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葯魂回到略有些昏暗的煉丹室,其實在嫡系一顆月白石便可照明一間屋子長達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但一顆月白石的價錢可不便宜,五十枚中品元氣石,以葯魂家現在的家業來說,油燈還是首選,畢竟一瓶油一根棉芯便能用上很久。

嘭!

一座渾身散發出銹紅色澤的古老之鼎落在地上。即使是再眼拙的人一看這鼎也可知這鼎來歷非凡,單是鼎上散出的莽荒之氣也足以讓人心神一滯。

一道血火被葯魂逼到鼎內,油燈的光澤被血紅之光蓋過,屋內瞬間明亮了不少,不過卻是略微有些瘮人的血紅之光,若有人此時不小心進入葯魂的煉丹室,再看到鼎前有人凝神操控葯鼎,而鼎里散發出的紅光將他的臉映成血紅光彩,進來之人的小心肝一定會嚇得嘭嘭直跳,以為自己見了鬼。

鬼有青面獠牙,也有紅臉長舌。

葯魂手法生疏,自然是不敢將主葯藍心草直接丟入葯鼎內*的,他沒有這份自信,自信來源於實力,而葯魂幾年沒有煉過丹,實力幾乎下降到剛學煉藥時的水平。 屋內火光閃爍,將整間屋子照得透亮。

一塊副葯「青龜甲」被葯魂丟入葯鼎之中。

青龜甲是妖獸青毛龜的龜甲,甲質較厚,即使是用元火煅燒沒有一定的時間那龜甲也是不會崩碎的,所以葯族子弟若是遇到這種較硬的物體會用自己的本命火焰來煅燒。

本命火焰的溫度比上元火都是高上不少,元火只是人火層次,而部分品質較好的本命火焰的威力已經達到地火的層次。

葯魂的武魂是一朵木屬性的花,顯然是沒有本命火焰,他不但沒有本命火焰,由於元氣境界沒有到淬體境三重,體內連元火都沒有,所以葯魂目前在葯族大眾心目中依然還是「廢材」,除非他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向大家證明他的煉丹實力。

而七天後的族學小比就是這樣一個絕佳的機會,葯魂不但要拿到參加族學大比的參賽券,還要向大眾展示他的煉丹實力,所以他才如此迫切的想要提升他的煉丹水平。

青龜甲丟入神龍鼎后速迅被血火包圍,僅僅才幾息,那血火便將龜甲燒碎成綠色粉末。

「怎麼會這麼快,」葯魂感到難以置信,他的血火雖然威力在元火之上,但也絕不可能這麼快便將龜甲燒碎,他想到了神龍鼎,又想到了白衣老頭的意念體在消散前的叮囑,「難道是這鼎的緣故,不行,這鼎在比試之時是見不得光的,我不可能用它來煉丹,以我的實力,這鼎只要一現身,就會被別人惦記上。」

葯魂分心想著其他事情,懸空在鼎內的龜甲粉末掉入爐底,變成無用的灰塵。

「暈,只是分心了一下而已。」葯魂自責,「不過今天用了神龍鼎,就不能再用了,族學小比之前還是用黑鐵鼎來煉丹,畢竟到時是用黑鐵鼎去參加比賽。」

葯魂又向鼎內扔了一塊青龜甲,血火覆蓋其上,又是幾息,血火直接將龜甲燒裂成粉末,「好傢夥,這鼎對火力有加成,足以數十倍的提高煉丹效率,果然是口絕世寶鼎。」

找到操控火力的感覺后,葯魂又向鼎內投入碧蟾枝、胡柴、東石粉、冰靈果等幾株草藥,同時向鼎內噴入一道血氣維持鼎內的的火勢。

幾株草藥被幾道血火包圍,燒得咔嚓作響,葯魂雙手結出印法,手上突然出現幾隻火紅色的蟾蜍虛影,正是他從小修鍊的火蟾吹火功,火蟾吹火功是煉藥功法,既可以修鍊元氣,又可以輔助煉丹。

