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兩隻殭屍是通往後方的必經之路,也是這個方向唯一隻有兩隻殭屍的路線,李寒將槍械向肩上一背,咬着牙用盡最大力氣向那兩隻暫時停滯住的殭屍撞去。


碰!

好痛!

殭屍的身體比想象的還要堅硬,李寒感覺自己就像撞到了堅硬的岩石之上,但好在這並非真的岩石,殭屍雖然毫髮未損,但他的雙腳明顯也吃不住勁,被李寒一撞,直直的向後倒去。

兩隻殭屍倒地,李寒跨了過去,撒丫子就想跑路,但是,此時他感覺肩上的槍械忽然產生一股強大的拉扯力,連槍帶人向後拖去,他趕忙止住腳步,轉過頭去,卻是亡魂皆冒。

一隻高大異常的殭屍站在李寒身後,並用蒲扇大的手拽住MP5,其尖銳的灰色指甲已經觸及李寒的胳膊。

殭屍的力量大的出奇,李寒用盡全力才止住被拖回去的勢頭,而那兩隻倒地的殭屍已經回過氣來,又直直的站了起來。 兩隻殭屍距離李寒一步之隔,一隻殭屍距離李寒半步之遙,只要一秒鐘,李寒就會被那尖銳的指甲刺穿,就會被那惡毒獠牙啃碎,又或者被殭屍直接撕成一片一片的。

短短一瞬,李寒就設想了自己被無數種方法殺死的場景,殭屍近在咫尺,李寒漲紅着臉,當下不敢再猶豫,自己的命和槍械只見那個重要,不言而喻!

肩頭一矮,李寒迅速從槍帶中將胳膊抽了出來,後邊的殭屍沒想到李寒的變招,突然手中的對抗力量消失,整個身體在慣性的作用下不受控制的向後倒去。

李寒心頭一鬆,雖然這裏魔幻了點,但好歹還遵從着最基本的物理特性。

拽着槍械的殭屍倒地,連帶着阻了阻他後邊的兩隻殭屍,李寒朝後瞄了一眼,趕忙撒丫子跑路,後邊的殭屍已經靠近了。

好在殭屍的速度還要稍遜於李寒不少,這才讓李寒逐漸跑出了殭屍的範圍。

一路氣喘吁吁的不知跑出了多遠,兩邊的巖壁也越來越窄,上邊的巖頂也越來越低,周邊已經沒有任何一個金屬盒子了。

李寒稍稍送了口氣,拄着膝蓋劇烈的喘息起來,他現在已經對這裏的屍體產生了強烈的陰影。

用手電筒略微打量了一下週圍,這裏已經完全沒有了人工開槽的痕跡,彷彿原始的洞穴一樣,地面已經是泥濘的溼潤土地,李寒蹲下身來仔細看去,還能從薄霧中看見一兩顆灰色的小草。

應該到頭了!

李寒也不知道這個信息是怎麼跑到自己的腦海之中,但是,當他又向前走了一段路程的時候,整個山洞已經和一個3米高的隧道一樣了。

漆黑,幽深!

手電筒的燈光在又一次向前探照的時候,卻被擋住,點點反射的光芒,讓李寒一愣,緊接着不知道恐懼還是緊張,他艱難的嚥了咽吐沫。

千萬不要是死路啊!

深吸一口氣,李寒瞪着眼睛邁步向盡頭走去。

一扇三米左右的青銅色金屬門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斑駁的銅鏽爬滿了它的表面,不知道刻畫的什麼圖案早已變的模糊不堪,李寒只是隱隱綽綽的能夠辨認出那是一個方形的東西,周邊閃着光芒?

這是什麼奇怪的圖形?

不過,話又說回來,爲什麼這個地方會有一扇金屬門?

當李寒將手電筒燈光轉向大門的上方時,他徹底的愣住了,因爲上邊標識着幾個有些扭曲、模糊的字體。

【零號實*室】

這就是他一直尋找、卻一直找不到的零號實驗室!

爲什麼會在這裏?


李寒有些驚恐的退後幾步,打着手電筒慌亂的向四周看去,這個隧道靜悄悄的,既沒有活死人,也沒有怪蟲,更沒有殭屍!

但是,李寒就是覺得暗處有一隻眼睛在看着他,監視着他,然後用手牽引着他將他一步步驅趕到這裏!

只是,等了老半天也沒有任何風吹草動,只有淡淡的毒霧依然在半空中盤旋,李寒沉默着緩緩的閉上眼睛,將有些沸騰的大腦冷靜了一下。

現在無論是不是有人將他引誘到這裏,李寒都不能走回頭路了,大批的活死人和殭屍正在後邊堵着,中間還可能夾雜着許多怪蟲,也許三方會打個你死我活,但是,他們都是李寒的敵人!

想起殭屍那怎麼打都死不了的身體,李寒有些慶幸,好歹不是死衚衕,要不然,他真的只能拿着小手槍回去和殭屍送命了。

睜開眼睛,李寒照了照青銅色的金屬門,在手電筒的燈光下它反射出一種妖異的古銅色,既有種歷史的滄桑感,又有種魔幻的扭曲感。

這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門上有一個小小的鑰匙孔,李寒拿出一直放在褲兜的金黃色鑰匙,這是凱盛給他的,他原本以爲因爲爆炸已經用不上了。

沒想到,最後卻是派上大用處了!

咔嚓!

鑰匙與鎖孔裏的齒痕完全吻合,輕輕一扭動,鎖釦縮回,門打開了!

門後會有什麼,亞特蘭蒂斯還是慘絕人寰的實驗室現場?

不管是什麼!

都不能退縮了!

