裏,卻有以個人興奮不已,他們看到了什麼?“宇神”竟然和外國女郎在一個房間。因爲艾薇兒那時候已經摘下了面具,而且一氣之下,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帶。

所以,金髮美女的身份也沒認出來了——艾薇兒!

“宇神”和艾薇兒是戀人?!

”哈哈哈,這消息該值多少錢?!本來只是想賺點外快,沒想到撈到這麼大的一條魚啊。”

……

“哥,你說什麼?!”張衛國的聲音在電話那邊急速擴大,震得高宇的耳朵都在嗡嗡作響,“你有女朋友了?!”

高宇一頭黑線,剛剛聽到對方的聲音,還頗爲感動的,還是兄弟靠譜。下一句本性就顯現出來了。

“你先別驚歎了,趕快解決了,我現在不方便出手,時間要抓緊。”高宇沒好氣的說着,“萬一會讓那傢伙跑了,就麻煩了。”

要不是顧忌身份,高宇真相親自見見監控室的人。

“好吧,哥,既然關係到你的終身幸福,做弟弟的說什麼也要幫這個忙啊。”張衛國嘿嘿的笑着,雖然大哥沒說那個女人是誰。但十有八九就是嫂子了。

“大哥,你把你住的地址告訴我。”玩笑開過,就該辦正事了,現在可不能再拖了。

……

十分鐘後,天華酒店門口,兩隊武警就出現在了酒店門口。瞬間封鎖了所有的出口。大廳裏的不少人,看到這場景,要麼就是趕緊撤離,要麼就是站在一邊等着看好戲。

甚至有些外國遊客,拿着相機拍攝着那些看起來十分威武的刑警。長這麼大,他們還是親眼看到中國的軍人。

雖然刑警不是軍人,但好歹是帶着真槍實彈,身上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勢。

酒店經理早就被嚇的連滾帶爬就出來了。

“警察同志,這是怎麼回事?!” 中年經理不停的擦着額頭的冷汗,膽戰心驚的問道。而另一方面,趕緊讓手下的人去通知同志自己的後臺,以防不測。

“我問你,總統套房的監控室在哪?!” 帶隊的刑警並沒理會經理的問題,直接問道。

“啥?您說什麼呢,總統套房拿來的監控室啊。您真愛說笑。”經理看着面前年輕的警察,一邊應付着,一邊心裏卻是驚慌不已,難道被發現了?!可是這不可能啊,那個地方除了老闆和自己沒人知道啊。

“少在我面前裝糊塗,既然來了,肯定是知道,我勸你放聰明點,要是被搜到了,可不是搜查這麼簡單了。” 年輕的刑警不屑的冷哼道,“是在拖時間嗎?可惜,要讓你失望了。你身後的那位,現在可顧上你了。”

“您……” 經理聞言,雖然心裏已經亂作一套,但表面還在強自鎮定,他不信。

“你現在實在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把他帶走!”年輕刑警早就沒了耐心,冷哼一聲。身旁兩位戰士拉着經理,丟到了一邊。

正在這時,一位戰士跑到他身邊,“隊長,監控室找到了。”

“嗯,好,把裏面的人帶走,把相關的監控影像,全部都拿到我這來。”

“是,隊長!”

半個小時後,兩隊刑警迅速消失在了酒店,當然同行的,多了兩位。

……

“哥,怎麼樣?辦事效率高吧。”

高宇還正想着給衛國打個電弧,對方的電話就進來了,一聽這聲音,是邀功來了。

“是夠高的,整個搞得跟恐怖襲擊一樣,你小子就不能低調點?!”高宇看到那陣勢都有些無語,這小子也太能搞了,跟拍電影似的。


“嘿嘿,我也沒想到他們會那麼大反應,我只是告訴趙叔,你和女朋友被人監控了,然後就那樣了。”聲音頓了頓,笑着“他們也是夠冤的,凡是住在這個酒店的明星,尤其是女的,都被他們危險過,只不過撞到你這槍口上了。”

“他們自找的,和我可沒什麼關係,不過你小子真能瞎搞啊,這下好了,家裏肯定知道了。”高宇仰天長嘆,碰上這樣的極品兄弟,真不知道是自己的幸運,還是不幸。

“嘿嘿,你怕啥,被人我不知道,秀姨要是知道了,肯定很高興。”張衛國幸災樂禍的笑着,“不過,哥,我真沒想到,艾薇兒竟然都成了你的女朋友。你太有才了!”