葯魂手一揮,幾道紅色光印飛入神龍鼎中,光印懸浮,在最需要火力的時候包圍住正在燃燒的藥材,直接將部分雜質剔除,從而讓藥力被充分提取。

「如果能將鼎內的陣法研究清楚,再配合火蟾印,便可完美提取藥液,去除雜質,現在要去除大部分的雜質會耗掉我的不少血氣和元氣。」

葯魂頭上不停留出細汗,顯然,同時提取幾分藥草的精華讓很久沒有煉丹的他有一些吃不消。

幾份藥材得到充分的煅燒提取,有的變成粉末,有的是一塊晶瑩的濃縮水珠,那碧蟾枝被煅燒后便是一塊碧綠色的黏性水珠,而有的燒出來的是如小土塊的固體。

*完畢便是融合,融合的這一步至關重要,稍有不慎,藥力不能得到充分融合不說,直接在鼎內將提取出來的精華藥液爆掉都是有可能。

提取的藥草精華要完美融合在一起,不但需要極強的魂力,而且需要大量的血氣支持,讓鼎內維持充足的火溫,應該說是適合這顆丹的火溫,這就需要一定的煉丹經驗了,掌握不了融合時的火溫,提取出的精華藥液隨時都可能被燒毀或是不能完全融合。

就拿葯魂現在已經提取出來的碧蟾枝的黏性藥液來說,鼎內的溫度稍高,可能就會將碧色水珠燒成氣體,不用融合了,因為需要融合的藥液已經被燒化,馬上又要返回到*藥液這一步。

所以融合藥液是承上啟下的一步,火力的掌控是基礎,越是需要精確的掌控,對功法和火焰的需求越高。

如果有高級火焰,對藥液的提取,對火力的催使,對煉丹的各個步驟都有極大的好處,最簡單的例子,普通火焰燒不透像青龜甲這樣的東西,但高級火焰手到擒來,將其燒成虛無都是可以。

但是如果煉藥師所用的火焰差別不大,對功法的操控就顯得極其重要了,煉藥師只掌握了簡單的功法和煉藥手法,只能結出粗略的幾個印法,就算魂力能完全支持那幾個印法的運行,那幾個印法對於煉丹的幫助也未必很大。

三個印法對於精華藥液的操控跟三十個印法對精華藥液進行的精準操控,結果是不言而喻的,三十個印法的操控結果是藥力完全融合,順利進入下一步,三個印法也許只能勉強輔助一個藥液,其他的藥液在無印法加持下,勉強用魂力支持,稍有不慎,即使藥液沒有被燒毀,都有可能直接掉入爐底報廢。

煉藥手法和功法以及煉藥師操控的火焰對於煉出一顆完美丹藥實在是太過重要了。

雙目虛眯,葯魂有了一絲入定的感覺,六年了,他終於找到了一點煉丹的感覺。

葯魂心中雖喜,但也不疾不徐的將魂力釋放到鼎內,葯魂自然是知道融合藥液這一步在煉丹過程中是有多麼的重要的,有更多的魂力充斥在鼎中,讓他可以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觀察融合。

不僅如此,葯魂手法變動,眨眼間又從他手中飛出幾個火紅蟾蜍虛影,那幾個紅色虛影飛入鼎中並沒有直接融入血火和血火中包圍的精化藥液,而只是隨著魂力在鼎內緩緩飛舞,似乎是在等待出手的機會。

這是葯魂的後手,若在融合的過程中哪裡出了一點問題,他結出的蟾蜍印都可以在魂力的操控下及時飛入血火之中,或是引導葯魂噴出更多血氣,或是讓他注入更多的元氣,或是讓幾支血火合而為一,如此等等……

總之,每一個印法在魂力的操控之下的作用都不太一樣,當然,只要葯魂元氣和魂力充足,同一功能的印法他複製十份也不是不可以。

理論上來說,能結出更多數量和更高質量印法的煉藥師的煉藥水平相對要高一些。

鼎內幾團正在各自燃燒的血火包裹著精華藥液正在逐漸靠近,想要融合在一起。

噗!