李寒將左手放在金屬門上,右手有些顫抖的拔出手槍,緊張的嚥了口吐沫,然後使勁將門一推。

嘎吱!

門開了!

一道豪光突然從門的另一頭射過來,李寒趕忙把眼睛閉上,然後咬牙走了進去。

當他適應豪光,再次把眼睛睜開的時候,李寒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呆了!

太陽高懸在天空之上,碧空如洗,沒有一朵雲彩,一縷微風緩緩吹來,將地上的幾片落葉又吹了起來,吹響遠處的街道,街道是由大塊的灰色石磚組成,而街道的兩旁是如同古代羅馬一樣的大方磚式建築。

沉樸,而又嚴肅,而方磚建築的旁邊聳立着一排排人高的雕塑,雖然外形不相同,但是,他們整體給人的感覺確實肅穆、逼真!

整個街道靜悄悄的,連一個人也沒有,除了李寒一個人張着嘴巴,吃驚的看着這一切。

我,我,我……

我了半天,李寒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什麼,他的腦袋已經呈現宕機狀態,如果之前碰見活死人和殭屍,他還能勉強接受,那麼這從一個山洞出來,爲什麼就變成了一個古代城市了?

這不符合邏輯啊?

如果說這是海底世界,這天空、太陽又怎麼解釋?

異空間?

回身摸了摸了背後的空間,李寒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轉過頭來,果然背後是空空如也,除了灰色的石磚,他進來的那扇門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是單程票,有去無回啊,我TMD!

這不科學!


李寒緊張的握緊手槍,他感覺敵人埋伏的伏兵即將出現,圖窮匕見,將他帶進這個地方,有去無回就是你最終目的吧!

“出來吧!我已經看見你了!老子手上有槍,我不害怕你!”示威式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武器,李寒強裝着向四周大喝到。

也許是爲了迴應李寒,四周忽然響起了無數嘈雜的聲,有點像人聲,又有點像雷聲,但更像,萬馬奔騰的聲音!

李寒臉色一變,破口大罵!

“要不要這麼聽話!” 萬馬奔騰是真的萬馬奔騰,當然具體的有沒有一萬隻馬,李寒不知道,但是幾百匹馬絕對是有的,這是之前活死人那龐大的數量帶來的確切認知。

幾百匹白色的高頭大馬載着同樣數量的持三叉戟,鎧甲騎士,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從街道的另一頭,向着李寒這個方向迅速的衝來。

馬蹄蹬蹬蹬擊打石磚的聲音,猶如大海狂嘯,奔雷怒吼一樣!

那是一種要將人撕裂成一片一片,然後在碾成碎末的聲音!

渺小,這就是李寒唯一的感覺!

李寒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如果說這就是伏兵,你也太看得起我李寒了!

李寒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萬馬奔騰的樣子,現在親見,讓他恐懼的退後了幾步,手心握緊的手槍卻不能給他帶來一絲安全感,他唯有緊咬着牙冠,不讓自己害怕的喊出來。

他很想跑,但是,他跑不過這些騎兵,而且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他也不知道往哪裏跑,而且,李寒心中還有一個疑問,費了這麼大力,就是爲了把他引誘到這裏,然後出動幾百匹馬把他碾死?

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那如果不是如此,那麼,這些騎士的目的只是爲了給他一個下馬威?

那些騎士更近了,李寒已經能夠看清他們的臉,似乎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呆板、嚴肅,身上穿着古羅馬式的銀色鎧甲,頭上戴着只漏出臉部的頭盔,頭盔頂部還有一排紅色雞冠式的毛穗。

這個形象似乎在哪裏見過,而這些臉,看着很眼熟!

未等李寒在看清楚, 浮誅記之一品鬼後 ,以及臉部的皮膚。

臉部皮膚?

李寒此時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臉上的防毒面具已經不見了!

好吧,李寒現在沒有時間關注這個事情!

神機天國

生死一線!

唏律律律律!

就在李寒準備好迎來衝擊的時候,那些騎士卻在在極短的時間內,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瞬間停在了李寒的面前,那種由極速到靜態的場景,讓他驚愕的睜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品種的馬,不對,這個世界已經打破物理常規了嗎?

只不過白馬上的騎士在停下來以後,就這麼冷冷的盯着李寒,手裏握着的三叉戟似乎隨時會刺出去,將他捅個透心涼一樣。

而在這麼近的距離,李寒才發現自己在那裏看過這些騎士,領頭的這不就是那個矮瘦青年的樣子嗎!

後邊的是光頭黑衣人,在旁邊是老金,還有馬哥,方臉男人,凱盛,以及暴徒三人組的胖子!

馬丹!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和活死人一樣,這些人也復活了?

就在李寒恐懼的看着這些人,手中的槍已經擡了起來,瞄準這些騎士時才發現這些人只是端坐在連氣都不喘的白馬上,靜靜的凝視着李寒,眼睛裏沒有一絲波動,也沒有任何別的動作。

就像雕像一樣,一動不動!


他們想幹什麼?

這算怎麼回事?

他們不動,李寒也不敢動,就這樣大眼瞪小眼詭異的對峙起來。

微風輕輕的吹來,李寒的心中有些煩躁,這些人到底是復活的活死人,還是其他什麼的,都來點反應啊!

到現在還沒有找到超級電池,卻來到這麼一個鬼地方,不知道時間還有多久,如果在這麼浪費下去……

李寒試探的向左邊挪了挪,這些騎士雖然沒有動,但是他們的眼神卻也跟着李寒動了動。

抽了抽嘴角,要不要這麼詭異!

李寒張開嘴試着和領頭的矮瘦青年交流道“你還認識我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