“你小子,長能耐了,都敢偷看了?!” 高宇牙咬的“咯嘣咯嘣”的響,不過心裏也知道,自己擺脫他查的時候,就已經瞞不住了。

“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了女朋友竟然不告訴兄弟我,太不夠意思了。”雖然自己有女朋友,可是一想想自己大哥的豔遇,還是很羨慕。

“行了行了,別在這裝了,弟妹那麼漂亮,你就知足吧。”


…….

剛結束和兄弟的通話,另一通電話就進來了。

一看來電顯示:“老媽”,“得,今天是別想 消停了。”

…… 酒店的動靜,艾薇兒當然也知道了,不過任她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這件事和她有關係。

一氣之下, 她已經定了 明天飛回加拿大的機票,與其待在這受氣,還不如回去陪陪家人。

更讓她生氣的是,對方竟然一次也沒有敲自己的門,來安慰自己。

“嘟嘟……” 正想着呢,手機提示音響起。

“我去片場,等我回來,實在無聊了,可以出去,但別離太遠。”

“哼,你不讓我出去,我就不出去啊。”艾薇兒嬌哼一聲,旋即肚子就“咕咕”的叫喚起來。纔想起自己伸了一早上的氣,還沒吃飯呢。

“可惡的傢伙,我不會原諒你的。” 咬了咬貝齒,拉過被子,矇住頭,倒在了穿上。

……

坐在出租車上,看着四處的景色,大出一口氣。


家裏的親人們,對自己的終身大事實在太關心了,奶奶問完,老媽問。連老爸都來湊熱鬧。他們也不想想自己纔多大,22不到,就像開始張羅自己婚姻大事啊。

但老媽問的一句話,讓他心底顫動起來:“韓國的那個孩子我挺喜歡的,你們不可能了嗎?”

高宇也在心底問着自己,不可能了嗎?!

那終究只是一個美好的回憶罷了,把握現在纔是最重要的吧。

……

“小宇,你可終於回來了,家裏的事處理完了?!”看到出現在片場的高宇,李安臉上也露出溫和的微笑。

沒有這小子,劇場着一天的時間過的確實有些沉悶,總感覺少了些什麼。

“處理好了,還真多虧了這一天的假。處理了不少事。”高宇笑着,李安則完全不理解對方爲什麼這麼開心,笑了笑。拍拍手:“大家休息一會,10分鐘後繼續。”

“喔!” 現場的工作人員聞言,歡呼着,工作了一早上了確實有些累了。

“小宇,還是你的面子大啊,你一來待遇就不一樣了。”詹姆士·沙姆斯摘下耳機,笑道。

這個年輕人身上自有一股讓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的氣質,吸引人別人,無形之中潛移默化影響着別人,讓人信服。

這一點,和對方接觸的時間越長,感受就越深。這樣的人,能力應該遠不止他表現出來的東西。看着在人羣中笑談的高宇,詹姆士·沙姆斯笑了。

“我在好萊塢等着你……”

……

如今劇組耗巨資建設的舊上海街,成爲了上海市新的標誌性建築。雖然只有800米,但每天前來參觀的人,總是少不了的。

每次劇組休息的時候,就坐在茶館裏喝喝茶,聊聊天,頗爲愜意。

如今拍攝已經進入了最後時刻,劇組的人雖然輕鬆很多,但是心裏的壓力卻一點也不少,越是到最後越是容不得出錯。

……

時間在拍攝中,過得總是很快,一下午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但剛剛自己得到一個“不幸”的消息,自己的下一場戲在凌晨3點。看了看錶,自己還有8個小時的時間。

想起艾薇兒還在酒店,高宇就迫不及待的想回去了。

“各位大哥大姐,小弟就先行告退,明天早上見嘍!” 高宇擺了擺手,轉頭就跑。

“呵呵,這小子,是有什麼好事吧,跑的這麼快。”李安笑道。

其他人聞言,也是跟着笑起來,“你還真別說,真好奇會是怎樣的女孩能成爲他的女朋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