血火之上一團青煙飛騰而起,兩道紅芒飛入正在融合的葯團,企圖補救,但為時已晚,碧蟾枝提取而出的精華藥液已被燒成青煙,一點也不剩。

葯魂一陣嘆氣道:「真是很久都沒有煉過丹了,沒有想到手法生疏成這樣。」

其實幾團藥液和藥粉已經快擠在了一起,卻沒有想到葯魂有些心急,魂力和印法催使碧蟾枝的藥液運行得快了一些,卻沒有想到受到其他幾團血火的干擾,從而導致碧蟾的藥液中心溫度過高,被燒成青煙。


葯魂瞬間便將另外幾團包圍藥液的血火火力降低,讓其他幾團藥液暫時保持原狀,他手一揮,又是一株碧蟾枝被他扔入鼎內。

血火包圍,幾息便將碧蟾枝煅燒成黏液。

「還好,搶救及時。寶鼎就是寶鼎,在關鍵時刻節約時間,如果再過一段時間,其他提取出來的精華藥液就要被燒成廢品了。」

葯魂一臉汗涔涔,他顧不得擦去臉上的汗,心念一動,又是兩道血氣飛入鼎內,讓鼎內的血火燒得更旺。

幾團藥液再度聚攏。

「融合!」

葯魂心力所至,那幾團精華藥液聚為一體,「好,火力夠了。」

血火包圍而上,給聚為一團的藥液提供火力,讓它們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融合了。可以成丹了。」

葯魂之前結出的一直在等待的火蟾印飛入藥液之中,引導血火不停的燒煉融合為一體的精華藥液,一股股斑駁不堪的氣體帶著青黑色的雜技從精華藥液中飛出,它們無法忍受火蟾印引導燃燒出的火焰高溫,被清除出精華藥液。

火焰穩定燃燒,藥液不停的在火焰中翻滾。

葯魂長時未煉藥,差錯不少,魂力消耗太大,竟有些無法支持,頭暈腦漲之餘身體有些支持不住,開始微微顫抖。

「要成丹了!」葯魂輕聲道,給自己加油打氣。

他又放出數道魂力,火焰徒然變大,「成丹!」

一顆綠色藥丸從鼎內飛出,葯魂伸出手,將丹丸控在手心之上。

「好丹!」

這顆綠色丹藥渾身散出綠色霧氣帶著熱量噴到葯魂手心,讓他的手心酥麻不已,葯魂另一隻手一翻,手上已多了一個白色藥瓶,將煉骨丹扔了進去。 葯魂將手裡的白色藥瓶放進左手中指的紫戒內,反正這個戒指乃古撲紫盒所化,內里的面積那麼大,不用白不用,他伸了一個懶腰,懶懶的站起來,然後頗為疲倦的走出煉丹室。

天色有些暗,葯魂皺著眉,許久沒煉過丹的他在成功煉成一枚煉骨丹後身體有些疲軟,他抬著凝望天空,蒼穹之上,金烏依舊沒有落下山去。


「好長的一天。」葯魂感嘆道。

「小魂,臭小子,好久都沒有看到你了,你給我玩失蹤是不是?」

一隻有力的大手突然拍到葯魂的肩上,還在腦子裡溫習剛剛用過的煉丹手法的葯魂突然被驚嚇,身體一聳,向旁側移一步。

他看向身旁的大鬍子中年,一眼便認出了他是誰,興奮的道:「二叔,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大鬍子中年正是葯魂的二叔葯蒼狼,「今天上午回來的,回來馬上就找你小子了,不過你娘說你去後山玩去了,剛剛遇見落蓮,他說你在這裡煉丹。」

葯魂眼珠一轉,二叔回來了,也就是說二姨和凝珠也可能一齊回來了,他想到他這個驕俏可人的妹妹,他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見過了。

葯凝珠是葯魂的堂妹,只比葯魂小一歲,從小便是長得玲瓏剔透,面如桃花,與葯落蓮不相上下,都是附近一帶的金花,只不過葯凝珠雖身有頑疾,但性格去是極為開朗,玩起來是極為放得開,與葯落蓮的冷落的性子相差極大。

葯魂要叫葯落蓮泡血葯浴,葯落蓮單是脫衣服就要半個小時,她在葯魂背後脫衣不說,進入大鐵鍋之時還要叫葯魂閉上眼睛(從小便與女生打鬧在一起的葯魂怎麼可能會乖乖的閉上眼睛)。

相比之下,葯凝珠便是大方得多,葯魂邀請她泡血葯浴,她開心的便把小衣裳脫了,也不避諱,直接就是砸到鐵鍋裡面,濺葯魂一臉的獸血,還不時的與葯魂打鬧,搔葯魂的胳肢窩,葯魂被她弄得沒法,往往只能投降。

有一點葯凝珠是與葯落蓮不同的,即便大鐵鍋下有柴火燒出熊熊火焰,但只要葯凝珠進入鐵鍋超過一刻鐘,鍋內的獸血就會變得完全冰涼,每到這時候,葯凝珠都會變得極其失落。

但葯魂卻是笑臉相迎,還總是數落葯落蓮加柴火不夠及時,而這時,葯落蓮總是會抬起被熏得黑乎乎的小臉直直的幽怨的瞧著同樣盯著她而且爆笑的兩人,但她也憋不住,陪著兩人一起傻笑。

葯魂和葯凝珠一齊玩到大,只是後來葯蒼狼一家要到外發展,舉家搬到了藥王山脈外的青雲鎮。從此葯魂便與他這個愛嬉鬧的表妹相見甚少。最近一次見面是葯魂武魂覺醒后的一個月,不過那時她的寒毒之症已經時常發作,也不可能天天與葯魂呆在一起。

想到許久未見的堂妹,葯魂心中一熱,便急切的問道:「凝珠在哪裡,她的病好點了嗎?」

聞言,葯蒼狼緊皺眉頭,嘆了一口氣道:「我們聽別人說火心草能煉出火元大還丹,而那火元大還丹對你妹妹的病大有裨益,所以我們就回來找火心草,你爹已經挨家串戶的幫我們去找了,即使找到了火心草,還需要五品煉藥師出手幫忙煉製,你妹妹服下后,才有可能驅除體內的寒毒。」


「火元大還丹?」葯魂重複道。

他不是不知道火元大還丹,火元大還丹是五品丹藥,能滋補人體,擴充武者體內的經脈,先天強者吃下此丹直接可以從先天一重之境突破到三重,後續還會讓身體經脈得到較大的提升,即使不是修鍊火系元氣的武者也能讓自身吸收元氣的速度得到較大的提升,火元大還丹對修鍊火元氣的人更是大補,是口碑和價值均較高的中端丹藥。

「沒錯,只要找到火心草煉出火元大還丹,你妹妹便能保住一條命,體內寒毒便能驅除大半,若是以後她再刻苦修鍊,體內寒毒便有可能完全清除。」葯蒼狼愁眉不展的向葯魂解釋,旋即又道,「葯虛長者曾說若是你妹妹不能即時服下此丹,恐怕只能拖上半年……」

葯魂向葯魂介紹葯凝珠的病情也不含糊,畢竟葯魂對他們一家的事情也是知根知底,正是因為如此,葯魂開口便是問她這個妹妹的病情。

葯魂臉上表情也是變得糾結起來,葯凝珠即使好幾年沒有與他見面,但他們是青梅竹馬的兄妹,感情的底子非常濃厚。


葯魂臉上表情變得堅定而又認真,關心的問:「凝珠在哪?我能去看看嗎?」

「在客房,你跟我來吧!」說完葯蒼狼便走在前面,葯魂緊緊跟上。

葯魂家很大,但多是無人居住的空屋,葯蒼狼一路問了不少葯魂的近況,當他得知葯魂人修為已經恢復並且武魂也完全覺醒時震驚不已,不過還是平靜下來,畢竟葯魂曾經是享譽這一帶的天才,而且他已經受了六年元氣不增反而下降的罪,現在這一次恢復也許是他人生新的起點。

葯蒼狼推開門,葯魂剛一踏入房間,屋裡便有一股較強的寒意傳來,與外界有些炎熱的天氣形成鮮明對比。

「沒有想到凝珠的寒毒這幾年變得這麼厲害。」葯魂心裡嘀咕,猛然間眉心傳來一陣刺痛,他的武魂彷彿對屋內的環境有所感應,令葯魂周身的寒氣有向他體內收縮的跡象。

「難道,黑白茶花對屋裡的寒氣也有興趣。」葯魂心裡默默猜測道。

葯魂眼瞳微縮,他想起在山洞吸收了一池的火元液之後,他的武魂又從空氣中吸取了不少的水屬性能量來互補,當時他就覺得很奇怪,彷彿他的武魂在吸收了某些能量后還會找一些互補的能量來平衡。

不過葯魂現在還不敢下定論,因為他的武魂才剛覺醒不久,很多東西都要逐漸嘗試后才清楚。他淡定的走到屋內。

「魂兒。」葯玫和何玉環同時出聲盯著葯魂。

「娘,二姨。凝珠睡著了?」

何玉環幾年未見過葯魂,杏眼仔細的瞅著有些黝黑的少年,「她休息了,最近這次寒毒爆發得比較厲害,她整天都躺在床上,我們回來雇了馬車,她也是一直蓋著棉被,躺在你二叔的懷裡,你二叔每天都向她體內輸送火元氣,為她驅寒,這才讓她少了些罪。對了,魂兒你這幾年倒是長高了不少。」 葯魂正想說話,葯蒼狼搶白道:「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是不是火心草找到了?」何玉環馬上問道。

葯蒼狼瞥了她一眼,旋即道:「魂兒說他的元氣恢復到淬體境二重圓滿了,而且他的武魂還完全覺醒了,你們說是不是個好消息。」

「真的?」聽到這個消息,葯玫大驚,張開朱紅小口失聲道。

葯玫的反應讓葯魂也是極為驚訝,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葯玫瞪大美目,顯然不敢相信,走到葯魂身邊,伸手便是擒住了他手上的經脈,感受著從他體內傳來的元氣震動。

確確實實是淬體境二重水平,葯玫一把摟住葯魂,把他按在挺翹飽滿的酥胸上,眼角流下晶瑩的淚,「魂兒,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爺爺和你爹要是知道了,一定會高興慘的。」

葯魂今天已經是被第三個女人抱了,他也不知道這些女人到底是怎麼了,聽到自己恢復實力竟然會如此興奮,葯玫天香國香,年輕時美艷不可方物,即使現在把葯魂養到十幾歲了,臉上肌膚依然白如美玉,看不出一絲細紋。

此時她抱著葯魂,身上傳出陣陣幽香,葯魂的臉貼在葯玫的胸口,只聞到陣陣香氣撲鼻而來,胸前的兩團*都快被他的臉給壓扁了。

葯魂的嘴能感覺到一片柔軟,溫熱的感覺讓他幾乎快要窒息,他甚至能感覺到葯玫胸前褻衣的輪廓,他一時面紅耳赤,身體上的血液加速涌動。

葯魂才十三歲,葯玫根本就把他當成一個孩子來看,心裡激動,哪裡想那許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